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1984年1031日,本特决定刺杀印度女总理英迪拉。
 
英迪拉.甘地生于1917年,是印度第一任总理尼赫鲁的唯一女儿,打小看着爷爷爸爸搞独立运动,不是在坐牢就是在静坐,家里没过一天安生日子,造成了她性格上的早熟,25岁那年,英迪拉嫁给了一位跟我一样又黑又胖但风趣幽默的费罗兹,他丈夫姓Ghandy,与圣雄甘地的Gandhi发音相近,她便随夫姓叫英迪拉.甘地,中国人看到她名字容易误会她是跟甘地家族联姻,其实没有关联,而且他丈夫信波斯那个拜火教,连印度教徒都不是。
 
英迪拉成年后一直陪伴在尼赫鲁身旁,尼赫鲁成为总理后,带着她全世界参观访问,使她大开眼界,为将来从政打好了基础。
 
1963年尼赫鲁病情加剧,本来最有资格接班的是国大党元老、财政部长德赛,但这哥们思想比较偏激,大家怕他上来做老大将社团玩砸了,各路元老全力迫使德赛放弃竞选,推出夏斯特里任总理,夏斯特里命薄,上任一年多就因为心脏病去世,1966年国大党元老派一合计,觉得英迪拉年轻容易控制,又根红苗正,同时也是为了阻止德赛再度出山,赞同她出任总理。
 
英迪拉从此成为印度话事人前后共约十六年左右。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英迪拉和尼赫鲁 
 
在英迪拉执政期间,她怂恿支持孟加拉独立,削弱了巴基斯坦,还搞出了第一颗原子弹,业绩还算可以,但在处理锡克族的问题上,捅了个大篓子。
 
我在《印度是一片沼泽》这篇文章里介绍过锡克族,他们在印度内部最凶猛,能打仗还会种地,主要住在旁遮普邦,1947年印度政府想在这个邦推广他们的普通话印地语,结果锡克人大怒,说不尊重他们旁遮普文化,其实印度政府也是想统一语言的,不过各个邦,尤其是南方各邦都极力阻止推广印地语,要维护他们的方言,才搞得到今天印度都没有统一的语言和文字。
 
看样子要统一语言和文字,真的只有把刀架在脖子上才行。
 
锡克人在独立后1951年,建立了自己的政党叫阿卡利党,常跟中央政府对着干,动不动就要去德里游行,1966年英迪拉让步同意他们独立建邦的要求,但是他们伸手要更多自治权,包括国防、外交、货币、交通等权力。英迪拉被阿卡利党搞烦了,此时阿卡利党分裂出一部分人,带头的叫宾德兰瓦勒(名字太长了,后面叫他宾哥),便扶植宾哥牵制阿卡利党,宾哥在英迪拉的资助下养肥了,不小心混成了阿卡利党的老大,但这个宾哥其实想要得更多,下手更狠。1970年代末锡克人竟要求建国,领土包括今天的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喜马偕尔邦、古吉拉特等多个地区,英迪拉不小心玩砸了。
 
看走眼的英迪拉肠子都悔青了,调转枪口转过来对付宾哥。
 
1982年7月宾哥来到阿姆利则城锡克人的圣地金庙,把这当成独立指挥部,以宗教的名义鼓舞人心,宣扬武装斗争,开始搞事。
 
后面两年时间,在宾哥的调教下,锡克教徒跟印度教徒冲突不断,共发生1200起暴力事件,死伤1万多人,在旁遮普邦四处点火,英迪拉一直不敢出动武力镇压,一是怕暴力冲突越搞越大,二是觉得锡克人本来就是印度国内的战斗民族,能不招惹他们就尽量不招惹。
 
但世界各地,宗教冲突都几乎无解,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1984年印度大选前,印度教民众逼英迪拉表态,否则就要把票投给别人,一再忍让的英迪拉为了连任被迫出手,在4月调派20万军队到旁遮普邦进行镇压,跟宾哥的手下打野战,该邦因此共造成3000人死亡,30万人流落街头,62日,英迪拉下令进攻宾哥总部金庙,军方发起“蓝星”行动计划,以10万大军配上坦克包围了金庙,6日对金庙里的1万名锡克人发起总攻,当场击毙了宾哥,打死492名锡克人,逮捕4712人。
 
全国的锡克人暴怒,扬言一定要报复英迪拉。
 
锡克人因为擅战,在印度大量从事军警工作,其中英迪拉的贴身侍卫也有几个是锡克族,比如跟了她十年的33岁副队长本特.辛格,为了英迪拉的人身安全,政府曾想将锡克侍卫都调离岗位,但英迪拉觉得本特都跟了我十年了,值得信任,绝不会背叛自己,将他留下了。
 
事后证明,老板跟打工人的感情再好,也好不过家族血缘的关系。
 
1984年10月,本特回旁遮普探亲,亲友和乡里乡亲都跑来哭诉,说起各自家破人亡、圣地被血洗的事,本特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他开始深深怀疑自己保护了十年的女主人,是不是就是一个恶魔,同时锡克族武装也找到本特,出价10万美元请他杀死英迪拉。
 
本特答应了刺杀英迪拉,但拒绝收那10万美元,他说:我杀她,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所有锡克人。
 
本特回去后联络上了另一个锡克族贴身带刀侍卫萨特万特,说起旁遮普的血仇,两人抱头痛哭,决定一起动手,1984年1031日,英迪拉来总理府上班,本特跟随在后,走到萨特万特站岗的过道时,本特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了英迪拉。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晚年时的英迪拉
 
67岁的英迪拉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临危不乱,只是问:你疯了吗本特?
 
现实生活中的刺杀没有电影里那么多唧唧歪歪的台词,本特根本不跟她罗嗦,对她连开五枪,萨特万特在旁边用冲锋枪补刀,对准她打出25发子弹,英迪拉身中16枪,当场毙命,倒在血泊中。
 
两人杀死英迪拉后并没有逃走,而是平静地对旁边的卫兵们说:我们做了锡克人该做的事,你们该干活了。
 
卫兵们没想到十年老同事对老板说杀就杀,一时竟惊呆了,此时才醒悟过来,手忙脚乱对准两人一顿乱射,本特当场被打死,萨特万特被打成重伤。
 
英迪拉的死亡是印度国大党历史上的重大损失,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失去了一代铁娘子,国大党从此慢慢走向衰落,印度人民党缓慢崛起,12年后,印度人民党第一次执政13天,14年后,人民党联合其它政党执政,20年后,人民党开始彻底压制国大党。
 
英迪拉是国大党最后一位强人,这种强大气场的人物印度并不多见,而下一位印度政治强人的出现,足足等了40年。
 
这位强人就是现任印人党的总理莫迪。
 
现在,我们可以调转镜头,讲一讲莫迪和印人党崛起的故事了。
 
 
 
莫迪家族世代居住在古吉拉特邦,在种姓阶层里属于吠舍,这个邦靠着波斯湾,水产丰富,能产全印度三分之二的食盐,他太爷爷那代从Banaskantha地区的Navdotra村搬到了Vadnagar镇,开了一家杂货摊为生,世代就靠着这点微薄的收入过活。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那年头中印两国的生育率都奇高,莫迪1950年出生时,中印生育率达到了惊人的6.0左右,莫迪跟大伙一样,少不了有几个兄弟姐妹,他在家里排老三,大哥高中毕业后在公共卫生站担任卫生检验员,二哥是一名车工,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也都是初中或高中毕业就去混社会了,家里没有人正经念过大学,不过在那年代能保证全家小孩多数读完高中,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就像我去印度调查时了解到的那样,印度虽然号称全民免费教育,但是政府没钱,拨不了款给学校,学校为了给老师发工资,实际上还是收学费的,学费也不算便宜。
 
莫迪全家挤在45平米的一座简陋小屋里,里面分出三间小房,这么小的空间还要堆下一个储水用的大陶罐、一堆牛粪饼和柴火,孩子们恨不得能挂在墙上睡觉。厨房里放着印度教神像兼作祷告间,每个房间都没有窗,只有大门通风,屋子里黑漆漆的,24小时都需要用煤油灯照明,每次一用牛粪饼煮饭时,整个屋子就烟雾缭绕,孩子们都要被熏得掉眼泪。
 
家里越生越多,莫迪他爸就加盖了一层,用最廉价的铁皮瓦封顶,一到夏天整间房能把人热晕过去,大家白天就只好往外跑。跟其他印度教家庭一样,他们家没有厕所,男人就到田间地头随便解决,女人则在天亮前、日落后成群结伴也到野外如厕。
 
哪怕七十年后我到印度时,大部分农村还是这番光景。
 
可以说大部分印度人,维持着最低水平的生存标准。
 
据打小跟莫迪一起读了十几年书的同窗派山(Pathan)回忆,莫迪学习成绩平平,却酷爱读书和游泳,常去镇上的图书馆一呆就是一天,他擅长英文,喜欢研究社会问题,性格害羞内向,但脑子比较轴,认死理,做事有自己的原则。
 
因为家里十分贫穷,莫迪养成了节俭的习惯,他平时不吃盐、辣椒、油,连粗糖也不吃,对印度教却从小就十分虔诚,一年会进行两次断食,断食期间只吃一点柠檬。据他们家里人说,12岁时有一位印度教圣人来他们家化缘,问过莫迪的星座,说他“将来会成为一位帝王,或者成为一个圣人。”
 
这种话就不用信了,中国史书也常有大人物这种“甫初生,红光满室,三日不散”一类的鬼话,都是后来人为了搞品牌宣传用的。
 
不过要注意的是,莫迪打小是印度教的死忠粉,他的个人宣传也是围绕印度教展开的,这就决定了他上台后对印度教死敌穆斯林的狠辣手段。
 
莫迪父亲的杂货摊摆在镇子里的火车站上,主营卖茶,也卖一点食用油以及其它百货,每天早上莫迪会帮父亲摆完摊再去上学,放学后又赶过来帮忙,这种日子过得沉闷无比,为了丰富课外生活,八岁时,他就参加了国民志愿服务者联盟的“纱卡”少年团,这里能认识更多人,了解更多社会信息。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国大党的老议员戴夫在莫迪家摊位旁有一间办公室,莫迪也帮戴夫做事,在他16岁的时候,一会跑去国民志愿服务者联盟帮忙,一会跑去国大党打杂,并没有什么坚定的政治追求,印度农村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就是图个热闹。
 
莫迪因为一直在服务者联盟混日子,多少有些见识,13岁小学毕业时,跟老爸说想去赛尼克青年军校读书,他爸没钱就没同意,莫迪此时已经有了改变命运的想法,不甘心跟他爸一样一辈子守着个火车站茶水摊,为此郁结在心,到17岁时,父亲指定他迎娶3岁时结下的娃娃亲,一个年仅15岁的邻村女孩,眼看着自己这辈子要结婚生子守茶水摊再生六个娃循环下去,莫迪跟父亲大吵了一架,坚决不娶,宁肯离家出走也不娶。
 
我在印度时,买过一本全英文版的《莫迪传》,回国后另查阅了他的一些中文书籍,以及部分美国、欧洲媒体关于他的资料,大部分资料都对他离家出走这一段进行过美好的包装,使用了“流浪修行”这个词,但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这事很简单,就是跟老爸吵架吵输了,赌气离家出走,要不不可能中途辍学,17岁的高中生懂个屁的流浪修行啊,只有他母亲在他走之前给他烹饪了合欢糖,还在他眉间点了小红点,希望儿子平安归来。
 
所以莫迪成为总理后,对母亲的态度一直十分恭敬。
 
从此以后,父子关系就闹得很僵,莫迪几乎告别了这个原生家庭。
 
17岁这年,辍学高中生莫迪带着一套换洗衣服、一点日用品、一张母亲的照片,放在一个小小的行囊里,放弃了高中学业和一段即将到来的婚姻,和老爸互相大眼瞪小眼,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人生漫长的流浪。
 
 
 
莫迪上路时,身上带着的钱就算不住旅馆,睡马路边边,也只够他花两个星期,中间有两年时间他身无分文,那他是怎样活下来的呢?
 
莫迪自己回忆说:“我在不同的人家吃饭,从来没有自己取食过任何一种食物,也没有选择过任何食物”,他还说:“某天早上我走近了一个家庭,我会说:您好,我来了,请给我一点食物。”
 
这就句翻译过来就是:打发点罗~(要用长沙腔读)
 
莫迪说得非常委婉了,他就是一路要饭过来的。
 
我相信他这一路上吃了很多苦,不可能每天都能要到饭,说不定还受过许多人的白眼,他一定饿过肚子,处于绝境时,内心也升起过对父亲更深的怨恨,因此他绝不愿再回到那个家里。
 
莫迪应该是当前世界各国领导人里出身最为卑微的,他人生的第一份职业,其实是一名乞丐。
 
他一共在外面流浪了两年。
 
这两年时间,他去过西孟加拉寺的白鲁尔寺,想在这里成为一名僧人混口饭吃,对方说不好意思,我们这招人起步是大学本科,小兄弟你什么学历?莫迪只好在这蹭了一周食宿,再步行前往古瓦哈蒂(Guvahati),他说自己一路遇到了不少同行的隐士和智者(其实就是另外一些要饭的),最远到达了喜马拉雅山麓阿尔莫拉的一座小庙。然后经过德里,向南穿过拉贾斯坦邦,喜马偕尔邦,穿越了大半个印度,突然回到了家里。
 
这一段流浪要饭生涯对莫迪来说帮助极大,行万里路使他视野大开,他熟知了印度各邦的人文,也更了解人性冷暖,他以印度教的寺庙为一个一个旅途目标,内心也越发充满对印度教的热爱。
 
1970初的某一天,在外面走了两年瘦出锁骨、留着一脸大胡子的莫迪,回到了家里,他妹妹惊喜间尖叫出声,母亲从厨房里快步走了出来,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她问自己的儿子:“你去哪儿了?”
 
莫迪平静地说:“喜马拉雅山。”
 
莫迪的父亲并没有在家,莫迪也对这个家也了无兴趣,他只是来看望母亲的,在这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又出发了,连24小时都没呆够,后来直到他成为总理,也不跟兄弟姐妹联系,只会对母亲表示出真正的关心。
 
第二天天亮,莫迪刮掉胡子,去到镇里,找到了曾经的导师萨希卜,希望重新加入国民志愿服务团。
 
他渴望回到政治组织,他觉得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自己活着的意义。
 
 
 
莫迪这次有了一份正式工作,他去艾哈迈达巴德找到自己的叔叔巴布马依,他叔叔在邦运输办公楼里有一间餐厅,莫迪一边留在餐厅打杂,一边参加国民志愿服务团的活动。
 
莫迪根本没什么心思在餐厅干活,他还是更喜欢政治活动,中间因为不当言论还进过一次提哈监狱,但很快被释放,两年后,萨希卜希望他成为国民志愿服务团的宣传干事,全职干革命,莫迪二话不说就搬离了叔叔的家,跟萨希卜他们住在了一起。
 
但这个所谓的全职干革命,其实就是换个地方打杂,22岁的莫迪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取牛奶、叫大家起床、一起祈祷、给大家煮茶、打扫9个房间的卫生、洗厕所、中午晚上给15个人做饭,并给萨希卜洗衣服。
 
莫迪手脚勤快,从无怨言,萨希卜觉得小伙子人不错,回报他一项非常重要的资源,通过人脉让他成为德里大学的走读生,学习历史和梵文。
 
不过莫迪应该只是在德里大学读过书,但没有完成学业,他的德里大学文学学士学历,和古吉拉特邦文学硕士学历一直被反对派攻击,《印度快报》去找德里大学副校长求证莫迪学历的真实性时,副校长说他不知情,叫记者去找具体负责人员,但具体负责人员永远不回记者的电话和短信。
 
莫迪继续在组织里打下手,获得组织信任后,慢慢不用洗衣服做饭,开始负责通讯类工作,以及帮领导安排行程,因此跟铁路、公路官员们都混熟了,印度教徒联合会要在吉古拉特建分支时,他还负责会议组织,极大地锻炼了工作能力。
 
几乎所有回忆录都说他那时不太爱说话,大家对他没什么印象,在这默默无闻地混了两年后,大事发生了。
 
女总理英迪拉在1975年镇压了莫迪所在的组织。
 
气场女王英迪拉终于重新登场。
 
1971年孟加拉的独立使英迪拉的声望在印度如日中天,但同年古吉拉特邦发生严重的饥荒,三分之二的人在挨饿,到197210月,饥荒越来越严重,以加桑党为首的反对派坐不住了,开始攻击执政党国大党,197312月,学校宿舍月租从70卢比涨到那100卢比引发了抗议高潮,骚乱从校园蔓延到城市街头,普通民众加入了反政府队伍,反对派趁机整合在一起发起群众运动,古吉拉特邦发生持续暴动,42名平民在暴动中被警察打死。
 
这时国大党已经退休的超级元老,曾经在圣雄甘地手下做过马仔的大佬纳拉扬也站出来反对英迪拉,有了这位大佬坐镇,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都被迫辞职。莫迪所在阵营属于反对派联盟,他有好几次机会得以接近纳拉扬并跟他对话,莫迪说这是他一生中引以为傲的事情。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纳拉扬
 
眼见古吉拉特邦局势失控,一番苦战后,1975年6月英迪拉终于发飙,宣布全国紧急状态,连纳拉扬都抓进了监狱。
 
这件事一直闹到1977年,议会人民院(相当于美国的众议院)解散,重新选举后国大党被击败,紧急状态废除,古吉拉特邦的反对派终于喜气洋洋被释放出狱,反对派短期执政,但很快内斗并搞了一系列晕了头的骚操作,迅速被英迪拉夺回了权力。
 
这段过程实在太狗血又不太重要,我看资料时无聊得都快睡着了,大家大概知道一下就行。
 
在这段混乱的政治斗争中,莫迪受益匪浅,他参与了好几起重要的组织活动,冒着很大的风险在反对派联盟里四处传话,为了传递消息,他一会化妆成印度教僧侣,一会裹着头巾妆扮成锡克教徒,在监狱和堂口送文件、搞捐款,各个大佬都认识了这个手脚勤快的年轻人,莫迪混了个脸熟,也获得了大家的高度信任,慢慢被提拔成了宣传干事,这为他三十岁出头就担任要职,起到了很好的铺垫作用。
 
1980年5月人民党在古吉拉特邦议会选举中再次被英迪拉摁在地上摩擦,182席中仅获得22席,加桑党厌倦了这些猪队友,决定出来单干,为自己党派取了一个新名字:印度人民党。
 
凭着过去和加桑党的良好私交,以及国民志愿团的指派,1985年莫迪加入了印度人民党,正式开启了他在印人党的政治生涯。
 
在莫迪加入印人党的前一年,强势的英迪拉死在了贴身侍卫的枪口下,国大党受到全国人民的同情,以绝对优势控制了人民院,不过这已经只是国大党逐渐衰退前的回光返照。
 
1988年,莫迪被任命为印人党古吉拉特邦秘书长,38岁时成为真正的政治精英,主流政治圈里的游戏参与者,并被寄予极大希望,是印度政坛上冉冉升起的新星。
 
 
 
国大党的颓势已不可逆转。
 
在古吉拉特邦,从1984年到1989年,国大党愈发控制不住局面,每一年都发生严重的骚乱,1984年警察部队跟媒体撕逼,直接烧了《古吉拉特》报社,引发骚乱致237人死亡,1985-1987年印度教跟穆斯林互砍,有超过100个炸弹爆炸,1988年邦政府出动6万名警力镇压工会,但警察集团罢工,反过来又抓了87名领导罢工的警察,到1989年,国大党在古吉拉特邦已经彻底失势,江湖上都觉得他们罩不住这个邦了,迟早要完。
 
这里要纠正一下大家的一个认知,印度从来都不是一个平静的、死水一团的社会,印度内部是一个激烈的、底层菜鸡互啄的状态,因为资源有限,大家要活下来每一天都是治安战,印度教徒跟穆斯林对砍、不同种姓相互对砍、工会跟政府对砍、邦与邦因抢资源对砍、警察跟媒体对砍等等,只是因为印度的人命太廉价,完全没有国际媒体关心他们的生死,印度也根本不是中国这种治安良好的社会状态,每年都会因为剧烈的冲突与骚乱造成至少几百人死亡,哪个政党罩不住场子就容易被赶下台。
 
不过印度的矛盾都是内部的低烈度冲突,上千年来,从没有一次冲突上升到对全国发起革命,连革命都不思进取,印度这种古怪的“有序混乱”世界上独一份。
 
到1990年,国大党输掉了古吉拉特的选举,帕特尔领导的人民党印人党联盟组建了新政府。1995年,印人党拿下古吉拉特邦89%的席位,牢牢控制了古吉拉特邦。
 
随着党派的成长,作为政治元老的莫迪整体上也获得了更多的权势,虽然中间也发生过跟第一部长不和的冲突,甚至在斗争中一度失势成为替罪羊,在1995年9月被迫递交了辞职信,但还好党内大佬拉纳伸手拉了他一把,第一部长辞职,莫迪在11月被任命为印人党全国秘书。
 
从这以后莫迪的工作地点转到了德里,他每天依旧跟个工作狂一样冲在最前线,大伙看他这么玩命,基本都服气,三年后,48岁的莫迪担任印人党全印总书记,真正成为大佬级别的人物。
 
从1995年到2001年,莫迪几乎都在全印旅行,跑遍了印度每一座城市,这对他加深全印度的认知起到了一个极好的作用,20006月他曾回到古吉拉特邦参加集会,既管他坐在最后一排,介绍他到来时,因为昔日的威望犹在,观众们还是全体起立鼓掌,向他表达敬意。
 
刚好印人党这两年在古吉拉特邦发展得很不好,没有赢得一次选举,印人党只能将莫迪重新派往古吉拉特救场,2001年107日,51岁的莫迪当选古吉拉特邦第十四任首席部长,这是第一次出现由宣传干事出任首席部长,也是莫迪第一次掌管一个邦的工作。
 
但是,莫迪很快遭遇到了从政以来最大的危机。
 
 
 
2002年227日清晨,载着1700名印度教徒的萨博马蒂号快车,行驶到古吉拉特的戈特拉站时,站台上的印度教徒跟穆斯林互相对骂,火车开动时,竟突然熄火了,站台上的穆斯林一片嘲笑,突然间一个拿着炉子的穆斯林小贩向一辆车厢扔了点着火的东西,火焰迅速在车厢里燃烧,四节车厢烧成一片,烧死了59名印度教徒。
 
随后古吉拉特的印度教徒在全邦每一座城镇,对穆斯林发起了三天的血腥复仇,暴徒剖开孕妇的腹部,杀死他们的婴儿,轮奸妇女和女孩,让穆斯林小男孩喝下煤油,再吞下一根点燃的火柴,年长的国大党政客Ehsan Jafri被裸体示众,并被肢解焚烧。
 
官方说骚乱一共造成两千名穆斯林死亡,不过印度这种数据黑洞国家,统计数据不要太当真,估计真实死亡人数远不只于此。
 
印度教徒反扑这三天,邦主莫迪在干什么呢?
 
莫迪什么也没有做。
 
据《瞭望》周刊报道,骚乱开始的那天晚上,莫迪在一次会上命令高级警察“人们发泄他们的不满,不要挡印度教徒的反弹。”
 
做为一名印度教铁粉,莫迪默认了印度教徒对穆斯林的复仇行动。
 
美英等国对莫迪展开了激烈批评,反对党要求莫迪辞职,就连国民志愿服务团的人都认为莫迪应该辞职,总理瓦杰帕伊的危机公关小组开了六次会,统一认为莫迪必须辞职。
 
国民志愿服务团的高层在果阿举行了一次会议,重点讨论该如何处置莫迪,莫迪亲自进入会场进行了陈述,他在会上提出了辞职,但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表达了对印度教的强烈感情,和对伊斯兰教暴徒的不满,这次演讲垫定了莫迪今后做为一把手的从政方向和基本原则,获得了党内的一致认可,莫迪保住了他的岗位。
 
莫迪的原则是:一切要以印度教徒为核心,印度教才是印度的根本,至于印度的两亿穆斯林,老子根本没打算要他们的支持。
 
上次我去印度时,陪伴我的导游就是一名印度穆斯林,每次一说到莫迪他就咬牙切齿,恨不得生撕了他。
 
在摆平了2002年的危机后,莫迪开始花心思治理古吉拉特邦,搞出了一份潘奇拉特(5个精华的意思)计划,指出古吉拉特邦发展政策的五大支柱,分别是水、能源、人、教育、安全。
 
这五大计划详细讲下来大概需要几十万字,我只能简单介绍一下。
 
水就是全邦饮用水网络计划,莫迪政府在全邦铺了2000公里主水管,11.5万公里辅助管,1.1万个水塔,150个水处理和过滤厂,向1万个村庄输送22亿5000万升饮用水,还建好了122米高的萨罗瓦尔大坝,尽量保证了农业用水问题。
 
能源主要指电力系统,莫迪才上任时,这个邦经常停电,有2000兆瓦电力的缺口,莫迪投资125亿卢比铺设一条完整的电网,2001年他上任时,装机发电容量是8657兆瓦,2013年达到21567兆瓦,总发量超过了23887兆瓦。
 
人主要指扶贫工作、解放妇女、提高卫生环境,古吉拉特邦一共办了1000届穷人福利会,分发了1300亿卢比援助,受众达850万人,不过古吉拉特的扶贫是赠予式的,治标,但不治本。
 
教育就是提高民众文化水平,古吉拉特的识字率从61.2%上升到了他离职时的79.3%,妇女识字率从48.9%上升到了70.7%
 
安全就是保证大家不再撕逼,12年内,古吉拉特邦再没有发生一次暴动。
 
莫迪是幸运的,到2012年时,他的个人财产是1200万卢比,但在印度选一个议员,平均要花费1.5亿卢比,政要为了当选,会向各个大公司财主索要捐赠,当选后就要回报给金主爸爸,因此滋生了大量腐败问题,而莫迪是2001年10月上级指派去做首席部长的,他没有人情债,执政时没有负担。
 
而且古吉拉特邦在莫迪上任前就发展得不错,经济上留下了较好的基础,莫迪将基建的底子打好后,吸引到了法国标致、美国福特、印度本土的塔塔汽车都进驻到古吉拉特邦,到2011年,古吉拉特邦占到全印度16%的工业产值和22%的出口额,号称印度的广东,是全印度最富有邦。
 
古吉拉特邦本身的地利也是其他邦所没有的,莫迪在古吉拉特的经济成就,是自己刻苦努力,加上好底子的结果,还有一点点运气成分。
 
将古吉拉特邦治理得有声有色之后,莫迪的下一个目标,自然是印度总理的宝座。 
 
 
2014年印度大选,莫迪带着古吉拉特邦经济奇迹上前挑战,国大党这边底裤都输光了,尼赫鲁家族第四代传人拉胡尔对政治根本没有兴趣,只是为了继承家业出来站站岗,印人党在543个议席中夺得334席,国大党惨败,莫迪轻易攀上了总理高位。
 
迄今为止,莫迪已在印度执政六年,我记得很清楚,印度的经济奇迹从2019年开始流露出明显的颓势,因为印度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GDP增速数据时,我正从印度农村回金奈的车上,我至今记得穆斯林翻译看到新闻时愤怒的神色,又将莫迪骂了一路。
 
加上2020年全球疫情,印度的经济增长势头基本就此打住,估计要好些年才能恢复元气。
 
从2014年开始算,莫迪执政这些年,印度经济增长率分别是7.4%8%8.26%7%6.12%5%,虽然在走下坡路,整体上看起来数据还不错,不过印度其实在20152月修改了GDP计算方式,以市场价格计算经济增长主要指标,取代之前生产要素成本计算的方式,强行让自己的增速超过中国,成为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2018年开始印度经济不稳,为了政府支持率,2月开始印度又重新修改GDP算法,这次连牛屎都算进了,总体增速还是在下跌,刹都刹不住。
 
因为全民信教,印度人对牛屎有一种神奇的崇拜感,他们会将牛屎晒干成饼,可以当燃料,莫迪家小时候就用这个烧火,还会将牛屎饼研磨成细粉后,加入到牙膏、肥皂、面膜、发油当中,他们相信含有牛屎的产品都会有更强大的功效……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牛屎产品
 
除了牛屎以外,部分狂热的印度教信徒认为牛尿能治百病,还能洗涤罪恶、净化灵魂,既能解决物质需求,也能解决精神需求,是每天必须喝的圣水,所以每天早上一睡醒,都会有部分人走到牛屁股后面,等待接一泡最新鲜的牛晨尿。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早晨第一杯牛尿 

你们开心就好……
 
莫迪治理古吉拉特邦的经验,放在整个国家未必能有成效,据在古吉拉特邦实地考察过的中国学者反应,古吉拉特邦有大量的荒地可以征用,政府不用跟平民去抢夺土地,也有纺织业基础在,从外邦迁过来的工人本身都会一些技术,高速和港口便利,这些条件在其他邦都不成立,莫迪对全国的治理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莫迪并不甘心就此停步,他还要再往前一大步,争取成为印度的邓小平。
 
上台后的莫迪首先搞出了一部《反腐败法案》,加强对腐败的治理,不过应该没什么效果,反正我在印度时依旧看到基层腐败横行,或者那种基层腐败在印度根本算不上腐败,找各个商铺、酒店等收一点保护费,可以叫中底层公务员补贴,他们都习以为常了,警察不来收保护费反而让人没有安全感。
 
最近好久都不来收保护费了,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
 
但GST税制改革搞得还算成功,这个我在《印度调查报告》有详细介绍,这里不重复了,正是因为GST的成功,莫迪才能建立威信,在201611月突然推出废钞令,废除了面值5001000的卢比。
 
表面上看,废钞令是打击贪污腐败、收黑钱、实际上废钞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中央财政多收钱。
 
顺便告诉大家一个道理,一般情况下,各国政府举着反腐败旗号进行的政治活动,背后都跟财政有关。
 
印度经济快步发展后,每年以7%的速度增长,光2015年就产生158000个百万美元富豪,但在政府申报系统里,只有42800人申报年收入超过1000万卢比,150万人申报超过100万卢比,地下经济和逃税额约占GDP17%-42%
 
中央政府本来就没钱,因为印度采取的主要税制是财产税,比如房产税、资本所得税这些,印度人均资产还很低,普通人穷得掉渣收不到税,有钱人转移海外财产逃税,使中央财政更加难受。再加上印度人喜欢藏钱,在家里放大额现金或黄金,银行没有足够的存款支撑,不能拿出更多的钱贷款给工业投资。
 
废钞令发出来后,大家被迫将藏起来的大额卢比到银行进行兑换,这个过程实际上将国民个人财富情况纳入了国家数据库,对印度以财产税为主的征税体系打下基础,也可以让钱流入银行,为银行放贷提供了充分条件。
 
印度中央政府从而加强了对税赋的控制力,印度2018-2019年的赤字比2017年下降,投资上升,政府对农业和卫生、医疗的投入能力加强,政府提供的就业岗位也增加了。
 
短期上来看,废钞令确实对印度经济造成了一定冲击,站在银行门口骂骂咧咧的人多的是,但长期来看,废钞令完善了国民财产数据库、强化了征税能力、为银行提供了血液,最重要的是增加了中央财政,总体上是功大于过的。
 
为了推动工业化,可以让政府快速征用土地给工厂而不用跟地主扯皮,莫迪还推出《土地征用修正案》,这件事情在中国没多少人注意到,实际上也相当重要。
 
按印度原来《土地法》规定,征用土地用于私营项目,得让受影响的80%家庭点头才行,公私合营的,得70%的家庭点头,这个条款非常严格,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基建根本没办法搞,比如印度的第一条高铁启动一年后,修铁路所需的1400公顷土地,只征收了0.9公顷,二是没地方建工厂,建个工厂非得跟周围地主富农打起来不可,闹得不好人家就静坐自焚,说你无视人权。
 
可以说《土地法》严重阻碍了印度工业化的进程。
 
莫迪推出的《土地征用法修正案》,就是说在一些特殊的征地项目中,取消了村民表决的环节,不让村民表决那还得了?践踏人权!必须搞他!所以这个方案一出现就遭到了全民抵触,国大党说这个法案“反穷人”“反农民”,2015年最后闹到联邦院不了了之。 
 
 
除了莫迪上台后的经济问题,还有两件事需要重点聊一聊,一是莫迪和军队的关系,另一个是对穆斯林的态度。
 
我们常听到的观点是军队和莫迪政府不齐心,比如在中印边境问题上搞大事,自己拉山头搞小九九,为此我去查阅了大量资料,总体上感觉军队主要在做两件事:
 
1.努力贪污,努力搞钱。
2.不过问政治,基本还是听政府的。
 
军队的态度是,不要影响我搞钱,其他的你们说了算。
 
2019年,印度一名80岁高龄的退役陆军少将,因为过去在国防采购中受贿被判刑3年,印度一名内部军官说这些“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军队主要从军事采购、军事基建里面搞钱,这是印度军队这些年来的优良传统。
 
印度独立后,英国人给他们留下一支海陆空完备的殖民军队,不过大部分高级军官是英国籍,印度将这些英籍军官都清理了出去,换上高种姓的本地人,按印度现在的体制,三军职业军官不得竞选公职,不得担任内阁阁员,只管国防,不问政事。
 
内阁是印度的最高军事决策机构,军队保持“非政治、非党派”,从没有搞过军事政变,军队通过国防部向内阁传递意见,内阁开完会,再通过国防部转达给军队,军队必须无条件执行。
 
2019年12月,印度军方设立了一个新的重要岗位:国防参谋长,这项职务由前陆军参谋长拉瓦特中将担任,是莫迪故意安插进军队的一枚棋子。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拉瓦特
 
国防参谋长名义上是国防部长的高级助理,并没有实际的指挥权,但却负责统一各大军种意见,协调各军种作战的重任。
 
更重要的是,国防参谋长还掌握着印度全军的财权,负责掌管所有军事预算划拨。
 
表面上是个高级助理,实际上是战争期间印度军队的实际掌权者,他要不拨款,哪场战打得起来?
 
而拉瓦特是莫迪的心腹,直接听命于莫迪,说中印边境冲突是印度军方搞事,不太可能。
 
关于印度军方是否能自立山头的问题,建议大家可以阅读《环球时报》对成锡忠的采访,成锡忠从1980年代就在印度任军事外交官,现在西南政法大学做特聘教授,跟印度军方非常熟络,这些年也跟印度维和军队打交道颇深,他的观点相对权威一些,总之他是认为不太可能。
 
第二个说说莫迪对穆斯林的态度。
 
前面我们花了非常多的篇幅,介绍莫迪是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徒,他不在乎穆斯林们的看法,主要团结印度教徒,走的是民族宗教激进主义路线。
 
在印度有一个激进的印度教组织,叫印度青年民兵(Bajrang Dal),这个组织常找穆斯林麻烦,烧掉清真寺,袭击穆斯林。
 
在莫迪上台前的三十年里,印度青年民兵一直是地下活动状态,属于非法组织,2014年莫迪上台后,这个组织合法化,过去几年,该组织对穆斯林进行过168次袭击,造成46人死亡。
 
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流血冲突在印度就没有停止过,大家可以参考《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这部电影,开场男主的妈妈就死于宗教冲突,双方杀来杀去,到后面都忘记过去怎么结的仇,看到对方就不顺眼。
 
印度与巴基斯坦分别独立时,共有200万人在恐怖的边境动乱中丧生,1992RSS游击队将巴布里清真寺夷为平地,又引发两方教徒全国火拼,2002年还发生过莫迪眼皮子底下的火烧车厢,双方水火不容,穆斯林管印度教徒叫卡菲勒,印度教徒反击叫他们兰迪亚(landya),完全无法融合。
 
与过去国大党相对温和的态度不同,莫迪坚绝站在了印度教这一边,脱离世俗主义,要将穆斯林推向边缘化。
 
所以2019年12月印度议会联邦院搞出一份《公民身份修正案》,规定在20141231日前,因受宗教迫害从阿富汗、孟加拉、巴基斯坦逃入印度的佛教徒、基督徒、印度教徒、耆那教徒、帕西斯派、锡克教徒都可以加入印度籍,唯独伊斯兰教不可以,又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和游行。
 
莫迪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煽动印度教徒反对穆斯林,放任强拆清真寺,并立法剥夺了七千万穆斯林的投票选举权。
 
在他眼里,印度教徒才是国民,穆斯林连国民都不是。
 
每当遇到政治危机,或者遇到无法解决的社会矛盾,造成支持率下降时,莫迪习惯性压一压穆斯林祭天,支持率便马上回升。
 
当然,我们在这里总结莫迪对穆斯林的态度,既不赞成,也不反对,这是别国内政,我们没兴趣干涉,讨论这些只是想知道他平时出牌时的逻辑,毕竟宗教斗争如同一滩烂泥,别人陷不陷进去我们没时间没精力管,我们只要自己不陷进去就好。
 
 
 
如果大家把莫迪上台所做的最重要的GST税制改革、废钞令、《土地征用法修正案》、打压穆斯林、以及最近闹得很凶的农业改革法案,等重要事情串在一起,就会发现莫迪其实就是在干一件事。
 
这件事叫:加强中央集权。
 
中央集权又分为两部分,一是加强中央的行政权,二是加强中央的财政权。
 
我在各篇印度的文章都说过,印度最需要的就是中央集权,印度文化的地基简直是群魔乱舞,各种种姓、土地、贫富、宗教、邦别等问题的处理,只有做好中央集权后才可能慢慢消灭。
 
而要做好中央集权,政治人物必须以强人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
 
1984年强人英迪拉被枪杀后,继承她总理位置的长子拉吉夫,也在1991年于马德拉斯一次活动中,被一献花女子用炸弹炸死,拉吉夫的夫人索尼娅来自意大利,接替了丈夫的政治遗产,但她知道自己能力不足,又是个外人,镇不住印度这么大一个场子,就将领导权让出交给了辛格,辛格人不错,不过工作能力还不够,既不懂舌战群雄,也不擅长跟媒体沟通,同样镇不住印度各路牛鬼蛇神。
 
因此印度急需呼唤一位新强人的出现,在英迪拉之后,下一位强人,就非莫迪莫属。
 
莫迪传:无望的君王
 
仔细总结莫迪上台后的各种举措,可以看出他在很努力改进印度,尽可能地想将印度的地基翻一遍,不过因为印度的地基已经逐渐冻结,失去了开国时松地基的最好阶段,莫迪的工业化推进工作才会显得这么吃力。
 
从2019年开始,印度的经济增长明显乏力,而且印度的人口增长也开始下降到了2.2的水平,印度如果不能在未来二十年出现中国式的经济井喷,就会迅速陷入到“未饱先老”的社会结构,也不可能追赶已遥遥领先的中国。
 
莫迪就像一个勤劳的农夫,正努力挥舞着锄头收拾土地,无奈这一片盐碱地,错过了最佳耕种时期,无论他多年努力,收成也一年不如一年。 
 
 
1967的一天早上,17岁的莫迪收拾好行李准备远行,他只带着一套衣服和母亲的一寸照片,独自一个人走进了晨光里。
 
他既不知道往哪里去,也不知道将以什么方式谋生。
 
当他越走越远,天地间只剩自己孤身一人时,他忍不住回头,却寻不到来时的土路,也望不到茫茫前尘的方向。
 
那既是莫迪的过往,那也是印度的未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