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去了东南亚

《南方周末》报道了洋垃圾涌入东南亚的现象。 

垃圾去了东南亚

 根据这篇文章的描述,在中国明令拒绝洋垃圾流入后,东南亚成为了洋垃圾新的填埋场,这些垃圾主要去往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等国,由于中国从2017年明令禁止洋垃圾,2018年东南亚国家的废塑料进口量较2016增长了171%,总量由83万吨上升到了226万吨。 

原先在中国生存的可再生资源的公司,也纷纷跟着洋垃圾去到了东南亚国家,“像看到金矿一样”一拥而上。 

中国在禁止洋垃圾后,东南亚各国也跟风发表过各种措词严厉的声明,不愿意接受洋垃圾进入自己的国家,杜特尔特以他素来粗犷的方式说,“要把垃圾倒在加拿大美丽的海滩上。” 

不过,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根据北师大全球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显强的说法,东南亚从2016年到2019年,废铜、废铝、废铁等货物的进品数量一直在增长。 

在马来西亚巴生港,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的垃圾源源不断地进入这里,1.7万吨塑料垃圾曾淹没了巴生港仁嘉镇,这些塑料废物只有9%是真正可回收的,12%要被烧毁,其余的则被倒到海洋里,或者就地填埋。 

我在日本京都旅游时,发现这座城市干净得不像话,后来明白,在这些发达国家干净的背后,是日本、德国、美国、英国、法国的垃圾都打包发往了中国,中国禁止后,这些垃圾就流入了东南亚。 

发达国家以16%的人口,产生了全球34%的垃圾,再把垃圾倾倒进发展中国家,还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恩赐。 

当富裕国家的人走到发展中国家,捏着鼻子嫌弃这里脏乱差的时候,从没想过其实这也有他们的一部分原因。 

如果抛弃道德层面,只谈经济层面,其实发展中国家,也确实需要发达国家的垃圾。 

按塑料行业人士的说法,像给市政做水管的再生塑料高密度聚乙烯,四五年前中标价是13000-14000元一吨,中石化当时的PE原料是12000元一吨,一吨的利润是200元,生产一万吨才赚200万,而这种企业已经是行业内的中型企业了。 

为了赚钱,只好从国外的废旧塑料想办法降低成本,这些原料的纯原料性能要高过国内中石化的原料,粉碎加工成颗料后,各项指标基本与国内的纯PE原料差不多,同样也能做管材,价格能控制在8000元一吨左右。 

简单点说,国外的塑料质量好,就是别人不要的垃圾,我们以前也要捡回来当宝。 

进口废铜废铝也是同样的道理,甚至回收发达国家的垃圾废金属,比开矿造成的污染还要小一点。 

工业产业链落后,只能吃人家的残羹剩饭,就算是垃圾也只能收了。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当年为了加入WTO,给全国人民提供就业,美国对我们提出了各种苛刻的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我们必须无条件接收发达国家的塑料及进口垃圾。 

1990-2000年左右中国农村的凋蔽,没有经历过的人不可想像,大把年轻人无所事事,极容易造成社会动荡,农村可怕的失业率逼着我们答应了美国的条件。 

虽然会污染环境,洋垃圾的分捡也会降低一些企业成本,还能提供就业,这些洋垃圾最早发到中国是免费的,倒找中国人50镑一柜,后来中国人都来要,反而花钱买洋垃圾,再用廉价的人力成本搞定分选、破碎、清洗、造粒等环节,从中小赚一笔,中国最大的改性塑料公司金发科技股份就是这样发家的。 

东南亚国家今天收洋垃圾是一样的原因,一吨废塑料的进口价格只有他们塑料原料价格的三分之一,算上其他成本,也只有原料价格的一半,还能解决部分就业,总比菲律宾贫民窟的人去吃pagpag好吧。 

为什么中国从2017年开始禁止洋垃圾进入。 

还是因为中国工业产业链升级了,不再需要这些东西,另一个就是成本问题,我们处理洋垃圾的人工成本、治理成本上升,开始超过了收益,只能禁止。 

比如1990年代,一个洋垃圾处理链条上的工人一个月挣600块,我们为了就业,就算污染环境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发展,但到了2017年,这个工人要4000块,还不算土地成本、污染成本,完全划不来了,必须赶出去。 

工人为什么变贵了呢?这就跟我在《柬埔寨为什么这么乱》里介绍的一样,只要国家的主力产业链升级了,主力人群收入就会上升,同时带动服务业、边缘人群的收入上升,你以前给500人家抢着干,现在人家不干了,人家有得选,看大门都比你这收入高,你只好加价到4000. 

所以我反反复复跟大家说这个道理:决定民众幸福的,是这个国家能不能提供高质量的稳定就业。 

一个国家有没有优质产业链,决定了国民的工资收入,而收入,直接决定国民的生活质量。 

我还是拿印度来举例吧,因为前前后后写过五六篇关于印度的文章了,现在我们也基本将印度的一些大概情况摸清楚了。 

印度每年有300万左右的大学生毕业,就算水平塑一点,其实已经形成了很不错的人才架构。 

但是印度一直发展不起来,核心原因就是做不到中央集权,没有办法给工厂提供土地,也没有办法给基建提供土地,因为他们的《土地法》保障私有地主的利益,修个高铁一家一家谈下去简直没完没了,只要政府态度一严厉一点,反对党国大党就搞道德绑架,说政府无视穷人的利益,是反人民的党。 

中国现在人力成本上升了,部分低端产业链很想去印度开工厂,就这点破事都搞不起来,一块工厂地皮都批不下来,怎么建厂?没有路,怎么把货运出去? 

印度连低端工业链都无法承接,人民当然活得痛苦,各种妖蛾子满天飞,各种奇葩新闻时常发生,都是穷逼出来的。 

贫穷才是万恶之源,干掉贫穷才是政府最应该做的事情,民众最需要的是国家搞定优质产业链,而不是西方国家宣传的那一套民主模式。 

一人一票听起来非常美好,但开车上路还需要驾照,安个电线都要电工证,国家大事这么严肃专业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对国家大事并不知情的普通民众一人一票决定? 

甚至我也极度怀疑无限制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有他的好处,确实能形成监督,但言论自由发展到最后,受益最大的一定是把持渠道的少部分文人和媒体,肯定不会是普通民众。 

我写下这一段一定会让中国的自由派非常愤怒,但事实摆在眼前,事实胜过一切雄辩。 

中国的舆论圈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就是你只要不是吃政府这碗饭的,你就不能肯定政府的成绩,你就只能批判政府,显得你独立清醒,否则你就是巴结强权,哪怕政府做对了也不行,强行搞道德绑架。 

就像春上春树说什么“在鸡蛋和石头的较量中,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听起来非常英雄主义,本质上就是个杠精,根本不讲道理,你至少要分清楚鸡蛋和石头谁对谁错再说行不行?如果鸡蛋是个无赖泼皮,你也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站在鸡蛋这一边? 

印度这边就是被西方民主制度和政治正确绑架了,莫迪要是能痛痛快快划地给韩国工厂,痛痛快快划地给日本高铁修路,以他们那每年300万大学毕业生的潜力,印度经济早就爆炸了,什么种姓制度城乡矛盾贫民窟现象,也一定会被发达的经济冲得七零八落,要是能解决,印度早就在研究产业升级了。 

就这点破事,搞了七十年了还搞不定,是因为总有人打着穷人的旗号,干着坑害穷人的事情。 

提升整个国家的产业链,让全民富裕,才是大爱,关心某一个受害人,是小爱,可以理解,但不要刻意放大,在大爱面前,小爱该让路就让路,别TM婆婆妈妈的。 

有了优质产业链国民才会幸福,没有夺取到优质产业链,谈什么都是在欺骗国民,无非就是各党派许诺多发点福利流利上台,根本不管国家债台高筑随时破产。 

民众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国家产业链上去了,大家可以绑定在优质产业链上,都生活得更好一些。 

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而不是西方宣传的:一民主就幸福。 

东南亚现在确实越来越像是中国经济的下水道,不仅黄赌毒过去了,欧美日韩的洋垃圾也过去了。 

说穿了就是自己不争气,活在世界产业链的底层,只有源源不断地陷入被迫害的怪圈。 

菲律宾曾经有那么好的机会,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成这个样子,还是顶层设计出了问题,不知道抓紧时间升级国家的重要性。 

好消息是,随着中国带头,东南亚国家也从2021年开始陆续加强了对洋垃圾的管制,导致发达国家居然开始反省自己了,主动在自己国内开始建垃圾处理设施,中国部分可再生能源公司也过去到那边建厂。 

不过我个人怀疑东南亚应该是摁不住洋垃圾入侵的,毕竟在现阶段,洋垃圾对他们来说,是收益大于损失的,只要有钱赚,就一定有人冒险干这行。 

棍棒打不死经济规律,谁不努力不争气,上天就会时时刻刻地处罚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