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陆  
 
蓬佩奥在白宫的崛起史,其实就是一出白宫的后宫权斗史,如果不是因为前期一大批人物在权斗中落败,蓬佩奥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爬到今天的国务卿,并有机会惦记着2024年美国总统的大位。
 
特朗普在他上任的前两年半,根据NBC的统计,白宫65个重要岗位,51个换过人,其中16个岗位至少换过两个人,其一届任期内离职的内阁成员比任何一位总统都多。
 
这份长长的名单包括:
 
美国总检察官莎莉(要求司法部不支持特朗普旅行禁令)、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仅上任24天)、纽约检察官普雷特(至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炒了)、FBI局长科米(调查通俄门)、卫生部长普莱斯(滥用公款)、代理司法部长耶茨(反对禁穆令)、希克斯(白宫联络办公室主任)、班农(首席军师,重要人物)、白宫秘书波特(家暴)、CIA前局长布伦南(奥巴马的人)、国防部长马蒂斯(矛盾太多)、国务卿蒂勒森(矛盾太多)、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以及他的继任者博尔顿(矛盾太多)等等等等。
 
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特朗普疯狂炒人的背后,是美国政治内部势力第一次大断层的开始,是美国大分裂的起点,是特朗普力挽狂澜、猛击政敌的消耗战。
 
因为中间权斗的过程实在太零乱、细节太繁杂,所以,我必须先将结论告知大家,以免大家在后面阅读中越看越懵。
 
2016年大选特朗普是险胜希拉里,但就算希拉里获胜,特朗普这样的人也迟早冒出来,被普通白人阶层选上去,因为本质上,美国走到了一个人种结构的十字路口了。
 
美国白人在全国人口占比的减少,是美国社会这些年产生巨大变化与动荡的重要根源。
 
美国国内白人在1920年时占90%,这个数字一直保持到1950年,从此开始走下坡,到今天白人占比约60%,到201912月时,35岁以内的年轻人,白人占比50%多,未成年人中,白人只占40%多了。
 
因为美国白人越来越少,国内圣母越来越多,常常口吐莲花,要照顾拉丁裔和黑人,白人利益受到了损害,尤其是保守州,本来因为全球化工作机会就在减少,现在还会被更廉价的外来人口抢走,眼见没了活路,白人保守阶层开始了一波反弹。
 
特朗普上台后,要保障这些以工人为主的白人阶层的利益,就要专注于国内的经济建设,他对在国外无休无止的扩张和战争感到厌倦,他要收缩美国战略,防止其它种族再深入美国,避免美国拉丁化,将精力留在建设国内上。
 
而美国这个国家,已经形成了全球霸权系统,很多公司和利益集团趴在全球霸权系统上吸血,已经习惯从中获得财富,特朗普一收缩,就会动他们利益,因此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权斗,特朗普看起来五大三粗,其实粗中有细,又十分犟猛,四年时间整体上扳回了劣势,将扩张派一一打退,掌握了白宫的主动权。
 
其实白宫展开的是“回撤美国本土VS维持全球霸权”的内斗。
 
解释下为什么有些人、有些公司要维持全球霸权,大家就懂了。
 
我们拿前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举例,他1975年从德克萨斯大学毕业后就去埃克森美孚做了工程师,在公司里勤勤恳恳奋斗了31年,才爬到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在这家石油公司干了一辈子,2017年去华盛顿做国务卿前,只有四个月就要退休了,退休后他可以拿到1.8亿美元的退休福利,个人总财富将达到3亿美元,他还在德克萨斯拥有两个牧马场和牧牛场,养着无数骏马,可以说后面的人生就是享受生活了,天天骑马打猎,怎么爽怎么来,虽然他很不想去做什么鬼国务卿,这肯定是门吃不好睡不好的苦差使,一把年纪了何必呢?但公司需要他去盯着那个特朗普不要搞出什么妖蛾子来,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出任国务卿时蒂勒森接受媒体采访说是“出于对国家的忠诚”才上任,其实不是,他就是代表埃克森美孚利益去的白宫。
 
埃克森美孚就是典型的在全球霸权中获利的公司。
 
蒂勒森亲口说过一个故事,也门政府需要埃克森美孚的石油技术,他们希望跟埃克森美孚签订开发油井的合同,埃克森美孚对这个项目当时还没拍板,为此也门高官在跟蒂勒森沟通时,悄悄递过去一张名片,名片背面写着一家瑞士银行的账号,官员跟他说这个账号里有500万美元。
 
蒂勒森把名片退了回去,因为区区500万美元,他根本看不上。
 
大家知道,也门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在跟埃克森美孚做生意时,为了贿赂CEO都出价500万美元,其它国家可想而知。
 
1990年代初埃克森美孚就跟俄罗斯石油(Rosneft)公司合作——这是一家超级国企,前身就是大寡头尤科斯,后来被普京给收归国有,并和埃克森美孚签了份几十亿美元的合同,共同开发东部萨哈林岛(Sakhalin Island)外的天然气田,蒂勒森那时就主要负责俄罗斯以及里海业务,从此跟俄罗斯政坛混得烂熟。
 
2006年全球油气价格大涨,俄罗斯政府为了赚更多银子,开始想办法搞外国投资方,让俄罗斯国有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从荷兰壳牌公司手里拿到萨哈林岛另一个项目一半的股权,使壳牌损失几十亿美金,当俄罗斯天然气对埃克森美孚也动手动脚时,埃克森美孚寸步不让,并占着美国的强盛国力,顶住了俄国人的进攻,就是在这次拉锯战中,蒂勒森结识了俄罗斯石油公司未来的总裁谢钦(Igor Sechin)。
 
介绍过普京的心腹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罗腾伯格(Arkady Rotenberg)、科瓦尔丘克(Yuri Kovalchuk)、科尔宾(Petr Kolbin)等人,普京是通过这些一起玩到大的发小控制俄罗斯的能源产业,间接掌控大部分国家财富,谢钦1960年出生,早些年在苏联干过特工,也是普京的心腹之一,两人同属于圣彼得堡派,1991年就在一起共事,在政坛上谢钦一直是普京的贴身要员,在总统办公厅混了多年,2008升到副总理,2012年去打理俄罗斯石油,蒂勒森跟谢钦很是聊得来,当时住的别墅又刚好在一块,感情熟络,就通过谢钦结识了普京。
 
俄罗斯至今靠卖油气为生,但开采复杂地质地区的油气需要先进技术,这种技术又在欧美公司手里,蒂勒森代表的埃克森美孚和普京一拍即合。
 
蒂勒森没有从政前,跟普京已经关系密切,有人拍到过俩人在Per Se餐厅一起吃过鱼子酱(其实世界名流好多都互相认识),通过这层关系,2011年埃克森美孚拿下北极喀拉海(Kara Sea)勘探石油协议,2013年普京还亲自为蒂勒森颁发过俄罗斯友谊勋章(Orde of Frendship)。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埃克森美孚和普京长期保持着隐秘的利益往来。
 
不仅仅是也门和俄罗斯,埃克森美孚的生意遍布全球,他们需要进行大量控场交易。
 
在伊拉克,2013年埃克森美孚同库尔德人达成协议,将在他们84万英亩的土地上勘探石油,《库尔德人的故事》里我们介绍过,在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日子过得最好,财源滚滚,因为他们控制了石油,不过石油技术还得靠埃克森美孚,伊拉克时任总理马利基跑到华盛顿表示强烈抗议,双方在威拉德酒店进行会议沟通,马利基威胁蒂勒森,如果继续同库尔德人做生意,就要取消埃克森美孚在伊拉克的两项钻探项目,并说埃克森美孚是在分裂伊拉克、破坏伊拉克宪法,但这两个钻探项目同库尔德人产油区的项目比起来利润太低,你们家宪法值几个钱?蒂勒森不为所动,还是选择了跟库尔德人合作。
 
因为伊拉克领土上驻扎着美军,马利基拿埃克森美孚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外国石油公司和分裂国家的势力做起了生意。
 
弱国无外交,何年何月都不会变。
 
在赤道几内亚,为了拿到该国的石油开采权,埃克森美孚就一直贿赂当地独裁者奥比昂(Obiang),美国参议院2002年调查华盛顿的里格斯银行时,就发现埃克森美孚通过这家银行在悄悄给奥比昂打钱,埃克森美孚通常会把钱打到奥比昂的离岸银行账户,或者打给奥比昂控制的一项基金。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直接牵扯到蒂勒森为什么要出任国务卿了。
 
主要是因为1504号法规。
 
因为发现埃克森美孚跟奥比昂在搞灰色操作,参议院起草了一项法案,要求美国的能源公司披露向外国政府支付的一切款项,甚至因此还要披露在国内的支付情况,比如纳税什么的。
 
因为埃克森美孚强烈反对,和其他能源公司一起发起了游说活动,这件事搞了好多年也没真的搞起来,到了2010年,金融危机爆发后,Dodd-Frank法案要求出台新的1504号规则的内容,要求对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改革,这件事本来也不是冲着埃克森美孚去的,但间接会迫使埃克森美孚将国内国外的灰色交易全部暴露出来,给俄罗斯某某某送过钱啦,收过也门某某某的钱啦之类全天下就都知道了。
 
蒂勒森急得亲自去国会山找相关参议员游说,但是对方不听他的,急得蒂勒森发了很大的火,这个法案本来是应该在2017年11日生效的,特朗普刚好是2017120日上任,共和党马上提出要废除部分法规,其中就包括150421日,埃克森美孚的说客前往国会山呈情,众议院参议院很快投票废除1504法规。
 
投票一小时后,蒂勒森就被任命为国务卿。
 
 
 
 
上面写这么多蒂勒森相关的往事,是想告诉大家,埃克森美孚这样的公司,要在全世界做生意,必须依靠美国的威慑力,非常需要美国保持原来的全球霸权。
 
如果美国不保持原来的全球霸权,他可能在俄罗斯被普京欺负,在也门拿不到贿赂,在伊拉克也得鸟别人家总理的意见,不能任意将别人家的宪法踩来踩去了。
 
归根结底一句话,保持霸权对埃克森美孚有利,如果美国战略收缩,那以后就不好赚钱了,赚到了也不安全。
 
上面说过,趴在美国全球霸权上吸血的可不只是埃克森美孚一家,还有大量其他利益集团,比如军工复合体。
 
像美国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通用动力公司、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L-3通信公司、联合技术公司、雷神公司这些军火巨头,巴不得美军能到处挑起战火,增加军费预算,这样他们才能继续过数钱数到手软的幸福生活。
 
美国军队内部也存在大量腐败问题,尤其是打仗的地方花钱多,伊拉克和阿富汗驻军就最容易出事,以前我们在《美国为什么搞不定塔利班》有提到过,美国每年拨款450亿美元给阿富汗美军,单兵支出每年达到了惊人的81万美元,一把刺刀的采购价都是正常价格的N倍,这里面腐败惊人,军队里面有大量军人相关利益集团(比如国防承包商)靠拿回扣吃得一嘴油。
 
2019年美国政府曾派出一支审计队伍去阿富汗美军驻地查账,结果载有三名会计的小飞机就在阿富汗不明不白地坠毁了,无人生还,想起来就让人瑟瑟发抖。
 
在华盛顿高层,国务卿蒂勒森就是埃克森美孚的代表,国防部长马蒂斯就是军工复合体的代表,后面的博尔顿,其实也是埃克森美孚的人。
 
除了这些企业派驻在华盛顿高层的代表,还有部分传统政客也常年跟各企业做交易,共和党和民主党建制派都这么干,大家互相收钱都收成了学问,华盛顿一大堆K街游说公司在中间扮演中介公司。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这就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最怕新来的总统乱搞,打乱了他们的利益版图。
 
不幸的是,特朗普出于自己选民们的利益,就是要搞全球收缩,这些美国霸权的受益集团们,当然要跳起来跟特朗普对砍。
 
这种情形有点明朝末年李成梁养寇自重的味道,只不过李成梁为了让朝廷拨银子,维护边军利益,就养大努尔哈赤,而美国各利益集团为了维护全球利益,猛烈夸大中俄威胁,并在白宫跟特朗普死磕。
 
这就是特朗普政府在前面两年疯狂炒人的原因,以特朗普为首的本土回归派和蒂勒森为首的全球霸权派展开了激烈的政权争夺战,一批又一批的政客倒在了特朗普的推特之下。
 
第一个倒下的重要人物,是班农。
 
班农是特朗普大选绝地反击的重要军师,俩人第一次结识是特朗普去班农的“赢家访谈”30分钟广播节目,2010年班农经博西介绍去给特朗普做顾问,班农一眼就分辨出特朗普的表演型人格,他随便提了几个问题特朗普都答非所问,特朗普甚至忘了他以前80%的捐款是捐给了民主党,博西拿出捐款记录时,特朗普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然后说这些都是地头蛇,他不交钱在当地没法好好建酒店。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班农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那时觉得特朗普“对从政缺乏最基本的知识”。
 
2016年特朗普真的跑去参选总统,因为发表了很多愚蠢的言论,7月时他跟希拉里形成了20%以上的差距,几乎败局已定,63岁的班农看到这个情况,打电话给自己公司股东、文艺复兴基金老板的女儿瑞贝卡,说自己的布莱特巴特网站支持了特朗普,特朗普要是输了我们网站肯定跟着倒霉,瑞贝卡便建议班农加入特朗普的竞选队伍替换掉原来的竞选经理马纳福特,死马当活马医。
 
文艺复兴基金是特朗普背后金主之一,瑞贝卡约特朗普出来见了十分钟,直接了当让他叫马纳福特滚蛋,换班农上。
 
班农是营销高手,加入竞选团队后,深深地感受到马纳福特这伙人就是一群猪队友,对美国人民群众的想法一窍不通,他马上给特朗普制订了和希拉里完全相反的核心竞选纲领,共三条:
 
第一,阻止移民;
第二,把制造业机会带回美国;
第三,停止对外战争。
 
就是这三条纲领,奠定了特朗普今天的执政基础。
 
前面说过,美国白人这时候最大的问题一是工作岗位减少,二是新移民们在抢白人劳动阶层的工作,班农对美国各个阶层有着深入了解,有效针对八个摇摆州制定了竞选计划,他制定的纲领见血封喉。
 
比如在加州,希拉里就许诺自己当上总统,将会给非法移民以合法身份,这种话让福音派白人听到,是要炸毛的,他们对外来移民来抢工作、搞坏治安痛恨至极,所以特朗普在竞选时,曾当众说墨西哥人是“强奸犯”,媒体一片哗然,从没见过这样大嘴巴的总统候选人,但他的铁粉都没有责怪他,甚至可能在心里都默认他说得对。
 
正是在班农的逆天指导下,加上邮件门的雪中送炭,特朗普这位政治素人,神奇地拿下了北卡罗莱纳州、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威斯康星州这些决定胜负的摇摆州。
 
投票结果陆续出来后,奥巴马眼见大势已去,给希拉里发了个短信,劝她体面认输,希拉里只好打电话给特朗普,承认失败。
 
希拉里花了毕生精力,离总统宝座仅一步之遥,却意外倒在了班农的策略和邮件门下。
 
特朗普当选后,给了班农极高的礼遇,封他为“白宫首席战略师”(白宫新头衔,差不多是国师的意思)、“总统高级顾问”,并让他在十周时间内,给新政府安排4000个职位,但有些重要岗位他们根本没有合适的人选,特朗普只得亲自出马请共和党建制派帮忙。
 
这就是政治素人从政的问题,特朗普在政府里没有自己的队伍,他还是得求建制派,哪怕他知道来上任的人会恶心自己。
 
特朗普首先邀请退役四星上将、前副总统切尼的爱将基恩来做国防部长,此时基恩太太刚刚去世,心力交瘁,拒绝了这份任命,但他推荐了十分熟悉中东事务的退役四星上将、外号“疯狗”、“爱读书的武僧”马蒂斯。
 
马蒂斯少言寡语,跟特朗普这个话唠完全相反,两人见面后主要讨论打击ISIS的问题,马蒂斯提出要打歼击战不要再打消耗战,特朗普认同了他的观点,通过面试,授予了他国防部长的职位。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马蒂斯代表的就是军工复合体的利益,跟了他一辈子的副手霍华德,从军队退役后就在阿联酋任洛马公司的首席代表。
 
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汤姆.科顿向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推荐了自己的偶像麦克马斯特,因为这人对俄强硬,省得别人老说自己通俄,在军队又早被边缘化,看起来不像是军工复合体的人,特朗普就收了他做国安顾问。
 
特朗普当时在湖海庄园同时面试了麦克马斯特、博尔顿、西点军校校长卡斯伦,但是他觉得麦克马斯特更老实,而且他不喜欢博尔顿的大胡子(博尔顿哭晕在厕所),卡斯伦没选上是因为他以前一直是一线将领,班农认为他缺少文职经验。
 
特朗普那时候又特别听班农的建议。
 
特朗普还缺少一个重要岗位,就是国务卿的人选。
 
建制派大佬,前国务卿贝克、前国防部长盖茨(就是2011年访华时被歼20试飞打脸的那个盖茨)兴冲冲跑了过来,一起推荐了埃克森美孚CEO蒂勒森。
 
我们在上面已经花了一节的篇幅介绍蒂勒森,他代表哪方利益,不用多说什么了。
 
特朗普随后还内定了自己15年的朋友,竞选时的财务总监努姆钦为财政部长。
 
白宫遂形成了初代领导班子:一方是以特朗普为核心,彭斯、班农等主张美国回到本土利益,但根基尚浅的高层势力,另一方是以蒂勒森、马蒂斯、凯利为核心(加上后期的博尔顿),主张继续维持美国全球霸权,拥有强大根基的另一股高层势力。
 
而本文主角蓬佩奥,此时还只是刚刚新赴CIA任局长,远没有进入美国顶层权力中心,开始老老实实低眉顺眼每天早上去给特朗普念情报,只能暂时做一名吃瓜群众。
 
两方势力很快发生了激战。
 
第一个倒下的,就是班农。
 
 
  
 
班农死得不冤。
 
班农这个人虽然会搞营销,也有一定的战略眼光,但不太会做人。
 
在白宫七个月,仗着自己首席军师的身份,班农和两股顶层势力都发生了剧烈摩擦。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蒂勒森他们当然不喜欢班农,本来就是这货把特朗普送进了白宫,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还有白宫办公室主任凯利跟他长期不和,经常因为对外政策发生争吵,班农又受不了特朗普重用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两个人在白宫走来走去,完全不按规矩出牌,可以任意打乱各种事务,随意进出特朗普办公室,库什纳什么都管,简直像大内总管一样,两人肆意破坏各大幕僚手里的权限,经常跑特朗普那里打小报告,或者插手别人的工作。
 
有一次班农实在受不了伊万卡了,朝她吼:你就是个小职员,不要在这里走来走去。
 
伊万卡吼他:我是美国第一女儿,老娘爱去哪里去哪里。
 
得罪领导亲戚,事情都不太好收场啊。
 
白宫这氛围,越来越像一家私企里的宫斗剧。
 
班农又是个大嘴巴,将白宫里的各种丑事都在访谈里透露了出去,如果一个人还在一个系统里混饭吃,又天天对外面说这个系统的坏话,几乎会遭到整个系统的排斥,大家对他积怨日深。
 
班农平时跟特朗普说话没有一点跟上级说话的调子,特朗普特别爱看电视,一天要看五六个小时,搞得每天不会在上午11点前到办公室上班,班农只要看到特朗普在看电视,就会教他做事:“把这个垃圾电视关掉,去找梅拉妮娅吧,想一点快乐的事情。”
 
不过特朗普并不在乎这些(特朗普是个情商很高的人,不要总是臆想美国总统是个白痴),最后惹翻他的,是班农在外交上的态度,班农是个歇斯底里的反中分子,号称要把中国“打回到第三世界”,还主张对伊朗和朝鲜实行强硬攻势,要狠狠教训伊朗,这就站在了特朗普基本盘的反面,成了蒂勒森和马蒂斯的帮凶,加上他老在媒体面前吐槽同事,特朗普只好在2017819日将他给炒了。
 
班农离开白宫后还跟特朗普保持着一定程度的亲密关系,两人没有绝裂,特朗普有问题时还会电话咨询他,因为态度偏激,文艺复兴基金也不给班农银子了,班农失去了包养对象,就自己搞了个电台下海,主要给老白人宣传要在美墨边境建墙,还众筹建墙经费,特朗普派自己的儿子小唐纳德替他站台宣传,每个老白会捐几十美元,班农最后收到了2500万美元民众捐款。
 
民主党不会放过班农,尤其担心班农在2020年选举又突然冒出来推特朗普一把。
 
因此民主党一直盯着班农募捐这件事,2020年820日,经过一年时间的调查,联邦检察官查到班农将2500万捐款里的130万美元挪作它用,通过蒂莫西.谢亚控制的空壳公司洗钱,在纽约逮捕了他。
 
特朗普赶紧说他不知道班农在做什么,这事跟他没关系,他儿子替班农站台的事也假装忘记了。
 
班农在交了500万美元保释金后才获得自由,出来后把口罩一甩,对媒体说民主党故意在整他,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在边境建墙。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班农这事还没完,至少在2020美国大选结束前,民主党绝不会再容忍他回到特朗普的身边。
 
第二个倒下的重要人物,是蒂勒森,他在白宫只比班农多活了七个月。
 
美国每换一次总统,国务院大多数高官和担任最高职位的大多数大使都会辞职,国务卿上任要填补大量空缺,因为讨厌特朗普的人特别讨厌他,他上台后有300多名外交官离职,蒂勒森接手后,又有几十名高级外交官退休、辞职、休假。
 
比如曾为前副总统切尼、前国务卿贝克工作过,也曾担任奥巴马政府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纽兰(Victoria Nuland),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建制派,特朗普一上任她就辞职了,因为她“真的受不了特朗普这个人,不想为他工作。”
 
蒂勒斯招人招得很艰苦,操作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有48个大使、21个助理国务卿(总共才23个)没招到人,都是临时工在顶。
 
蒂勒森想招精通中文和俄语的苏姗.桑顿(Susan Thornton)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班农就把她的任命否了,说她对中国不够强硬。蒂勒森又推荐艾布拉姆斯任副国卿,面试都过了,准备第二天上班,结果特朗普当天晚上想起这人曾经批评过自己,临时又把他给否了。
 
因为招不到人,那段时间国务院总部走廊上堆满了家具,空着很多办公室,下午四点就见不到什么人。
 
蒂勒森这种感觉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特朗普和班农老给他小鞋穿。
 
两个人最大的分歧,还是在伊核协议。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蒂勒森支持伊核协议,他认为只要有力执行,就能有效地让伊朗遵守协议,伊核协议其实获得了欧洲众多国家的支持,这些国家在伊朗都有利益,有钱一起赚不香吗?而且伊朗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的核能力,就算有,也得十年以后。特朗普反对伊核协议,主要还是因为犹太人的原因,他女婿就是犹太人,特朗普也需要犹太人的支持,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无条件支持以色列,就是为了犹太人的利益。
 
很显然,我们都知道结果是什么,蒂勒森玩不过特朗普,伊核协议作废了。
 
蒂勒森也反对特朗普取消美韩贸易协定,以及找韩国支付驻韩美军一年35亿美元军费,高盛总裁、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也赞同蒂勒森的观点,科恩跟特朗普沟通时,已经把话说得非常直白了:我们给韩国一点小恩惠,韩国在前面给我们挡枪!
 
特朗普不同意这个观点,他宁肯不跟韩国交好,也不能再给韩国这点小恩惠了。
 
注意,特朗普的种种动作,都是这个霸权国家在激烈内耗下国力日渐不支的体现,就是这些原本维持美国全球控制权的一点小支出,现在都要抠抠搜搜拿回来,说明美国确实是在萎缩,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高盛的科恩跟特朗普也产生了很大的分歧,他赞成世界关系不要变,让中国赚中国的钱,美国赚美国的钱,特朗普则一直怼他,两个人经常在白宫当众大声争论,特朗普气得说他们全是“胡说八道”。
 
2017年7月,在一次讨论阿富汗问题上,由于特朗普坚持要求撤军,两个人吵得面红耳赤,蒂勒森气得当众在会议上骂特朗普“他妈的白痴”。
 
从此感情正式破裂。
 
在蒂勒森看来,美国以前所有在全球各组织、各国家辛苦建立的关系,是美国各代政治家辛苦打下的全球同盟,是为了维护美国利益,尤其是埃克森美孚这种公司利益而存在的,现在特朗普退出各世界组织、逼北约和其它盟友多给钱、撤回在世界各地的美军,就是威胁到了埃克森美孚这类公司的根本利益,几代前辈的全球布局,估计要毁在特朗普手里,这种人不是白痴是什么?
 
哪里有美军扎驻,哪里才能保障埃克森美孚赚钱,撤回美国以后谁来罩着我们赚钱?
 
骂你是白痴,还算是客气的好不好。
 
大家都知道,哪怕是情侣分手,临了都还有一次分手炮,这种大人物辞职,一般总有一小段反复,也会有很多人过来做和事佬,7月的这次冲突,在蒂勒森冷静下来后道歉收场。
 
他在怒气消退几小时后,到简报室里猛夸特朗普以试图挽回俩人的关系,说:“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目标,打破了人们传统上认为我们国家可以实现的模式。”
 
他还说:“我们正在寻找新的执政方式,带来新的胜利。”
 
这种外交辞令,如果不是我已经把前因后果讲给大家听,谁听都得懵。
 
但特朗普是很记仇的,从这时候开始,他就下定决心要替换蒂勒森,11月开始挑选接班人,最后选中了厄本和彭斯推荐的蓬佩奥。
 
随后几个月,特朗普和蒂勒森在叙利亚、伊核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大,两个人都到了几乎互不理睬的地步。
 
特朗普决定正式换人。
 
2018年39日凌晨两点半,蒂勒森还在肯尼亚酒店入睡,白宫幕僚长凯利打电话给他,跟他说特朗普要炒掉他了,蒂勒森赶紧对外称身体不适,12日火速飞回华盛顿,还试图抢救一下自己的政治生涯,13日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将他给炒了。
 
蒂勒森在13日“声音颤抖”(《华盛顿邮报》原句)地发表离职演说,告谢了职业外交官、美国人民、国防部长,但没有提到特朗普。
 
十天后,麦克马斯特跟着蒂勒森走人,博尔顿接替了国安顾问的角色。
 
美国总统通过推特宣布解职国务卿这么重要的岗位,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说明双方关系恶化到了难以化解的地步,这也表明特朗普下定决心,要跟维系美国全球霸权的派系决裂,一定要将重心放在美国国内的建设上来。
 
蒂勒森离职前的反应,也说明霸权派他们也全然没想到特朗普做得出来,这完全打破了美国昔日政坛的基本规则,奥巴马再怎么不爽希拉里,也不可能用这种不体面的方式炒掉对方,这已经是完全撕破脸的行为。
 
2018年中期选举结束后,特朗普一口气炒掉了司法部长塞申斯、国防部长马蒂斯、内政部长津克、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幕僚长凯利。(我没办法将他们离职细节写清楚了,否则文章会太长)
 
这些人被炒的原因都差不多,反对特朗普从全球收缩。马蒂斯的离去尤其让民主党媒体痛心疾首,说白宫里已经没有一个成年人能约束特朗普了。
 
其实还有一个,就是大胡子博尔顿。
 
 
  
 
不过博尔顿也只撑住了一年半时间。
 
博尔顿是耶鲁的法学博士,做过一段时间律师,绝大部分时间一直在政府任职,先后担任过助理司法部长、助理国务卿,还在联合国跟人对喷了13年,任国安顾问后成天对伊朗和朝鲜喊打喊杀,是个极端鹰派,麦克马斯特下台后,特朗普金主之一、美国赌王阿德尔森推荐了博尔顿,他能被认可主要还是因为当时他也赞成退出伊核协议,顺便卖阿德尔森一个面子。
 
但我们都知道,特朗普以及背后的科赫大势力的人都还是不想美国再掉进任何一场战争,所以博尔顿一直不是很受待见。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特朗普尤其不喜欢他那两撇大胡子,怎么看怎么讨厌。
 
2019年6月美伊关系紧张,伊朗击落一架美国全球鹰无人机,还四处张扬炫耀,博尔顿那时和蓬佩奥都主张对伊朗进行报复性军事打击,博尔顿尤其反应激烈,他一直主张对伊朗和朝鲜进行“政权更迭”式的武装进攻,这次报复行动特朗普起先批准了,在飞机起飞后他还是改变了主意,不想跟伊朗正面冲突,取消了进攻计划。
 
注意这是特朗普和背后利益集团的底线,不到万不得己,他们不喜欢引起战争。
 
在这件事情之后,博尔顿跟蓬佩奥的关系就因为争夺外交权逐渐恶化,特朗普在三八线附近见金正恩时,还特意将博尔顿支走去访问蒙古,说明这时候特朗普对他喊打喊杀的好战性格也感到深深厌倦,将他排挤出核心圈之外。
 
博尔顿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人,他一直希望得到国务卿这个宝座,因此在权力争夺中难免跟其它高层产生冲突,最后将蓬佩奥、努姆钦、彭斯这些特朗普身边的钉子户全得罪了,他在上任之前,美国的媒体就预测他干不了多久,能坚持一年半本身就是个奇迹。
 
2019年6月,特朗普接受NBC采访时评价博尔顿,说“如果让他来做决定,他会征服全世界。”
 
好了,大家一定很奇怪,特朗普明明不喜欢博尔顿,甚至知道博尔顿代表埃尔森美孚这些霸权派的利益,为什么还要用他?
 
这里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特朗普一直所说的“谈判的艺术”。
 
特朗普读大学的时候,上课几乎不去,天天在大学里混日子,每次到要考试的时候,他就会去把同学的笔记要来,泡一壶咖啡,通霄将笔记的内容背下来,靠这种方式应付考试,拿到了文凭。(本信息来源于伍德沃德对特朗普的采访,对,就是今天曝出特朗普录音的伍德沃德。)
 
我们可以判断,特朗普至少是一个智商较高的人,他非常擅于玩弄政治,绝不是大家所想的笨蛋。
 
他用博尔顿,用的就是一个“狠”字。
 
每次跟朝鲜、伊朗、阿富汗、塔利班谈判前,博尔顿负责冲在前面拿出砍刀张牙舞爪说要砍死他们,特朗普则负责一把拉住博尔顿,跟对方说你们快答应我条件吧,要不我拉不住这个战争狂了,他真的会砍人的啊,疯起来自己都砍,好残忍的。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
 
但博尔顿这个人实在野心太大,他把国安安全委员会的部分审议程序裁掉,大权独揽,总是自己抢先发表意见,还不问总统的意见。不仅仅不问总统意见,还不替领导说话,2019年8月,博尔顿本来有两场电视采访,可以用来替特朗普的政策辩护,但博尔顿居然放弃了,特朗普知道后大为火光。
 
蓬佩奥:权欲之海(下)
 
这种想要权力,但不为领导说话,还不替领导背锅的人,要他何用?
 
不炒他,留着过年吗?
 
2019年826日,特朗普跟博尔顿进行沟通时,看不清形式的博尔顿,问特朗普为什么要把他排除在阿富汗会议外,还质问特朗普“你为什么要想和鲁哈尼见面?”
 
这大概就是嫌自己命长了吧。
 
博尔顿还跟班农一样不会跟同事处关系,蓬佩奥、埃斯珀、哈斯佩尔(CIA局长)联手将博尔顿排除在阿富汗会谈中,博尔顿被特朗普开始疏远时,也没人再拉他一把。
 
2019年9月,博尔顿被解雇,他的三名高级助手,也在第二天辞职。
 
博尔顿走人后,蓬佩奥和努姆钦面对记者笑得喜气洋洋,可把这扫把星弄走了,以后就是咱哥俩的天下了。
 
博尔顿走人后,白宫这边大局已定,到现在再没什么大员被炒,因为霸权派的人几乎都走光了。
 
蓬佩奥当职的国务院,已经彻底成为特朗普的传声筒,没有人再跟总统大人对刚了。
 
特朗普花了三年多的时间,代表科赫、墨瑟等财团的保守派,基本清除了以蒂勒森为首的,代表埃克森美孚、军工集团的霸权派,白宫上上下下,回到了特朗普竞选时的初心:阻止移民、把制造业带回美国、停止对外战争。
 
所以看特朗普的政策,都是要求撤兵,要求大家到美国开工厂,这事儿也影响到了民主党,连拜登在竞选时也提出要撤兵了。
 
那华尔街势力呢?大家一直听说的华尔街势力怎么没动静?
 
其实华尔街势力在美国高层早些年就已经衰落了,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大伙都怪这帮人瞎搞,把世界搞得鸡飞狗跳,从那时开始就他们就不受待见,现在也没几个顶层话事人了。
 
而蓬佩奥,则是白宫两大势力激斗的受益人。
 
我们回顾这四年时间白宫内部的疯狂狗斗,以蓬佩奥2010年才入政坛的资历,其实根本没有机会坐上国务卿这么重要的岗位,而是霸权派想维系在全球的利益,被特朗普狠狠扑灭下去,形成了权力真空地带,这时候科赫跟厄本用西点的人补充了真空势力,蓬佩奥上位后,意外地发现居然都是同年同窗,于是形成了“86届西点帮”这一特殊的内部势力,拜他为扛把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那无论是保守派还是霸权派,他们是怎么看中国的呢?
 
其实无论哪派上台,对中国都是打压策略,两边白人势力的想法都是一致的,阉党也好,东林党也好,都想推中国。
 
不同的是,特朗普是真的不想打仗。
 
我仔细读过科赫相关集团的政治意图,他们的要点集中在痛恨大政府、痛恨在全球多管闲事、想努力建设美国国内、也痛恨战争。
 
特朗普当政这四年,主要还是经济手段为先,到处放火打贸易战,伊朗、委内瑞拉、朝鲜他搞定了哪一个?唯一一票干得大的,还是暗杀了苏莱曼尼,为了避免战事升级,双方都表现得克制极了。
 
对中国也是以经济战为主,全面打压中国高科技产业,我个人认为,除非万不得已,美国不太可能动用战争手段。
 
毕竟以前那么强大,在朝鲜也没打赢一个刚刚建国的中国,现在又要万里迢迢跑去跟中国死磕,执政党的背后又是保守势力,怎么算都不划算。
 
这篇文章最重要的,并不是美国政坛这几年的内斗,而是找到美国内斗的底层逻辑。
 
美国遇到了两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是这两个问题,导致了特朗普的当选和蓬佩奥的崛起。
 
一是美国的全球霸权正在走向衰落,二是美国白人的数量正在迅速减少,而且白人偏底层的工作,在被拉丁裔和黑人抢走。(划重点)
 
这才是美国这些年越来越分裂的原因,也是美国政坛惨烈内斗的根源,这两点可以另起一篇文章分析。
 
至于本文主角蓬佩奥,他有更长远的打算。
 
虽然做了国务卿,蓬佩奥还是经常回到她母亲的故乡、自己崛起之地堪萨斯州,根据白宫里的十八手消息,蓬佩奥将来极有可能参选堪萨斯参议员。
 
因为他最终的目标,是美国总统的宝座。
 
  
 
1986年528日下午,烈日高照。
 
西点军校米奇体育场973名学生参加了毕业典礼,蓬佩奥以专业第一、全年级第二的优异成绩出列接受表彰。
 
在他背后整齐挺立的同学当中,有未来国防部长埃斯珀、华盛顿超一流皮条客厄本、副国务卿布拉托、国务顾问布雷希布尔、众议员格林、以及大大小小十几个将军。
 
这些同学向蓬佩奥投去艳羡不已的目光,三十多年后,他们将继续追随蓬佩奥,拜他为扛把子,并极有可能,在以科赫的财力为基础,未来再将他捧上美国总统的宝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