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猪能上楼

母猪能上楼

上世纪30年代,美国姑娘何爱德在长沙生活了三年多。后来她把这段时光写进自己的回忆录。她在回忆录里提到,长沙有个奇怪的现象:
 
沿江的几条路上有很多肉猪旅馆。
 
这些旅馆专门招待猪。
 
原来,农民沿江把猪运到城里来,通常下午抵达第二天贩售,为了让这些猪有地方过夜,“猪旅馆”就兴起了。
 
旅馆的住宿条件很好,地板是水泥的,比肉猪卖家在乡下的“土房子”干燥得多。
 
不管是一百年前,还是一百年后的今天,猪住得比人好那都是新鲜事。
 
今年8月底,2020亚布力论坛夏峰会上,“养猪大户”刘永好的女儿刘畅,介绍自家猪的住宿环境时说:
 
六层高的楼,有电梯,每个房间都有新风系统,温度湿度可控制。
 
用刘畅自己的话说:我坐月子的时候环境都没这么好。
 
对此狗蛋惊呆了,心想着他大爷住的老旧小区还没加装电梯,猪倒赶上趟了。
 
其实狗蛋不知道,刘畅说的是一种养猪新模式,已经在猪圈悄悄流行。万科入圈,也许会利用自身优势将它发扬光大。行内人给这种模式取了一个术语叫:
 
楼房养猪。
 
1
 
6年前,王健林上贵州扶贫,本来想在当地养猪,建设30万头规模的土猪扩繁厂。
 
但调研国内5大养猪企业后发现:没个挣钱的。基本是赚一年赔一年,到头来就是个零。没有利润,怎么扶贫?老王觉得养猪行不通。
 
又听说“盖个十万头猪场要几个亿”,更让老王打起了退堂鼓:
 
我们建个五星级酒店才多少钱。
 
时过境迁,放到现在,盖个猪场花几个小目标,老王应该能理解了,因为当下“楼房养猪”,不仅让猪住上公寓,还住的智能化公寓。
 

今年7月,四川遂宁一栋9层养猪大楼开始满负荷运转,总建4万平,可容纳8000头母猪,预计年均出栏仔猪20万头。建成这样一个“养猪场”得花1.3亿。

母猪能上楼
青山绿水间的9层“养猪大楼”
单从“猪场”名字,狗蛋就已经嗅到一股高端的气息:
 
大数据智能化全生态立体养殖大楼。
 
大楼安装了智能化饲养设备、粪污智能化收集处理发酵系统、通风换气系统。这里的猪倌们不用扫猪圈、不用喂猪,测膘、盘猪、估重通通不用,因为这些活儿都被“无人化”了。
 
他们日常工作是操控、维护设备运行,或者干点“智能化”替代不了的事,比如配种。
 
以及偶尔到猪群里劝架。
 
2
 
准确来说,“楼房养猪”12年前就有先例。
 
那是在福建晋江的五里工业园区,有农牧公司盖了3栋5层楼的猪舍,母猪在5楼怀孕,坐电梯到四楼生娃,断奶的猪娃儿被安排到一至三楼饲养。更早之前的70年代,哈尔滨出现过用两层房养猪的,但争议太大没成功。毕竟那时候人的住房都还没搞定,猪先住上了说不过去。
 
让“二师兄”上楼住,12年前的条件也仅限于此。加上限制比较多,比如土地的审批限制。所以楼房养猪没流行起来。
 
但近年来随着“二师兄”身价倍增,大家都琢磨着怎么提产增效。
而去年底一纸文件,又直接给楼房养猪造了个新风口。自然资源部和农业农村部联合颁发《关于设施农业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里头明确了“养殖设施允许建设多层建筑”。
 
天时地利猪和,大家迅速解放思想。
 
遂宁的“猪大楼”是四川省首个规模化立体养殖场,类似这样的楼房养猪项目,四川在建或规划建设的数量,有64个之多;湖北、江苏、浙江、广东等省份也纷纷布局。
“养猪大户”牧原、温氏、新希望六和、扬翔都开始涉足。
 
其中,生猪养殖大省湖北的“楼房养猪”项目目前不算多,但在高度上绝对一骑绝尘。
 
去年,襄阳宜城,襄大集团投用的两栋养猪大楼就有15层高;今年8月,鄂州首个楼房养猪项目奠基,生产大楼规划建26层,整个项目计划投资20个小目标,建成后年出栏数量将达60万头。狗蛋说,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大家造人住的房子时,也狂热地追求过高度。
 
只是没想到,“猪舍”的发展进程比人的还快。狗蛋感慨:果然是风口来了,猪都能飞。
 
一栋楼就是一台大型造肉机器。
母猪能上楼
5.0养猪场效果图
让干地产的狗蛋更感慨的是,最前沿的猪舍竟然发展到5.0时代,实现了人、猪、车、物、污的分流。反观自己的同类,还有不少人在为“人车分流”的问题维权。
 
你吃的猪住得比你好,这太让人扎心了。
 
3
 
有人说,如果中国高楼养猪能成功,将是一个影响世界的创举。
 
因为同一个世界,面临着同样的养猪烦恼:用地不足以及环境污染。楼房养猪正好可以解决这两个问题。
 
平房养猪,400亩地大概能养5000头能繁母猪,而遂宁那栋能容纳8000头的立体式“猪大楼”,占地还不到20亩。
 
不久前,中国“养猪一哥”牧原被曝出,“计划在南阳13个县建设84个养猪场中的55个要占用永久基本农田,面积接近1.5万亩”,此番操作引起广泛争议。
 
根据最新的政策,“养殖设施原则上不得使用永久基本农田”。面对质疑,河南省自然资源厅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之声《新闻纵横》的记者说:
 
基本上符合文件规定。

他们把国家说的“原则上不占用”理解成可以占用,然后自个划了一条上线:

原则上养殖设施使用永久基本农田控制在项目用地总面积的30%以内。

但专家说了,“永久基本农田是耕地中的精华,一旦破坏难以恢复。”

有着较高职业敏感度的狗蛋则担心:楼房养猪变成圈地运动。因此狗蛋认为,如果能把猪养在烂尾楼里,将是一个影响中国的创举。

不过狗蛋也知道很难,毕竟人住的讲究南北通透,而猪住的要求独立封闭,“猪大楼”还是得量身打造。

这么来看,我们误会万科了。“楼房养猪”时代,万科养猪其实没有跨界,倒像是专业人做了专业事:

让建筑赞美养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