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犹太人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二战纳粹对于犹太人的屠杀是一场悲剧,但是更悲剧的是,这种屠杀并没有得到铭记与反思,而是逐渐成为了一种身份政治游戏。

 

 

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全世界的犹太富豪比例如此之高?

 

其实这个问题是被搞反了,并不是犹太人聪明,出富豪多,而是很多西方富豪,热衷于加入犹太民族。

 

比如说懂王的女儿伊万卡吧:

 

1.她嫁给犹太人库什纳以后,也皈依了犹太教,也就是说,伊万卡也算犹太人了,她子女也算犹太人了。

 

2.但从人种来看,伊万卡是标准的西欧人。准确的说,是标准的西欧资产阶级,和古代的闪米特人种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但是,当她皈依犹太教,成为犹太民族以后,就出现了有趣的变化。

 

伊万卡皈依犹太民族之前,西方底层屌丝去抨击她,完全没问题,毕竟伊万卡是有钱人,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底层老百姓骂有钱人太正常不过了。

 

甚至还会出现韩国财阀那种奇葩,主动投资骂财阀的电影《寄生虫》,以此来缓解底层的愤怒情绪,让底层情绪得到释放。

 

但是伊万卡皈依犹太民族以后,西方普通人和伊万卡的阶级矛盾,瞬间就变成了族群矛盾,或者说在西方政治正确背景下,很容易上纲上线成为族群矛盾。

 

这时候伊万卡就可以反杀了,她可以说:“你攻击我,因为你是种族主义者,像纳粹一样,觊觎犹太人的财富。”对方瞬间就被动了,这样就消解了底层穷人对于自己的攻击。

 

总结:

 

1. 在西方选举社会,底层人骂有钱人是天然政治正确的,因为选举政治就是迎合大众。当然政客们只是选举的时候迎合大众,上台以后未必真的做些什么。

 

2.二战以后,西方禁止了公开层面的种族歧视,也是西方很重要的社会共识,现在欧洲,你连强调对方的犹太人身份都不能,否则这都算是种族歧视。

 

3. 对于资本来说,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样,他们都怕政府过于强势,这样就会打压自己,甚至剥夺自己的财富,但是大众对于贫富分化的不满,也是不可能消失的。

 

所以他们用魔法打败魔法的方法,那就是热衷皈依犹太民族。

 

这样的话,钱还是这么多钱,资本家身份也还是这个身份,但是他们再也不用担心被大众攻击了。

 

拜登的妻子,两个儿媳都是犹太人,这样看,拜登的后裔,以后也就都是犹太人了。

 

从特朗普、拜登、老布什家族来看,他们的部分子女成为犹太人这类人都有这么些特点

 

1.是基于利益的主动选择,要说他们真的信奉犹太教,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

 

2.他们的子女基本都是西欧人种面孔+西欧血统主体,犹太人血统很少。

 

你往一瓶可乐里滴入了几滴雪碧,请问这是可乐还是雪碧呢?

 

特朗普、拜登、老布什家族就是这么个情况,从人种来看,实际上的犹太血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却已经变成了犹太人。

 

库什纳虽然还有点犹太人特征,但相比正统的中东闪米特人种,其实他也长得更偏向欧洲白人。

 

再仔细琢磨一下,你是不是就发现,相比说:犹太人虽然标榜是一个民族,是不是更像一个跨国企业?

 

 

 

犹太人是这么一个民族:

 

1.他既不是血统意义上的存在,没人说得清什么才是最纯正的犹太血统。

 

2、他也不是人种意义上的存在(在以色列什么人种都有,堪比人种博物馆)。

 

3、他也不是文化意义的存在(很多世俗犹太人是不信犹太教的,只是对自己的犹太身份有认同)

 

事实上,今天犹太人对自己的定义是非常混乱的:

 

1.伊万卡现在已经算犹太人了,但是她一毛钱的犹太血统都没有。

 

2.很多犹太人并不信犹太教,只是受欧洲民族国家影响,对犹太身份是现代化的民族认同。

 

所以特拉维夫(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的LGBT很多,这是符合欧洲世俗文化,但是违反犹太教义的。

 

3.只要有一滴犹太人血统,往往就会被算成犹太人。

 

所以什么才应该是犹太人?犹太人自己都无法统一标准。而且很多标准本身就是冲突的,比如说信犹太教的就算犹太人,可今天建立以色列的主体是不怎么信教的世俗犹太人,如果犹太血统算犹太人,那伊万卡这种情况又怎么说?那如果犹太人是民族文化传承的认同,那….

 

你会发现,是相当混乱的!

 

捋一捋情况:

 

1. 古代犹太人是起源闪米特人,闪米特人分化成为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主要是宗教信仰把二者区分开来了,阿拉伯人早期信仰多神教,后期皈依伊斯兰教,犹太人一直信仰犹太教。

 

也就是说:正宗的犹太人,是闪米特人种。

 

2. 后来犹太教随着犹太人在全世界的迁移,扩散到了世界各地以后,人种逐渐当地化,闪米特血统越来越少,当地血统越来越多。对于当地来说,犹太人慢慢就不再是种族身份,而是一种宗教信仰。

 

这时候,犹太人身份,已经和闪米特人种开始脱钩了。

 

3. 欧洲犹太人长期生活在欧洲,也深受欧洲文化影响,欧洲近代破除了宗教、王权,建立了民族国家的概念。这个现代化民族意识,自然也影响了欧洲犹太人。注意,我这里说的欧洲犹太人,实际上已经和闪米特人脱钩了,就是信仰犹太教的欧洲人。

 

部分欧洲犹太人身份认同,其实是欧洲式民族国家的模板,和传统犹太人定义已经割裂了。

 

这些信仰犹太教的欧洲人,在近代逐渐放弃了犹太教信仰,而是变成了犹太民族主义者。

 

把犹太人身份类比美元,你就懂了。

 

最开始美元和黄金是挂钩的,犹太人身份最开始和闪米特人是挂钩的。

 

美元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元和黄金逐渐脱钩。

 

犹太人全球迁移的过程中,犹太教逐渐向全世界扩散,纯正的闪米特人种逐渐消失了,这时候,犹太身份就和闪米特脱钩了。

 

这就是为什么犹太人的界定,如此混乱,因为原始的犹太人标准,和全球迁移以后历史形成的犹太身份认同,已经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了。

 

说到这里,我只是想讨论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犹太富豪们,他们究竟是一个民族,还是一个阶级?还是一个打着“民族”旗号的跨国金融俱乐部?

 

这个问题,是不是值得深思?综上所述,古代犹太民族确实存在,但是今天的犹太民族,无论你用什么标准去看,他都很难算一个民族。

 

这些人主要是利用犹太人这个身份纽带,相互进行帮助,类似老乡带老乡,所以犹太人起家很快,很多犹太富豪的故事背后,都是全世界各地犹太富豪对于他们帮扶、投资的结果。

  

我认为这就是常见的跨国企业交流、联合。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联合,更像是一个商业朋友圈,而不是什么民族凝聚力。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有大量的非犹太富豪,在源源不断的加入这个商业朋友圈,这才是犹太人富豪多的真相。

 

做过生意的都知道,很多生意圈子,都是小圈子文化。最开始少数犹太富豪喜欢相互帮扶,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后期那些贪慕他们财富、资源的人,自然会源源不断的往犹太身份上面攀关系,给自己想办法认个犹太祖先血统,最后整个富豪圈子,所以,“犹太人”越来越多。

 

所以,犹太民族身份,就是全世界富豪面对阶级仇恨的避风港,完美的“避税天堂”。

 

对富豪、大资本来说,有一个问题,很重要,也很可怕。

 

在全世界范围的舆论来看,工农阶级哪怕物理意义上的消灭资本家,也是不会被道德谴责的,不存在什么道德包袱。当年沙俄十月革命的时候,有很多资本家被干掉了,今天有俄罗斯老百姓去怀念那些资本家吗?

 

再比如新中国建国早期被消灭的富农阶层,他们也被搞的很惨,但是中国的老百姓同情他们吗?不会同情,哪怕曾经有很多公知给这些地主阶层招魂叫屈,但是舆论还是不会同情这些人。

 

因为这些人在老百姓眼里就是:剥削自己的坏人,他们在作恶,所以他们被追究各种惩罚,是正常的,是合理的,这不是迫害。

 

但是一旦这些资本家的身份,和老百姓并不是一个族群以后,如果你这个时候再去清算这些人,那问题的性质就变了,很容易就转化成为你迫害其他族群。

 

比如说,苏联消灭资本家是毫无道德包袱的,但是面对非东正教信仰的势力,苏联的打压就开始畏畏缩缩了。

 

因为苏联的非东正教信仰的势力,主要是少数族群在信仰,不是斯拉夫人。如果你苏联直接去大规模消灭这些势力,一个不小心没玩好,很容易就变成了民族迫害!没有占据道德制高点,很有可能会背负历史罪行的!

 

这就是今天西方犹太人富豪越来越多的真相。

 

今天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美国,贫富分化是非常的夸张的,但是同时,西方社会的种族多元化程度也很高,种族多元化社会,是非常反感种族歧视的。

 

这时候,大量的西方富豪,把犹太民族作为一个“金融避风港”,只要成为了犹太人,叠上了二战受害者族群的身份,那谁还敢大规模清算这些富豪?难不成你又想搞水晶之夜(具体可以百度)?纳粹帽子扣死你。

 

因为西方社会的种族多元化,所以老百姓是不可能支持种族歧视和种族迫害的。只要富豪们都坚持自己的犹太身份,实际上就很难动到这些人了。

 

看起来是一个民族、种族矛盾,其实本质还是一个阶级矛盾,只是西方资本更加老辣,他们把问题转化了,换了一个伪装,用魔法打败了魔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