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还在,财富没了。

最近大家关注度最高的,是恒大旗下的恒大财富。

NO. 1|壹

恒大财富的事,6月初在恒大的文章中预警过,后来一众恒大相关的文章被和谐了。

恒大财富在9月8日开始无法兑付,短短几天时间,事情已迅速发酵。此前的商票,受害者是供应商;期房无法备案、交付,无法退房退款,受害者是业主和准业主。

恒大财富的受害者,大多是恒大自己人。指标在身,许多员工不但自己入局,身边的亲朋好友也大把卷入,如今怕是觉都睡不安稳。

更有甚者,经济条件不好的员工,恒大会统一安排银行到公司宣传贷款政策,变相提供资金渠道,使得家境不好的员工贷款去完成任务。

如果说,之前恒大尚能有员工的拥护。如今恒大财富这事,更是让员工人心涣散,让员工心寒。许多人后知后觉,不知他人苦,洗地板洗得风生水起,当自个有此遭遇后,不知是何感受。

2019年,碧桂园背书的汇理财暴雷后,万千投资者积蓄付诸东流,许多投资者是碧桂园的员工和业主,冲着碧桂园的多次背书,才买的会理财产品。最后是汇理财的董事长进去;拿了汇理财大量资金的碧桂园,安然无恙;广大投资者的投资款,至今仍没有追回。

此事后,已一再提醒读者,要警惕房企内部隐形的资金池:内部自融。有些人却始终没有醒来,活在500强描绘的美梦中

一些自媒体大V倾诉,不仅挨读者的骂,恒大欠了一两年的广告费还没收回,万般苦楚,只能闷在心里。当时帮忙掩盖下问题,高唱的赞歌,名为合作,实为帮凶,谁料最终反作用在自个身上。因果循环

有谁,比买了恒大期房又买了恒大财富的恒大业主惨?:

买了恒大期房又买了恒大财富,还拉了大量亲朋买入恒大财富并被套牢的恒大员工。

NO. 2|贰

9月10日,教师节当天,许家印教授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表示:

自己可以一无所有,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兑付过程中,不允许任何人搞特殊化,以前没有发生过,以后也绝不会发生。

下周回国贾跃亭,在2088字的致债券人书曾说过:我宁愿一无所有,也不愿合法“赖账”。

9月12日,恒大财富总经理杜亮面对数百名投资者时现场承认,他确实已赎回恒大财富的理财产品,提前兑付的原因是家里有急事。

一位与恒大财富高管同名的唐法俊,2022年6月到期的投资产品,今年7月28日已提前兑现。

有个和许家印太太同名的丁玉梅,投资的2300多万,7月14日到期,但也已经在7月8日全部提前兑付完毕,本息全回。

鉴于恒大集团一向很喜欢公告辟谣,建议恒大及时公告澄清。总不能让看韭菜园子的人自己吃饱了,就不管韭菜了吧。

过去一年,咱时常批评恒大处理事情和面对大众的态度不真诚。如今再回头看看过去一年恒大的一系列操作,确实如此。

都说诚实和被信任,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其实对企业来说,更是如此。恒大还在,财富没了。

从恒大公布的现金分期、实物资产、冲抵购房尾款三种兑付方案来看,投资者们压根不买账:

癌症晚期的人说,十年后,他会亲自参加你的婚礼。

好奇心太重的我,去查了查资料库。不久后醒过神来,杜亮提前兑付的原因是家里有事。

奇谈问天机:姨子的事,算不算家里有事?

NO. 3|叁

同样等恒大还钱的,还有银行、信托、供应商。弱势的个体投资者排在最后面。

恒大的兑付方案,给人的感觉依然是拖延兑付,尤其是实物资产兑付:投了十几万、几十万,却还需要再投几十万上百万去买一个可能烂尾的房子。

这简直荒唐,还钱的方式,居然是让债权人给债务人更多的钱。为了把断落的大拇指接上,先把胳膊卸了?

且不说恒大的经营寿命得不到保障,三五年以后才兑付完毕,风险不可控;实物资产都较劣质;期房是否会烂尾,是否已经抵押?

银行贷款是肯定要还的,但凡恒大还想继续做生意,银行就不能得罪,海外债也是要还的,关乎中国企业在海外的信誉和形象,以及金融市场稳定。

信托是恒大借款的的主要来源,供应商商票和大量的表外负债,这些金主和服务商,只要恒大还想复工复产,基本上绕不过。

那么,个人债权人在恒大还款中的优先级排序中确实非常靠后,个体在恒大面前弱势到无以复加。

再回头看看恒大这波“让领导先走”的闹剧,电影《让子弹飞》中有一句很好的台词:

得先让豪绅出钱,带着老百姓捐钱。豪绅捐了,老百姓才跟着捐。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许家印曾表示:恒大的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的。不知道许家印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有没有将债务部分剔除。

或许,如今这般境况,这并不是许家印想看到的局面。

一边连杆的钓鱼佬天机在抱怨:又切线了,跑了一条大鱼,我本可以….人在顺境时,最大的错觉就是:我本可以。

盖上手中厚厚的《明史》,我抬起头问天机,相比方孝孺的诛十族,对古代名士们最具侮辱性的是什么?

“被掘祖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