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紧众生相:恒大牵宝能,泰禾映金科

装逼是一门艺术,有直白式的“2000亿愿景”目标;也有不但自己说还会买通媒体来一起说的“资金没问题、降绿档成功”。

有裁员、欠薪但拒不承认还频繁恶意投诉的“宝,你好无能”,也有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如既往高调、睁眼说瞎话、认爹认了一年的“万科是我爸”。

以上四君有个共同的特征:资本市场的高手。三道红线下,个人认为,地产行业有四大”天王“:河南许家印,广东姚振华,福建黄其森,重庆黄红云。

NO. 1|壹

在万科身上很狠赚了一把的”野蛮人“宝能,三年前进入汽车领域,造车。
车还没造好,员工和供应商倒是燥起来了,工资发放姚姚无期,年终奖至今还姚不可及等资金链紧张的事闹得沸沸扬扬。
 

钱紧众生相:恒大牵宝能,泰禾映金科

5A甲级写字楼前,亿万富翁姚老板的眼皮底下,鼓足满腹勇气壮小民之胆,窝一小棚,大暑中汗流浃背、夜风中瑟瑟发抖,就为讨些许养家糊口的薪资。
 
此图,我愿称之为:年度最佳讨薪图。道尽我等打工人的辛酸苦楚。
 
前几年的宝能是何等风光,强揽万科入怀,搞得王石像个被揩油后哀怨的小媳妇指责其:卖菜出身的”野蛮人“。
 
血洗南玻A,把管理层直接换了。什么南玻A,分明是南玻万(纸牌中A就是1,NO.1),万万没想到的万,万万没想到,他还真敢干。
 
此外,宝能还持股格力电器、大康农业、华侨城、金科股份、东阿阿胶等近20家上市公司。
 
几年前,宝能进入汽车领域,圈了大量的地。半年前,姚老板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以”经营理念不合“分家了,大量较优质的土储,被主营地产的宝能控股分了出去,并更名为莱华控股。
 
钞能力的时代,进击的还有在爱马仕和七匹狼皮带转换自如的许家印,同样也进入了汽车领域。许家印所率的恒大,曾经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难受。
 
人前风光,身后受罪嘛,正常。三道红线全中的恒大,号称有息负债降到5700亿元,回归绿档,这显然很不经深扒,怎么降的,大众心里有个数,债转股约1300亿……
 
业内纷纷调侃称:商票一旦计入负债红线,恒大将重返”三道红线“全中的局面。再怎么鼓吹自个不缺钱,还不如把拖欠供应商的钱款还了,如此更有说服力。
 
恒大一再强调有息负债,但待恒大半年度财报出来时,大家更应该看的,是总负债。
时代不一样了,一代版本一代神,用过去的技术来操作现在的系统,很难获胜。
 
 

NO. 2|贰

之前写泰禾的事,有个别泰禾的员工顶着头像一顿瞎喷。
 
后来泰禾果然雷了,这些喷子又开始排着队道歉,这是咱写公众号感觉最有趣的事。
 
从理论上来说,其实泰禾并非不可救。但从实际操作过程中,大股东和实控人黄其森嘴上一套说辞,实际又另一套做法来看,泰禾很难救。
 
咱还是以前那句话:泰禾最大的问题,是上市平台的优质资产被掏空了。
 
行业惯例来说,掏空上市平台的资产无非两类,通过大量的收并购和影子公司,将属于上市平台的资产转移进个人控制的账户。
 
收并购过程中,将实际成交价在底价的基础上大幅提高,再签订阴阳合同,成交后将溢价部分转移到指定账户;或直接将优质项目低价转移到影子公司名下;或影子公司以供应商的方式,签订不合常规的高额合作款项,从上市平台套现……
 
在此过程中,频繁高额融资、频繁担保、频繁业绩造假……到一定阶段,高管团队开始动荡。
 
今年的泰禾在5月31日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后,3次申请延期回复,在7月8日终于回复深交所问询。
 
51页的问询回复,有部分敏感内容,泰禾或避而不答、或含糊其辞。
 
比如,泰禾在2020年债券违约前夜,向”供应商“中城建设转入高达55亿元的钱款,55亿元,相当于泰禾当年按工程进度结算款项的超3倍
 
作为泰禾的第一大供应商,中城建设此前在泰禾的财报中一直处于雪藏的状态。2018年,泰禾被深交所要求说明当年采购金额高达117.79亿元的第一大供应商名称。
 
泰禾并没有答复中城建设的这家”供应商“的具体名称。泰禾集团内部员工和高管大量指认中城建设为泰禾关联公司,但泰禾对此予以否认。
 
2016-2018年,泰禾向中城建设采购的金额分别为32.65亿元、57.35亿元、117.79亿元。
 
而2020年7月泰禾集团首次公募债券违约产品的本息合计仅为37.63亿元,远小于此前预付给中城建设的55亿元预付款。
 
此类影子公司的事,大量贯穿在泰禾的众多交易中,此前已多次提及和罗列部分名单。
此外,泰禾以8.98亿元的价格”租“65套房、泰禾人寿等收并购案例,深扒起来,故事也多。这家房企很难救了。
 
不管泰禾会不会破产,都不影响黄其森继续做亿万富翁,人家能有啥动力推进泰禾上市平台的事呢?反正该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
 
无非是表面功夫该做的继续做一做,实际上私下该快活还是快活。大不了,继续强行捆绑万科,再勤快地叫一年”万科爸爸“,看万科买不买账。
 
万科显然也没那么傻:你装傻儿子,我也不是地主啊。
 
 

NO. 3|叁

在泰禾回复深交所问询的同一天,7月8日,一封来自金科股份实控人黄红云前妻陶虹遐的《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刷屏。
 
在公开信中,陶虹遐控诉黄红云在离婚后拖延办理股权分拆、对员工威逼利诱、对陶虹遐兄弟(金科高管)陶国林和陶建栽赃陷害等种种行为。
 
黄其森是资本市场的高手,黄红云也是资本市场的高手;但婚姻上,同样是离异,黄其森显然比黄红云体面多了。虽然黄其森和黄红云是一类人,但叶荔和陶虹遐并不是一类人。
 
有读者问,对此公开信怎么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论是黄红云和陶虹遐携手击退融创的进逼,还是此次的公开信,夫妻公然撕逼。
 
作为一家企业的实控人,黄红云的做法可以说正确,虽有失体面;但作为一个男人,电视剧《亮剑》386旅的旅长有句台词很合适:你特娘的,根本就不够格。
 
黄其森的2000亿元销售额愿景,泰禾股票暴涨套现;黄红云通过高转送方案、发布虚假新能源概念、虚假增持消息等,不断诱使股民进场,并在徐翔的巨额资金配合下拉升股价,最终套约45亿元。
 
为此,后来黄红云作为13家涉”徐翔案“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之一,出席法庭。在出席前,辞去了金科集团的相关职务。
 
金科和泰禾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堪称泰禾映金科:
 
创始人夫妻离异、资本市场套现高手、担保小王子、管理层开始动荡……金科在短时间内,通过将负债转移到表外的方式,实现了”假绿档“。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研究一下金科和泰禾这两家房企,很有意思,有大量惊人的相似之处。
倘若,哪天听说金科暴雷了,咱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反之,我会觉得奇怪。
黄其森和黄红云,这两位姓黄的老板,有业内人士戏称:双黄连。但从财技上来说,有个称呼显然更合适:
煌(黄)上煌(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