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门派获救后,对张无忌的态度变了吗?

今天写一个小细节。

周末复习金庸的时候,忽然读到张无忌率领明教高手,于万安寺高塔中,救出了少林、武当等六大派一众人等。

按照传统“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的朴素想法,我觉得,六大派经此一战,对张无忌以及明教,不说是感恩戴德,但也总要认真感谢,在内心深处,从此不再以“魔教”视之吧。

然而,这次越看越心惊,现实的情况,和想象的剧本,完全不是一回事。就好比,我们不能一厢情愿地认为,历经全球战疫,中国给全球提供了那么多帮助,我们的形象必定大为改观一样。

六大门派获救后,对张无忌的态度变了吗?

实际上,六大派对明教的此次救援,感谢当然是有的,毕竟是救命之恩嘛。

不过,这种感谢是不是发自肺腑的,那就不一定了。

不妨看几个细节。万安寺内,张无忌千辛万苦终于将六大派众人,从高塔上救下来,看看众人的反应:

峨眉派是这样的:“周芷若……向张无忌一眼也不瞧,便向寺外走去。”虽说周芷若要和张无忌避嫌吧,但也不至于连个“谢谢”都不说吧。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感谢的,“只有少林派空闻、空智两位神僧不失前辈风范,过来合十向张无忌道谢。”好吧,表面文章还是要作作的。

漂亮话说完了,然后呢,“和宋远桥、俞莲舟等相互谦让一番,始先后出门。”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咱们少林武当才是一家人,张无忌这边,表达个感谢,意思意思就完。——就好比,疫情来了,西边的各个国家不少都靠着中国的口罩呼吸机续命,甚至为了抢口罩,还会来个截胡,但是一旦疫情缓解了,好兄弟还是好兄弟,内心对中国是什么态度,真得很难说。

其他门派更加不堪,“这时昆仑、崆峒、华山诸派高手早已蜂拥而出。”——这意思就是,谢个毛线啊,从明面上看,你们就一魔教,我们是名门正派,能让你魔教救,是给你们魔教面子,谢什么谢,你们魔教应该谢谢我们名门正派给机会,让你们扬名立万了。从名门正派的内心看,名门正派居然让魔教救了,但是这尼玛也太窝囊了,不能感谢他们,感谢魔教太掉价,而且这事不能对外说,说出来更加没面子。——说实话,为了保护我们名门正派的面子,最好能甩锅,我们名门正派万万不可与魔教混为一谈。

别以为名门正派里,就没有“甩锅”的,是谁呢?灭绝师太。

老太太在给周芷若的微信上是这么说的:“张无忌这小子太过阴险恶毒。他是魔教的大魔头,能有甚么好心。他是安排下圈套,要你乖乖的上钩。”

一句话说不明白,老太太继续解释:

“咱们是魔教的死对头。在我倚天剑下,不知杀了多少魔教的邪恶奸徒。魔教自是恨峨嵋派入骨,焉有反来相救之理?这姓张的魔头定然是看上了你,要你堕入他的彀中。他叫人将咱们擒来,然后故意卖好,再将你救出去,令你从此死心塌地的感激他。”

老太太这是在微信里说出了各大“名门正派”的内心声音,而且是不愿意明说的内心声音。

魔教明明是和名门正派有着血海深仇,为什么突然一转眼就真得来救我们了?这里面一定是有阴谋诡计,不是贪财就是好色,要么二者兼有。

比如,峨眉派丁敏君明明也是被张无忌所救,但是她一提起张无忌,不是说张无忌是“魔头”,就是说张无忌是“小淫贼”,咬牙切齿之态,好像她自己不是被张无忌救了,而是被张无忌“不可描述”了……而且言谈之际,半点不提张无忌救命之恩,反而变本加厉给张无忌甩锅,一会说“本派和魔教仇深似海,本派同门不少丧于魔教之手,魔教教众死于师父倚天剑下的更是不计其数。师父所以逝世,便因不肯受那魔教教主一托之故。”一会说“这姓张的小淫贼是本派的生死对头。”

言下之意,张无忌对峨眉派不但没有半点恩情,反而更加的仇深似海,明教不但应该前来赔礼道歉,而且是从人命到经济,进行全额赔偿。——疫情之下,好像不少会说各国英语的议员们,就在学习丁敏君,连“吃相”都很像呢。

六大门派获救后,对张无忌的态度变了吗?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峨眉派的声音并不孤单。

非但不孤单,甩锅明教的声音已经成为了一个声势。书上是这么说的:“江湖上沸沸扬扬,都说魔教势大,将六大派前赴西域的众高手一鼓聚歼,然后再分头攻灭各派。少林寺僧众突然失踪之事,在武林中已引起了空前未有的大波。”

这时候,有谁在调查真相吗?并没有。

 有谁在推波助澜吗?有。

谁在推波助澜?实际上是赵敏这一派。江湖自媒体们,在赵敏这一派力量的示意下,到处散播“先诛少林,再灭武当,惟我明教,武林称王”这类传言,此时,再配合江湖门派对于“魔教”的想象,再加上六大派本身对于被张无忌营救这事,就羞于启齿,有意无意地回避。于是,张无忌舍死忘生营救六大派的行为,就被说成了魔教是包藏祸心要一统江湖。

神雕侠侣的后人黄衫女子,在河北丐帮总舵见到张无忌的时候立马就说:“我从长安来,道上听人说明教教主是个小魔头。”由此可见,老实巴交的张无忌,在江湖流传的形象,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了彻底的“魔头”。可惜,他自己还不知道呢,他以为已经改变了六大派对自己的印象呢,还自我感觉挺良好呢。

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此刻江湖上众门派、众帮会、以及镖行、山寨、船帮、码头等等,无不严密戒备,生怕明教大举来袭。”——疫情之下,不少声音说,各个国家要从中国撤回企业,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和张无忌的遭遇何其相似。

六大门派获救后,对张无忌的态度变了吗?

少林、峨眉、昆仑等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门派,和明教、和张无忌,本来是各种恩怨情仇,要想改变对明教的看法,要想重新树立对张无忌的认知,确确实实很困难。

武当派不同,张无忌的父亲是武当张五侠,张无忌本人小时候也在武当派成长,可以说是宋远桥等人看着长大的。

然而就算是张无忌出身武当,就算是张无忌救了宋远桥等人的命,但是张无忌人在明教,就是人在“魔教”。武当派诸人,还是从内心里,就没把张无忌当好人,根本就没有改变对张无忌的看法,出了事情,本能地就想给张无忌“甩锅”。

这事说出来很令人悲痛,可惜这是事实。

果然,武当莫生谷莫名其妙失踪,留下了一句“门户有变,亟须清理。”于是,武当诸人就开始各种甩锅,纷纷猜测是不是张无忌干的,反正也没证据,就先把“锅”甩给张无忌吧。武当诸人的太极“甩锅”神功,堪称江湖一绝,这么精彩地表演,必须睁大眼睛仔细看看:

殷梨亭是这么甩的:“我……担心无忌这孩子不知身在何处。他现下是明教教主,树大招风,不少人要算计于他。他武功虽高,可惜为人太过忠厚,不知江湖上风波险恶,只怕堕入奸人的术中。”——这个锅甩得比较文雅,就是说,张无忌嘛,还不错,奈何他不一定遇到好人,何况明教都是吸血蝙蝠一类人,张无忌很容易被带坏了,做点坏事也是很还有可能的。

这个锅一甩,下面就收不住了。

张松溪道:“‘门户有变,亟须清理。’咱们武当门下,难道还会出甚么败类不成?莫非无忌这孩子……”——这么轻松写意得甩,用上了武当太极地“云手”内劲吧。

殷梨亭道:“无忌这孩子决不会做甚么败坏门户之事,那是我信得过的。”——好吧,师兄弟之间开始切磋“推手”,一口锅,在师兄弟之间,推来推去。

张松溪道:“无忌少年大血气方刚,惑于美色……我只担心七弟脾气太过莽撞,若是逼得无忌急了,令他难于两全,再加上赵敏那妖女安排奸计,从中挑拨是非,那就……那就……唉,人心叵测,世事难于逆料。”——这是一招太极“白鹤亮翅”,摆明了说张无忌就是好色“小淫贼”,就是杀人犯,必定没有好下场。

宋远桥忽然颤声道:“四弟,我心中一直藏着一个疑窦,不便出口,若是没将出来,不免对不起咱们故世了的五弟。”——大师兄出手,不同凡响,劲力内含,不怒不张,力走圆润,“锅”从内发,猛向人扣……毕竟姜是老的辣,宋远桥什么话也没说死,但是,又说得死死的。

张松溪缓缓的道:“大哥是否担心无忌会对七弟忽下毒手?”——好吧,小师弟挡不住大师兄的内劲,就坦白说了吧。此时,宋远桥默默点头,终于把“锅”给张无忌扣实了。

武当四人这一手太极“甩锅”推手,高明之极,就在轻松写意之间,就在毫无证据之下,就把杀害武当莫生谷的罪名,结结实实扣在张无忌脑袋上了。看到没有,完全不需要证据,也不需要逻辑推理,就凭这“想象”和“猜测”,就能把锅给扣上,这高明之处,甩出灭绝师太那么没涵养的“甩锅”功夫好几十条街。就算是张无忌精通乾坤大挪移,也挪不开自己头上这口“锅”了。

之所以我要大费笔墨,详详细细把这一节“抄”下来,分析透,说清楚,就是要公开一下江湖上最为高明的太极“甩锅”神功。现在江湖上想给中国甩锅的各种“公-知”“母知”不妨学着点。

毕竟,张无忌是如何改变形象的?下回接着说。

六大门派获救后,对张无忌的态度变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