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美国黑人暴动事件虽然还在持续,大家在新闻里还是能听到各城市游行时一些民众与警察的冲突,但这件事基本盘已稳,美国政府现在风风光光给被杀黑人弗洛伊德办葬礼,灵车经过明尼阿波利斯市区时警察局长在街边单膝跪地、市长在追悼会上抚棺痛哭,施暴警察被控二级谋杀,都是在向暴乱人群示好,以平息事件发展。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市长抚棺痛哭 
 
根据美国历史上暴力示威统计数据,最短4天,最长10天,这次示威从526日开始到现在已经11天,但示威造成的死亡人数相对平和,并没有大规模流血冲突,有些团队在游行时已经宣称“想搞暴力的人从我们的队伍里滚出去”,个人判断事件已经接近尾声。
 
这次示威蔓延城市达到140个,看起来凶猛,其实根本不会动摇美国国本。
 
但极大动摇了特朗普的选情。
 
特朗普现在处在一个被四面群殴的状态。
 
6月1日晚上,示威人群围攻白宫,特朗普先在白宫玫瑰花园发表讲话,然后叫军警用催泪瓦斯和盾牌驱赶示威人群,自己再信步前往圣约翰大教堂,这座教堂刚被示威人群风骚地放了一把火,墙壁上被画满涂鸦,大门还是关着的,教堂话事人都不知道特朗普要来,特朗普也打不开门,气氛一度十分尴尬,特朗普只好拿着本《圣经》在教堂外摆好POSE拍了几张照,然后草草收场,搞得好像扔几颗催泪弹,只为了专门出门拍写真集一样。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普通中国人可能看不明白,为什么在示威最严重的时候,美国总统要冒着被人喷一脸的危险,去白宫旁边的圣约翰大教堂拍写真。
 
其实这事关特朗普的基本盘。
 
美国3.24亿人口里,只有0.52亿人没有宗教信仰,54.6%的人信仰新教,共1.77亿人,23.9%的人信仰天主教,共0.77亿人,1.6%的人信东正教,共518万人,1.7%的人信犹太教,就全是些犹太人,共550万。
 
其中新教、天主教、东正教都是基督教的分支,总共占了80%,加上美国非拉美裔白人占62.1%,美国主体人群,就是一群信基督教的欧洲白人后裔。
 
新教现在美国有三大派别,分别是福音派、灵恩派、基要派,其中人数最多的就是福音派,没打算研究美国宗教史的不用记这些鬼名字,在中国人眼里他们跟蛋黄派没什么差别,反正平时都搞得神神鬼鬼的,跟我们想像中的美国高科技天下无敌、见谁灭谁不同,宗教深扎在美国基层,跟无神论深扎在中国基层一样普及,而且美国这个福音派还有点反智(其它流派其实也一样),在他们编写的书籍里:必须对上帝深信不疑、月球就是上帝创造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是上帝的洪水冲刷成的、进化论是错误的、人是上帝造出来的等等。
 
《圣经》跟《独立宣言》、《美国宪法》一样重要,是构成美国人基础价值观的三大文本,如果一个美国人不信《圣经》,跟一个四川人吃火锅时不放花椒一样不正常。
 
当然有些美国人就是嘴巴上说说,骨子里还是“呸,一群傻叉,老子信科学”,但在美国有很大一部分人高度信仰这些东西,占总人口35%的福音派就是特朗普现在的铁粉。
 
我们经常听到美国基层一些呆萌行为,比如说喝漂白剂比赛、向体内注射消毒液、认为比尔盖茨想灭绝人类、烧5G基站铁塔这种骚操作,来源其实就是这种高度信仰宗教、不信科学的成长环境。
 
我还看到有人将福音派比喻成伊斯兰教里的瓦哈比主义,虽然有点夸张,但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基督教里的极端保守势力。
 
所以美国其实是智商两极分化的国家,聪明的人可以登月探测火星,傻的人随时准备注射消毒液防新冠病毒。
 
一九九几年到二零零几的时候,我在大量的杂志上读到很多中国人刚移民到美国时一惊一乍的,发现小孩送到学校根本没怎么管,天天玩,也不怎么布置家庭作业,下午三四点就放学,上课也是各种玩耍,当时的中国人还没见过什么世面,纷纷感慨这是世界强国的快乐教育,比中国的填鸭教育强百倍,让孩子在快乐中学习成长,现在中国人都见过世面了,才发现当年这些华人大多读的都是美国普通公立学校,就是把孩子当傻子养大的,所以加减乘除心算能力之类的明显差中国孩子一截,这些孩子长大了就是福音派的预备队。
 
福音派就是特朗普的基石,2019年特朗普要被民主党弹劾泼脏水前,叫福音派牧师们到白宫为他祈福,这张图被我们反复引用过,场面搞得跟跳大神一样,就是告诉民主党:我的基石还在,休想打败我。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每次这场面都跟跳大神一样
 
每次想到就这样一群人将特朗普送进了白宫,支持高科技产业的奥巴马佩洛西能不恨得牙痒痒么?
 
更有意思的是,在福音派的眼里,特朗普是“天选之子”。特朗普最早对着美国媒体说自己是“the chosen one”时,中国人一脸懵逼,这什么封建残余词汇啊,可在美国福音派眼里,至少一半的人真的认为特朗普就是天选之子,是基督教的卫道士,他大胆、出格、勇猛、无所畏惧,敢于捍卫白人基督世界的价值观。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大学Liberty University(相当佛学院之类)校长Jerry Falwell jr,就和其他美国福音派领袖一起为特朗普狂唱赞歌,吹捧特朗普是上帝的使徒。
 
尽管这个使徒不去教堂、不读圣经、不会唱赞美诗,但是在疯狂舆论宣传加上特朗普擅长表演的掩护下,大家真的就认同他是一个上帝派来的不完美的话事人,类似于《圣经》中的大卫王、所罗门王这种。
 
2016特朗普获得了80%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里根和小布什。
 
在福音派眼里,那些臭不要脸的民主党,天天搞什么保护同性婚姻、维护移民利益、向穆斯林示好、支持堕胎这些违反传统价值的东西,只有特朗普关心制造业回流美国,逆全球化给我们工作机会,虽然特朗普也会言语冒犯女性、看起来也是个浪荡子弟,可是选他比选东林民主党那些天天将博爱平等挂在嘴边的伪君子强多了,对,投票就只投特朗普。
 
特朗普的粉丝分两种,一种是福音派这样的核心粉丝,占美国总人口的35%,另一种非核心粉丝,这些粉多种多样,占总人口的10%,这些人有的讨厌民主党,有的讨厌移民,有的是失业蓝领工人。
 
中国这边媒体常说特朗普的核心粉丝是红脖子,这样的表述不太精准,福音派白人才是特朗普的铁粉,我们看到的特朗普种种出格的现象,比如去年叫牧师们进白宫给他输真气,今年黑人暴乱事件他要去圣约翰教堂拍写真,一切的根源都是为了做给有宗教狂热BUFF加成的铁粉们看,证明他的心是跟铁粉们在一起的。
 
民主党总统在位时,就没有这些奇怪的现象,因为他们用不着去讨好这些神经病粉丝,反正这些人会把票投给共和党。
 
我们要弄懂特朗普的粉丝群构成,就能大致理解东林民主党最近狂攻特朗普的手法和目的。
 
这一段时间,民主党对特朗普发起的攻击,分成三个阶段,第一步是疫情,第二步是黑人暴动事件,第三步是通过黑客爆料指责特朗普强奸13岁幼女。
 
当然,我写这篇文章没有任何为特朗普辨解的意思,我们只是作为吃瓜群众分析民主党的作战手法。
 
疫情这个事情没得洗,跳进密西西比河也洗不清,3月28日我写《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这篇文章时,美国才死了1544人,410日我写《傲慢与偏见》时,美国死亡人数是16294人,当时就是打破我的头,我也不敢想像到6月美国会失控成这个样子,到今天65日,美国居然死了110173人,是越战美军死亡人数的两倍多。
 
我在所有文章里都还是认可“美国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它还会在这个位置上待很久,其衰败时间将十分缓慢”这一主基调,我从来不鼓吹中国无敌论,但这次美国在疫情面前表现得太过分了,一点都没有全球第一强国的样子,视许多国民的生命如儿戏。
 
到现在还没有死亡人口的构成数据统计,但已经有一小部分已公布的数据能看出问题,比如密歇根州,黑人感染率占到总感染人数的35%,死亡率占40%,而密歇根只有12%的人口为黑人,黑人之所以容易被感染,是因为他们更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也从事接触率高的服务行业,居住在大型公寓楼里,因此被感染的机率更高(来源《底特律都市报》)。另外现在总死亡人口里,近三分之一是养老院老年人和养老院护理机构人员(来源《纽约时报》),可见美国在防疫面前确实一塌糊涂,死去的大多是社会弱势阶层,在中国爆发两个月后美国才爆发疫情,关闭武汉领事馆后基本就是看热闹的心态,结果还将疫情管理成这个鬼样子,这件事特朗普责无旁贷,民主党就疫情失控发起舆论狂潮,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同时痛骂特朗普,特朗普只有闷着头挨打,实在吃不得痛,就甩锅给世卫和中国,说全是中国和世卫的错。
 
当然美国闹成这样跟政治体制也有很大关系,这个我以后另写文章单独分析。
 
疫情之后就是黑人游行暴乱,这两件事其实是相辅相成的,正是因为疫情使许多人失业,才会放大了弗洛伊德事件,大家手头没什么工作,闲着也是闲着,刚好有时间有精力上街游行,起先爆发混乱的都是民主党控制的州,后面才蔓延到全国各城市,你说民主党是无辜的打死我都不信,哪有这么巧的事。随后各路人马指责是特朗普造成了国家的大分裂,泰勒.斯威夫特发推说正是特朗普煽动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的火焰,“我们将在11月投票选举踢你出局。”
 
弗洛伊德事件使美国140个城市发生游行示威,部分人趁机打砸抢烧,特朗普被迫出动了国民警卫队。
 
有意思的是,香港搞了那么久,驻港部队最多也只是出来打扫一下卫生。美国这才几天就出动军队了。
 
从2019到2020年,所有发生在中国身上的灾祸,示威游行也好,新冠病毒也好,最后都十倍反弹到了美国身上。
 
也许这就是国运吧。
 
在华盛顿游行示威时,特朗普为了安全曾经躲进地下室,民主党媒体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开始群嘲他是胆怯的“地堡男孩”,这才逼得特朗普走出白宫,前往教堂拍照。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最后,就是前几天全球最大黑客组织“匿名者”(Anonymous)爆料,曝光了一份2016年的法庭文件,文件指出1994年特朗普跟爱泼斯坦交好时,在爱泼斯坦的趴体上强奸13岁幼女事件,还威胁少女及家人保持沉默,并指出是特朗普他们为了杀了灭口才干掉爱泼斯坦。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黑客组织出示的法庭文件
 
民主党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特朗普一直被动挨打,除了在推特上不停地发“Fake News”,毫无还手之力。
 
但这些攻势,到底有没有用?要知道四年前跟希拉里竞选时,民主党也使用过揭发特朗普性侵这招,但他还是竞选成功。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今年民主党这三招攻势,效果已经十分明显,招招直取特朗普的要害。
 
其实这些招数对特朗普的铁粉福音派白人根本无效,不仅无效,还会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在美国的华人有跟我聊起,支持特朗普的人认为这一切都是民主党的阴谋,更下定决心要保护特朗普。
 
但民主党要打击的根本不是这些核心铁粉,民主党想动摇的是特朗普非核心粉丝群体。
 
很明显,这部分人动摇了。
 
前面说过,特朗普粉丝构成里,福音派白人占美国总人口35%,非核心粉占10%,所以特朗普在任这四年,支持率一直在40%-50%之间徘徊,因为铁粉稳定,但讨厌他的人也很多,下限很高,上限很低。
 
特朗普的铁粉群其实根本不吃民主党这一套,特朗普搞性侵什么的,他们表示理解,对,是宗教式的理解,因为有福音派大佬镇场子解释,“我们都是罪人”、“特朗普有改过的机会”,“浪子可以回头”,总之把宗教哲学解释权玩得不要不要的。
 
福音派也不听媒体的分析,民主党控制的CNN、《纽约时报》说什么他们不在乎,他们打小受到的教育是要阅读《圣经》原文,不依赖别人解读,所以他们只看原始材料(比如特朗普的演讲和推文),不看媒体的评论,所以媒体也忽悠不了福音派。
 
而且福音派极度需要特朗普替他们说话,福音派基督徒的数量这些年是一直在下降,特朗普狗血往事就睁只眼闭只眼。
 
插一句,其实不仅福音派人数在下降,整个美国信教的人数都在下降,尤其是千禧一代(1982-2000年)出生的孩子,只有49%认为自己是基督徒,10%认同非基督教信仰,40%不信教。
 
2009年时,美国77%的成年人是基督徒,到2019年,美国只有65%的成年人说自己信基督。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美国基督徒减少,无宗教信仰者增多
 
我在过去的文章里,多次提到过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但从没注意到美国宗教人口的变化,要知道,宗教人口是共和党的基本盘,如果不信教的人越来越多,未来形式将对民主党越来越有利。
 
一般情况下(我是说一般,别扛),美国民主党的支持率在52%,共和党的支持率在48%,下图2019年民主党和共和党势力图,蓝色是民主党,红色是共和党,因为有些州是摇摆不定的,所以并不绝对正确,只供参考。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可以看到民主党主要在沿海州,相对要开放一些,共和党主要在内陆州,相对保守一点,这跟中国一样,越靠海的地方就越开放,离海越远就相对保守。
 
有些州其实并不是某个党的绝对势力范围,这些州叫摇摆州,美国主要摇摆州分别是明尼苏达、佛罗里达、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北卡罗来纳、俄亥俄州,根据FOX最新民调,特朗普在以上摇摆州的支持率全部低于拜登,只有北卡险胜拜登1个百分点,其中特朗普2016年战胜希拉里的最大原因,是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三州,现在这三个州暂时都站在了拜登一边。
 
2016年时也出现过希拉里整体民调领先但最后特朗普获胜的情况,但2020年不同,摇摆州不是整体民调,数据跟最后结果联系更紧密。
 
疫情这张牌使特朗普在经济问题上处于下风,弗洛伊德事件和13岁幼女事件又使特朗普在道德问题上处于下风。
 
美国各州的失业率正处在历史最高位。
美国大选2020.第三回合:东林党的狂攻
 
其中密歇根州失业率高达22.7%、俄亥俄州失业率16.8%、宾夕法尼亚州失业率15.1%、威斯康辛州失业率14.1%、亚利桑那州失业率12.2%,IHS Markit预计,要到2024年美国的就业水平才会恢复到疫情爆发前。
 
那10%的非核心铁粉,正在远离特朗普,投奔到拜登的怀抱。
 
6月9日,拜登将参加弗洛伊德的葬礼,估计葬礼上的演讲,少不得又要往特朗普心口多扎几刀。
 
在疫情来临前,文在寅想不到自己会突然逆风翻盘,特朗普也想不到自己会突然顺风翻车,一场疫情,改变了世界好些重要政治人物的命运。
 
但特朗普也不是没有机会。
 
现在距离11月大选还有5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内,特朗普如果想完成翻盘,只有拯救经济、在乌克兰丑闻上继续拖拜登下水、或者转嫁内部矛盾,继续强烈甩锅中国三条路可以走。
 
虽然各个摇摆州现在落后拜登,但落后的数据也不是很大,很多州是5个点的差距,努力抢救一下,说不定还是有机会的。
 
如果非要在共和党和民主党选一个做中国的对手,我还是希望是共和党,至少共和党出牌偏刚猛,打明牌,而民主党出牌偏阴柔,打暗牌,真小人总比伪君子好对付一些,法师流其实比机械流要好打一点,所以在特朗普和拜登之间,还是希望特朗普可以连任。
 
只是留给特朗普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