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高晓松,知名大飒蜜传教士,热衷在各种节目里,传播大飒蜜原教旨主义。

 他说徐静蕾是大飒蜜本蜜,漂亮、直爽、一身范儿。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后来说许晴也是大飒蜜的时候,又做了理论补充:

 打架给你续板砖,茬琴给你唱和声,你被打成植物人,养你一辈子。

 重点是:你越大男子主义,飒蜜越爱。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蔡康永坐旁边,听得一愣一愣:这是好话吗?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当然是了。高晓松还说过,他们年轻的时候,给一个女人最崇高的称号就是大飒蜜。

 每每追忆飒蜜岁月,高晓松都会呈现同一套姿势:双眼发亮,腰板挺起,下巴往上抬,45度角俯视镜头,就像在俯视观众。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肩不缩了,背不坨了,连脖子都因为梗得老高,短暂细了个0.3毫米。

 就好像聊的不是女人,是他自己白衣飘飘的年代,他们京圈男人还是宇宙中心的年代。

 手握稀缺资源,吹牛都不是吹牛,是D调和弦。上下嘴皮一哆嗦,就能吸引一茬茬全国各地的美女围着他们转。

 那个年代,在高晓松晒出精修照,自称瘦了26斤,眉毛下面还惊现两道欧式大平双那刻,宣告终结。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试看京圈男色卷,便是飒蜜消亡时。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要不是冯小刚新剧的女主,竟然还在摆大飒蜜款儿,我还真想不起写这篇“飒蜜消亡史”。 

毕竟连京圈第一飒吹高晓松都不再单方面卷女色,开始卷自己了。谁能想到冯小刚对大女主的理解,竟然还停留在“大飒蜜”阶段。 

他这位新女主,假短发、白衬衫、黑西装,加上王珞丹的瘦高个,一身中性打扮,步入高级会所大厅。 

人还没进场,就已经在控场,直接在包房外拉着服务员小声交代:一会儿谁也不能买单,得我来。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又嗲又尖的小细嗓子,配一口嘎嘣脆的京腔飘进来:对不住,来晚了,该罚。

走入坐席中心,左手伸向组局的大佬,右手在另个影视公司总裁后背摩挲。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甭管半生的还是不熟的,哥哥妹妹地招呼一遍,就都是亲人了。

屁股还没落停,手已经举起分酒器,作势要往嘴里送,那是要吹掉整整一小壶。

 她还会跟老头们一起“嗅”别的蜜。见到新入局的小妹妹,绝不拈酸吃醋,一副惊艳表情,赶紧问是谁带来的。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明面上是夸姑娘漂亮,其实还是拐着弯夸男人有眼光有面儿。

 够懂事,会办事。别说京圈了,沪圈、粤圈、西北圈,反正是个要在酒杯人生里交换资源的男人圈都爱这样式的。

 因为她们遵行的是男人的规则;成全的是男人的面子;懂的、办的,说到底,都是男人的事。

 王珞丹演的这个女主,离大飒蜜教科书,就差一句: 

你愿意让他占便宜就占吧,我们不吃亏,反正我们家是男的。

BY 冯小刚老婆徐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这是最高阶的飒蜜,把自己也活成了酒局上的老男人。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冯小刚这个剧,四个角塌了三个。唯一一个摇摇晃晃勉强支棱住的部分,就是高级会所里的饭局了。
取材自真实生活,跟生搬硬套热搜词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立马让人联想到,2018年春节期间爆出的一段视频。
也是这么一场大佬饭局,冯小刚、陈道明几个人一唱一和,拱女演员跳舞。
冯小刚拉着女孩的手腕不松开,让她给大伙跳一个,紧接着有人配合拍手起哄。
 
陈道明负责下一趴——出面解围,他护着小姑娘,不让人跳。还不时喷出三字经,气氛炒得更热,满座哄笑,把女演员往上又架了一层。
这还不跳就太没眼色,恐怕再入不了大佬的席。于是顺理成章甩开长发,下腰转圈,给冯大导演挣足了面子。
飒蜜有飒学,酒局有局学,步步是文章。细究下去,飒学恐怕还只是局学里的一个分支学科。
什么漂亮、仗义、爽快,高晓松们给飒蜜冠上的褒义词,不过是这帮女人跑江湖的家伙事儿。
跟大佬们抽的雪茄、呷的红酒,都是一个意思。
从这段视频看,跳舞的女演员不算飒蜜,至少飒学没修到家。她第一反应显然是不想跳,但又不敢拒绝,支支吾吾半天,才不得不上。
京圈男人交口称赞的大飒蜜,应该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嘴里喊着“给你们看看什么是真爷们”,撸起袖子,说干就干。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冯小刚上过一回《金星秀》,金星让他给拍过的女演员贴标签,他把“大飒蜜”贴给了范冰冰。
 
然后夸他老婆是耿直女侠。有句原话是:
 
只要她还想跟你过下去,那不管你干点什么坏事,她都给你总结成又出去淘气了。
我虽然不能直接盖章他们这个圈子,不管男的女的,都没把女的和男的摆在同等位置上。
但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北辙南辕》的团队也不知道是拿身体哪个部位策划出这个事儿的。
你让酒局学博导、终身教授,去蹭女权热度,搞女性话题剧,那不比何炅冲鹿晗说“吴亦凡有一种孤独感”还扯嘛。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冯小刚怎么可能知道,关于大女主的定义,早就不是看谁最会围着男人的规则打转。
恰恰相反,是要打破这个规则。再往下说,就是打破他自己。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飒蜜依然是京圈评价女人的重要标准,从这个结果倒推,大佬的圈子可能是停滞而不是流动的。
停滞是因为他们早早掌握了圈子文化的核心部分,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权力支配一切。
支配资源,支配观众,支配女人,支配男人。
冯小刚老了,还会有别人跟上。总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圈子,有圈子就有“大飒蜜”。
那大佬们目力所及,最值得一个大拇哥的女人,自然就是高喊“有一个算一个,拜到在我们家枪下,我们不吃亏”的大飒蜜了。
我想,高晓松到处播撒飒学种子,冯小刚拍大飒蜜,本意不是想贬低女人,反而自以为在赞美。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只是圈子虽然是封闭的,但圈子外的世界早翻新了好几轮。
当全世界都在高喊“女性不被定义”的时候,您还跟这儿“大飒蜜是对女人最高的褒奖”,那就只能再一次证明,京圈时代过时了。
总之《北辙南辕》口碑大扑街,京圈概念确已过时,这个圈再捧不出第二个徐静蕾。
徐静蕾倒是捧过吴亦凡,可是此时京圈已经失去点石成金的能力,资源不再只握在他们几个人手里,渐次向下释放。
 
更多圈外的人入场,可能又形成新的圈子,总之不再只是一圈之言。
当他们开始捧吴亦凡之流,也是这个圈子没落的象征。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毕竟阿斗就是阿斗。
 
再大再厚的饼,哪怕嘴对嘴喂给阿斗,最多只能催胖头和脸,其他地方还是细又小。
不管怎么说,以前的京圈成员们确实是靠作品扬名圈外,有两把刷子。
饭局也好,局上的雪茄、红酒、大飒蜜也好,都是功成名就后的“奖品”。
但是吴亦凡,强调一下,是都美竹口中的吴亦凡,手下们威胁女孩,“敢不跟我睡,以后就别想在这个圈里混的”那位,就成了东施效颦。
有用的本事没学会,先摆起了拿性别和阶层强权去压人的谱。
自己明明是演个古偶剧还得跟女主撕番位的水平。
 
饭局上对着女大佬一口一个“好姐姐”的男飒蜜,也就敢对着十七八的小女孩充充大佬了。
 

拿女明星“下酒”的京圈饭局,早该踢翻了

某种程度上,都美竹的挺身而出,和高晓松的双眼皮一样,象征了“京圈飒蜜”的终结。
哪怕并不会终结,如前所述,永远有江湖,就永远有飒蜜。
但至少成为飒蜜不再是这届女孩的理想,终结飒蜜才是。
当我们都意识到,饭局上的、顶流床上的女人不该是被羞辱的荡妇,而是被社会地位、名人光环强暴的普通人,甚至就是我们自己。
这个声音被高喊出来的那一刻,就是向前迈进的一大步。
之前孙一宁大骂王思聪时,我们说过,公开拒绝王思聪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
现在还可以说,京圈捧不动吴亦凡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
都美竹们不再惧怕大明星权势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
大飒蜜题材仆街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