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公知三十年启蒙的失败

公知的一系列理论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就是他们觉得,中国过去的失败,是因为民族性太差,要用西方社会制度来重塑整个国家。

在他们看来,这个制度能保证每个人,尊重每个人,是人类最好的制度,还能重塑整个国家的民族性,中国人不要摸索了,学这个就行,全盘西化就行。

他们觉得自己在中国做思想启蒙运动,是中国人精神的导师,是伟大的启蒙者,所以他们有人,比如财新副主编哀叹:

三十年启蒙失败了。

他们在学习西方的过程中,不加思索的将西方的一切思想全部吸收,甚至连殖民者的思想也完全照搬过来,污蔑中国人对殖民者的反抗是愚昧的民族主义,污蔑教员是为了权力不顾一切的阴谋家,他们有一个定性思维,但凡是欧美的,那就是好的,但凡是中国的,就是封建,落后,愚蠢的。

这些人的思想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就是只字不提生产力,不提工业化,也只字不提世界弱肉强食的本质,他们永远在说制度,仿佛是制度决定一切,那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都使用你们的制度,还是那么穷?他们就开始说民族劣根性,说许多国家落后是因为民族劣根性。

当中国工业搞起来后,民族劣根性这个论点完全被击碎了,他们就只有制度这一个武器了,所以他们要持续包装欧美的制度,打击中国的制度。

这些可怜的人,一般出生在1960-1980年代,在年轻时被人洗过脑,就丧失了基本的判断是非的能力,也不知道一切要实事求是。

到了2021年了,他们还抱着殖民者给他们灌输的理论舍不得放手,煽动民众说他们才是尊重公民权力的,他们是在为人民呐喊的,实际上他们的灯塔死了60多万人了,他们也假装看不见,还会说这是更高级的人权。

公知到底是什么?就是一群吸食过精神鸦片的可怜虫,殖民者给他们上完课,他们便以为自己是为民请命拯救苍生的人,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他们是文化英雄,来救肮脏的中国于水火,但凡有人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他们便认为别人是极端主义,只有他是不极端的。

事实已经证明,最后救中国的,是工业化,是生产力,而不是什么欧美制度和改变民族劣根性。

历史站在这里,你们已经输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