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搞文艺的,活该一辈子受穷

2009年,我在一家女装公司做企划部经理,每天晚上,当别人都出去快乐吃酒蹦迪时,我就会关上门,开始应编辑约稿,写一篇武侠小说(因为没心思搞人际关系,在那家公司复杂的办公室政治斗争里,我始终处于下风)。

 那篇小说花费了我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写完,发表在20112月《今古传奇.武侠版》,名字叫《乱红》。

这篇花费了我一整年时间精心布局构思写作才搞完的小说,十几万字最后被编辑砍到十万字,拖了近一年才发表,又拖了一年才给我稿费。

 当年的稿费是100元每千字,十万字就是一万块钱,扣掉20%个人所得税,实际收到8000元。

 一年时间的心血,两年后才收到稿费,只值8000块。

 这件事情对我的伤害太深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决定弃文从商。

 我在贫穷的家庭中长大,初中毕业时我连高中都不敢考,因为家里肯定是不能容忍我读到大学的,被迫去长沙读了个中专,中专一年级时家里没有给我足够的生活费,我饿了三天没吃饭才到家吃了顿饱饭(中间同班同学给了两个包子才没饿死)。

 我在流水线上工作过四年,当过塑胶模模具学徒,后来实在受不了这种底层的低质生活,像条疯狗一样的自学coreldrawphotoshoppro/e3dmaxcad,才慢慢混到企划部经理。

 母亲患绝症时我借遍了认识的网友治病,打工还债还到二十八岁才还清。

 当我拿到那8000块钱稿费时,我就意识到,贫穷已经折磨了我二十多年,绝不能再在贫穷的人生中度过一生。

 弃文从商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后来终于不用过提心吊胆的人生了。

 所以2018年,当别人怂恿闲得无聊的我去写公众号时,已经被坑怕的我第一反应是:写作会穷死人的!你们不要坑我。

 这次他们没坑我,写这个公众号居然有人阅读,效果还可以,至少没饿死。

 可是当我昨天开始建收费读者群时,我又看到了这种充满恶意的回复: 你们这些搞文艺的,活该一辈子受穷

嗯,我心中那团火焰,腾地又烧了起来。

 简直想拍案而起。

 我建的收费读者群,并没有把刀架在读者的脖子上,逼着读者给钱,只是发份通知,大家你情我愿。我给予读者的增值服务,是免费读者在公众号无法获得的我自己的语音授课分享,还有认识全国各地的英杰,以及一些内部文章和服务。

 我并没有停止免费更新,你不想进收费群,照样可以读到《文在寅的复仇》这样的文章。

 你获取的权益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就不能容忍作者赚钱?

 是不是在你们的眼里,所有的文艺工作者,就活该一辈子受穷?而免费看文艺工作者的所有作品,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文艺工作者不受穷就还罢了,文艺工作者要是小康了,那还得了,他们怎么可以小康呢?他们不是应该一辈子像曹雪芹一样欠一屁股债全家喝粥过日子么?像杜甫一样饿死自己儿女才能有伟大诗篇么?

 不是说苦难才能产生伟大的作品么?你们文艺者活该苦难。

 哦,现在更过分了,有部分文艺工作者居然想挣钱了,还想挣大钱了,这怎么得了!这怎么让人忍受,你们居然想发财,太过分了,你们是文艺工作者啊,你们要清高啊,不要跟赚钱扯上关系啊,有企业家上门找合作,你们应该捏着鼻子把他们赶出去啊。

 不好意思,这套价值观在我这里毫无生存空间。

 我有女儿,我也想让女儿读好一点的幼儿园,我还想好好培养她,她要学绘画、舞蹈、钢琴,我每年都要到带女儿到全世界各地旅游增长见识,我不想住当地最差的脏兮兮的旅馆,我不想全家挨饿,也不想女儿跟我一样没钱读大学没生活费饿三天,我也不想我生个病家里就破产,对了,我还想房子再大一点,车子再好一点。

 我也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我凭什么不能挣钱?

 我赚钱又不偷又不抢,公众号又没有断了免费的更新,普通读者又没断粮,我收点会员费就成了“吃相可以的”?

 你爸妈工作之余去街头表演相声然后赚到了你的生活费,是不是也叫吃相难看?

 你又知不知道写一篇深度报道有多难?你当然不知道,给你看看我最近一个月要读和读过的书,这些书我在朋友圈发过的,读者们都知道我在读什么书,作不了假。你们这些搞文艺的,活该一辈子受穷

 有些书都是刚到没多久的,外面胶膜我都还没撕,比如那本戴笠的,是要给后面写戴笠做准备,要不要给你截图看我的购买清单?

 这些还只是书,你知不知道每篇文章我在网上查阅资料,购买论文,购买期刊、杂志,翻译外文报纸要多长时间精力和金钱成本?

 我还要每天关注CNN、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凤凰卫视、明镜周刊等等等等最新信息才敢写评论。

 你这辈子都不会像我这么勤奋吧?我当年学软件时更疯狂你滋道不。

 为了写《军工逆袭空军篇》和《国运三十年》,我啃书啃了三天,网上找资料找了20个工作小时,构思(这是天赋,你不会懂的)布局花了半天,然后不出书房写了两天半。

 你愿意像我这样勤奋一周写两篇一万字左右的文章,而且连续写一年吗?

 TM湖南三流中专学历,其他公众号作者全是国内一线名校硕博出身,我能跟他们拼是因为我勤奋,你滋道不?

 你能有这么勤奋,不妨再来说我“吃相可以的”。

 你们不仅习惯了“文艺工作者应该花大精力免费创造精神食粮”,还TM认为“文艺工作者不能多挣钱,多挣钱就是犯罪,就是侮辱了文艺工作者”。

 算了吧,当初我没有继续写武侠小说,就是贫穷给逼的,当时要是一个月给我一万块让我写小说,我命都不要了保证连续不断地给市场提供高质量小说。

 看我文章的读者们,都知道我经常说一句话:利益驱动万物。

 或者我常说:

 利益是万物之神。

 注意,利益是一个中性词,不是贬义词,也不是褒义词,人活着就要挣钱,国家维持下去也要挣钱,世界各国的竞争就是财源的竞争(你敢动沙特的石油试试,看人家跟不跟你玩命),活下去并活得更好是每个人、每个国家的权利。

 一个行业想要发展起来,就要让这个行业认真做事的人赚到大钱,能起到示范作用,才能让更多的人才进入这个行业。

 我相信芭蕾舞者跟钢琴家比写作要更刻苦,要花费更多时间训练才能维持高水平,他们花费那么多年时间和金钱投入才能练出一身尖顶技艺,就要免费给别人看?看完还不准赚钱?

 优秀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敞开大门,为懂得欣赏自己的观众提供比免费观众更高质量的服务。

 好好挣钱是我们的权利和义务,而不是你说的“吃相难看”。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要是用心创造有价值的事物,都是值得尊重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