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邪教聚众造成的混乱尚未平息,韩国又爆出一个骇人听闻的涉童性剥削大案。

26万韩国人聚在一个叫做Telegram的匿名加密社交软件上,观看甚至参与极度黄暴的凌虐视频。

74名受害者,16个未成年女性,最小的年仅11岁。

然而,屏幕之后的几十万看客从未有人主动揭发,直到 2 个卧底记者揭露这一切。

博士被捕,200万韩国民众申请调查公布参与者的真实信息,涉案的聊天室被解散,身份信息被公布。

似乎事件得到了解决,一切正在平息。

然而,我通过多个渠道的调查之后发现:这场性虐狂欢其实并未结束。

更多的匿名房间在建立,更多人在搜索相关的资源,视频仍在各种渠道被贩卖和传播,原来的观众继续搜寻着下一个目标,新的模仿犯罪随时可能会出现。

侵害仍旧在隐秘的角落里,持续发生着。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01

 

“N号房事件”其实是屡次发生,愈演愈烈的一起“模仿”犯罪。

2018年12月,一个名叫”Godgod“的韩国人,在匿名聊天软件Telegram上开辟了若干个黄暴内容的聊天室,也称之为N号房。

在N号房中被凌虐的受害者,大部分是被威胁诱骗来的中学生,甚至还有儿童。

2019年2月,Godgod 将网站转交给一个叫 Watch man 的人经营,W接手后,房间内容开始大幅升级,尺度逐渐加大。

2019年7月,博士出现,模仿前人的基础上,采用了更加卑劣的控制手段,把聊天室经营成了一个大型付费观看“凌虐黄暴视频”的人间地狱。

除了成人内容,更多是和未成年人相关的凌辱,血腥和暴力: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2019年,韩国两名记者长期潜伏在N号房内搜集证据。

6个月后,警方将博士逮捕。

2020年3月22日,一封向青瓦台请求公开N号房嫌犯信息的请愿书,获得了超过200万人支持。

23日,警方公布主犯“博士”的身份信息: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赵主彬(音),25岁,信息通信专业,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普通青年,甚至还经常去参加一些公益活动。

但是没人能想到人皮之下,藏着一具嗜血的骷髅。

韩国民众的愤怒正在平息,主犯也即将被审判,一切似乎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伤害停止了吗?

 

02

这几天我在全网做了一个调查,发现“N号房”相关的内容,正在全世界的互联网上疯狂的传播。

事件爆发的几天之后,世界第一大成人网站上排名靠前的数个热搜都与此相关,虽然陆续被下架,但是很多内容改头换面之后仍旧存在其中,继续发酵着更大的伤害: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最泛滥的还是在韩国互联网。

虽然主犯被抓,但是那隐藏在人群中的26万会员还在,他们变态的需求还在:

Telegram封禁相关房间之后不几天的时间,大量的观众就涌进了另一个加密聊天软件:Discord。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我下载追踪了一下,网上仍旧有很多人发布新的房间地址,仍旧有很多人在搜索相关的资源,不断的加入其中。

他们改换阵地之后,快速的建立起了新的组织,传播着那些资源,新的犯罪的火苗又一次扩赛开,在互联网的角落点燃。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即便所有相关的房间被封禁,我仍旧查到有人在一些平台上在讨论交易和买卖。

只要这种畸形的需求还存在,就会有对应的市场,自然也会再有人跟风做这种生意: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甚至我也在Telegram的中文区找到了大量相关内容,虽然一些涉事房间很快被封禁,但是相关视频却仍旧在Telegram上其他的房间中疯狂传播,这个软件的加密特征使得根本无法彻底删除相关内容,更无法彻底禁止其传播。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甚至在国内的互联网上也跑出来大量打包销售此类内容或者骗取关注的账号: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长远来看,这个事件的受害者远远不止是那些当事人,也不仅仅是韩国的民众。

我们应该意识到,这是一种会传染的文化现象,随着相关信息的传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模仿,直至被带入其中,最终或主动或被动的对她人施加伤害。

其实,和N号房间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你我身边,很多人正在有意或无意的做着类似的事情: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侵害者的队伍,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成为受害者。

截止到发稿之前,我发现在一些社交平台上,仍旧存在着大量的未经审核就发布出来的和儿童色情有关的内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这些冠以“福利”名字的内容在传播,在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个队伍中。

 

03

 

26万的参与者,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据世界银行统计,韩国一共也就5140多万人,也就是说,每200个韩国人里面,至少有一位参与其中。

如果观众全部是男性,意味着,一个普通韩国人遇到100个男性,就会存在一个躲在屏幕后面的凶手。

更何况,共享账户和共享观看的数字还未计入其中。

这种社会渗透率,意味着这种犯罪会在人群中传染和散布,在未来,你我身边的那个她,或者她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这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也不是一个小众的圈子,而是韩国社会一种深入骨髓中顽疾。

2019年10月,全球最大暗网儿童色情案被侦破,337个嫌疑犯中有223人都是韩国籍。

23岁年轻领导头目,使用加密比特币支付手段,涉嫌凌辱性侵儿童。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负责人郑宇森(音)在韩国只判了18个月监禁,而被揭发的45岁美国人,则在美国法院接受15年监禁的重刑。

5个月之后,25岁赵博士,比特币作案。

恶性的性侵犯罪案件,仍旧在继续发生。

2008年12月,犯罪人赵斗顺(音)绑架一个8岁的小女孩,并实行了性侵,为毁灭犯罪证据,他捣毁了女孩的下体,并对其不断殴打施暴,将其部分内脏都踢出身体。

手术之后,女孩终身残疾。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法院最终判定:赵某出于醉酒状态,精神不稳定,故从轻判处12年。

民众前后共进行了6000多次青瓦台请愿。2017年,请愿民众人数甚至达到了60万,要求禁止释放,但官方回应完全不可能。

2020,也就是今年,这个暴徒将刑满释放。

12年之后,儿童性侵仍在继续发生。

在公共场所对女性的偷拍一直是韩国社会的顽疾。

2018年7月,韩国发生了一次有史以来最大的仅女性参加的游行活动,游行有5.5万女性参加,意在呼吁社会”打击偷拍性色情照片“。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但据统计,“隐蔽摄像头”犯罪的数量从 2010 年的 1100 起增加到 2017 年的 6500 起。

今天,矿泉水、衣架、厕所清洗剂、打火机,防火警报器,韩国的偷拍设备仍旧像蟑螂一样,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针对女性的偷拍事件仍旧普遍的,愈演愈烈地发生着。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伤害一直在重复,从未被改变。

 

04

根据韩国最新公布的调查内容,N号房间付费的会员中有企业家,有明星艺人,有体育明星,还有教授学者,如果在以后的调查当中公布这些人的身份,可能会引起比较大的社会风波。

 

『N号房』就在你我身边

这也会是事件继续调查下去的一个巨大的阻力。

或许这些事情大概率会和其他事情一样,从震怒到平息,再到逐渐被遗忘。

 

26万人参与中,除了记者,竟然没有人出来举报和制止,他们并不是在看什么色情片,他们是26万具行尸走肉共同导演的一出恐怖片。

一个上上下下被财阀把控的国家,那么多人沉溺于声色犬马,宁愿醉生梦死,做一个下三滥的行尸走肉。

普通人越来越缺少希望,资本真的可以把人变成鬼。

韩国有很多勇敢的艺术作品,但是我现在已经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对现实的一种控诉,还是一种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无可奈何。

反抗的艺术更像是社会的门面,门面尚存希望,里子恶臭腐朽。

这一场场看似进步的运动中,民众态度从”算了吧“,到后来”愤怒“,再到如今”集体请愿“,再到逐渐的淡忘,可是事实改变了吗?

野火吹不尽,不用光他们也能再次重生。

对儿童的侵害,犯罪色情文化的侵蚀其实已经是一场愈演愈烈的社会顽疾,他们甚至在传染和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到非法侵害中来。

不仅仅是韩国,甚至我们身边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其中的受害者。

这类侵害女性的事件,不仅仅需要全社会的合力,更需要每一个人从自己做起,从制止身边的侵害做起,每一双手的保护,对于这个问题会有更大的价值。

 

我认可人类的天性是阴暗的。

但克制,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品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