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当年的小甜甜,如今已变成了牛夫人。 

在河南和业内都赫赫有名的本土房企建业集团如今也撑不住了,99日,一份《关于企业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并请求帮扶救援的报告》浮出了水面。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在报告中,河南建业说,
 
7月份河南出现的汛情和疫情影响下,建业集团各种损失超过50亿元。企业面临“罕见的困难、风险和危机”,并“可能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这个社会问题包括但不限于,2.8万名员工、300多个在建项目、120万产业工人,以及可能引发的,数以百万计的人员失业、银行连锁债务危机、河南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形象等等。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那么建业需要领导帮助解决什么问题呢?
 
一是,恳请河南省委、省政府协调有关市县区,尽快偿还多年来由于各种原因拖欠建业的各类款项,超过50亿元;
 
二是,同意由于汛情、疫情造成企业出现巨额减收,减免和缓交增值税、所得税;允许建业部分在建工程延期交付;部分土地款可延缓支付半年到一年;
 
三是潜台词,适当给本土房企做一些政策支持和倾斜,给银行和金融主管部门打打招呼,不要催债太急,造成企业失信,引发挤兑危机,一发而不可收拾。
房地产这几年是真难啊,河南建业,只是行业的一个缩影罢了。
君不见,当年气吞万里如虎,誓要做宇宙第一房企的恒大,命悬一线卖地求生,集团的最高目标,已经不是发展,而是立军令状,保住现有项目不烂尾了。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而早年的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的王老板,早已断臂求生不提花钱的事情了。
 
01
 
诸位,这是否与你印象中的地产大鳄和开发商大相径庭?他们不是很赚钱吗?这才几年功夫,怎么都纷纷都垮了呢?
 
原因在于,他们一开始就学错了对象、走错了路子、定错了战略
 
中国的房地产是怎么起家的呢?是为了应对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也是为了通过城市化拉动内需,才一跃而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政府卖地赚了钱,老百姓改善了居住条件,开发商按平米赚的盆满钵满,看起来皆大欢喜。
 
三千块一平米的楼面价拿地,三万块一平米的价格卖出去,想想就让人激动,也吸收了无数土老板和青年才俊投身其中。
 
2.7万块每平米的毛差价,是完全现实的,也是很有而可能的,然而却是不能持续的。
 
马克思早就告诉过我们,任何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最终都会归于平均利润率。
 
晚清时,英国商人向中国走私鸦片,利润高达15倍,而等满清打输了鸦片战争,被迫全面开放市场,鸦片随便卖后,美国、日本、比利时等各国的商人蜂拥而上,在中国狂卖鸦片。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伶仃洋上曾挤满了贩鸦片的趸船)
 
卖鸦片的净利润最后只有多少呢?5%。看到连特么贩毒都不赚钱了,鸦片贸易商沙逊家族赶紧转型,扭头开设了汇丰银行。
 
而中国的地产商们从1998年打到今天,行业的净利润多少呢?滨江地产的董事长戚金兴说,
努力做到1%-2%的净利润水平。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滨江已经是浙江地产界在质量、品控、品牌、融资方面具有相当优势的企业了,他才1%,其他的地产商又该如何?
 
所以中国的地产商,学什么香港的李嘉诚、九龙仓、什么日本积水的装配式建筑,都是舍本逐末,取错了真经。
 
真应该读的马克思,看的是《毛选》,你看读毛选标兵任正非,手持民企罕见AAA评级、手头常握千亿级现金,成本管控和品牌能力超一流,却从来不涉足房地产。
 
在一个没有什么技术壁垒,而行业利润最终趋于2%的领域,从开始踏入行业的那天起,就要积极的思变、思危、思退。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引入香港楼花制度的房地产开发,就是个2口锅盖去盖10锅的游戏,有多少钱都不够花的,做大规模,绝对是做大风险。
 
而且在中国的背景之下,房地产干到最后都是给共同富裕打工的,极其不适合急功近利的人群生存。
 
因此,在行业烈火烹油、高歌猛进的时候,不但不是跑马圈地之时,反而是急流勇退之际。
 
然而乱花渐欲迷人眼,有太多的开发商抵御不了声誉、规模、资产的诱惑,纷纷加上杠杆,到处拿地,狂飙猛进,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就像这次的建业,搞出了建业地产、筑友智造、建业新生活、中原建业四家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从一个地产商,已经变为覆盖了地产、智造、物业、科技、文旅、商业、酒店、农业、君邻会、旅游、金融等众多领域,
 
还有吞金巨兽足球。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其实,其中大部分的事情都不赚钱,更远远超出建业总裁胡葆森的能力圈。河南建业最受人认可的时候,恰恰是在2010年前后,踏踏实实在河南搞住宅那会。
 
而今呢,建业地产的负债率已高达91%,净资产不足150亿,总负债金额却突破314亿,远远超出了监管部门的三条红线,ICU度比恒大也不遑多让。
 
建业地产已经早不是当年深耕中原、气色健康的铜豌豆了,回首已是百年身。
 
02
 
回头是岸,胡葆森想过吗,他肯定是想过的,然而在名利规模的巨大诱惑面前,充其量是一闪念罢了。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奥威尔说,很多人沉迷于寻找独立的意义和价值,渴望与人类的伟大传承相隔绝,于是幻想着进入到一个黄金时代,结果却掉进了一个大坑。
 
被欲望驾驭的中国地产商,到了该回头和醒悟的时候了。
多年来,开发商造了那么多房子,建了那么多小区,有多少算是好房子?有多能称得上良心作?有几个把人性化放在第一位?有几个算得上精品?
 
多年来,又有多少个他们管理的物业公司,把小区弄的乌烟瘴气、垃圾满地、一团乱遭。平时滥竽充数,收物业费时却穷凶极恶,利用难以召开业主大会的罢免他们的漏洞,死皮烂脸的待着呢?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建业的困境,不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只是苦了那些地产界在基层辛劳996的芸芸众生,被三流质量和垃圾物业折磨的痛不欲生的业主了们了。
 
 
03
 
国内的地产商们,当年都特别喜欢学李嘉诚,而李的办公室,挂着一副来自无锡梅园的对联,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
 

河南建业向省政府求援,房地产回头是岸

话是好话,理是真理。然而,在今天看来,老师李嘉诚似乎是没打算实践的,学生们就更不知道有没真实践了。

反正学历史学出身的宋卫平,在挥手泪别自己一手创办的绿城地产时,引用了黑格尔的那句话,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
就是从不汲取教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