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上)

当小萨勒曼端坐在沙特王座之上,静静地俯视着自己国土里那片金黄的沙漠之时,他那洁白的长袍已经被政敌们的鲜血浸透,为了沙特的未来,他如同一只沙漠残阳里燃烧的凤凰,正被干透的污血逐渐染黑。

 

烈火燃烧得越为激烈,小萨勒曼黑化的速度就越发迅猛。

  

  阿拉伯的传说

 

1951年7月21日,阿美石油公司总裁穆尔第一次遭到了伊本.沙特的暴击。

 

穆尔那天是带着副总裁戴维斯和奥利格、首席谈判代表欧文一起前赴塔伊夫的夏季行宫,拜会沙特国王伊本.沙特,本来约定的时间是19日,但因为公司出了点状况,他临时拖到了21日的早晨才到现场。

 

国王对他的怠慢表现得很不高兴,四个石油公司高管在行宫外从早上8点一直等到下午4点,沙特的夏天酷热难当,4个美国人全靠含着盐片才能消暑,当国王正式召见他们时,美国人已经被酷夏折磨得筋疲力尽。

 

伊本.沙特是沙特阿拉伯的创建者,他们家原本是利雅得的话事人,1891年被拉希德家族打跑,全家流亡到科威特,那年伊本.沙特年仅11岁,从此勤奋练习刀枪,励志复仇,全家看小伙子很有志气,也精心培养他,流亡了11年后,伊本遇到了天使投资人科威特当地土豪穆巴拉克,资助他40名贝都因勇士,前去夺回利雅得。

 

伊本在年老之后,经常在饭桌上反反复复跟子孙后代讲起这一段夺回利雅得的传奇往事,忆苦思甜,儿孙们耳朵都听出茧来,美国《生活》杂志曾派驻记者到当地采风,原原本本记录下了夺城传奇的细节:

 

据伊本回忆,他原先带着表兄弟、部落同胞,以及穆巴拉克资助的勇士在斋月里前去高原夺城,他们在偏僻处扎营,22岁的伊本也没什么把握,犹豫了三周都没有动手,那些贝都因人脾气火爆,找不到事做就在军营里互相挑衅,差点还没攻敌自己就先内斗,到20号时,探子从利雅得回来,并带来了城防图和地方长官起居日程等情报,刚好伊本觉得再不行动这支纪律涣散的团队就要自爆了,做过晚祷,就带着一把廉价的杰撒伊步枪骑上骆驼在前引路,带领大家进攻利雅得。

 

他们穿过沙漠,抵达利雅得城外的枣椰树林,在城墙处砍倒了一棵挺拔的枣椰树,伊本便带着40个最能砍的猛男,趁着夜色爬进了城内。

 

伊本带着猛男们先找到自己老部下在利雅得的家,从老部下的平房顶跳进了利雅得长官阿兹兰家里,抓住了阿兹兰的妻子和妹妹,他们听闻阿兹兰经常夜不归宿,就在黑夜里喝浓咖啡跟背诵《古兰经》熬过了一晚,天亮时阿兹兰带着护卫回家,一开门熬了通霄一肚子是气的伊本就跳下去带队砍人,双方打成一片,阿兹兰掉头就跑,逃出城墙后朝着一座清真寺狂奔,被伊本的表弟贾拉维赶上,一刀砍死。

 

阿兹兰的护卫见到老板挂了,反正也没人发工资了,纷纷投降,加上利雅得城民也挺怀念沙特家族的统治,觉得阿兹兰他们管得不好,操起武器都来帮伊本,因此利雅得重回伊本.沙特的手心。

 

这个被沙特人传诵的开国故事一直让我觉得十分古怪,因为利雅得全城归顺得也太轻易了,夺城的顺利程度有点反常,直到我查到1902年利雅得只有一平方千米(140个足球场大小),约2万人口的时候(现在是600万),我就懂了。

 

伊本当时攻下来的根本就不是一座城市,其体量只相当于中国的一处街道办,与其说伊本拿下了大城利雅得,不如说他率领40人的武装拿下了街道办居委会。

 

当天交战双方总共也不过150人,简直是中国农村乡民械斗的级别。

 

但牛皮还是要吹的,经过数代加工,小牛皮吹成了大牛皮,大牛皮吹成了故事,故事吹成了传说,伊本.沙特“40人夺城”的典故越传越玄,在阿拉伯半岛流传至今。

 

虽然这个开国故事吹过了头,但实事求是的说,伊本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在夺下利雅得后,他开始以此为据点四下开火,花了三十年,逐步征服了周围的各个部落。

 

他征服部落的方法特别有意思,叫一边生娃,一边打仗。

 

这里我们使用了“部落”这个词,而不是国家这个词,为什么要叫部落呢?因为这些地方高度贫穷,根本无法形成支撑国家系统的复杂经济与文化,这些沙漠民族,少部分在稀疏分布的绿洲从事农业种植,大部分在沙漠地区饲养骆驼和山羊,穷得发疯,天天只能啃沙子,部落就是主要靠血缘为纽带团结在一起的,大家有钱一起抢,有经一起念,有羊一起养,紧紧抱成一团才勉强在环境恶劣的阿拉伯半岛生存下来,所以阿拉伯人常说“我和我的兄弟对付我的堂兄弟,我和我的堂兄弟一起对付外人”,典型的血亲高于一切。

 

阿拉伯的男人冲在最外围保护部落,女人则活在中央安全地带,他们认为女性是被他们赡养的,所以女性地位很低,他们是部落男性的附属品和财产。

 

伊本拿下利雅得之后,想扩大自己的地盘,就一个一个部落过去打招呼,这哥们能不打就不打,带着人马过去先礼后兵,他会先跟别的部落聊聊天,前半句是:

 

嫁个妹纸给我吧,以后我们就是亲戚了,要是生个娃,就是实打实的血缘关系,我们有经一起念,有钱一起抢,岂不快哉?

 

后半句是:

 

你不嫁是吧?好,兄弟们,砍他!

 

当时阿拉伯半岛有几百几千个部落,伊本嘴皮子都说干了,最后愿意跟他联姻的妹纸高达300人,实际成为他后宫有正式名号的41人,被他称为妻子的22人。

 

伊本忙个不停,在阿拉伯半岛疯狂播种,沙漠部落送上门来的,不管美丑老少来者不拒(兄弟胃口真好),活得就跟头种马似的,前前后后一共生下了120个子女,其中有45个儿子,活到成年的儿子36人,号称“沙特阿拉伯三十六天罡”(这句是我胡编的),这120个子女长大后又接着疯狂播种(生一个孩子奖励10万美元),搞到2020年,沙特有1.5万王族,光王子就有5000人。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上)
伊本与罗斯福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给我几个女人,我还给你一个民族”的真实案例。
 
也有不愿意联姻的,伊本也不啰嗦,操刀子就砍,有一次去收拾一个不听话的部落,伊本被一颗子弹击中腰部子弹夹,弹夹里的子弹相继爆炸,伊本的肚子被炸开个口子,肠子都流出来了,伊本只是做了简单包扎又冲过去砍人,小弟们都赞,说老大好猛。还有次他在战斗时左脚中弹,士兵将他抬进帐蓬医院,大夫还在准备手术器械和麻醉药,伊本自己拿起旁边一把手术刀,亲手把中弹处割开,取出子弹,跟医生说别准备了,缝合一下吧。
 
猛归猛,但伊本根本不懂医术,在割开伤口时,割断了脚上的肌腱,瘸了。所以大家看他留下来的照片,手里都拿着一根拐杖。
 
种马加猛男伊本能在当时搞得热火朝天,主要还是因为宗主国奥斯曼土耳其当时虚弱无力,沙漠边缘那边又没什么经济价值,在他们看来,就是一群野人在那里砍来砍去多抢几头羊的事,奥斯曼帝国正被英法往死里肢解,也没空多关注阿拉伯半岛,伊本坐大后,又给了当地主要宗教势力伊斯兰瓦哈比派很大的利益,给他们发工资,承认他们的神学地位,瓦哈比派则回报他认可他政权的合法性(就是告诉YSL信徒们这个人可以当老大,大家要服从他),1904年,奥斯曼帝国就只能承认伊本在内志地区的统治,9年后奥斯曼势力被伊本驱逐出东哈撒地区,伊本随后又征服了拉希德部落、哈希姆家族、阿希尔地区,两座圣城麦加和麦地那也拿到手心,到1932年9月23日,整整三十年的东生西讨,他正式宣布建立以家族名字命名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国土面积高达22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新疆再加三个湖南省这么大,就是人口太少,当时只有200多万人口。
 
中国人简称他们为沙特。
 
阿拉伯半岛这块地方,在现代文明到来前,其实不太适合人类生存,整个半岛没有河流(但有季节性河流),到处是沙漠,北部是内夫得沙漠,东边是代赫纳沙漠,靠近卡塔尔的是贾富拉沙漠,最南边是65万平方公里(三个湖南省这么大)鲁卜哈利沙漠,西部也是各种小沙漠,造成沙特极度缺水—那时沙特还没有海水淡化技术(现在沙特50%的水源来自海水淡化),虽然地底下有够用300年、高达36万亿立方米的地下水资源,但伊本刚开国时根本不知道20米深的地下有这么多水,其实知道也没技术打水,所以美国人刚来沙特找石油时,伊本根本不关心石油,总是问他们,有没有顺便找到地下水源。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上)
沙特地形图
 
沙特那时候穷得跟鬼一样,大部分国民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基本全是文盲,经济收入全靠养羊、东西方贸易、圣城朝拜旅游赚点小钱,伊本又这么能生,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有120张嘴管他叫爸爸找他要饭吃,想想都觉得头疼。
 
《生活》杂志的记者在他统一沙特好些年后到达利雅得参观,回去后撰文回忆说,当时的利雅得到处是低矮的土砖房,女人们都紧紧裹着黑袍,破破烂烂的广场中央居然挂着几颗人头,烈日下苍蝇飞舞,尘土漫天。那时候的利雅得,看起来像是没进化完全的野蛮人部落,到处都显得又脏又破。
 
沙特这环境,看起来是要世世代代贫穷下去了,哪里有今天狗大户的迹象。
 
然而美国石油商人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伊本和他子孙后代的人生命运。
 
 
  发现石油
 
1930年,来自美国的加州标准石油公司派遣地理学家戴维斯去巴林考察,戴维斯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很快在巴林的烟雾山发现了石油,他在这里能看到隔海相望的沙特,根据多年专业经验,凭地形就推测沙特也一定有石油。
 
1933年5月,收到戴维斯建议的加州标准石油决定搏一把手气,他们托人找到伊本,先付给他3.5万英镑,一年半后再付2万英镑,每年再付0.5万英镑的租赁费用,如果找到石油,另付10万英镑,53岁要养一大家子的伊本正在经历中年危机,那时候缺钱缺到崩溃,马上收了钱给美国人在沙特找寻石油的权力,不过他那时还不知道石油的威力,也根本不相信这些西洋神经病鬼佬能在沙漠里找到石油,反复叮嘱如果发现地下水源,一定要告诉他。
 
这个戴维斯,就是开篇说到的那个阿美公司副总裁。
 
美国人万里迢迢从本土运来了设备和人手,先在达曼穹丘花了一年半才搭起了井架,1935年第一口井挖出了一点石油,不过每天产量只有可怜的100桶,美国人不服气,再打,第二口油井产出了3000桶后,每天往外冒的就只有水没有油了。标准石油公司一看没撤了,就把戴维斯亲自派到沙特。
 
戴维斯是个严肃古板的人,十分看不起沙特人,他觉得这些人,“就是一群没开化的野人,从先知年代就没改变过”,但他技术扎实、作风严格,工作起来十分拼命,大家还是十分尊重他。
 
在戴维斯的带领下,工程师们又打了4口井,其中两口没有任何产出,另两口井也产量堪忧,当时已经花了1000多万美元的投入,这么多专业人士在茫茫沙漠里辛苦这么久,却只有少得可怜的产出,美国人一度怀疑人生,不过反正都投入这么多了,标准石油公司还是决定再搏一搏,说不定单车变摩托,他们派出了更多的工程师、测绘员、建筑工人前往沙特,他们面对沙漠里的风迎难而上,不找到石油誓不回美利坚。
 
地质学家巴杰亲身经历了艰难的墈探过程,他原本在蒙大拿州铜矿担任工程师,大萧条来临时失业,为了找份工,他只好给在加州标准石油担任首席地质学家助理的前同事写信,请他帮帮忙找份事做,他同事回复说倒是有份工作,就是要跑到中东那种鬼地方去,巴杰都穷疯了还挑什么工作地点,赶紧答应下来,去旧金山面试通过后,他悄悄地跟女朋友秘密结婚(对方父母嫌他穷),然后扔下老婆,一个人跑去了炎热的中东。
 
巴杰在沙特异常艰苦的找油过程都记录在了他给妻子的信里,他当时经常带着一个小队,包括2名向导、2名士兵、1名厨师、1名会修吉普车的技工深入沙漠,在一望无际的沙堆里测绘地形、寻找石油。沙漠里的温度高达46摄氏度,连拍照用的胶卷都是柯达公司特制的,感觉分分钟会晒成人干,巴杰却要在沙漠深处每次呆上好几个月,还经常会遭遇漫天飞扬的沙尘暴,能连续刮上三天三夜。
 
巴杰说,他从没有见过这么荒芜的地方了。
 
他们时常遇到贝都因人,因为要研究脚下岩石的年代,他们在洞穴周围爬来爬去,手里头经常抱着化石和贝壳,贝都因人十分困惑,把看到的告诉了国王伊本,伊本听完大笑,请巴杰他们来到王宫招待他们,但他并没有问石油的事情,还是执着地请地质学家们帮他多打几口水井,并检测一下水质。
 
1936年,美国人在沙特达曼打下了第七口油井,这口井刚打下去就发生了侧壁塌陷,修整了好长一段时间,到1938年1月打到了4500英尺深,还是没有找到一滴石油,就连巴杰都对在沙特找到石油感到绝望了,历经5年茫茫无期的投资,标准石油也决定不再继续沙特的石油墈探,严禁再钻探新油井,他们准备放弃了。
 
1938年3月,第七口油井的工作人员不死心,决定再试一次,他们又往下打了200英尺深,命运之神终于降临,他们发现了石油!而且是每天能产出1585桶的油井。
 
三天后,这个油井每天就能产出4000桶,而且地质学家们根据这口油井,推算出了延伸到波斯湾的阿拉伯沙漠西南角大油田,两年之后,加州石油公司每天能产出2万桶石油!
 
在七号油井发现后的第二年,59岁的伊本国王拄着拐杖来到了达曼,现场陪同他的有家人、顾问、财政大臣、标准石油公司的高管,5月1日,伊本国王扭动了油器的开关,随着油路开关的启动,石油开始涌入标准石油飞速建好的输油管道,流向港口城市拉斯坦努拉,那里有一艘油轮,等待着将沙特的石油运往全球市场。
 
跟随伊本国王一辈子的财政大臣苏莱曼回忆说,国王全程都没怎么说话,但他的手有在微微颤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