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1895年,大年初一。
 
李鸿章的直隶总督府府门大闭,他下令既不宴客,也不见客。
 
府内也是一片愁云惨淡,因为就在春节前三天,日军两万五千人已在山东荣成龙须岛登陆,不远处的威海卫被日军攻下,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李鸿章花费了三千万两白银建成的北洋豪华舰队,危在旦夕。
 
正月十二,刘公岛上数千岛民集会请愿,哀求生路。
 
正月十三,北洋水师13艘鱼雷艇擅自冲出基地逃亡。
 
正月十四,再次爆发万人兵民请愿投降。
 
正月十七,“军士露刃挟汝昌”,就是说士兵们拿着刀逼着丁汝昌放他们逃跑,丁汝昌当然不敢担这么大的责任,于是从军需处取来鸦片,在提督衙门西办公厅后住屋内吞烟自尽。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甲午海战
 
正月二十三,日军登陆刘公岛,北洋水师覆灭,甲午战争失败。
 
一个中国企图自强的时代,落幕了。
 
而几乎在同时,一封来自万里之外的邀请函,被送到了大清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这是一封邀请中国参加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的邀请函。
 
奥运会是什么?清朝人不知道,也没工夫了解。此时山东烽烟正浓,日本兵锋直指京城,各地也是盗匪不断,总理事务衙门正焦头烂额。
 
所以,清政府并没有回复,而是把邀请函扔进了垃圾桶。
 
中国人,就这样和世界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失之交臂。
 
到了1908年,离大清覆亡还剩三年,天津的一份杂志上提出“奥运三问”:
 
1.中国何时能派出一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
2.中国何时能派一支代表队参加奥运会?
3.中国何时能自己举办一届奥运会?
 
回答第一个问题,中国人用了24年。
 
1932730日,第10届奥运会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短跑选手刘长春成为中国首位参加奥运会比赛的运动员。他从上海出发,经过3个星期的海上漂浮,奥运会开始的前一天才抵达美国,根本就没法达到最好的状态。报名的3个项目也只参加了两项,成绩都在分组中最后一名,未能晋级。比赛结束后,他甚至因路费不够而无法回国,后来还是在当地华侨捐助下,才得以回国。
 
回答第二个问题,中国人用了44年。
 
1952年,芬兰即将举办赫尔辛基奥运会,虽然得到了邀请,但当时中国体育水平太低且百废待兴,新中国一开始没打算参加。突然消息传来说台湾那边已经报名要参加了,周总理随即拍板:我们一定要去。但台湾方面也争着要去,双方都表示自己代表中国,互不退让。最后关键时刻台湾方面犹豫了,想静观其变。周总理决定抓住有利时机,要求代表团马上出发,于是代表团分乘3架螺旋桨飞机,经过4天的辗转,终于抵达了赫尔辛基奥运村,并升起了五星红旗,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出现在奥运舞台上。
 
但由于来得太晚,此时距离奥运会闭幕只剩下5天了,能赶上的只有游泳比赛,运动员也来不及适应时差就仓促上场,所以没有人能进入决赛,最好成绩为吴传玉名列男子100米仰泳小组第五,这是新中国运动员在奥运历史上留下的第一个纪录。
 
回答第三个问题,中国人用了整整一百年。
 
200888日,29届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此次奥运会共创造43项新世界纪录及132项新奥运纪录,共有87个国家和地区在赛事中取得奖牌,其中,中国以51枚金牌居金牌榜首名,是奥运历史上首个登上金牌榜首的亚洲国家。
 
中国人第一次举办奥运会,就站在了奥运之巅。
 
 
 
由于自身经济发展等一些原因,新中国直到1981年才有了第一个奥委会委员。
1984年才正式参加奥运会(前面说的1952年奥运会是临时决定参加的,赶到的时候都已经快要结束了)。虽然中国在2008年第一次举办奥运会就取得了金牌榜第一名,而且从那以后的奥运会无论是金牌榜还是奖牌榜都常年位居世界前三,但是在奥运组织中基本没有啥话语权,都是人家制定了规则,我们来跟着玩。
 
归根结底,是因为至关重要的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举办时,我们中国人缺席了。
 
企业界有句话说,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这句话在奥运会赛场上也同样适用。谁能制定奥运比赛的规则,本质上就是在制定标准。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创建现代奥运会的人,叫顾拜旦。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顾拜旦
 
顾拜旦,全名皮埃尔·佛莱德·德·顾拜旦(Pierre Frédy de Coubertin)。
 
虽然名字中间有个德字,但是顾拜旦却是一个地道的法国人。顾拜旦的父亲是路易十三皇帝加封的男爵,是个颇有名气的水彩画家,拥有大量土地和财产(其实就是个地主,水彩画只是爱好);母亲是海牙港附近的诺曼底公爵的后裔,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顾拜旦不喜欢画水彩画,而是一名体育爱好者,还热爱教育学,希望能够将体育教育从学校普及到整个社会。
 
1875年至1881年间,古代奥运会遗址不断被普鲁士人(后来的德国人)挖掘出来,而当时法国刚刚被普鲁士压着打了一顿,连阿尔萨斯和洛林都被割走了,居民们被迫去学了德语,这段历史被都德写进了那篇著名的《最后一课》里,很多人应该都还有点印象。
 
德法之间的对立氛围越来越严重,法国人顾拜旦突然想到了一个和德国人扳手腕争个高下的机会,既然德国人发掘了奥林匹亚的遗址,法国人为什么不能着手恢复举办奥运会呢?
 
随后,顾拜旦遍访欧美国家,拜访领导人及体育界领袖,希望奥林匹克得到更多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最终能够恢复举办奥运会。
 
1894年的61624日,国际体育运动代表大会在巴黎召开,来自美国、英国、俄国、瑞士、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希腊等12个国家的49个体育组织的代表,在一起商讨复兴奥运会大计,并通过了顾拜旦起草的第一部《奥林匹克宪章》。除了美国,其他11个国家都在欧洲。所以,直到现在国际奥委会上还有一条“潜规则”,那就是奥运会怎么玩,还是欧洲人说了算。
 
189645日,第1届现代奥运会终于在雅典开幕!
 
实事求是的说,顾拜旦希望通过奥运会来促进世界和平与进步的理想是十分美好的,但他的奥运会,却一直未能实现这一点。
 
就算顾拜旦本人,也赤裸裸地认同精英主义、殖民主义,也有厌恶女性和种族主义的情绪,以至于在早期的几届奥运会,都是禁止女性和黑人参加的。
 
原因很简单,顾拜旦理念中的奥林匹克,是以贵族白人男性为主导的,以西方文明为中心的奥林匹克。
 
这就为奥运会种下了被西方话语权把持的基因。
 
什么叫话语权,简单来说就是,设什么体育项目、体育项目规则如何、让谁参加不让谁参加等等,反正大事小情我必须有发言权以及投票决定权,有了这个就能影响奥运会的发展。
 
国际组织里面,中国现在最有话语权的组织是啥?
 
自然是联合国,中国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只要不爽的事儿中国就可以一票否决。毕竟联合国设立的机制,就是最大限度保证二战战胜国的利益,虽然现在很多小国也有发言权,但是大部分议题最终还是五大常任理事国说了算。
 
但在国际体育组织里,这个机制却不是这样。
 
体育组织里讲的是先来后到,创始国永远是大爷。中国如果想加入他们的游戏,就只能低着头按照他们制定的规则来。
 
所以,中国人,在这种话语权上,吃了无数的亏。
 
无数个奥运项目,中国人训练中吃了无数的苦,又与其他国家的体育精英们艰苦对决,最后终于站上了领奖台,但人家说打不赢你是吧?那咱们改规则吧,换种玩法,继续压制你。
 
乒乓球就是个典型例子,兵乓球起源于英国,但中国人靠着天赋,能把全世界对手打哭,结果呢?人家一看形势不对,就开始说这个项目本身“不公平”,干脆取消算了。
 
现在国际上取消乒乓球的声音就没有停过,就连这次东京奥运会,人家也不让球员吹球和接触球台,给中国运动员制造了不小的麻烦。727日的混双决赛上,日本队水谷隼吹球、伊藤美诚摸桌,裁判视而不见,最终日本取得了冠军。如此典型的“双标”引发了很多中国人的愤怒。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比赛中日本选手伊藤美诚摸球桌
 
要知道,中国运动员习惯于吹球来缓解心理压力,可是吹球就会被罚,日本人吹球就没事,这会给中国运动员带来巨大心理压力,时时都要去考虑这个新加的规定,而对手却不存在这样的压力,就会对中国队的比赛习惯和节奏产生影响。
 
还有,对于比赛具体细节的判罚,很多时候是直接不讲道理的,主要看你有没有话语权,只要有话语权,总是能在自己预设的立场上找出来一些理由来支持自己的结论。
 
最终解释权归某某所有,这个某某,在奥运会上更多的是指西方国家。
 
这一痛点,中国人经历过太多,最近的一次,我们都还记忆犹新。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一个叫吕斌的中国拳击运动员,明明赢了,却被裁判举起了对手的拳头,判定吕斌输了。
 
吕斌吻别拳台,发布一条微博说:“裁判偷走了我的梦想”。
 
 
 
中国缺乏奥运话语权,还体现在奥运项目上。
 
纵观奥运会125年的历史,至今没有一个项目是由中国申报并纳入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比如这次东京奥运会上,33个大项339个小项里,竟然没有一个项目是由中国申报入奥的。
 
要知道,世界上各国、各族群、各地方都有自己传统的体育项目,为何国际奥委会单挑了二、三十种?
 
原因很简单,现代奥运会是欧洲人建立起来的,话语权在人家手里,以欧洲为代表的国际奥委会说了算。
 
比如在除了欧洲的其他大洲,马术是非常冷门的项目,很多人甚至连规则都搞不明白。但这项运动自从1912年开始成为奥运会的固定项目,从未遭遇过被取消的危机。欧洲人对马术运动的垄断显而易见,每一届奥运会的马术参赛资格几乎都是被欧洲国家霸占,马术奖牌也几乎从未从欧洲人手中跑掉。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马术比赛
 
与马术一样,现代五项也一直都是欧洲人在唱主角。
 
理论上,根据规则,如果有国家提出意见说,某个运动的普及度不够,或者想要在奥运会上增加什么项目,大家可以一起来投票,只要得票率超过半数就行,但这时候“欧洲帮”的威力就显现出来了。
 
根据2012年的数据,国际奥委会共有109位委员,欧洲一个洲就有48人,占据了44%,可以说是奥委会的“第一帮派”。剩下的46%的名额由其他几个洲瓜分,人心很难齐,所以只要欧洲人不同意,一个项目的废立谁说了都不算,甚至哪怕是美国人也不行。
 
美国人即使贵为奥运会的创始国之一,但曾经也被欧洲国家给摆了一道。
 
2005年,第117次国际奥委会全会对28个夏季奥运会项目逐一投票表决,结果棒球和垒球未能获得过半数选票,从而被淘汰出2012年奥运会。而棒球和垒球正是美洲的传统体育项目,只是因为欧洲人不玩,从而被投出了奥运会。换句话说,虽然投票是无记名的,但如果没有欧洲的投票,其他洲的人想要把这两个项目投出奥运会是不可能的。
 
 
 
说完欧洲,我们再来看看亚洲。目前所有奥运会的运动种类,只有柔道和跆拳道两种发源于亚洲,看名字我们就知道,这两个一个是日本人推动的,一个是韩国人推动的。
 
1964年,第18届奥运会在日本东京举办,因为当时的主办国可以选一个国内普及率广的项目成为奥运会项目之一,虽然现在奥运会项目要求该项目的普及度要广泛,在女性群体中也要达到一定的普及率,但日本凭着举办权,还是将柔道塞进了奥运会。
 
韩国也是如此,1988年,跆拳道作为奥运会表演项目首次出现在汉城奥运会上。1994年,韩国人做了大量工作,让跆拳道成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靠着创发国的话语权,日本和韩国分别在柔道和跆拳道的项目规则制定上占尽了优势,2016年里约奥运,柔道比赛共14面金牌,日本获3面,占21.4%。跆拳道比赛共8面金牌,韩国获2面,占25.0%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中国也想像日韩那样把中国武术纳入奥运会比赛项目。
 
但偏偏日韩能搞成的,中国就搞不成。因为日韩虽然是亚洲国家,但是一直想要脱亚入欧,属于西方的半个儿子,但中国只想独立自主,这就触了西方人的逆鳞。
 
所以奥委会紧急改了规则,推出“瘦身计划”,不仅不能增添新项目,而且在传统入奥项目中还进行了“合并”和“撤销”,用中国武术自身比赛规则尚不完备、世界各国参与武术运动的人普及程度不足等理由,使得中国的武术运动入奥“铩羽而归”。
 
最后,作为“补偿”,中国武术只作为表演项目出现在了北京奥运会上。
 
实际上,不只是传统武术,中国人的体育基因一直都有。
 
比如说水秋千,就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水上运动之一,跳水与荡秋千相结合,类似于今天的花样跳水项目。根据史料记载,古人在彩船船头立秋千,荡秋千时有鼓乐伴奏,当摆到几乎与顶架横木相平时,人体脱离秋千翻跟斗掷身入水,和今天的跳水比赛很相似,都是以溅起水花的多少、动作的优美程度来判定比赛胜负。所以现在奥运会上看到的花样跳水体育项目并不是西方人第一个发明的,早在中国休闲娱乐内容最为繁荣的宋朝,就已经风靡全国,成为上至皇帝、下至平民,都十分喜欢的体育运动项目。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古代水秋千比赛
 
我们古代的科举考试,其实不只有文科,还有武举,也就是传统军武的考核,包括刀剑(击剑)、摔跤(柔道)、弓弩(射箭)、石锁(举重)、马术(赛马)等考试项目,都跟现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相接近。
 
但是很无奈,在现代奥运兴起的时候我们确实没赶上,所以一步慢,步步慢。
 
但我们真的没机会了吗?不一定!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靠实力说话的,谁的拳头大,嗓门也会大。
 
先说说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有自己创建的奥运项目,其实,本质上是要建立属于自己的话语权。如今的奥运会,虽然还喊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口号,标榜世界和平,但实际上已经成了大国政治和利益博弈的舞台。虽然大家都口口声声说体育和政治无关,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曾经在1980年拒绝参加苏联举办的奥运会,作为回应,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也拒绝参加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
 
举办一届奥运会,不仅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还能向全球观众展示举办国的风貌,这种宣传上的收益是没法用钱衡量的。比如中国的2008年奥运会就向全球人民展示了一个冉冉升起的大国形象。
 
2022年的冬季奥运会,西方某些国家(尤其是五眼联盟)一直在明里暗里的使绊子,甚至声称要抵制,其实并不是他们嘴上说的西藏、新疆等问题,而是害怕我们把冬奥会做成一个向全球人民展示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舞台。
 
还有,日本之所以宁愿血亏也要举办这次东京奥运会,其实是想向全世界展示和推销已经布局几十年的氢能源技术,在中美欧都在发力电力等新能源技术的关键时期,这届奥运会是日本在氢能源上最后的挣扎和赌博了。直至奥运会开幕前,日本国内取消奥运会的呼声仍是很高,但日本首相菅义伟还是强推奥运会,就是要不惜代价(即使下台),也要推销氢能源。
 
这些都是整体层面上的东西,再说到个体层面,如果能够创建一个奥运项目,背后其实有着一条巨大的经济产业链,类似于美国的棒球联盟、橄榄球联盟一样,可以增加很多工作岗位,创造出巨大的经济效益。
 
本质上,还是因为经济。用大白话说,就是既能挣到钱,还能解决大量就业。
 
2008年我们推动武术运动入奥失败了,但十几年过去,中国经济一路狂飙来到了世界老二的位置,影响力已今非昔比,中国传统体育项目入奥,再次被提上了日程。 
 
 
这次中国推动的,是中国龙舟。
 
龙舟是中国民间传统水上体育娱乐项目,战国时期,人们在急鼓声中划刻成龙形的独木舟,做竞渡游戏,以娱神与乐人,此时的龙舟竞渡是祭仪中半宗教性、半娱乐性的节目。
 
在中华文化的影响下,传统的龙舟习俗也在东南亚扩散开来,而在美国与欧洲,唐人街的端午龙舟比赛也吸引了大量的外国人参与。
 
1976年,香港举行龙舟邀请赛,正式宣告龙舟竞赛成为现代体育项目,龙舟热潮席卷全球30多个国家,每年的龙舟锦标赛,全球各地,肤色各异的人们握紧了手中的单桨,在振聋发聩的鼓声与人声中竞渡,只为夺得世界龙舟锦标赛的最高荣誉。
 
时至今日,从贵州的传统直道龙舟竞速,到佛山南海的龙舟短道漂移竞速,再到花样繁多的龙舟耐力赛、龙舟划船美观赛等,龙舟已经不再是传统的节日习俗,而是完全具备入奥能力的现代比赛。
 
如何才能实现龙舟成为奥运会的正式项目?或者说,之前欧美人阻挠我们体育项目入奥的理由是什么?
 
其实就是利用一些规则来限制,说来说去就是那几条。
 
首先,根据《奥林匹克宪章》,一个大项想要入奥,要有公认的国际基础。
 
简单来说,运动大项的话,男子比赛至少要在75个国家和地区及四大洲中普及,女子比赛至少要在40个国家和地区及三大洲中普及;如果是运动小项,男子比赛至少要在50个国家和地区及三大洲中普及,女子比赛要在35个国家和地区及三大洲中普及,而且至少两次被世界锦标赛或洲际锦标赛列入比赛项目才具有入选资格。
 
在这方面,龙舟完全达标,目前全球已经有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开展龙舟运动,国际龙舟联合会还每隔两年举办一次世界龙舟锦标赛。
 
其次,这个项目能否有规范的标准。简单来说,就是要有统一的比赛标准,不能说佛山南海的龙舟12米,而贵州的龙舟就只有8米长。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传统龙舟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现代竞技龙舟
 
为了规范并推动龙舟运动的发展,中国龙舟协会与国际龙舟联合会一起,将具有类龙舟设计(例如牛头舟、蛇头舟、佛头舟等)与龙舟划船动作的运动统称为龙舟运动,并对龙舟运动的参与人数与龙舟尺寸、材料和重量进行了相应的规定。
 
为了将龙舟标准化,中国皮划艇协会受国际皮划艇联合会委托,设计和研发更适合入奥的10人全新竞技龙舟,这就需要为龙舟科技赋能。
 
这个时候,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就必须登场了。20208,比亚迪与中国皮划艇协会正式签约,成为“龙舟入奥战略合作伙伴”,9,比亚迪携手中国皮划艇协会亮相发布符合奥运标准的竞技龙舟,为中国传统体育竞技项目迈向世界最高舞台提供了支持。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龙舟入奥签约仪式

除了科技赋能传统龙舟项目,实现真正的龙舟入奥还需要普及龙舟文化、扩大这项运动的受众群体。比亚迪积极调动企业在海内外的资源,邀请广大的车主、媒体和民众共同参与到龙舟运动和相关赛事的体验中来,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龙舟文化、热爱龙舟运动、推广龙舟赛事。自今年7月以来,比亚迪先后在长沙、西安、北京和上海四个城市举办竞技龙舟体验季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组成龙舟队进行下水竞技,大家共同体验了符合奥运标准的同款竞技龙舟。这也是自比亚迪成为“龙舟入奥战略合作伙伴”后,再次与多方携手共同为龙舟入奥造势。
 

83日,在这次东京奥运会的皮划艇决赛开赛之前,中国的竞技龙舟作为此次东京奥运会的展示项目,在日本海之森水上竞技场上亮相。而比亚迪作为龙舟入奥的战略合作伙伴,也受邀参与竞技龙舟的展示表演,并划出最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桨,助力中国竞技龙舟迈向世界最高竞技舞台。值得一提的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这次奥运会期间还接见了中国的皮划艇队的运动员刘浩和郑鹏飞,并且接受了两位运动员赠送的,由比亚迪打造的竞技龙舟的模型,并表达了对龙舟成为奥运正赛项目的支持和期望。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2010年,龙舟已经成为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中国人的龙舟入奥目标现在看来也快要达成了。
 
在这场国人逐梦龙舟入奥的路途中,比亚迪绝对是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且比亚迪如今的行业地位,也是通过自己的过硬的实力挣来的。早在今年的519日,比亚迪就已经下线了100万辆新能源汽车,是中国首个达成此目标的车企。随着比亚迪的科技实力不断提升,行业龙头的地位受到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比如前面说的,奥委会主席巴赫接见的中国皮划艇队员刘浩,就是一位比亚迪汉EV的车主,在本次东京奥运会男子1000米双人划艇比赛中,刘浩和队友郑鹏飞斩获银牌,这是中国皮划艇队时隔13年再获奥运奖牌。除了刘浩,这届奥运会中还有很多奥运健儿取得了好成绩,比如中国皮划艇运动员孙梦雅,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和队友徐诗晓在女子500米双人划艇上问鼎冠军,并且打破奥运会纪录。还有赛艇运动员刘治宇,在这次奥运会的赛艇男子双人双桨2000米比赛中获得季军,打破了欧洲选手在此项目上的垄断,这是中国奥运历史上的首枚赛艇男子奖牌,他们也都是比亚迪的车主。
 
龙舟入奥,中国的这一步一定要走
中国皮划艇、赛艇的比赛项目在这次奥运会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这其实是“拼搏奋进,一路向前”的龙舟精神体现,这种精神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而且与比亚迪“向新而行,一路向前”的企业精神高度一致。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领导者,比亚迪一直在前,却一心向前,一贯致力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更将传统文化精髓和领先科技融合,打造出一系列饱含传统文化底蕴的产品,赢得了世界的认可。股神巴菲特唯一持有的中国企业股票,也正是比亚迪。通过龙舟入奥项目的合作,比亚迪将和中国龙舟共同努力,让全世界看到中国文化的丰富内涵,看到中国科技智造日新月异的飞跃进步。
 
对于龙舟入奥,欧美国家当然不会乐见其成,肯定会使各种绊子,但是我们中国人就是用过硬的实力,让他们无话可说。这就像我们当年进入WTO一样,西方国家也为我们设立了各种条条框框的规则,原本想要压制我们,但是中国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最终生生反客为主,甚至能让西方人气的要掀了牌桌。
 
 
 
1895年,日本马关,李鸿章脸上的枪伤还在渗血,在日本人的威逼下,用颤颤巍巍的手签下了《马关条约》。没过多久,那封来自现代第一届奥运的举办邀请函,也被扔进了废纸篓。
 
如今的2021年,奥运会在日本召开,而中国龙舟已经在东京向全世界亮相。
 
这是一个轮回,是中国龙的回归,是每一个中国人的“龙之梦”。
 
近代以来,中国国力贫穷,不仅仅在奥运体育领域,在世界上各个领域都没有话语权;但是新中国诞生以后,我们奋发图强,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快速发展,巨龙逐渐苏醒了。龙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龙舟入奥更是彰显体育强国的风采。而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奋勇拼搏,使得我们国家正在快速转向工业强国。
 
申办奥运项目,本质上就是在争夺话语权。目前还只是进入表演赛,离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还有一段路要走。在这场话语权争夺的游戏中,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品牌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是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寄托所在,更是重塑中国体育强国的重要砝码。只有更多的中国力量助力推动中国龙舟的发展,我们才能打赢这场话语权战争。
 
中国龙,一路向前,继续向奥运进发。
参考资料:
《盘点中国奥运史上的“第一次”》
《软实力与中国在奥运文化中话语权的相关性分析—兼论中国武术进入奥运的路径之选》
《我国在国际体育组织中话语权提升策略研究》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竞技体育发展回顾与展望》
《现代奥运已非现代奥运:对当下疫情时期的省思》
人民日报海外版《摔跤被踢出2020年奥运会 奥运出局项目谁来补》
央视网《意义非凡!从中华传统民俗走向世界 “龙舟入奥”正式启动》
网易体育评论《奥运玩什么,欧洲人说了算》
新华网《中国的奥运话语权仍很弱小》
钱江晚报《奥运项目是否设立 地位决定话语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