瞧,又一个沙雕团建。

大约一个月前,正值酷暑天气,几位读者反馈,他们去参加团建了。

视频看了看,哎呦喂,这不是禹洲吗?好几位认识的,一位高管还是新来的。

以天机这十几年对禹洲老板的知根知底,这事八成是他的意思,哈哈,闽南人嘛,就算是上市,家族成分还是非常浓厚的,职业经理人不好做。

视频中的一群人,在烈日当头的酷暑天气,浑身泡在污水里,喊着口号,时不时把头埋进污水中,像极了被渔民掐住脖子强制捕鱼的鹈鹕。

那污水,看了能让人反馈的浑黄污浊,似乎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味道,又是容易中暑的酷暑天气。

女孩子生理上是不是方便?男孩子身上有没有伤?会不会感染?这些,似乎都不重要,虐就完事了,美其名曰,锻炼意志力。

不考虑员工的身体健康,员工把公司当家爱护,公司把员工当狗一样虐。

团建,源于利益最大化。

其本质,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说,是为了实现团队绩效及产出最大化,而进行的一系列结构设计及人员激励等团队优化的行为。

即提升团队的正能量、向心力及更加优化的合作模式,让员工觉得自己和公司是一体的,更好的为公司卖命。

老板是商人,商人逐利;职业经理人既是团队的管理者,也是高级些的打工仔,也要有所表现才行。

二十几载的工作履历中,经历过数不清的团建,大致总结来说约有这么些特征:

团建的时间,通常是春寒料峭、酷暑两个时节居多,占用周末等非工作日休息时间,虽然是做公司的事,但没有产生实际工作量,所以依然算放假。

近郊、不超过两百公里的邻近城市、乡村农家乐乃至山里,是大多数团建通常选择的地点。

顶着恶劣的自然环境、喊着自欺欺人的口号、玩大学生军训破冰、尬得要命的弱智游戏、强迫你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像傻子一样站在太阳底下被几个三观不正的素拓教官骂。

强行煽情洗脑,动不动要你感恩公司和老板无私奉献之类的,好像员工都没干活公司白给钱一样,还要员工沉默几分钟反思,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默哀呢。

当天来回,或住帐篷,奢侈些,就是快捷酒店;吃完拉肚子的伙食、半生不熟的烧烤、生食。

想请假逃避?不允许的,抱病都要你上的那种,不然没有团队感、没有集体荣誉感的大帽子就扣在了你的头上。

哦,对了,团建结束了,老板或高管还要拍照发朋友圈,一堆虚情假意的评论和点赞。 

大多数团建,往往让人恶心反感,与初衷大相径庭。 

老板和高官们原本的预期是,公司内部大团结,生产力极大的提高,用人成本极大的降低,免费996向义务007过度。

但实际效果,更多的是,团建成为公司年终奖发放后的第二个离职潮。一不小心,团建就变成了“团灭”。 

老板和高管们,却觉得自己花了钱、时间、放下架子跟你们这群普通员工玩成一团,转过头你们就盘算着离职跳槽,反过来还要说公司坏话,典型的反骨仔。 

不就是工作之后给你点劳动所得吗?搞得跟要命似的,反NM。 

说到底,还是老板老板想要低成本,让员工对公司更忠诚、卖命。大部分的员工希望的是一个基本的契约精神,拿劳动所得干该干的活,之后别占用个人休息时间。 

鲁迅先生说,这世上本没有团建,花里胡哨的公司多了,便有了团建。如今的团建,大多成了逃避管理问题的形式主义。 

老板让员工提升效率是为了多赚钱,如果能给钱,也没必要做团建。一切问题,归根究底还是为了省钱。 

正确提高工作效率,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给钱,工作嘛,不就是为了赚钱?一切花里胡哨的东西,归根究底就是没钱 

真搞团建,看人家华尔街之狼怎么做的,那才叫搞团建。 

好的企业,是团建可以,以员工需求为主导,想喝酒去喝酒,想SPASPA。 

对员工来说,形式主义的团建,不如公司慷慨给钱;管理者整得花里胡哨的教条,不如一句:“做好你的工作就行,有事我来扛”;“我的人,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 

再不济,可以向同行学,完全可以搞个马尔代夫5日游,比如早期林文镜老大哥的融侨(现在也抠了)、如今的滨江之类的。可以带家属,费用大部分公司掏,一堆人想进呢。 

离职?根本不太可能有的事。 

对企业来说,赚钱可以,请尊重为你赚钱的人;对员工来说,工作只是劳动力交易,要有职业道德,但不接受绑架洗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