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欧美反智行为与底层逻辑

到2020年95日,全球新冠累积确诊2675万,死亡877681人,其中美国确诊近640万,死亡192111人。

世界最早抗疫的武汉已经在开泳池派对,大学生陆续开学返校,而全球各地依然深陷新冠不可自拔,印度不负众望,终于接过新冠增长的大旗,以每天确诊8.5万左右的速度成为世界第一。 

我们在《三月的裂痕》里就怀疑过印度应该是会大爆发的,印度能撑到现在,应该不是前期防疫出色的问题,而是早就爆发,只是现在将数字捅出来的问题,印度本身不存在抗疫的硬件和软件条件,爆发是顺理成章的事。 

就在全球疫情还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世界各地还爆发了一些让中国人十分费解的事,8月底,柏林、巴黎、伦敦等欧洲重要城市爆发了大规模反口罩游行,示威者拒绝戴口罩,声称新冠只是小流感,5G才是真正的病毒,有些信徒还跑去烧了5G基站。

8月29日,英国伦敦特拉法加广场35000人集会反对封锁,神棍大卫.艾克在现场发表演讲,说自己是上帝之子,新冠是骗局,反对疫苗接种等等。
 
当天也有1.8万人在柏林的勃兰登堡门聚集,抗议戴口罩,后被警方介入驱散。 
美国这边反口罩闹剧也蛮长时间了,各种奇葩理由层出不穷,什么口罩里有5G天线,盗取个人信息、口罩致脑癌、口罩侵犯自由、有病才戴口罩等等。而且将3G4G5G的出现跟人类的灾难进行了绑定。
 
面对疫情,欧美反智行为与底层逻辑
 
这里面最奇怪的应该是反5G,5G也没招谁没惹谁,就一单纯善良的科技产品,怎么就被安上“有辐射、传播新冠病毒”这些罪名的?
 
5G有罪论最初来源于英国,在英国的华人出于好奇,加入了英国反5Gfacebook群组,发现反5G的领袖叫Mark Steele,这哥们散播5G阴谋论,主要是为了……筹钱,对,就这么简单,这哥们整出一套阴谋论,主要为了大众捐钱给他,然后说他们拿钱去资助烧5G基站……
 
面对疫情,欧美反智行为与底层逻辑
神棍Mark Steele
 
可是这些单纯的英国百姓深信不疑,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英美不分家,这套理论传到美国,美国人也信,两边就搞得有声有色,鸡飞狗跳。
 
那个混进反5G内部圈子的华人最后无奈地表示,按照阴谋论专家Andy Thomas的观点,这应该是公众的知识水平有明显漏洞时,人们会不可避免地试图用猜疑进行填补。
 
除了反5G,英美不分家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抢着做“上帝之子”,跟大卫.艾克那个神棍一样,同样的事情发生在94日的美国,特朗普转发了一名铁杆支持者的言论:“他相信特朗普是上帝派来的”,随即在网上炸开了锅,爱看热闹的中国网友马上在线开始嘲讽模式。
 
其实中国人这种反应有点大惊小怪了,特朗普从一开始就代表福音派白人,那是他基本盘里的基本盘,这些人对上帝十分虔诚,从2016年以来,就相信特朗普是“The One”,天选之子,是上帝派来拯救他们的。
 
要明白特朗普在福音派白人心中的地位,有点你去跟一中国农村老太太打交道,说这哥们是观世音菩萨派来的,会呼风唤雨,是观音菩萨身边“羊脂玉净瓶扶瓶小仙童下凡”,然后老太太深信不疑,舍身要护驾小仙童。
 
特朗普就是那个小仙童。
 
唉,我总是能把那么洋气的东西,用这么土气的方式解释出来。
 
很多读者就要懵逼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这是美国大选还是宗教首领秀?
 
以前写BLM在华盛顿暴乱时,兰花指小仙童特朗普从白宫出来,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旁边的大教堂拿着圣经祈福,就是表明自己的宗教身份,那意思是说:你们别惹我,福音派我信众多多,分分钟能灭了你们。
 
那时候特朗普被民主党的《纽约时报》嘲笑是地堡男孩,前些天拜登没有去公众场合拉票,待屋里只接受视频采访,特朗普反唇相讥拜登天天待在家里的地下室过活,怕得新冠不小心挂了,8月31日拜登只好到宾州匹兹堡演讲拉票并给当地消防员送披萨,特朗普的死忠粉就站在高处用喇叭疯狂损拜登,喊什么“诶老头你出来啦?”“老头你终于走出地下室了?”“谁给你付披萨的钱?”之类。
 
面对疫情,欧美反智行为与底层逻辑
真是特朗普报仇,三个月不晚。
 
中国人民就很困惑,我看到好多人留言说怎么美国不是我想像中的样子?怎么欧美国家这么多反智行为?美国不是世界第一科技强国么?
 
大伙都看不明白,有许多事我们这种发展中国家都干不出来,为什么欧美发达国家老是击穿我们的认知底线?他们怎么越来越不像我们认知中的样子?
 
其实大家误会了,欧美国家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因为现在互联网发达了,信息传递速度极快,不像以前那样隔着万里迢迢,我们出国的人又少,回来怎么吹牛逼都行,基本操作就是夸法国人浪漫,夸德国人严谨,夸英国绅士,夸美国人灯塔,把气氛搞得跟夸夸群一样,现在有了互联网,中国人民被重新知识普及了一波,才知道法国人吸血西非、德国人圣母、英国人搅屎棍、美国人也有好多二傻子,而且成天横行霸道,到处欺负中国企业。
 
尤其是这一波新冠疫情,欧美国家处处作妖,不仅管不住疫情,造成大量国民死亡,还不断刷新我们的认知下线,主动摧毁我们过去几十年对他们的一些美好想像。
 
欧美国家常出这种反智妖孽行为,其实主要是两大原因:一是宗教原因,二是过度私有化的原因。
 
中国人第一个想不通的就是他们常搞一些神棍操作,比如特朗普的“天选之子”,在这里我要再次提醒大家一件很容易忽略的残酷事实,就是整个地球,其实除了中国是彻底的世俗性国家,大多数国家,都是宗教国家。
 
这不仅仅是欧美发达国家的问题,更是全地球的问题。
 
中国人觉得那些操作匪夷所思,在他们那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世界各大宗教里,基督教有23亿信徒、伊斯兰教有16亿、印度教有10亿、佛教有4亿,光这些宗教的信徒,就占全地球总人口的约70%,还不算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小教派。
 
就是你出个门,随便跟人打个招呼,三个人里面有两个是信宗教的,但中国人活在世俗国家习惯了,很多人会不由自主忽略这件事。
 
印度种种喝牛尿、喝脏得要死的恒河水、人死了往恒河里一扔这些稀奇古怪的行为,本质上是印度教在作妖,英国和美国的各种神棍上帝亲戚附体,本身也是基督教的遗毒在作怪。
 
而且信教的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你跟他们说你是无神论者,温和的教派教徒心里会想:这人是个无知的傻叉,我得拯救他,给他传教。
 
暴力一点的教派教徒就会想:这人是个傻叉异教徒,等下要不要砍死他。
 
去世界各地定居的中国人,真正想融入他们的世界,得先信他们的宗教,说他们的语言,吃他们的食物,要不他们才不带你玩,你就一直在华人圈子混。
 
那现在不是科学昌明吗?怎么宗教的影响力还这么大?
 
对,宗教是在近几百年被科学反杀了一波,但宗教的影响力从来没有消失,反而深深刻在全球社会的基层人群里。现在的世界是科学玩科学的,宗教玩宗教的,两者尽量不冲突,而且还尽量融合,基督教现在也不反科学了,佛教都搞出量子佛学出来,神学科学一把抓,除了伊斯兰教因为没经历过消毒过程,跟现代文明有点水火不容,其它都尽可能求同存异。
 
我们看印度时,不觉得他们种种行为反智,会觉得这是他们的正常行为,他们要正常了我们倒想不通了,因为我们骨子里觉得印度是个奇葩宗教国家,就应该这样。而我们看欧美时,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这是先进的科学国家,不应该出这种低级的妖蛾子,但我们忘了他们的基层也是宗教化的,以前信息不畅通,我们主动帮欧美过滤掉了不好的内容,现在每天信息跟潮水一样涌过来,中国人才猛然发觉,原来大伙都一样。
 
宗教的影响不仅是在意识上,还在经济上,在德国,只要加入了教会,除了汉堡和不莱梅,每月都有义务缴纳宗教税(想有信仰?得先交钱),巴伐利亚和巴登符腾堡收你月收入的8%,其它州收你月收入的9%,很多德国人干脆为了省钱都不去教会登记了。天主教在世界各地还在收什一税,我墨西哥的华人朋友在当地雇了一群工人,跟我讨论过很多次这种情况,他手下的工人们每周按时交纳10%的收入给天主教会,最近教会要求涨价,工人们就跟他闹,要求涨工资,间接把成本转嫁到他头上。这些天主教会特逗,想尽一切办法到他家来传教,从他家长辈到他小孩,派各种各样有影响力的人上门传教,有的会说英语有的会说中文,下了血本,因为只要他们家一旦信教,每周也得上交10%的收入给教会,他们家是大户,每周好大一笔钱,所以尽管他们家嗤之以鼻,当地教会还在努力埋头挖墙角。
 
这些宗教来中国后主要走团结底层人民的路线,填补一些政府基层工作没有覆盖到的地方,放长线、钓大鱼,我去参加过他们几次聚会,现在信的主要还是文化水平低、年龄比较大的人。不过我们世俗化国家嘛,对宗教一直抱着较强的警惕性,像梵蒂冈和麦加肯定希望能派话事人来控制中国的分支,但我们就很小心,不开这种口子,就是为了避免国家宗教化。
 
基层的宗教化也不耽误欧美科学进步,他们也想得很明白,该信上帝信上帝,该上火星上火星,两件事都不耽误。
 
只是宗教里面容易出奇葩,加上有自由民主这个东西加BUFF,这些人就会上街搞出一些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各个政治势力也想拉拢他们,毕竟他们号召力强,有一大群选票,多一张是一张,印度和韩国邪教满天飞,跟这个也有点关系。
 
韩国本来也算世俗国家,近代被日本欺负狠了,都去信了基督教,因为日本殖民政府不怎么惹西洋人的教会,大家找一个庇护所,后来基督教在韩国就遍地开花,韩国人做过中华属国又做过日本殖民地,内心又有点自卑,想民族气质洋气一点,就全国转投基督教了,操作过程中也没控制好,搞得韩国也到处是邪教。
 
每次一有瘟疫发生,邪教们就会出来传教,说信我们教就会有神迹加身,哈利路亚么么哒什么的,这是邪教的传统技能,所以全球邪教全冒出来了,但鬼知道这次新冠这么强大,韩国的那个邪教头目哈利路亚哥最后也被感染了,马上老老实实戴口罩上救护车,新冠总是分分钟教他们做人。
 
由于中国一直在宣传科学,从不宣传宗教,我们现在上限还不没有欧美高,但年轻人的知识下限比他们也高,所以我们见不到这种宗教现象,我们才会看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我们现在跟美国的教育也是这种状况,本科教育差美国好多,但中小学基础教育比美国强。
 
这就要讨论欧美反智行为的第二大原因了,就是过度私有化。
 
回到前面阴谋论专家Andy Thomas的话,群众好忽悠主要是公众的知识水平低,那他们为什么低?
 
问题就出在公立学校的快乐教育上。
 
我们80后读书那会,快乐教育被追捧了好一阵子,都说我们中国小孩只会死读书、读死书,动手能力差,各种媒体狂夸美国的素质教育,现在风评全反转了,把我们80后搞得一脸懵逼,深深怀疑这辈子被玩弄了,价值观变来变去,有这种反应,主要还是因为中国人见了世面。
 
比如中国有个程博士移居美国,满心欢喜送小孩进了公立学校,去后吓一跳,全班50%的学生是墨西哥跟黑哥们的孩子,“小孩会学到一些不太好的语言和行为”,因为政治正确,翻来覆去讲一些讲过的东西,保证学习差的学生不要掉队,但黑哥们的孩子智力水平确实不如华裔,他小孩就觉得很无聊,没有一点挑战性,上课只能走神。
 
公立学校学术水平也很低,教的东西太粗浅,初中数学还只有中国小学的水平,当地华人拿着中国高考的数学卷子给美国普通公立学校的学生做,急得他们抓耳挠脑,根本下不了手。而公立学校的老师,对学生也只以鼓励为主,成天就是“你真棒”、“你很优秀”,充满了传销公司的氛围。
 
美国公立学校读书的孩子,要么去普通州立大学,找份普通工作做一辈子(蓬佩奥老爸就是这样);要么读两年社区大学,将来当秘书、护士、修车工;如果不读大学,就直接去做工人、餐厅服务员,一辈子都被规划好了。
 
这位程博士后来将小孩从公立换到私立后,发现跟中国的学校一样残酷,经常到晚上12点交作业,考试阶段每天睡不到4小时,放学了也是各种音乐体育的补习班,放长假就是夏令营,每天比家长还忙,老师也对学生变得很严格,经常找家长谈话,该留级的一定留级。
 
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一样,想强大就必须吃苦,世上哪有什么快乐教育,你想快乐,就肯定会被愚弄的。
 
美国的教育其实就是社会分层,公立学校的学生家长,一般是工人、服务员、秘书,而私立学校的家长,则是精英中产以上,企业家、律师、医生、公司高管这种。
 
美国的快乐教育比中国的中小学公立学校要差很远,教出了一群傻乎乎的人,别人一怂恿,以他们的理解力,当然反5G、烧基站、撕口罩、拜观世音扶瓶小仙童。
 
大家一定很困惑,我明明讲得很清楚,问题出在快乐教育上面,为什么我说两大原因之一是过度私有化?
 
因为快乐教育的根源,就是过度私有化,过度私有化才是对社会造成伤害的重要原因,快乐教育只是其中一个结果。
 
比如美国的医疗问题,是个至始至终让各届总统头疼的问题,但各派撕来撕去,就是无解,因为它大局已定,就是把医疗过度私有化,造成了保险公司、医生、医药公司三大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大家互相抱团坑民众,把诊疗费和药价搞得很贵,全靠高额保险死扛,谁没保险谁看病就倒了血霉。
 
网络上流传过很多段子,比如美国一哥们不小心摔倒在街头,旁人看到赶紧帮他打电话叫救护车,哥们一头是血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别人手机抢过来扔地上,因为叫救护车太贵了,哥们付不起。
 
面对疫情,欧美反智行为与底层逻辑
 
上图是一个华人在美国叫一次普通救护车的费用,他买了保险,应交536美元,保险给报了456美元,自己实付了80美元,全靠保险护着
 
根据美国凯泽家族基金会的数据,单身员工每月医疗保费599美元,员工出103美元,其余企业出,有家庭的员工每月保费1715美元,员工出501美元,其余企业出。
 
按购买力算,大家一比较就会发现,美国的普通医保比中国的普通医保要贵,美国的公立学校也比中国的公立学校要烂,不是美国水平低,根本原因就是过度私有化。
 
教育和医疗一旦过度私有化,就会出现资本吞噬民众的现象,如果中国将教育全面私有化,就会出现私立学校给最好的学生高额奖学金,再把最好的老师高价挖过去,公立学校升学率上不去,大家都不愿意读公立,而私立学校这时候一定收取非常高昂的学费,趴在人民身上吸血,使社会更加两极化。
 
杠精们要喷这篇文章之前要看清楚,这里反对的是过度私有化,而不是适当私有化,有钱人可以送小孩去读很贵的私立学校,但私有化要有度,绝不能伤害到普通人受教育的权利。
 
中国这十年在教育和医疗问题上的改善没什么好喷的了,你觉得好不好,比较一下各个国家就知道了。
 
香港就是过度私有化的极端案例,非常糟糕,很多事情不能学香港,香港现在一些社会问题没爆发主要还是因为生产力发达,财富掩盖了问题,但其社会骨架越走越邪,大陆绝不能走这条路。
 
其实这些年,欧美国家并没有变过,中国人觉得欧美国家越来越多反智现象,并不是欧美国家变了,而是中国人变了。
 
是中国的生产力越来越发达,我们看世界的角度变了,也是中国越来越开放,我们收到的信息更密集、更迅速,才使我们的看法变了。
 
当一个国家富强时,发达的生产力可以掩盖所有的社会矛盾,欧美国家的国力也明显不如前几十年了,生产力有了一定的衰退,他们因为宗教和过度私有化带来的社会问题,才会逐渐暴露在公众面前。
 
我们现在还没有欧美那么强,就更要警惕宗教化和过度私有化这两样毒瘤,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路上好好发展。
 
说起来,面对新冠疫情,欧美国家现在种种反智现象,也不过是宗教化和过度私有化的报应而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