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如镜——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二)

按:本文摘录自我的作品《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该书是近20年唯一可以同时在大陆、台湾出版的现代史书籍。当下中国面临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美贸易战反复拉锯,国内舆论一片中国药丸的言论。回顾一下这段历史可以帮助大家拨开这些困扰的迷雾。

全书从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多个层面讲述国民党失败的原因,这里我们连载并且略有修改的是经济篇内容。经济这个层面不仅对于当时国民党的失败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对于大家理解国家治理、中美贸易战摩擦也有很大的借鉴参考价值。

金融开放与经济自由化

滑向深渊:金融开放与经济自由化。

接受过美式全套教育,对美国的自由经济很是向往的宋子文先生在抗战胜利主政后就迫不及待实行金融开放的经济自由化政策。

正是这个恶政彻底断送了国民党政府的命运。

何为金融开放的经济自由化政策?

简单的说就是开放金融市场,将法币汇率与美元捆绑。同时开放上海黄金市场,无限制出售黄金来稳定币值

另外就是向美国商品敞开国门——当时国民政府关税本来就很低,宋子文先生不但不想办法提高关税,或者设置非关税壁垒来保护民族产业,反而大幅度提高法币的汇率来迎合美国资本的需要,大量进口美国货——美其名曰让国产商品与美国商品公平竞争。

按:上面的手段大家看上去是不是很眼熟?没错,上面宋子文先生做的正是当下美国对华的诉求——开放金融市场,拆除关税与非关税壁垒,大量购买美国商品,让美国商品与国产商品“公平竞争”,这些诉求大多数中国政府都无法接受,所以,美帝就发动贸易战。

为什么中国政府不接受这些要求?公知们天天造谣说,开放金融、拆除关税壁垒会“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下面我们就来看看,70年前,宋氏这么干了后,当时的老百姓是否“过上了好日子”

我该怎么来评价这个金融开放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呢?

话说历史上执政者不是没出过败家子,但国舅这样的败家子纵观古今中外只此一家!以中央大义名分加绝对权力,即使在经济领域也有无数货币工具、政策工具可以使用,国舅爷的办法偏偏是最笨最愚蠢的办法!

首先,金融开放以及经济自由化政策不仅需要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而且还需要政府具有强大的干预经济的能力。很可惜,宋子文政府两者都不具备。

以宋氏地位不可能没有预见到国共必有一战。金融开放以及经济自由化政策大致是从1946年3月开始实施,标志性事件就是1946年2月25日,国防最高委员会通过《开放外汇市场案》,这个时间,国共内战已经一触即发。

既然战争迟早要爆发,那么实行金融开放以及经济自由化政策不是在鼓励民间踊跃投机吗?关于战争期间为什么投机市场会活跃,推荐大家看一本书茅盾的《子夜》。这本书形象的描绘了一个雄心勃勃希望在民族工业领域作一番事业的企业家如何一步步沉沦为金融市场的投机者。

战争必然带来物价波动,政府第一该做的是严厉打击投机而不是相反。战争本来就为投机创造了丰富的机会,如果投机可以获取暴利,那么谁愿意去老实巴交的生产?这么简单的道理国舅爷这个财经专家怎么不明白???

再看看国舅爷三大稳定物价的举措。

开放金融市场,钉住法币与美元的比价——好吧,一旦法币贬值——不管是因为金融投机还是物资短缺,那么就只能政府买单,嗯,用国民党政府家底——外汇与黄金储备买单

刺激进口贸易,以进口美国商品以及出售接收日伪的物资供应市场——进口物资需要外汇,好吧,还是用国民党政府家底——外汇与黄金储备买单

开放上海黄金市场,以出售黄金来回笼货币——还是用国民党政府家底——外汇与黄金储备买单!

这个政策仅仅实行一年就带来严重的后果。

首先是金融投机盛行。

在一个物价飞涨的时代,任何人都希望找到可靠的渠道保护自己的财富。好吧,现在国民党政府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机会——买黄金。于是大量的资金狂潮般涌进上海。(与前段时间炒房潮有点类似,不同的是,中国政府用了各种手段来打击投机买房,而宋政府却放任自流)

有权有势的军政长官,更是动用关系大量抢购黄金。各地银行也纷纷抢做上海汇款,甚至有包机运送现款到上海抢购黄金。

历史如镜——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二)

上海抢购黄金风潮

比如当时徐州并非工商码头,而是军事重镇。但银行钱庄却纷纷到徐州开设分行,将军饷套出来做黄金投机生意。当时甚至有这样的奇观,中央银行由南京向北运输钞票(主要是军饷)的运钞专车,有时竟出现行至半途即调转车头原车南开的怪事(实际直接开往上海)。

黄金投机如此剧烈,宋子文当局竟无任何应对措施——比如控制银根等等——反倒以支持“生产”的名义下令中央银行发放所谓的“生产贷款”,而这些“生产贷款”绝大多数都落到权贵们开设的空头公司名下。

这些公司拿到贷款立刻就去抢购黄金。例如有工厂早晨从中央银行领取所谓“生产贷款”的巨额支票,来不及通过交换所兑换,就直接在市场上抢购中央银行抛出的黄金,因而中央银行抛售黄金的收款中,竟然发现自己当天上午所发出的生产贷款支票!这么危险的信号宋子文当局依然熟视无睹,继续自决堤防,大量发放生产贷款,据统计,在1947年仅春节前几天就发放650亿生产贷款!  

当时各地流向上海资金高达6000亿加上上海2000亿游资——不算生产贷款,光是涌到上海投机黄金的资金就有8000亿。国民党中央银行黄金与法币的挂牌价大致是4000元/条,那么简单的算术就可以计算出,要全部吃下这些游资要2亿条黄金,就算是一半也要1亿条,1条黄金按10克计算1亿条黄金就是2000万两,2亿条黄金就是4000万两,国民党中央银行黄金储备最高时也没有超过1000万两。

宋国舅只要稍微做一下算术题就应该知道,手里那点黄金储备根本就无法平息汹涌的黄金投机潮。

但是,宋国舅不仅算术水平糟糕,还偏偏妄自尊大,目空一切。

宋子文在担任行政院长之初就放出狂言:“我们的政策,不一定将所有的黄金都脱售,但是无论如何,政府有力量在手,就是黄金一项, 也就可以控制金融。”

谁知道其金融开放与经济自由化政策执行还不到1年,到1947年元月黄金价格已经有控制不住的趋势。

历史如镜——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二)

中央银行虽然每日抛售金条,但是黄金涨风不但不能平息,上涨幅度反而越来越大,涨风越来越凶。

最后上海库存黄金用完,更租用中航运输飞机,将重庆的库存金条也运来救急,但是在庞大的抢购黄金资金面前,运来的黄金如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最后央行抛出的黄金越来越少——在1月30日这一天抛售的黄金还有19000条,而整个2月的上半个月,一共只抛售10900条。

央行捉襟见肘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而嗅觉灵敏的黄金投机商们已经觉察到央行库存黄金快要见底的信息,特别是抢购黄金中发现重庆印钞厂的印记。于是市面恐慌,掀起抢购黄金的高潮。

2月15日,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宋子文终于认输,宣布央行停止抛售黄金。顿时,上海黄金市场变成只有黑市,没有牌价。

于是民众集中抢购黄金与物资。没有黄金支撑的法币就是一张废纸!黄金一停售,物价立刻狂涨。

到1947年3月,国民党政府568万盎司的黄金储备减少了331万盎司——大半家底没有了,物价也没控制住,成了双输的局面!

现在,我们来看看,宋子文先生第二个举措:钉住法币与美元的比价,向美国开放市场,刺激进口贸易,以进口物资以及出售接收日伪的物资供应市场。

这个举措简单的说就是高估法币币值+低关税来刺激进口。1946年3月4日南京正式开放外汇市场,把法币的对外汇率定为1美元兑换2020元法币, 中央银行奉命无限制买卖外汇!

以当时国内的物价上涨程度来说,法币的对外价值被严重高估。(美国佬还没要求,宋国舅就自己把法币汇率升上去了,真是美式教育的好学生啊,吐槽中国政府外汇管制政策的,看看下面不管制外汇的后果)

好吧,宋子文先生又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空前壮举——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这么干过!因为高估本国货币币值+低关税来刺激进口会带来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对本国生产企业将是致命的打击!

这个政策一出台,大量外国货(主要是美国货)潮水般涌进中国:从汽油到汽车,从电灯到电影,从面粉布匹到棉纱白糖,从口红丝袜到领带皮鞋,甚至铁钉和香烟都是USA制造!国内民营企业几乎无法生存,纷纷倒闭——大量民族企业倒闭的后果就是大量工人、职员失业,城市次序失控。老百姓连饭碗都丢了,还能“过上好日子吗”?

另一方面,自主产业纷纷倒闭,必然导致税收锐减,政府财政收支恶化。

历史如镜——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二)

财政收支恶化,教育费用锐减,大学生反饥饿反内战游行

当全民都开始使用美国货的时候,大家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美国货要用国家外汇来换,美国货盛行相当于老百姓吃穿用度都在用国民党政府外汇储备!这么干别说是民国,就是美国也扛不了几天啊!

按:以美元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的美国都受不了巨大的贸易赤字,都要向全世界大打贸易战,宋子文先生居然认为国民党政府可以这么干!

一边在疯狂支出外汇,而另一边外汇收入却基本停滞。

原因很简单,刺激进口贸易的政策一实行,出口因汇率高估,不敷成本,而处于完全停止状态,外汇有出无进,国际收支急剧恶化,外汇储备逐渐枯竭——1946年外贸入超猛增为47430万美金!好吧,将近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又没有了。

看到这样的局面,宋子文先生又慌了手脚,终于在1947年2月5日,颁布了“出口津贴,进口征费”的办法。即自2月16日起,对出口货物结汇时,对其出口价格给予百分之百的补助;对于进口货物,则依海关征税价格再征收百分之五的附加税。

但是对于机器、棉花、米麦、煤油等美国对华大宗出口商品,为了讨好美国,则免征附加税——现在才想起保护民族产业?晚了!

即使这样委曲求全,美国老爷依然不答应。

鼓励出口法令一出台,美国驻沪领事馆当即以书面通知国民党政府各轮船公司,明确提出国民党政府的出口津贴办法与美国1930年颁布的关税法令以及美国海关税则有冲突,所以,领取国民党政府津贴的货物到达美国后将特别课税——也就是说,你国民政府对出口商品补贴多少,美国政府将加征多少。(看看,美国佬加征关税完全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什么公平贸易借口全是扯淡)

当时中国进出口贸易完全被美国垄断,美国强硬的反对,宋子文这个鼓励出口的法令也就无疾而终。

出口打不开局面,进口却依然无法控制,虽然国民党政府大量出售了日伪资产来平衡收支,但是到1947年3月国民党政府外汇储备减少了45372万美金!

换句话说,国民党政府在抗战胜利时8.5亿美元的家底,被宋氏一年就亏空5亿多美元,剩余家底不到2亿!如果加上出售日伪资产、物资的收益,宋氏花掉的将达到7—8亿美金!要知道46年一年的军费也不过1亿多美金!

美军垫款案

宋氏败家行为,莫过于“美军垫款案”为甚。

1942年,为了支持国民党政府抗战,中美签订“中美互助协议”。该协议规定,美军驻华费用由国民党政府垫支,最后由美国买单。截止到1944年,国民党政府共为美军垫支费用按照国民党政府官方汇率牌价折合25亿美元,而美国只支付了2.5亿美元。

1946年8月,美国派人来华与宋协商垫支费用问题,宋竟然私自答应,将美国在太平洋各岛上的剩余物资作价抵偿这笔巨额费用。因此,国民党政府不仅没有得到应当得到的巨额美元外汇现款,反倒承受巨大的损失。

如前所述,截止到1944年,国民党政府共为美军垫支费用按照国民党政府官方汇率牌价折合25亿美元。而美国以法币价值高估为借口只认账2.5亿美元(美国大量出口中国物资时怎么不提法币高估?)。

国民党政府已经吃亏很大。可是,从1945年到1946年8月为止,国民党政府又为美军垫付1300亿法币,这时仅由美国声称价值8亿美元的实际上等于废品的剩余物资抵账,国民党政府反倒要为这些废品支付巨额美元外汇的运输费用。丧权辱国莫此为甚。

宋氏在抗战胜利后主导的几大政策,通俗点讲,法币对伪币汇率政策就是说:“去抢沦陷区吧!”,金融自由化政策更神奇:“来抢国库吧!”,出口补贴政策美国大爷不答应,宋内阁忍气吞声也就罢了,“美军垫款案”白纸黑字板上钉钉的可以获得美元外汇的事情,偏偏宋国舅要倒贴运费收回来一堆破铜烂铁!

这就是这个经济专家、理财圣手在抗战胜利后1年内干的几件大事!多大的家当也经不起国舅爷如此折腾啊!

套一句很俗的话就是;国舅爷起了我军想起而未能起的作用;干了我军想干却未能干的事情!

最奇葩的是,宋氏花掉7—8亿美金居然还没能平衡国民党政府开支,稳定住物价,军费与政府开支是靠印钞票来维持

45年8月,法币发行量不过5569亿元,到了47年2月,法币发行量已经达到48378亿元,货币超发已经突破8倍!货币超发自然引发物价飞涨。

8年抗战那么艰苦的时期,国统区物价指数不过超过法币发行倍数的22.5%,而战后一年则物价指数超过货币发行倍数111.5%。并且这一差距还在不断扩大,恶性通货膨胀已经无法抑制。

1945年9月100法币可以买2只鸡,1946年1月只能买2个鸡蛋,到了3月份就只能买两粒煤球了。内战还没爆发,法币已经开始已惊人速度贬值。这个原因除了经济政策严重失误没有第二个解释。

内战一爆发,军费开支巨大,加上错误的经济政策——两个因素一叠加,法币贬值速度更为惊人。

据《凄风苦雨中的民国经济》记载。100元法币在不同年代的购买力如下:

1937年 可买牛两头

1941年 可买猪一头

1945年 可买鱼一条

1946年 可买鸡蛋一个

1947年 可买油条1/5根

1948年 可买大米两粒

1949年 可买1粒米的千分之2.45

家底被亏掉大半,还带来经济危机。

正是后方的经济危机,蒋介石不得不在前线军事节节胜利的有利形势下被迫将全面进攻调整为重点进攻。

为什么宋氏是国民党政府失掉大陆的第一罪人?

前面已经分析过,宋氏最无能的还不仅仅是1年时间亏空掉国民党政府大半个家底(至少是7-8亿美金)。最让人无语的是这7-8亿美元政府没用上,老百姓没用上,军队也没用上(政府与军队费用靠印钞来维持,老百姓白白被通胀掠夺),那么,这7-8亿美金那里去了?很简单,被金融投机者与美国商人(巨额入超)拿走了。(美式文化渗透培养亲美派获得巨大的成功)

如果,我们假设另一种可能。比如,把宋氏换成孔氏担任行政院长(44年前就是孔氏主政),历史会出现怎样的变化?

孔氏虽然平庸,但是老成持重,即使不能指望孔氏能振兴经济,但守住家底是没有问题的。

8年抗战,国民党政府偏安西南,那么艰苦的情况下(大半个国家沦陷,收入锐减,还要养军数百万作战),国民党政府还是撑过来了,财政不仅没有崩溃,到胜利时还攒下殷实的家底——孔氏居功甚伟

如果45年后继续是孔氏主政,情况就严重了。很难相信平庸持重孔氏会推行激进冒险的经济政策。

所以,第一,法币与伪币1:200的昏招大概不会出台,第二以孔氏持重的性格,不可能在明知道内战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搞什么金融开放与经济自由化。

以国民党政府近9亿美金加上出售日伪资产可望达到13——15亿美金的家底,就算当时国民党政府收入仅能支撑政府日常开支,军费全靠家底;那么,首先印钞可以避免,通胀就可以控制,国统区人心得以稳定;最关键的是军费一年不到2亿美金,十几亿美金家底足以支撑国民党政府7-8年。

如果这样,情况就变得相当严峻。

战争主要在解放区展开,真要是战争能够拉锯7—8年,胜负先不论,解放区经济必然要遭受毁灭性打击。

举一个例子,30年代张国焘徐向前在川北建立根据地后,面临四川军阀多次围攻,虽然每次战争红军都取得胜利,但是战争在川北苏区反复拉锯把根据地也打成废墟,最后红四方面军不得不放弃根据地跟随一方面军长征。

所以,国民党政府如果能坚持7-8年,战争结果很可能是另一种局面。

据《中华民国史史料长编》,蒋介石在1949年退守台湾后,在国民党七大报告中,对宋氏公开批评:“民国三十六年间,行政院宋院长擅自动用中央银行改革币制的基金,打破了政府改革币制的基本政策,于是经济就在通货恶性膨胀的情势下,游资走向投机垄断,正当的企业不能生存,中产阶级流于没落。社会心理日倾浮动之中,经济崩溃的狂澜,就无法挽救。这是大陆经济总崩溃最重要的环节。

蒋介石总算是明白过来,可惜悔之晚矣。

以史为鉴,大家明白中国政府为什么硬怼美国贸易战了吧。另外,大家也可以看出宣传美帝是为中国老百姓谋福利的公知有多么混账!

下一篇给大家讲述48——49年上海的金融战争,这场金融战争几乎就决定了中国未来的命运。面对同一批投机商人,为什么蒋介石金圆券币制改革就大败亏输,而中共却能在“两白一黑”战争中大获全胜——这个案例将非常生动的说明了,迷信美国那套自由金融理论还真不如中共那套“土办法”实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