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土八路的货币战争

按:很多专家宣称,人民币之锚是美元,只要外汇储备减少到一定的程度人民币就完蛋。

首先,我得承认,外汇储备对于一个现代国家确实非常重要。但是人民币之锚绝对不是外汇储备,而是我们强大的制造能力。

从中共建立根据地开始,其发行的货币从来都没有将什么金银外汇作为基础,而是将物质储备作为基础,这种粮本位的货币不仅击败了金银外汇本位的国民党货币,而且在金融战争中干掉了所有貌似强大的对手。

50年上海金融战争在我的历史文章中已有描述,下面给大家讲述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没有金银外汇储备的土八路,怎么通过货币战争打得日寇溃不成军。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山东很快沦陷,于是土八路挺进山东开辟敌后根据地,很快站稳脚跟,可是,没过多久,不满八路军势力扩张太快的老蒋,开始耍无赖了,停发了八路军的军饷,山东土八路一下子陷入无米之炊的困境……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你不给老子发法币,老子不会自己印钱啊??俺们当年印红军币,信用那是杠杠的!

山东币

于是自1938年起,山东根据地政府自己开始发行根据地货币——俗称山东币,但山东币刚出来时就遇到问题——其信用比不上在市面上同时流通的法币……

历史:土八路的货币战争

山东币

根据地一幕:

“吃得真饱啊,老板,结账。”

“几位八路首长,给你们打个八折,二十元。”

“给,二十元山东币。”

“几位首长,能不能给法币啊,我给伙计发工资,去买米买菜都得使法币,山东币不好使啊。”

“为什么伙计、卖米卖菜的都只收法币呢?”

“因为法币毕竟是国民政府发行的嘛,有黄金储备,有信用,而且法币和英镑、美元挂钩,可以换外汇哦,连日伪都在沦陷区收集法币,套购外汇呢,而山东币嘛,这个……那个……,八路首长,我是不是伤你自尊了啊,这样吧,这顿饭不收钱了,当请你们的。”

“这可不行,八路军讲究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更别说蹭饭吃了!”

“那首长给打个欠条行吗,以后有法币了再来还……别不好意思,日后的美国也是这样给全世界打欠条换东西的……八路军嘛,咱老百姓信得过,难道八路军还会吃饭不给钱吗??哎呀,是不是又伤你自尊了啊?”……

………………

于是几个八路首长打了欠条,哭着回家了……伤自尊啊,太伤自尊了,你口口声声说“八路军嘛,咱老百姓信得过”,可是为什么就信不过八路军发行的纸币呢???

八路首长回家痛定思痛:这也不能怪老百姓,山东币的确是在完全没有黄金储备、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凭空印出来的……可是今天的山东土八路,从首长到战士个个穷得叮当响,跟日本鬼子的战斗,能缴获几条枪、几十发子弹就很不错了,哪来的金银啊??要得到老百姓的信任,该怎么办呢…………

而到了国民政府实施外汇管制之后,情况更加严重了,日伪手里掌握着从沦陷区缴获的几十亿法币,既然法币不能再用来套购外汇了,那就用来作为发动货币战争的武器,于是,阴险的日寇把这些钱丢进国统区、中共根据地去抢购物资……

山东根据地,在一年之内涌进来几亿元法币,而当时山东年产粮油蔬果几百万吨,本来价值也就几千万元法币,可是市面上忽然多出来了几亿元法币,等于货币增发了十倍,但相应的粮食却没有增产十倍,结果就是通货膨胀,货币贬值。

产粮大省山东,在没有天灾的情况下,粮价一年内涨了十倍,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当时八路首长的处境、心情,跟1947年的宋子文是一样的……

由于法币本来是在山东根据地合法流通的货币,所以日伪用法币打法币这一招实在是太毒,根据地政府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眼睁睁看着物资被日伪疯狂抢购再走私出境,物价每天飞涨,老百姓怨声载道,八路军战士们紧握武器,空有杀敌之志,却根本看不到敌人在哪里……

根据地陷入了经济危机,但也出现了机遇——山东币的竞争对手法币,由于严重贬值,不再被百姓所信任了。

于是根据地政府顺水推舟的禁止了法币在山东根据地流通,先把日伪发动货币战争的源头掐掉……可是百姓不信任法币,不代表他们就会信任根据地政府发行的山东币啊,如果退回到原始社会般的以物换物交易,只会令经济更加凋敝,可能不用日伪来打,山东根据地自己就垮了……

问题是如何在没有黄金储备、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建立起山东币的货币信用呢?

土八路里面没有哈佛、耶鲁的高材生,再说就算有,哈佛、耶鲁也没有教过这些完全不符合西方经济学原理的东西啊……当时山东根据地工商局局长兼货币政策主持人,是薛暮桥,其在根据地政府的作用,大概相当于1946-1947年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宋子文,但是这位薛局长却只有小学文化,要比学历,跟拿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历的宋院长那是没法比的。

历史:土八路的货币战争

薛暮桥

但是小学文化的薛部长偏偏有奇招。

山东根据地政府宣布了全新的货币政策:山东根据地只允许山东币作为唯一法定货币流通,原先使用的法币、金银全部禁止流通,并按市价兑换成山东币;今后每发行100元山东币,工商局会用其中50元用来购买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农产品与生活物资,作为山东币发行的物资储备,其余50元则进入市场流通,根据地政府承诺以后无论谁拿着山东币,如果在商店买不到这些物资,都可以到工商局按政府规定的平准价格换取到一定数量的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等,因为山东币与这些物资是挂钩的……

今天我们看财经新闻,通常是这么说的:“今天人民币的外币兑换官方牌价:兑美元6.5比1,兑欧元8.5比1,兑英镑9比1,兑日元1比7.8……美元最近快速贬值,预计未来处于下跌通道,大家手上有美元的快抛……”……

而如果你身处当年的山东根据地,你听到的财经新闻是这样的:“今天山东币的物资兑换官方牌价:兑大米6.5比1,兑花生油8.5比1,兑棉布9比1,兑花生1比7.8……最近两月花生涨价两成,黑市价更是涨了三成,连带花生油也涨价了,乡亲们,要多赚钱今年得多种花生啊,赶紧的……”

山东老百姓们发现,这个充满创意、独一无二的山东币,虽然没有黄金储备、外汇储备做准备金,但其币值却很稳定,市场物价也很稳定……因为根据地工商局手里掌握着大量物资,如果发现商品物价上升,说明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少了,而流通的货币多了,有通货膨胀的危险,工商局就向市场出售储存的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等,回笼货币,平抑物价;而如果发现物价下降,说明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多了,而流通的货币少了,这样会谷贱伤农的,根据地政府就增发货币,开动印钞机印钱,收购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等物资,充实库存……通过大量物资储备、控制货币流通数量的创新货币政策,山东根据地政府的山东币,实现了与金本位美元一样的币值稳定、物价稳定……在几十年后,西方经济学家佛里德曼才提出相似的货币经济学理论,而在这位大经济学家还在念大学时,山东土八路已经进行了成功的实践了……

山东币,终于成为了山东根据地百姓放心持有的专属货币了,市场物价稳定,商业贸易越来越繁盛,人们生产积极性越来越高,经济越来越好,老百姓们很满意啊……

山东根据地政府就更满意了——终于可以自己印钱自己花了,从此政府日常运作开销、购买军需、军费开支全都不成问题了,不用看国民政府的脸色了,更不用怕日伪的货币战争了,而且,还有财政余力支援附近的兄弟根据地、和在陕北穷山沟里的中共中央了……

随着经济状况的好转、金融运作越来越有经验,现在轮到山东土八路开始准备要向日伪发动八路版的货币战争,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

货币战争

山东靠海,所以随着势力、地盘不断扩张,山东根据地政府掌握了一种战略资源——海盐……

食盐,是人类生活的其中一种必需品,在中国历史上从来都是政府重点管控的关键资源,山东土八路当时控制了山东所有的海盐盐场,也等于是控制了山东周边区域的食盐供应权,包括沦陷区……

另外山东盛产花生,出产的花生油香浓好吃,而食用油也是人类生活的其中一种必需品,山东土八路当时也等于是控制了山东周边区域的花生油供应权,包括沦陷区……

掌握了这两种战略武器,小学毕业生薛局长开始筹划他的货币战争计划了……

首先,把之前在食盐生产商与消费者之间,转手倒卖的二道盐贩子全部赶走,由工商局取而代之,从此食盐全部由工商局属下的商店统购统销,无论是谁,要买卖食盐必须经过工商局……(按,国企是中共调控经济的定海神针这是从抗日战争就开始的历史

然后,工商局把花生油也纳入了统购统销的范围……我们可以用今天时髦的经济学名词来给山东根据地工商局起外号——“食盐垄断托拉斯”“花生油欧佩克”……

一切准备就绪后,“食盐垄断托拉斯”“花生油欧佩克”宣布,从今天起,无论谁要购买山东的食盐、花生油,都必须使用根据地政府发行的山东币……

根据地的百姓倒是没所谓,反正早已经习惯用山东币买东西了,可是日伪占领区那边马上就傻眼了……之前日伪占领区那边的商家都是通过地下的二道贩子购买根据地里的食盐、花生油的,以前用法币、用汪伪发行的伪币、甚至硬通货,什么都行……

上次货币战争用海量法币套购根据地的物资,日伪还在回味无穷呢……之前发现根据地在打击二道贩子,实行食盐、花生油专卖的时候,日伪那边的商家就觉得有点不对,然后现在才发现,这个薛局长真不简单啊,我到哪里找山东币来向你买东西呢……

历史:土八路的货币战争

对于沦陷区商人的“困境”,根据地政府给出的解决方案非常“简单”:

“笨蛋啊,你卖一些中共需要的物资给根据地政府,然后根据地工商局付给你们山东币不就行了吗?你们就可以用来买食盐、花生油了嘛,而且算起来价钱比以前更便宜了呢……”

“那根据地需要一些什么货呢??”

“什么钢材啊,医疗器械啊,药品啊,你有多少我吃多少,不就是山东币吗,就是咱家印出来的啊……”

“可是钢材、医疗器械、药品什么的都是日本太君禁止向根据地输出的管控产品啊……”

“那是你们的问题,想要我们的山东币,就拿钢材、医疗器械、药品来换,然后再来买我们的食盐、花生油,不干拉倒……”

“可你们的山东币只是用纸张、油墨印刷出来的,基本是零成本,就这么来换我们的钢材、医疗器械、药品这些紧俏商品,你们也太占便宜了吧……”

“滚你的,就算钢材、医疗器械是紧俏商品,但我们还有其他渠道弄到这些东西,就算弄不到,我们没有这些紧俏商品又不会死,你们就试试平日吃饭、炒菜不加食盐、不用油吧,应该也不会死的……”

“大哥,别走啊,这生意我做,我做了……”

不久之后,日伪惊恐的发现,不知为何针对根据地的贸易制裁完全崩溃了,各种原先被严令禁止向根据地输出的管控商品,源源不断的被沦陷区的商家向根据地贩卖,换回山东币,而这些商家,正是上次货币战争里,配合日伪向根据地输入海量法币,抢购物资的人……

怎么回事,怎么这帮墙头草全倒戈了??日伪政权下令在与根据地的交界处加强巡逻检查,可是,直到抗日战争结束,日伪投降,他们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日伪的巡逻队不是没截获过这些管控产品,但都是收了钱后就放行了,这无关他们是否尽忠职守的问题,关键是,这些巡逻队就算不关心百姓的死活,但他们很关心自己能不能吃上盐、吃上花生油啊……

结果,山东币开始在山东根据地周边的沦陷区全面流通,沦陷区内从商家到平民,都把商品卖给根据地,换回大量的山东币储存起来,以备购买山东食盐、花生油之用,而且由于山东币的信用好,即使是那些暂时不需要购买食盐、花生油的人,也会兑换大量山东币存起来,以便保值……就这样,人民币的前身——山东币——成为了周边地区的储备货币……

小学毕业生薛局长的这个货币战略,其实跟过去的美元战略是一样的,就算美国经济萧条债台高垒,只要中东石油依然用美元结算,美元就可以继续保持国际主流储备货币的地位……

因为,你可以不用F22、航空母舰,你可以不用GPS卫星、波音大飞机,你可以不用苹果8代、八袋苹果……不用这些高科技产品,是不会死的,甚至你努力一把,这些高科技产品还可以自产自销呢……

但是,你不能不用石油,这是会死人的……你要换石油,就要先用你的产品,换美国印刷的美元……

这一手,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中共已经玩得很熟练了,要是有人认为中共只会玩枪杆子、不会玩货币战争,那活该他被中共玩到死,想一想,全世界直到70年代才取消金本位体制,才明白物资供应才是货币稳定的根本,好吧,洋人明白这个道理已经比中共落后了30年……

但是,还有一批人在40年代认为中共是土共,以为用经济金融手段就可以轻易玩死中共,于是,一场新的大戏在上海摊即将拉开帷幕,这场大戏的主角是48年让国民党金圆券改制一败涂地的投机商们,他们的对手换成刚刚进入上海的中共……

按:本篇原文摘录自网络,来源已不可考,引述时做了一定的改动,在此对原作者表示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