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俗话说: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今天,乌鸦要讨论一个无数利益纠葛在一起的问题——地下钱庄,预感会有利益相关者跳出来,先打个预防针:

那些因为全面查处地下钱庄而被警察冻结收款账户,进而在全网喊冤的所谓“不知情商户”,作为牵连在非法链条上的一环,公正只是程序问题。

而与地下钱庄密切关联牵连的诈骗、网赌、毒品等黑产,动辄让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受害者一旦出现,做什么恐怕都挽回不了。

孰轻孰重,无需多言,开始正文。

1

扑朔迷离的公开信

事情要从网上流传的落款为“义乌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的《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一封信》谈起。

这封信将一年来义乌外贸商户银行账户被各地公安频繁冻结的尴尬,用一种极其不正规、不体面甚至大有撕破脸的方式,从台面下捅到了公众视野里。

公开信的内容,是呼吁全国公安机关在“断卡行动”中理解义乌贸易型经济的特殊之处,请各地公安机关勿对义乌商户“过度执法”、“选择性执法”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有意思的是,这份流出的公开信首先是在义乌外贸经营群体中传播,既没有日期,也没有加盖公章,真假难辨,但的的确确造成了一种全国警察针对义乌外贸的印象。

在公开信的最后,“义乌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以非常强硬的口吻,对全国各级同僚喊话:

“对于一些过度执法、选择性执法,义乌公安将不予支持,并将认为具有过错的情形,上报相关部门,由主办方承担相应执法活动的责任。”

警察上网对同僚喊冤,这下舆论效果爆炸了。

很多传统媒体、自媒体都出现了大量“义乌外贸商家”的声音,述说的遭遇大致类似,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到过一笔来自诈骗账户的资金,而导致账户被全国各地的警方冻结,进而无法进行资金往来,外贸业务瘫痪。

一时间,各路媒体和网络大V齐齐出动,大声疾呼义乌的外贸商户陷入了水深火热,叫冤叫屈的声音响彻全网。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在这些报道里,很多被冻卡的商户纷纷现身说法。

“银行卡被冻结后,我们才慢慢了解到,客人的钱可能是通过所谓地下钱庄进来的。”来自义乌的张恒认为,对于做外贸的个体工商户来说,收款渠道很狭窄,也无能力查证客户的资金来源。

“打个简单的比方,这就像我开了一间超市,一个小偷进来买东西,使用偷来的钱付款,最后我超市的账户就被公安冻结了。”另一位外贸人徐浩告诉来访的一家媒体记者,作为普通的生意人,他无法识别客户的钱是从哪来的。

“义乌谁的银行卡如果没被冻过,说明他的生意做得不是很好。”

可事情发酵后,相关方面并没有主动回应,直到4月12日,有媒体向义乌公安局求证此公开信证伪,得到的回答是“不清楚情况”,但并没有否认。

而义乌的上级金华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却对媒体表示,未见过此信件,特别在得知义乌公安局未给予确切答复时,该工作人员称:“是假的,一定不要转发。”

可以说,这封信的来源与初衷都成了谜团。是不是违规发布,相关责任追究也无法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由转发造成的舆论已经成燎原之势

这下,全国各地警方就这样被扣上了涉嫌“选择性执法”、“过度执法”的舆论大帽子,甚至冲击了外贸大局。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仿佛整个义乌外贸都靠与地下钱庄有关的贸易养活着,少了与地下钱庄的勾当,义乌的外贸就不行了。

2

舆论背后的现实

各地警方对部分义乌商户的冻卡,已经持续几年了,义乌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已经超过1.5万个。

按照一人可能被冻结多个银行账户计算,冻结的账户牵涉相关商户数量应该不到一万,占整个义乌近70多万家市场主体中的1.4%,实际上只是极少数。

1.5万个账户,近万家商户,绝对数字上这的确不小,另义乌当地有关机构难以招架都可以理解。

但,这个数字对于网络庞大的地下钱庄来说,并不算夸张。

比如,2016年的9.16金华特大地下钱庄案件中,包含贪腐在内的涉案金额高达4100亿,犯罪分子的交易对象就高达14000多个!

金华下面的义乌虽然只是一个县级市,但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外贸中心,有上万个账户与地下钱庄洗钱网络发生资金往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义乌被冻卡的商户的确很多,但跟地下钱庄犯罪的严重性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之所以地方上反应那么大,无非是多年沉疴被集中挖了出来。

更何况,难道这1.4%与地下钱庄牵连的商户,全都是义乌外贸做得最好的那批吗?!

偌大一个全球小商品中心,98.6%走合法渠道的商户都活不下去了吗?!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这背后有一个自相矛盾的事实。

在那封与全国公安叫板的《公开信》出现后,一些人开始夸义乌经商环境好,义乌政府为私营企业站台之类的。

话是没错,但听着却怪怪的。

义乌这个全球最牛逼的小商品基地,这么多年了,居然解决不了外汇结算这个最基本问题,还要以撕破脸的方式与全国警察硬刚,这能叫经商环境好吗?

可别冤枉义乌了!

实际上,哪怕是最缺少资源的个体户,义乌几年前也向国家申请了特殊的外汇政策,准许收汇结汇不受五万美元额度限制,不需要提供外汇单据,结汇不需要跑银行。个体执照也不需要记账报税,按照工商规定每年做一次年审就可以了。

考虑到义乌是国际贸易改革试点、自贸区改革试点,说义乌外贸没地下钱庄就搞不下去,不单单是侮辱义乌,更是侮辱整个国家持续40年的对外开放战略。

把各方信息一对比,就很清楚了。

所谓整个义乌外贸被“地下钱庄”绑架的说法,明显夸大其词。联系那封言不正名不顺的公开信,不难知道是人在造势,而且是与地方利益团体绑在一起造势。

从舆论上看,造势起了效果。

一见到那封义乌警方来源存疑的“悲情喊话”,很多意见领袖纷纷为被冻卡的商户发声。

连声名在外的马督工,也有意无意地被绕了进去,认为义乌商户使用地下钱庄是迫不得已,主要还是现行外汇结算系统不给力,未来要寄希望于数字货币之类,其中还出现了想当然的论述: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这简单一句话就有两点问题。

第一点:

所谓地下钱庄,是民间对从事地下非法金融业务的组织的俗称,是指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擅自从事跨境汇款、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活动的非法金融机构。

难道有合法的地下钱庄么?事实上,未经人行批准的金融机构,都是非法,所以才叫地下钱庄,没什么未必不未必。

第二点更是张口就来。

义乌的地下钱庄有多少是为正经的国际贸易而生,节目中没给数据。而根据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洗黑钱研究小组的调查表明,(全国)涉及洗钱的犯罪活动的地下钱庄数量,已经达到破获地下钱庄案件总数的87%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不查不知道,一查近九成都是干洗钱勾当的,因此完全有理由认为,虽然义乌国际贸易繁多,但当地的地下钱庄绝不只是老老实实搞国际贸易。

从现实点的角度来说,义乌小商品做国际贸易往往靠走量,资金规模有限,利润也有限,地下钱庄如果仅仅赚这部分流水的手续费与汇差收入,很难负担得起国内外一长串链条的结算成本,更不可能覆盖违法被查的风险。

看看下面这段关于地下钱庄操作内幕的文字:

账户两三个月更换一次;每次资金进出时间不超过 10 分钟;资金去向不定;账户信息涉及各个行业、各类人群……

今天发现“地下钱庄”正在使用的账户,或许明天就停用了。即使发现账户在进行交易,具体操作人也不会是钱庄“经营者”。很多账户不在发案地,给办案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厂商的交易金额,相对来说并不算大,而他们也只是“地下钱庄”的一部分客户,“很多大笔金额进来,我们都闭口不问,我们不否认有一些官员转移资产,或者一些人利用‘地下钱庄’骗取出口退税、走私假货。”

“地下钱庄”也根本不会过问客户的身份和转移资金的目的、走向……“很多‘地下钱庄’的经营者,如果感觉‘客户’的资金有问题,会提高汇率和手续费,这就是‘黑吃黑’。”在犯罪分子眼中利润更大的其他经济犯罪,比如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也与“地下钱庄”犯罪勾结起来。

(节选自《人民日报》 地下钱庄如何生财)

没有暴利的生意,谁会冒着犯法的风险去做地下钱庄???

这样一个复杂的非法运作机制,没有暴利,不碰黑产,不为大额非法资金服务,就很难持续下去。

说什么外贸需要,推锅外汇制度问题,被冻卡的外贸商户,有多少人是真正出于贸易需求不好说,但哪怕是无意卷入,也实实在在给地下钱庄做了掩护,提供了对抗法律制裁的盾牌。

因为被卷入其中的外贸商户们,也是地下钱庄生态中不可缺少的利益相关方。

不是没有地下钱庄外贸商户就没法做生意;但反过来,没有外贸商户这个环节,地下钱庄的很多生意可能还真做不起来。

3

不可或缺的一环

目前,我国地下钱庄主要分为三种:

一、跨境汇兑型——帮人在国内外转移兑换人民币和外汇;

二、非法买卖外汇型——拿着现金在国内外外汇黑市倒腾汇率,赚取差价;

三、支付结算型——利用大量空壳公司和个人账户进行公转私操作,从而逃税和非法套现。

第二种涉及现金交易,影响有限,第三种基本都是国内人民币交易,而近年来公安机关侦破的地下钱庄案件正是以第一种跨境汇兑型居多。

这种地下钱庄最主要的方法简称“对敲”,如下图: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主要是资金在境内和境外独立循环,境内只有人民币的收付和交割,境外完成外币交易,境内外分别形成独立的资金清算循环体系,而且两边交易必须同时完成。

为了保证这种非法交易不出问题,参与地下钱庄的各方,甚至会用上最原始的“信用手法”——交换人质,”对敲”确认了才各自放人,有点像春秋战国时代的同盟之间的”质子”。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差不多一个意思

资金经过“对敲”之后,只有在内外资金池要平账时,才以各种方式集中转移一次资金,过程相当隐蔽。

境内循环与境外循环的关系中,外贸商户扮演着关键角色

一个典型例子是2019年金华武义警方破获的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地下钱庄案。

这起大案最早就是从义乌商户流出的外汇中发现蛛丝马迹。

2018年上半年,金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在工作中发现,广东揭阳部分企业的个人账户资金大量流向义乌商户个人账户,这个异常的外汇和人民币流向与两地间的实际贸易情况严重不符。

警方顺藤摸瓜,发现揭阳124家企业存在涉嫌非法购买外汇的违法行为。

原来,浙江义乌等地的部分外贸公司正常出口商品后本来要收外汇,因嫌手续烦琐、到账时间慢、汇率波动,未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正常结汇,而是找地下钱庄犯罪团伙收取从揭阳汇来的人民币。

通过为外贸商户结汇,地下钱庄的资金池由此获取了大量外汇。

恰好,广东揭阳等地的企业要办理收汇、结汇凭证手续来骗取出口退税,需要用人民币找地下钱庄换来大量外汇冒充出口贸易收入。

一个需要私下把人民币换外汇,另一个需要外汇换人民币,于是滋生出一批从中撮合交易、大肆牟利的地下钱庄。

警方捣毁了从事地下钱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团伙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冻结各类涉案资金账户600余个,冻结涉案资金1.6亿,涉案金额高达220亿元。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出处:水印

这起案件中,涉案的这些义乌外贸商户,并非是在完全不知情中被卷入,而是一开始就打着牟利的准备,主动借助地下钱庄规避正规手续,为了自己的利益,给揭阳那边的违法犯罪行为充当交易对手。

就像银行有人存款,才能放出贷款,对于地下钱庄的资金池而言,有外汇注入,才能用外汇谋取非法暴利。

所以有时候,地下钱庄宁可倒贴给外贸商户。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可见,外贸商户在链条中的作用非常关键,即便不是主动、知情的犯罪,也是助纣为虐。

除了外贸渠道,难道地下钱庄就没有别的手段吗?其实是有的。

比如2016年,涉案金额400亿的唐山11.25特大地下钱庄案,就是利用了新加坡、香港、澳大利亚的外国货币兑换机构进行资金交易,不需要借道外贸资金。

前面提到的9.16地下钱庄案,犯罪分子则是利用数十家空壳公司的NRA账户监管漏洞(Non-ResidentAccount的缩写,是指境外机构按规定在境内银行开立的境内外汇账户,又称非居民账户),直接向境外转账4100亿,危害极大。

更传统一点的,就是肉身搬运外汇,比如在青田“1.18”地下钱庄案中,犯罪嫌疑人就是让手下天天背着现金往来香港内地,一天运送人民币4000万,积少成多,涉案总金额200亿。

此外,还有境外pos机交易、境外银行卡小额提现等等蚂蚁搬家的做法

但随着相关监管部门的手段、制度不断升级,钻空子的难度越来越高。

比如,警方利用大数据,通过IP碰撞、可视化分析等等手段,可以精准锁定、顺藤摸瓜,让伪造票据、空壳公司等等没有实际交易的地下钱庄露出原形。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面对恢恢天网,地下钱庄更加需要带有真实交易背景的掩护手段。

再加上,疫情期间海内外人流中断,其他渠道越发不方便,外贸商户这条渠道就更重要了。恰好,义乌出口贸易的热络,让地下钱庄趁机获得了最好的伪装。

警察如果要撕掉这层伪装,义乌的外贸商户们没有办法置身之外,刮骨疗毒在所难免。

4

冻卡,保护了谁?

在义乌被冻结的外贸商户中,有一种声音在说:

为什么因为一笔资金的问题,就要冻结整个账户,还需要自己出示文件,跑外地,证明其他资金没有问题。

一些媒体舆论也在帮忙喊话,为什么不能来一笔冻一笔,精准执法?

原因很简单:来一笔冻一笔就迟了。

前面说了,对敲过程,境内外交易都是同时完成,这意味着国内商户一旦收款,国外打款已经同时间完成,国外洗钱账户已经收到了想要的外汇资金。

至于国内打给出口商户的非法资金是不是被冻结扣划了,已经和洗钱者、地下钱庄没有关系了。

这个时候,再等公安机关查过来冻了商户的卡,洗钱者早已事了拂尘去,换一个被操控的傀儡账户继续洗钱。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另一边,警方“冻卡”也只能给现有受害者尽力挽回损失,却没法制止洗钱犯罪,避免下一个受害者出现。

如此,只有大范围的“断卡”,冻结渠道,终止整个地下钱庄的“对敲”流程,才能增加地下钱庄的犯罪时间金钱成本,遏制地下钱庄的网络,避免更多人牵涉其中,为连根铲除争取时间。

而对于被利用的外贸商户而言,地下钱庄每打来一笔,自己就可能要为洗钱犯罪分子承担一笔赔偿。直接冻结账户,恰恰是对外贸商户的善意保护,比生意更重要的保护。

更何况,很多时候,外贸厂商也可能为了利益,给地下钱庄充当白手套。

XTransfer是一家服务众多中小贸易企业的跨境金融服务公司,其创始人兼CEO邓国标透露,众多义乌贸易人账户遭遇冻结,不少涉及国际欺诈分子打着寻找中国代理的幌子同时允诺丰厚的佣金,专门物色有美元收款账户的外贸企业,借机“洗钱”。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例如,他此前接到一位外贸企业老板的反馈,一个“骗子”通过某平台向他发送一封“询盘”邮件,邮件大意为“疫情之下,某国的贸易款项收取不便,希望可以帮忙代收款,他愿为此支付5%佣金”。

耐人寻味的是,此次冻卡舆论风波中,很多声音正是以国外进口商缺乏支付手段的理由,为被冻卡的外贸商户们辩白,当然5%的佣金之类就没人谈了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鉴于这层业内众所周知的利益关系,这些被冻卡的义乌外贸商户,将责任完全推给外地警方过度执法,就显得非常“装无辜”。

因为只要被查到一次,地下钱庄白手套的嫌疑就脱不了了,警方只能选择冻结账户,直到查清楚每一笔交易,否则就是继续纵容犯罪分子。

在义乌的案例中也能发现,一些商户先被警方发现异常而冻结部分货款,而后多个账户均出现问题资金流入,进而被冻结账户。

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偶然,接二连三查到名下账户涉及非法资金,甚至出现收取佣金的情况,招来各地警方选择冻结账户,实在谈不上过度执法。

否则,若纵容这些个洗钱通道一直存在,不但义乌的外贸商们将永无宁日,贪污腐败、网络赌博、传销、涉黑涉毒就有逃出生天的出口,就有逍遥法外的底气。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特别是电信诈骗,一旦款项流出,往往是一个人大半生的积蓄或救命、求学的钱,平白无故落入他人之手,消失在地下钱庄错综复杂的资金网络中。

电信诈骗迷惑性强,而且受害者往往是弱势群体,承受能力低下,被骗走的往往是身家性命所系,还极其难以追回。

结果是,每一次诈骗成功,就可能牵连一条无辜的生命。

2016年8月19下午,打到家里的一个电话让山东临沂姑娘徐玉玉欣喜不已。这个懂事的姑娘,考上了南京邮电大学,因为家庭困难,向教育部门申请了助学金。

骗子冒充工作人员,一步步引导徐玉玉把全家好不容易凑齐的9900元学费打给了骗子账户。

反应过来的徐玉玉伤心欲绝,心脏骤停。

那一天,骗子们只不过照常打出了两三百个诈骗电话,逼死了一个小姑娘。

十二天后,家住广东惠来的准大学生妍妍跳海自杀,同样是因为不到万元的学费被电信诈骗,通过地下钱庄消失于无形。

警察“围猎”商户,义乌发声“求饶”?谁在纵容地下钱庄!

不到两万块钱,在庞大的外贸流水中或许不起眼,但鲜活的人命,却掀起了一场从银行到警方,从中央到地方,力度空前、不惜代价也要追查到底的全国性反电信诈骗行动,一浪又一浪,一直持续到今天。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的数据显示,截止4月份,去年10月开启的“断卡”行动,通过摧网络、打团伙、断通道,在全国共抓获电话卡、银行卡“两卡”违法犯罪嫌疑人24万名,缴获银行卡、电话卡400多万张

诈骗产业的规模如此惊心动魄,意味着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承受徐玉玉们绝望。

可现在,整个舆论被某些人这么一闹,整个轻重就颠倒了:

她们失去了生命,我们损失的可是生意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