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不忙的时候,我会去坡县的植物园散步,有时去的早了,总能发现几个腿长腰细36D大胸美女戴着耳机跑步,有的边跑还边对着手机做娇喘状,看得人莫名其妙。
 
还有的则是结伴跑,搭个异性老外,或者陪着年长者有说有笑。最初没上心,直到有天听人家说,坡版郭台铭的续弦老婆,就是他在植物园跑步时候不小心撞上,然后擦出火花,抱回家扶正的。
 
我去,还有这种事?听完我就懵了,但仔细一想,植物园靠近荷兰村传统豪宅区,住着马爸爸等一帮海内外巨富,这些人又大多热爱运动,撞见也正常呀。
 
只是这么一分析,瞬间觉得魔都拼多多名媛们亏大了,还拼啥丝袜呀,就应该打个飞的来这求偶遇,看上谁撞上去就得了,只要不被保镖拖走,下一个邓阿姨就是您了。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不过今天要八的不是植物园贵妇,而是知名炫富平台小黑书上的某纽约贵妇,这里就叫她维姐吧。
 
别看Vlog上的她,养尊处优,岁月静好,连闺蜜都是大S婆婆这种,但实际上维姐出身西部某小山村。
 
十几岁进城打工做服务员时,凭借天生丽质结识了茅台省某G二代,俩人一见钟情、一拍即合,然后就登堂入室了,难得的是,夫家老爷子竟然没反对。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是他老人家特别开明么?也不是,真实情况是,那时他已身陷囹圄,属于泥菩萨过河顾不上儿子级别,此处我们就称他为刘书记吧。
 
刘书记是1988年起调任茅台酒省当一把手的,上任后不到一个月,他就把家里的母老虎——宏姐从胡辣汤省也调了过来。
 
92年宏姐去滇池省开会,顺便见了一下那位后来专门卖橘子的烟厂厂长,从他手上搞到了上万件黑塔山香烟供应指标,并就地倒手转卖。
 
这生意一做就是好多年,直到烟厂厂长被隔离审查,宏姐也被顺腾摸瓜摸到了。
 
上头一查发现宏姐贪污了1亿多美金不知去向,那可是1993年的一个多亿美刀啊,顾及颜面上头要求她先退赃才好从轻发落。
 
老太太一开始也嘴硬,这笔钱早已被她的鹅子刘太子和儿媳维姐带美国去了,眼看上头没有松口的意思,宏姐也开始慌了。
 
迫于保命,她要求儿子退还巨款,哪知道儿子一直不吱声,直到她老人家被判处S刑立即执行。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而身处高位的刘书记也表示爱莫能助,含泪离了婚。临终前,宏姐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对得起老刘家
刘太子为啥不肯退钱救老妈呢,钻钱眼里去了么?也不是,因为那笔钱在国外已经被骗的七七八八了,而骗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老婆维姐和好朋友馒头哥。
 
当初他携巨款跑路美国时,人生地不熟,英文都不会说,于是找到了同样是官二的馒头哥,彼时馒头哥正在纽约炒房和搞投资做的风生水起。
 
他建议把巨款放自己身边打理,既能洗干净还可以获利,刘太子答应了,让老婆出面去处理。
 
没想到馒头哥和维姐单独约饭时,她再一次发挥了服务员的特长,成功迷倒了馒头哥,很快俩人勾搭成奸。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傻儿子刘太子赔了夫人又折钱,完了国内母亲还被枪毙了,cry到不能自已,一直到2012年老父亲去世,也不敢回去送终。
 
凭借飞来的巨款,加上前期赚的,馒头哥迅速实现了财务自由,和维姐婚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天使投资人,还给新太太开了间珠宝公司。
 
维姐一把年纪,但看起来仍容光焕发,对外公开称和老公亦师亦友,丝毫不提前婆婆用绳命换来的1亿2千万被她分走了一大半。
 
有人会说,这馒头哥咋这么不厚道呢?这就要从他的人生起点说起了。
 
馒头哥又名薛馒头,1953年出生于帝都官宦人家,老爹是个大人物。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具体咱就不说了,反正他家的麻将搭子是把小渔村点石成金的小苹果爷爷,他的小学同学有刘S琦的女儿,朱老总的孙子,作文家教是沈从文老师,用他本人的话讲,13岁之前奏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
 
为什么是13岁之前呢,因为在那之后他爹被打倒,为了活命他跑内蒙去了。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馒头老师学干农活,结果差点胳膊废了,被派去放羊,结果羊全跑了,更要命的是,他还每天都吃不饱。
 
为了解决饿的问题,他偷土豆、白菜、胡萝卜等一系列能充饥的家伙,最后还从公社里偷了一百多块连夜逃回了帝都。
 
那可不是小数目啊,以至于很多年后,因为这个受处分的公社会计,一提到小薛还愤愤不平。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直到老爹平反,小薛才告别小混混的日子,并在老薛的安排下进了文物出版社,给大师们打酱油,并时不时的和故宫里无人认领的宝贝们,发生点微妙关系。
 
只能说有人罩着就是好,24岁却只有初一文化的小薛,在恢复高考那年,直接从研究生考起,进了社蝌院历史研究所读中外关系史。
 
据说还是专业课全国第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全国就他一个人考。
 
研一还没读完,他就在美国驻华官员的推荐下,进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东亚文学,每年奖学金高达2万美金,是当时美帝人民平均年薪的2倍。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为什么人家唯独推荐他去呢,因为老薛是当时国内最top级别的对外联络官。
 
也有人说这么高的奖学金不是学校给的,而是CIA旗下的民间基金会拨款的,为的是培养未来(亲美)精英,后来同样拿到这个奖学金的另一位精英,叫狼咸平。
 
80年代初,27岁的小薛等不及学校开学,就兴冲冲地飞去了加州,一下飞机就开始了泡妞之路
 
据说是因为在国内屡次孕动中没见着啥女人,饥渴的很,所以一到自由天堂就再也把持不住,白的、黑的、黄的,只要是个母的,就开始两眼发光。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玩女人很烧钱的,光靠奖学金显然不够。前面不是说了嘛,他和故宫的宝贝关系微妙,以至于多年后他还跟国内网友得瑟:
 
“几幅破画算啥呀,我在故宫中拿过的,你们见都见不到。
 
文割和文割后期故宫丢失了一大批文物,其中有不少流向了海外。当时的留学生圈一度传闻,馒头老师难逃瓜扯,带去的很多东西都变了现。
 
但他比较傻,不明白行情,有些东西明明可以卖几十几百倍价格的,他收点钱就出手了,以至于没逍遥多久又缺钱了。
 
机会很快又来了,比小薛大7届的经济系学长——日本人孙Z义,发明了个包含32种语言的自动翻译机,急需中文翻译,就在校内网上招人。
 
当时的伯克利,中国留学生很少,于是一口京腔的小薛中选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位叫赖声川的戏剧学博士。
 
后来孙Z义回到日本,把这个翻译机以100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夏普,而打暑期工的小薛,收到的报酬是7000块,他觉得挣钱太容易了,他不想念书了。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毕业前一年他收到了德国某公司3.5万美金年薪的offer,他一激动毕业论文都没写,就去了纽约,于是学历一栏里,就成了“肄业”。
 
在纽约他认识了北京老乡,也是后来的第一任太太HUAN,我们就叫她安姐吧。
 
安姐是个比李国庆家的鱼鱼姐更生猛的女子,她靠半工半读从纽约大学毕业,靠房产投资赚来N桶金。
 
比如以6000美元首付和6万美金贷款买下一栋住宅,一年内再以12万美元出手,稳赚一笔。
 
接下来俩人一边成立薛安投资公司(C&A),一边找人合伙,以抵押为财务杠杆向银行贷款,没几年俩人就在哈德逊河畔和曼哈顿买下大量高级住宅,最高纪录手上有100多套,年投资额高达6000万美金。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客户中不乏美国名流,比如黑人歌后惠特尼·休斯顿等,那一年是1992年。
 
富了之后的安姐突然开始醉心起艺术,她认识了凯歌大导演后,一发不可收拾,恶补电影知识,还成立了工作室,拍了一部得奖片子叫《西洋镜》,再之后闯荡好莱坞,成了第一代华裔女导演,只不过没有做生意一样成功。
 
财富自由后的小薛成了大家口中的查尔斯•薛,他拒绝跟国人打交道,认为自己赚的钱都是洋人给的,而中国人有嫉妒心还是非多,让他深恶痛绝。
 
可不知为何,后来做投资清一色的全投中国企业,也不管国人对他这种行为是不是深恶痛绝。
 
上世纪90年代末,国内互联网大潮泛起,小薛因为帮UT斯达康公司给学长孙Z义搭了线,得以25万美元投资入股。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没想到这公司两度赴纳斯达克上市受阻,他看着攥在手里的股票开始发愁,于是忽悠身边朋友接手。
 
1999年底又火速将兜售出去的原始股回购,3个月后UT斯达康成功上市,他的25万美金变成了1.2亿。
 
钱是赚了,但法院传票也来了,因为他欺骗了一位姓王的女士。UT未上市之前,他忽悠人家说只允许内部高管认购,让王把手里的4万股低价卖给他。
 
王女士信以为真,就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全部转手,后来上市当天每股涨到了60美元,她才发现上了当。
 
打官司赢了之后,馒头老师拒不执行,理由是:吃进去的肉,哪还有吐出来的道理?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除了UT这笔,其实馒头老师其他的投资眼光也不咋地,99年马爸爸带者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来找他和孙学长,他毫不留情地表达了鄙夷:
 
“这厮长成这样,能有什么前途?”自己不投还劝孙Z义别投。
最后他投了8848网,孙投了阿狸,结果8848没多久就失败了,阿狸则为孙带来了2500倍的回报。
 
2000年私奔狂魔王功权,请他去看周红祎创立的3721,他又一次表达了鄙视:“叫三七二十一,这么随便的啊,什么玩意儿”。
 
三年后亚虎以1.2亿美元收购了3721,薛老师悔到捶胸顿足。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2000年3月UT斯达康上市,投了1.6亿美元占股近50%的孙Z义是最大赢家,他这才跟着学长喝上点汤。
 
再后来的投资越发旁门左道,什么女同交友软件、成人用品、皮吐皮等等,除了一个汽车之家成功了,其余奇形怪状的项目全歇菜了。
 
要么投的金额小,股份被稀释的厉害收益有限,要么不赚钱最后倒闭。
 
也不知道他是钱花完了还是怎么的,后来对外号称的投资,一律不出钱,只以顾问名义站台,项目方给他干股。
 
至于那个“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的大高帽,是周红祎酒后随口恭维的场面话,结果被薛老师找人四处宣扬,以至于周老师以后见着薛老师就躲。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痛恨中国人的查尔斯·薛为啥又跑国内捞钱,有几种说法:
 
一种是私生活不检点,跟维姐勾搭上之后,被前妻安姐发现,直接扫地出门,基本等于净身出户,好在维姐还从前夫那里分到不少,所以他也不亏。
 
另一种说法是维姐前夫刘太子放出话来,见到他要弄死他,导致心虚很害怕。
 
当然最主要原因是欺骗王女士那个官司,法院老要求执行,他不想还钱,于是2008年他变卖美国房产,带着妻儿荣归故里。
 
回京后,他在朝阳公园对面买下顶层复式,以知名华人投资家、天使投资第一人的身份,一通猛操作,直到几十个项目砸下去有去无回。
 
但好在跟孙学长等一众大佬有私交,刷脸还是有人买账的。
 
2010年秋天,57岁的薛老师突然风格大变,主动经营人设,成为围脖大V,又是公益又是慈善的,不明真相的还以为他要弘扬人道主义精神了。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但实际上他只是号召大家捐,自己象征性给一点,慈善帐目从不公示。套路参见《让子弹飞》剧情和台词:
 
“县长先让豪绅出钱,带百姓捐钱,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嘴里讲的是公益,心里想的特么都是生意。
 
如果就这些也没事,靠公益捞钱的多了去了,怎么可能差这一个呢,但他不是带风向传谣么,于是乎,2013年8月21日裤衩台说他是“网络谣言最大黑涩会”。
 
2天后60岁的薛老师被朝阳群众举报,招嫖多名女性,完了还不给钱。《新联》3分钟的报道,让戴着手铐的薛老师高大形象尽毁。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这中间有个传闻,说是薛老师进去了之后,警察蜀黍要求他老实交代招嫖事宜,结果他不仅详细描述了当晚的场景,还积极的汇报其去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找风流的事情……
 
被帝都警察当场制止,说那边的事情咱管不了,就憋说了。7个月后薛老师取保候审,虽然粉丝还很多,但已经跟凉凉差不多。
 
出了狱又被维姐抛弃的薛老师,彻底开始放飞自我。2017年7月,64岁的他与币圈镰刀——李哭来搞到了一起,开始了坑蒙拐骗之道。
 
自称40天内投资近20个ICO项目,还吹牛说自己曾经靠投资某某币赚了10个亿。
 
有的人真的信了,冲了进去,薛老师等一众人随后套现大赚一笔,从此爱上了空手套白狼之道。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等到国家开始严打币圈,那帮被割的韭菜才知道,薛老师其实一毛钱也没出。
 
只是当平台顾问拿5%-10%的干股,甚至去站台,都是对方出的机票和酒店费用,必要时还得安排失足妇女帮忙心灵按摩。
 
币圈不能混了,他去了哪儿呢?答案是失足妇女特多的日本,号称在京都一口气买下一条街,并命名为“蛮子小路”,号召大家投资日本民宿,并发起在线募资,年平均回报率10-13%,400万募资名额被韭民秒抢。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见有人上钩,他又赶紧搞了个泰国民宿众筹,再割一波。事后被骗的韭菜花花才知道,薛老师只是在泰国和日本逍遥了几个晚上,拍几张照片就走了,什么鸡毛投资,都是扯淡。
 
2019年3月,66岁的薛老师又去了柬埔寨,开启了房产倒卖之旅。
 
自称收购了柬埔寨一块40平方公里的土地,要在西哈努克港造一座城,打造下一个澳门。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还说湾湾知名主持人吴宗线也跟他一起投资,结果几天后穿帮——柬国当地某老板儿子满月,吴大主持过去庆贺,正好赶上薛老师去蹭饭,拉人家拍了张合影,然后谎话就来了。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柬国买地这事闭眼想也不靠谱,如果外国人能随便买地,那湾湾哪还要收复?直接派深圳杭州炒房客包场就行了,但据说还是有大量韭菜苗受骗了。
 
那一年随着薛老师在国内投资和站台项目的纷纷倒台,以及全网追讨血汗钱的申诉,薛老师在东南亚失联了。
 
最后一次人们看见他,是在东南亚某国当地人的酒席上,衣着又脏又旧。
 
跟大桥底下丐帮帮主无异的薛老师,顶着八百年没洗过的头发和胡须,硬是蹭了人家三碗面条,撑到饱嗝才走。
 
等被当地华人发现,要给受害人通风报信时,他又消失不见了,
 
现如今,薛老师的前妻维姐依旧岁月静好,珠光宝气的教大家如何做最好喝的咖啡。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薛老师本人却在受害韭民的“江湖追杀令”中东躲西藏,高光不在了。好事者不仅在想:
 
为什么同样是洪二代,别人就能混的很好,唯独薛老师成了过街老鼠呢?抛开人品不谈,就没人拉他一把么?
 
这就要从老薛家的一桩秘闻说起了。老薛是1905年出生,而小薛是1953年生的,跟老薛同一个级别的老干部,不是膝下儿孙满堂,就是婚姻N段了,唯独他48岁才有第一个孩子,而且是独子。
 
有知情人士称,老薛两口子早年身体有恙,把大舅子的儿子抱过来养,这才有的小薛,也就是说他非亲生,真姓原应该是“陈”。
 
真相咱不知,但从公开报道看,馒头老师对自己的父母感情并不深厚,他曾说过:“那时候家破人亡,我老娘下五漆干校。”
 
这里的时间是1968年前后,而老薛两口子是1980年前后脚去世的,怎么也算不上家破人亡,因此被推测说的是亲生母亲。
 
而最诡异的是,1980年,小薛明知道老薛病危,没几天日子了,还是提前出国去留学了,根本不在身旁照顾。
 
去了没多久,他就公开称其父所参加的割命是“爆民起义与痞子运动”,如此背叛的立场,让国内洪一洪二纷纷乍舌,老薛去的更快了。
 
对亲爹这么侮辱,要么没人性,要么只能归结于不是亲爹了。
 

落魄二代与贪官儿媳的罗曼史。

因为不是亲生,所以在讲究血统的洪色圈子中,很受排斥和抵触,越混越差也就理所应当了。
 
有意思的是,当年过继时,高官父亲给他取名“必群”,意思是“必须依靠群众的力量”。
 
今天看来,这名字真的好有深意啊,他靠着网络群众的力量成为大V,又依靠朝阳群众的举报,进了局子。
 
最后又因行为不端,被各圈吃瓜群众打成过街老鼠,真是成也群众,败也群众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