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围观!中南置地涉巨额贪腐总裁接受庭审的4小时

老读者大多有点印象,去年7月,中南控股发布了一条通报:中南置地济南战区李君富潜逃后,在上海被公安机关抓获。

2018年至2020年期间,李君富利用其战区总裁的职务便利,指示工程副总吴杰等人,与多家总包、分包单位以虚增产值、抬高单价等形式侵害公司合法权益,从中索取巨额商业贿赂。

NO. 1|壹

这例贪腐案在一个月前开庭审理。

2月24日,第一次和第二次开庭,3月3日第三次庭审。三段庭审视频共3小时51分34秒,今天也把它放出来,供大家一起围观。

昨天咱啥也没干,就是把这共计3小时51分34秒的三段庭审视频看了2遍。去年咱写这位总裁贪腐事迹的时候,被威胁得有多惨,现在心里就有多畅快。

庭审视频很认真地看完了,有几个点感觉挺有意思的,我也整理一下:

庭审视频中提到,李君富在中南置地济南战区任总裁时,有两个情人:一个是公司前台(已离职),另一个是给李君富生了个孩子的公司法务丁莎莎。

庭审视频中还提到,天机是案件的爆发点,没有天机,总裁李君富一伙人至今还逍遥法外。这个嘛,感觉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容天机小小地骄傲一下。

当年的文章出来,曾被威逼利诱,又是百万公关又是人身威胁的,咱硬扛住没怂。如今想来,心情超畅快。

庭审视频中提到,李君富多次指使吴杰找承包公司索取总承包额的1-1.5%回扣,每次都是百万、数百万地拿,因为承包公司是李君富等人违规操作才中标的,所以对于李君富等人索取回扣,有求必应。

在庭审上,吴杰表示受李君富指使,收受承包方一千余万,最大的获利人是李君富,并表示自己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愿意认罪、认罚。

而李君富对指控一概不认,表示和承包方的钱款有数百万是借款(没有借条、打自己老婆账户上),自己没有指使吴杰,收受一千余万钱款,是吴杰的个人行为,和自己无关。

至于吴杰转给自己的1020万元钱款,主要是公司(没有实缴、没有盈利)的51%股权转让的费用。

以吴杰的职权,找承包方拿得到回扣?这种说法,估计连法官都不会采纳。电视剧《琅琊榜》中,太子府詹事(东宫属官从四品),居然可以压得朝廷二品大员楼之敬的得利只剩2成,背后会是谁呢?

没有实缴、没有盈利的公司的51%股权,居然值1020万这般荒唐又不符合情理,大家是不是看到了发家致富的新道路?搞不好都想去注册几个公司卖。

NO. 2|贰

有个点挺有意思的:串供、作伪证。

第二次庭审视频中提到,在天机文章发布以后,李君富等人一边忙着串供、做伪证,比如赶紧签股权转账协议,以便将收受的1020万钱款,说成是股权转让的费用;另一边忙着打探中南控股的态度(是否会追查)。

记性这么好,还记得赶紧补充股权转让协议,庭审上不应该什么都一问三不知:记不太清楚了、不清楚了。

面对法庭上出示的各方、各项完整证据和证据链,李君富表示吴杰说的都不是事实,自己什么都不清楚,把所有收受钱款的事都推给了吴杰。看到没?千万不要做领导的工具人和渠道,不然很容易背锅。

吴杰,目前取保候审,公诉人建议量刑3年,缓期5年执行;李君富,公诉人建议量刑九年。具体的判决结果出来后,会跟大家说。

李君富能被送上法庭,最主要的,还是中南控股的审计监察给力。

以前写文章,房企们怂得一比,查都没查就忙着辟谣,老读者们应该还有印象,典型如阳光城和正荣。

世茂山东原区域总裁陆先生,就曾被离职员工举报有经济问题(此前山东区域管理层已辟谣),等了好久也没见世茂集团上有啥动静。5月之前,再没结果,天机就要开锤了,刚好有资料。

至于这两年写过的文章、取得的效果,读者们有目共睹。得罪的人那么多,被黑得体无完肤很正常,这点心中早就有数,也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去年写了系列小说,停更至今刚好一年整,一方面是因为要符合社会风序良俗等价值观;一方面是拥抱监管,规范自媒体运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