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石油与王位
 
伊本.沙特下葬后没多久,苏莱曼就感觉财政大臣这份活没法干了。
 
苏莱曼忠心耿耿跟着伊本.沙特一辈子,替整个沙特打理钱财,伊本.沙特创业之时,他拎着个箱子跟着伊本.沙特到处跑,那个箱子就是整个沙特早期的国库,为了收买人心,伊本.沙特总搞一些公开接见活动,或者允许普通国民直接到宫廷喊冤(主要是因为国民人少才敢这么做),为了显得国王仁慈爱民,伊本.沙特会招待客人一顿饭,要是有部落代表找他要银子,他就写一张条子,让他们去找苏莱曼要钱。
 
如果是小钱,苏莱曼就打开箱子爽快给钱,要是这钱有问题或者数目过大,苏莱曼就比较头疼,但是国王都开口了叫他给钱,又不能不给,老狐狸苏莱曼就会想办法让领钱的人走流程,比如叫领钱的人拿着十几份证明文件跑十几个衙门去盖章,每个衙门再配合各种借口拖上几个月,领钱的人一看这流程长得大概要二十年才能跑完,往往就会知难而退(世界通用技巧)。
 
苏莱曼小心翼翼地打理着沙特的财政,既要把从阿美公司收来的钱花出去,又要防止沙特花得太猛出现财政危机,他常伴伊本.沙特左右,为沙特打天下和争夺阿美石油立下汗马功劳,死死撑住沙特的经济,是沙特历史的活化石。
 
活化石现在撑不住了。
 
1953年老司机萨乌德接过沙特王位,很快把国家经济搞得一团糟,这位51岁的花花公子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在沙特境内到处建行宫、买游艇、每个月都在娶新媳妇,无节制撒钱买下属的忠心,那时候沙特还不算富裕,家里矿还不够多,国家根本经不起萨乌德瞎折腾,苏莱曼为了阻止新国王乱花钱好言劝戒,两人因为预算问题爆发冲突,央行老大是玩不过国家领导的,一年后,不愿迎合新国王的苏莱曼被迫离开沙特朝廷,回内志地区搞农业去了。
 
接任苏莱曼的是他的助手苏罗尔,苏罗尔可不敢惹国王,让他敞开了花钱,很快一群擅于吹牛拍马的人都聚在了萨乌德的周围,替他找好吃的好玩的好睡的,到1958年,花花公子萨乌德执政5年后,这个国家的财政状况就废了,国家处于金融危机边缘,当时欠大通曼哈顿银行和美国其他金融机构9200万美元,还要再融5000万美元资金才能稳定货币,萨乌德一看大事不好,叫财政部加印钞票,立刻又引发了通货膨胀。
 
伊本.沙特的棺材板都快要压不住了。
 
沙特当时的主要财政收入,小部分来源于税收和麦加、麦地那的朝拜收入(这两座YSL圣城至今只允许MSL进去),大部分来源于阿美石油一年几千万美元的分成,只要不作,全国小几百万人还是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结果给萨乌德搞得国家欠一屁股债,军队和公务员几个月都发不出工资,伊本.沙特的其他儿子们都觉得再叫萨乌德瞎搞下去非得亡国不可,有实权的几个王子3月的某个晚上一起找到王储费萨尔,费萨尔那时刚从美国做完手术回来,他喜欢养鹰,正带着鹰群在沙漠中的一处营地休息,王子们连夜找到他,说这个萨乌德哥哥把国家治理得太不像话了,他再不下台我们都想砍他了,费萨尔听到国家财政变成了这个鬼样子,答应了大家的请求,出面去找大哥萨乌德,让国王下放权力。
 
萨乌德虽然贪图享乐,但他那时还有点自知之明,费萨尔一提出建议,他居然马上就同意了,将治理国家的权力都交给了费萨尔,只要求什么事情都要跟他打声招呼,并保留对皇家卫队的指挥权就行了(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费萨尔拿到实权后,第一件事情就去是国库查账,结果发现堂堂沙特的国库里居然只剩下100美元现金,王子们都气疯了,先把苏罗尔这个马屁精财政大臣给炒了。
 
从1958年开始到1975年,沙特的实际掌权者都是费萨尔,如果说伊本.沙特是开国皇帝朱元璋,那费萨尔就约等于朱棣,正是在他有条不紊的治理下,沙特才逐渐富有了起来。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费萨尔
 
费萨尔亲自担任财政大臣,先去一家沙特银行贷款出来把公务员和军人的工资发了,再跑去说服阿美石油替他们给美国金融机构的贷款做担保,还担保了追加贷款以避免国家破产,费萨尔严格控制国家和王室开支,严禁政府部门跟王子公主们乱花钱,把石油收入中分给王室的比例从60%减少到了14%,结果只花了一年多,到1960年,沙特就实现了收支平衡。
 
船小好调头,国家体量不大,拯救起来相对也容易一些。
 
费萨尔实权在握时,沙特的国运也一路向上,1963-1965年,阿美石油地质学家发现了几个主要的近海油田和延伸到波斯湾的岸上油田,1967年发现三个大油田,1968年在最大的鲁卜哈利沙漠居然发现了一个超级大油田,石油储备达到了140亿桶,天然气25万亿立方英尺。
 
沙特人挖出了一座座金山银山,但这时候的石油价格还很低,要真正成为了一个土豪国,沙特人还得再等几年。
 
萨乌德这时候还是名义上的国王,他因为过于肥胖,落下一身的糖尿病、高血压,常常飞到国外治疗,看着弟弟干得风生水起,不免有一些失落,1963年两人在塔伊夫的宫殿里展开了一场谈判,萨乌德要求费萨尔交还权力,费萨尔当场拒绝,两兄弟不欢而散,但其他王子几乎全部都支持费萨尔,怕萨乌德将国家再度玩残,两边高度紧张对立的时候,所有王子都站在了费萨尔背后,就连沙特的宗教人士都认可费萨尔的统治,沙特其实是一个建立在部落联盟和宗教联盟基础上的国家,宗教界的影响力巨大,国王的权力都要经过宗教界认可,乌里玛和其他宗教权威在1964年3月30日在利雅得宫殿宣布费萨尔的统治合法,废除萨乌德的行政权力,70多位王子在现场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萨乌德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他是阿拉伯历史上第一位没有实权的君王,为此他向乌里玛和家族申诉,大家说你讲得有道理,阿拉伯历史上确实没有出现过一位虚君君主,那我们就正式罢黜你吧。
 
一代花花公子、老司机萨乌德先生,终于求锤得锤,被亲弟弟们强行逼退位,他只好飞到国外继续花天酒地,但酒色掏空了他的身体,仅五年后,1969年便病逝于希腊雅典。
 
沙特这种哥哥死了弟弟继承王位的制度,其实就是典型的古代部落制,历史上的匈奴、突厥、鲜卑等游牧民族都是这一套继承制度,因为游牧民族成天要打打杀杀,话事人要是上街斗殴被人砍死了,下一代才三四岁就麻烦了,小娃娃带不动社团啊,为了缓冲风险,就习惯了兄终弟及的方式,保障成年人就业。
 
但农业文明就没有这个问题,农业文明有一整套成熟的官僚体系保障国家运作,用不着成天喊打喊杀,所以中国历史上有小皇帝,而游牧民族为了生存,不允许有小国王的出现。
 
沙特这个规则沿续了近六十年,直到本文的主角小萨勒曼的出现,才打断了这一传统。
 
萨乌德执政期间,主要发生了两件大事,这两件大事,几乎都发生在1973年。
 
这是改变世界历史的重要一年。
 
第一件事改变了沙特,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各路盟军拜埃及为带头大哥,一齐抽刀去砍以色列,这次战争埃及和叙利亚做足了准备迷惑以色列,整个作战计划两个国家都只有十几个人知道,作战前6小时师级指挥员才知道,作战前3小时才传令给营级指挥员,当天埃及从西攻,叙利亚从北攻,双面突然袭击还在过赎罪日的以色列,以色列猝不及防,前期被打得大败,眼看要亡国,美国紧急启动“五分钱救援行动”,尼克松下令“将所有能飞的东西都飞往以色列”,给以色列输送弹药,甚至36架美军F-4战斗机把涂装一换,由美国飞行员直接飞过去参加战斗,美国的及时救援救了以色列一命,使以色列最终将埃及和叙利亚打退。阿拉伯国家就此跟美国结了仇,下令对欧美和日本石油禁油,一时石油价格暴涨,从原来的3美元上涨到13美元,到1981年涨到39美元,而这时候,沙特的石油产量,从最早期的2万桶每天,已经飙升到840万桶一天。
 
此后,富得流油已经无法形容沙特了,沙特根本是富得喷油,沙特在1981年就达到了人均GDP1.79万美元,那时候的中国,人均年收入才区区197美元,是中国的90倍。
 
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前,我查询到各处资料里,世界石油价格一直在1-3美元每桶这个区间,第四次中东战争是世界石油的转折点,从此价格一路疯狂上涨,世界最高油价曾涨到2008年的147美元一桶,现在又回落至60美元左右,石油涨价让沙特成为最大的受惠国,沙特富到什么地步呢?1987年,沙特苏尔坦亲王跟中国的曹刚川副总参谋长多次密会后,以35亿美元现金买下一批中国东风-3战略导弹,当时贫穷的中国被狗大户深深震撼到了,因为当年全中国的外汇也不过20.72亿美元,沙特人居然一次性给现金,真是让人记忆深刻的豪放土豪风。
 
第二件事改变了世界。当年美国财务部长西蒙密会萨乌德石油大臣亚马尼,双方约定石油交易只使用美元,使美元与石油深深绑定,一直延续到今时今日。这件事对世界的影响更为深远,但因为在很多篇文章里我已经详细讲述过这件事,这里就简略带过。
 
我有点怀疑沙特与美国还在这次会谈中达成了关于阿美石油的某些协议,在这之前,伊本.沙特多年努力也只是提高了利润分成,1959年才有两名沙特人进入董事会,费萨尔的心腹石油大臣亚马尼在1968年提出想全面收购阿美石油,但美国人不怎么鸟他,通过不断地跟美国人展开马拉松式的沟通,1972年美国人才让沙特购买了一小部股分,1974年,西蒙和亚马尼密谈之后,美国开始放宽了股份出售,这年沙特占阿美股份突然暴涨到了60%,1980年3月9日,沙特政府大概花了几十亿美元,顺利完成了对阿美石油的全面收购。
 
费萨尔差一点就亲眼见证到沙特对阿美石油的全面收购,就只差一点点。
 
在哥哥萨乌德病逝6年后,1975年3月24日,费萨尔正在办公室招待自己26岁的侄子穆萨德,穆萨德当时因为学习成绩太差刚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除,因为在美国打架斗殴,回到沙特后被禁止离开本土,收了他的护照,他为此心怀不满,加上他哥哥反对萨乌德推进沙特现代化,在占领广播电台时被警察打死,穆萨德各种愤恨交集,竟当着一堆科威特客人的面,突然拔枪向费萨尔连开三枪,费萨尔中弹身亡,享年71岁。
 
穆萨德于6月18日在利雅得市中心被当众斩首。
 
费萨尔死后,伊本.沙特活着的儿子里年龄最大的穆罕默德不到一小时便赶到现场,他在众王子中资历最高、人气最盛,而且脾气暴躁、杀气腾腾,人人都怕他三分,他本来也很有希望成为国王,只是因为脾气太暴而没有担选,穆罕默德当场宣布由哈立德成为沙特下一任国王,并立苏德里王后所生的法赫德为王储。
 
法赫德的出场,标志着“苏德里系”正式登上了沙特历史舞台的显眼处。
 
 
  沙特葫芦娃
 
伊本.沙特在世时,有一位非常非常宠爱的妻子,名叫西萨.苏德里(Hissah AI Sudeiri),她是唯一跟伊本.沙特结过两次婚的女人(按YSL教法,一个男人能娶四个妻子,伊本.沙特有那么多妻子,是频繁的休妻、娶妻换来的,他也只能同时有四个),苏德里来自内志地区名门大户,嫁过来后特别争气,一撇腿生一男娃,一撇腿又生一男娃,一口气生了八个儿子,其中有七个活到了成年,由于这七人长大后位高权重,控制着沙特的重要权力机构,史称“苏德里七贤”。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沙特葫芦娃七兄弟
 
法赫德国王是苏德里七兄弟的老大,第一个做到国王位置的人。老二就是跟中国做军火生意的苏尔坦亲王,2011年病逝。老三阿卜杜勒亲王2017年去世。老四纳伊夫亲王2012年去世。老五图尔基二世2016年去世。老六就是现在沙特的萨勒曼国王,老七是艾哈麦德亲王,还健在。这七人因为是同一个妈生的,跟别的只是同一个爹不是同一个妈出生的兄弟感情不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饭一起吃,有人一起砍,十分团结,算是沙特的葫芦娃七兄弟。
 
哈立德在王位上只坐了7年时间,屁股刚刚坐热,就于1982年去世,法赫德国王接过王位后,平平安安地干了14年,为苏德里系日渐壮大提供了充足的养分,到1996年,75岁的法赫德国王中风,身体垮了,阿卜杜拉作为王储,实际掌控了沙特的朝政,到他2015年病死,差不多整整20年时间统治着沙特。(这些国王的故事我必须按快进键了,急不可耐要出场的小萨勒曼正在后台把导演打得惨叫连连)
 
在沙特拼王储的本钱主要靠长寿,2011年,阿卜杜拉任命苏尔坦亲王为王储,结果83岁的苏尔坦挂了,2012年他任命纳伊夫亲王为王储,结果78岁的纳伊夫又挂了,王储任命跟催命符一样的。纳伊夫之后,阿卜杜拉又任命萨勒曼为王储,萨勒曼马上中风,大家想完了完了,这催命符真灵,结果萨勒曼命硬,牙一咬挺过来了,生生熬死了阿卜杜拉,到2015年以79岁高龄拿下国王宝座。
 
萨勒曼是伊本.沙特的第25个儿子,出生于1936年,生得体格健硕,19岁就开始从政,1963年27岁时担任利雅得省省长,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48年(可能是全世界在职时间最长的省长),管理着400万人口,亲身经历了利雅得从沙漠小镇发展到现代都市的全过程,2011年他终于从省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接替去世的苏尔坦亲王担任国防大臣,一年后熬成王储。
 
萨勒曼的性格相对比较平稳,多年历练,使他能有效处理好部落、宗教这间的复杂关系,在王室里威望甚高。
 
如果你够细心,就会发现阿卜杜拉从2011年连续任命的三位王储,都属于苏德里系。这显然不是碰巧,而是沙特的王室内部势力,经过多年的斗争和发展,形成了一种斗而不破的平衡关系。
 
从法赫德国王开始,苏德里系影响越来越大,再这样发展下去其他王室的利益即将受损,为了避免撕破脸,大家便达成了一种默契,苏德里系不能连续担任两届国王,但下下任要还给苏德里系。因此法赫德国王去世后,王位交给了非苏德里系的阿卜杜拉,阿卜杜拉任命的王储,又必须是苏德里系。
 
阿卜杜拉国王是伊本.沙特的第十个儿子,母亲死得早,本来没什么强大的娘家为后盾,但他为人精明强干,从沙特安全部队话事人起家,牢牢控制着沙特的安全部队跟情报机构,才能跟苏德里系相抗衡。阿卜杜拉实际执政时间长达二十年,以他为中心,拉拢了各个王爷,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利益集团,专门在王室抗衡苏德里系。在他担任国王期间,曾将王室委员会苏德里系人数压缩到五分之一,还将几个公开反对他的苏德里刺头流放到了国外。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阿卜杜拉国王
 
他在2006年搞了效忠委员会,想让34位还活着的二代王子们一人一票选出优秀的人当国王,但后来发现这个制度没鸟用,总有人靠个人影响力决定选票,2013年他便直接任命这一代人里年纪最小的穆克林亲王为副王储,就是防止苏德里七兄弟最小的艾哈麦德接位。
 
执意让穆克林接班萨勒曼,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在马上开始的沙特第三代接班人大战中,阿卜杜拉系可以获得领先优势。
 
大家都很清楚,伊本.沙特还活着的儿子们都太老了,个个都八十上下,没有中过风就谢天谢地了,如果再按兄终弟及的制度传下去,管理沙特的国王恐怕都是些躺在ICU病房里的人,别说管理国家,吃饭说话都成问题,再说现在沙特人口主要都是些25岁以下的年轻人,我们这些糟老头子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喜欢英俊的易烊千玺还是喜欢帅气的肖战,或者是更帅更英俊的卢克文,反正快HOLD不住了,沙特必须要从伊本.沙特的第三代里面挑选新国王了。
 
当时第三代几百位王爷里,两派挑选出了两名种子选手,代表苏德里系出战的,是萨勒曼四哥老纳伊夫的儿子小纳伊夫,此子当时年仅五十多岁,生得相貌堂堂,能说会道,一看就还能活个三四十年,不会突然挂掉。代表阿卜杜拉系出战的,是阿卜杜拉国王的儿子,任沙特国民卫队司令,六十出头,应该也蛮能活。
 
阿卜杜拉临终前的算盘是,萨勒曼先当国王,再传给穆克林,穆克林挂掉后,就是第三代的争夺战,他就可以传给自己儿子,这样第三代权力之战中,阿卜杜拉系就可以领先一步。
 
萨勒曼静静地接受了阿卜杜拉的安排,一直没有异议,但等到阿卜杜拉一断气,他马上就把阿卜杜拉计划好的棋盘打翻在地,重新铺上了棋子。
 
最后要坐上国王宝座的,既不是我四哥的儿子,也不是阿卜杜拉的儿子,而是我萨勒曼的亲生儿子!
 
本文一号男主角,黑凤凰小萨勒曼先生,您终于出场了!
 
 
 王储之争
 
小萨勒曼(其实沙特人叫他穆罕默德,小萨勒曼是国际通用叫法)生于1985年,是现今地球上最强大的两个八零后之一。
 
老萨勒曼在50岁的时候生下他(身体真棒),是老萨勒最为宠爱的第三王妃法赫达的长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来得子的原因,小萨勒曼并没有按照其他沙特王室的标准流程到欧美留学学一口当地标准英文,并在西方文化影响中度过少年阶段,他这辈子没有出国深造过。
 
小萨勒曼有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一个成了沙特第一个宇航员,一个从牛津大学政治学博士毕业,创立了沙特最大的投资公司,还有一个是沙特石油部副部长。
 
小萨勒曼的小学、中学都就读于利雅德的私立学校,英国《每日电讯报》曾采访过他的同学,另一位沙特王子,据此人回忆,小萨勒曼是一个学霸,成绩一直在全国同年级前十,而且很喜欢打桥牌,热爱游泳、击剑、赛车,中学时他的人生偶像是英国作风硬朗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小萨勒曼小时候和父亲
 
大学时他在沙特国王大学(就是利雅德大学)学习法律,每年都是年级前五,以专业第二名的成绩从国王大学毕业。
 
小萨勒曼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夜店,他喜欢乔布斯、扎克伯格、比尔.盖茨,但从没有表现出祟洋媚外的倾向,2007年美国驻沙特大使拜访他爸老萨勒曼时,在他们家传授一些绕过美国签证障碍的技巧,家里其他兄弟听到分享欢欣鼓舞,小萨勒曼却没有一点兴趣,他说自己不想去美国使馆按手印,因为感觉像罪犯一样,甚至拒绝前往使馆。(源自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
 
小萨勒曼最早选择了经商,他立下雄心壮志,要创造像苹果那样伟大的公司。人刚刚毕业的时候,总有这么一段时间容易头脑发热,现实分分钟教小萨勒曼做人,他连开了几家公司都垮掉了(包括一间律师事务所),要不是家里壕无人性,他就得跟我们一样每个月慢慢还花呗了。
 
老母亲法赫达劝儿子回来从政,希望他成为家族政治事业继承人,又去跟他爹地老萨勒曼吹枕边风,天天吹,日日吹,枕边风吹成了龙卷风,老萨勒曼其实也很喜欢这个儿子,宠妃又总说他好话,便于小萨勒曼毕业两年后,在2009年12月让小萨勒曼担任利雅得省特别政治顾问,顺便负责MISK基金会(萨勒曼国王青年中心),小萨勒曼从此正式步入沙特政坛。
 
家里本来是希望小萨勒曼继承省长事业,谁知道连续几届王储都挂了,2012年老萨勒曼凭着好手气熬死兄弟成为王储后,小萨勒曼就专门代父亲负责国防和外交事务,3年后老萨勒曼登基,小萨勒曼的野心,也从省长拔高到了国王。
 
老萨勒曼登基时都79岁了,身体根本吃不消管理国家,事实上他很快就把实权交给了宝贝儿子小萨勒曼,自己一边养病一边跳广场舞去了,按照阿卜杜拉临终前交待的剧本,他装模作样认命了穆克林为新王储,纳伊夫为副王储。
 
穆克林出生于1945年,毕业于英国皇家空军学院,做过麦地那省长、情报局长,阿卜杜拉很喜欢他,视他为心腹。但他在沙特王族二代中地位很低,他母亲原先是来自也门的一名女仆,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伊本.沙特看上了这个女仆,就把人家给那个了,生出最后一个儿子穆克林(身体更棒)。在沙特王室里,各个王子的地位靠母亲家族的声望,所以大家都不怎么鸟出身卑微的穆克林,阿卜杜拉一死,他就彻底失去靠山,老萨勒曼登基三个月,就借口沙特跟也门胡塞武装正在打仗,你这个也门女人生的王子怎么能当我们的王储呢?把穆克林给废了。
 
当然对外宣称说是穆克林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都70岁了,不适合担任王储,是他自己不干的。穆克林下来后,王储之位交到了萨勒曼侄子纳伊夫手里,副王储则由小萨勒曼担任。
 
这是沙特历史上第一次废储,凡事有了第一次,就一定有第二次。
 
纳伊夫出生于1959年,也是个猛人。
 
他打小在美国学习军事和政治课程,1985年到1988年还在FBI打卡上班,1992年开始在伦敦反恐队长期培训,1999年回到沙特,专门负责针对基地组织的反恐行动,曾经成功阻止了基地组织的多起进攻(基地跟沙特的恩怨后面讲),2009年基地组织曾计划暗杀他,一名恐怖分子混进他的卫队引爆炸弹,纳伊夫比较幸运,只受了一点轻伤。他老爸2012年去世后,纳伊夫接受了父亲内政大臣的工作,是当时高级职位里,最年轻的掌权者。
 
不过,小萨勒曼比他更年轻。
 
虽然是副王储,但人人都知道老萨勒曼的计划,小萨勒曼迟早会上位,在各个公开场合,两人一起出席活动时,小萨勒曼的风头一直盖过了纳伊夫。
 
2017年初,纳伊夫估计就预感自己要被废,心情十分苦闷,躲在阿尔及利亚的别墅里几个星期不见人,连认识十几年的中情局局长布伦南都不理。2017年斋月结束前,老萨勒曼命令纳伊夫到麦加去见他,纳伊夫被带到宫殿内的房间,和他进行了一番长谈,纳伊夫谈完后最终认命,放弃了王储和内政部长的职务。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从左至右:老萨勒曼、纳伊夫、小萨勒曼
 
2017年6月,纳伊夫被废,小萨勒曼正式被立为王储。
 
实际上,小萨勒曼一直在沙特行使国王的权力,他现在就是沙特真正的国王。
 
为了保证儿子能顺利上位,老萨勒曼跟阿卜杜拉系和其他政治势力做了一笔交易,第一他保证在小萨勒曼之后,其直系亲属都不可以担任沙特国王(但看小萨勒曼这身子骨,估计得五十年后的事了),第二他给予了其他势力更多政治权力,换取他们不要闹事。
 
当32岁的小萨勒曼实际掌管沙特后,他其实十分清楚,在外界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土豪国,其实也有一本自己难念的经。
 
沙特,也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财务问题。
 
沙特迄今已连续六年出现财政赤字,预计2020年沙特财政收入8330亿里亚尔,比2019年的财政收入9170亿里亚尔不增反减 ,赤字也将从2019年的1310亿里亚尔(约350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1870亿里亚尔(约500亿美元)。
 
收入在逐年减少,而开支在逐年增多,沙特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沙特本土有2077万人,外劳1000多万,其中本土2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41.3%,55岁以上人口仅占8.8%,三分之二的人口在35岁以下,绝大部分是年轻人,而且是受过不错教育的年轻人,至少有126万人拥有本科以上学历,全国5%的文盲,也都是些老年人。沙特能维护住其奇特野蛮的部落制政体,能让35岁以下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不受新思潮冲击甘心被沙特家族统治,靠的是宗教团结和高福利制度。
 
野蛮和高福利,是沙特两个并行的特色。
 
在沙特,警察月收入中位数是3500美元(约2.45万人民币),普通公务员、文员大约2500-3000美元,商场销售、服务生大概1500美元,工程师、公立医院医生大概4000-6000美元,看起来还不错,但沙特实际还有1000多万外劳人口,专干苦活累活,这些外劳主要是来自印度(176万)、巴基斯坦(132万)、孟加拉(131万)、埃及(130万)、菲律宾(03万)、也门(46万)、印尼(38万)、苏丹(23万),平均薪水只有500-700美元。
 
注意,沙特的高工资主要只提供给本地人,确切地说,是本地受过教育的男性,他们女性工作参与率只有20%,沙特有时也会到中国来招聘医护人员,包吃住,实际到手也只有5000-6000人民币左右(这点钱去个锤子,不要被一些黑中介给骗了,在那边女性毫无人权可言)。
 
沙特给国民提供的高福利里,包含不用交个人所得税,教育医疗全免(全免是个超级大坑,全世界没几个国家敢跳),穆斯林节日每个国民发3000人民币过节费,生孩子政府就发红包和奶粉钱,看护费都政府出,去国外治病的话,来回机票全报销,每年还撒着大把大把的钱送好学生去欧美留学(一般留学回来会在阿美石油上班)。
 
但不要先急着收拾行李准备移民,高兴得太早了哥们,沙特福利实际只照顾到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大部分人并没有进入福利圈。
 
就是这四分之一人口的高福利,沙特政府现在都吃不消了,2016年,沙特就将公务员的薪水和福利调低了20%。
 
沙特收入锐减的主要原因,是2014年开始国际油价大跌(后面会详细讲这件事)。
 
大家要记住,1973年和2014年,是国际政治斗争的两条重要分界线,无数国家被卷入到分界线当中,这两条线,都和油价有关。
 
沙特又是一个没有宪法的国家,平时按《古兰经》和穆罕默德圣训行事,这就造成了这个国家至今还保留着大量野蛮、愚昧、残忍的中世纪作风。
 
2015年,英国独立电视台悄悄潜入沙特,偷拍了一部纪录片《野蛮之国》,这些人一到利雅得,就在街头碰到蒙着黑袍的年轻女性当众敲窗乞讨,和传说中的土豪国格格不入,而得不到男性保护的女性乞丐随时有生命危险。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利雅得敲窗乞讨的年轻女性
 
在Chop-Chop广场,这里还会公开对犯人进行斩首,他们还亲眼见到宗教警察在街头随意用皮鞭鞭打女性,沙特甚至公开用刀在公共场合砍死一名违反教法的缅甸女性,这件事因为被人拍下视频,才被国际社会得知。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宗教警察当街随意鞭打女性
 
在沙特,只要批评政府和YSL教都是叛国行为,被示为恐怖分子,因为政府鼓励告密,结果人人自危,在网络上公开批评政府就会被处以鞭刑并被投入臭名昭著的布里曼监狱,批评过政府的教宗领袖尼米尔就于2016年1月当众斩首。
 
沙特王室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杀,1977年,一名沙特公主在巴黎留学时爱上了一名沙特驻黎巴嫩大使的儿子,但王室反对这门恋情,两人在回国后约会了几次,被社会风气紧张的沙特人举报通奸,王室要求公主否认通奸并不再和男子往来,公主对压抑的社会氛围颇不服,激愤下当众连说三遍“我犯了通奸罪”,结果被其亲爷爷叛处石刑,拉到大街上被人用石头活活砸死,其恋人则被亲哥哥为了维护家族荣誉,用阿拉伯军刀在脖子连砍了五刀致死。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中)
被石刑砸死的公主(电影剧照)
 
要维护野蛮的教法统治,就必须拿出高福利哄住受过教育的年轻人,而高福利则意味着政府的高开支,在油价下跌时,没有钱的沙特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开始显得紧张(其实沙特现在人均GDP才2.3万美元,还不如韩国的人均3.14万美元,高福利是很吃力的)。
 
眼见国家财政危急,身为沙特的实际掌控人,八零后年轻王储站立起身,时年仅32岁的黑凤凰,决定对这个国家进行改革。
 
于是震惊全球的反腐大戏和卡舒吉案,即将在世界舞台上演。
 
 
参考资料:
《你所不知道的伊斯兰》
《沙漠勇士:哈立德.本.苏尔坦亲王殿下》
《野蛮之国:沙特阿拉伯揭密》(英国独立电视台纪录片)
《每日电讯报》
《石油先生》
《沙漠国王》
《阿拉伯简史》
《大漠残阳》
《The Arabian Kingdom’s Pursuit of Profit and Power》
《生活》
《纽约时报》
大卫.豪沃斯个人笔记
《明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