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的房企老板“带货”自救,4个月吸粉31万

破产的房企老板“带货”自救,4个月吸粉31万

大佬之所以是大佬,概因大佬都有他的过人之处。
 
他们的共通点是:绝处逢生。
 
罗永浩负债六个多亿,他通过直播带货,已偿还过半。
 
在公司濒临破产的边缘,“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亲自上阵搞直播带货。在1个月时间里,销售额同比提升了5倍。
 
与其他大佬不同的是,重庆地产商葛伟带的货,是他经商失败的经验和教训。
 
因葛伟而聚集在一起的人,大有“负债者联盟”之势。
 
人生何处不相逢。
 
 
1
新疆的老伊,躲在马桶上,嘴里叼着11块一包的烟,仓皇而又落寞。
 
经商失败后,他欠下一百多万。所有的亲戚,离他远去。老婆也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人类的悲欢,有时候是共通的。
 
57岁的重庆地产商葛伟,与老伊是一道壕沟里的“战友”。
 
同为天涯沦落人。
 
2014年,因产品定位错误,葛伟投资别墅失策。资金紧张、回款又慢,葛伟一下回到解放前:
 
负债高达3.7亿元。
 
2019年,实行清算破产后,葛伟自揽了1亿元的债务。
 
曾经众星拱月的场面,早已不复存在。老婆和孩子,也离他而去了。一场劫难,让葛伟认清现实:有些朋友,不值得交。
 
捉襟见肘之下,他只能租住在30年来最小的房子:
110多平。
 
在抖音里,葛伟诉说着自己昔日的辉煌。
 
从渝州大学毕业之后,葛伟被分配到报社当记者,这在当时是让人非常羡慕的职业。
 
25岁那年,葛伟辞掉了记者工作,承包报社广告业务,开始创业之路。第一年,葛伟就赚到了30万。
 
1989年,葛伟的客户已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这一年他才26岁。上个世纪90年代,葛伟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独栋别墅。
 
20世纪末21世纪初,是房地产商繁花着锦的年代。
 
36岁的葛伟,就是在此时扎进重庆房地产行业。他的公司恒润置业,开发的别墅,前后不到两年就卖光了。
 
那时候的他风光无限:
住的别墅700平方米,月消费20万,家中请五个阿姨。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葛伟没坐过公交和轻轨。资产最多时有5个亿。
 
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破产了。
 
今天,负债累累的葛伟,不得不努力再起。
 
看着头发花白的葛伟,在跑步健身、奋发还债,老伊不禁双眼模糊了。胡须中滑过的,不知是眼泪,还是淌下的汗水。
 
他清醒了:
 
从头来过,从跑步开始。
 
但,比跑步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东山再起。
 
2
 
5月5日,重庆市大渡口区双山路的一家药房,发生了一起名贵中药被盗案。
 
9天后,警方将作案嫌疑人胡某拿下。一番盘问下,原来,胡某本是资产千万的建筑老板,因生意失败,欠下大笔债务。
 
于是,这位落魄的老板,通过盗窃阿胶变卖钱,维持日常生活。自今年3月以来,他在南岸、渝北等多个地区,实施了多次盗窃。
 
说了,人类的悲欢,有时候是共通的。
 
河南省沈丘县,一个叫做领秀城的楼盘,原本在2015年6月,就该交房了。
 
但五年过去了,业主们不仅没拿到房产证,挖地三尺也没找到该公司老板。
 
楼盘的开发者,是一家叫做河南鑫尚置业的公司。
 
即便业主们搬进了烂尾楼,但楼盘老板仍不见踪影。无奈之下,今年8月,他们通过电视台,找到了公司办公室王姓主任。
 
问:老板哪里去了?
答:老板出去打工了。
 
众人疑惑追问:打工干什么?王姓主任很无辜:
挣钱办房产证啊。
 
两起事件,啼笑皆非,又令人深省。
 
东山再起的正确姿势,实有千千万万种。
 
葛伟选择的,却是将自己的经历,写成文章、拍短视频、做直播带货。
 
自今年4月,发布的第一条视频以来,葛伟名为“小胡子/失信人日记”的抖音,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收获了31万粉丝。
 
有人称他为“乘风破浪的爷爷”;也有人骂他:“你有点不要脸。”  
 
葛伟回应得快、狠、准:
 
褚时健74岁出狱种广柑,我死个锤子!
 
在他眼里,创业失败就12个字:勇敢面对,深刻反省,努力再起。
 
看到葛伟的故事,罗永浩反手一个赞,并评论称:
 
虽然公司破产,有可能不需要还,但能还的都是好汉。
 
一不小心,罗永浩夸到了自己。
 
 
3
 
曾四度创业失败的罗永浩,也在各大直播平台赚钱还债。
 
在脱口秀大会中,李诞不断为老罗直播带货打Call,还为老罗起了一个响亮的口号:帮老罗一起还债。
 
凭本事欠下的钱,凭本事来偿还。
 
如今,罗永浩六亿多负债,已经还了过半。
 和老罗带“真货”不同,葛伟带的货,是他作为房企掌门人,失败的经验和教训。他后悔当年自己:
 
不学习、不敬畏、不珍惜,自以为是。
 
葛伟复盘了他失败的原因:
 
  • 定位失误。在别墅的喜爱上,重庆房地产倾向于小户型联排别墅,而他开发的是北美大户型独栋别墅。
  • 惜售心理作祟。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葛伟也没有降价销售,低于400万不出手。
  • 没有及时止损。在项目出现亏损的时候,自己还在硬撑,没有果断止损的决绝。
如此带货,能否拯救地产大佬葛伟?
 
答案如雾里看花。
 
但是,尽管有人非议葛伟,但因葛伟的故事,更多的人,成为他的拥护者。
 
正如新疆的老伊,以及千千万万个葛伟们。
 
在抖音的算法机制下,葛伟的评论区,聚集了许多因生意失败,背负欠债的人,他们一起鼓励、加油、打气。
 
因千奇百怪的原因,他们大都背负着,数额大小不等的欠款:几十万、几千万、上亿……有抖友自我调侃:我们是负债者联盟。
 
一名身负80万债务的网友,在看到花甲之年的葛伟仍在努力奋斗后,心理历程悄然发生变化: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他燃起了斗志:
 
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老伊也拽了一句诗文:
 
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依旧与天齐。
 
这很婉约,也很粗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