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疫情每天都在变化。一个月前,热搜都是各个省份名字,现在成了各个国家的名字。

其中韩国出现超级传播者,一位邪教女士成为毒王,不听劝阻到处乱晃,以一己之力几乎团灭邪教,让人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而在我们全国不出门自我隔离的时候,韩国反而大搞集会,根本管不住。

自从做了投资,见识到形形色色的光怪陆离,我逐渐认识到:

我们看到的魔幻事件,其实只是这个神奇世界的冰山一角,真正的魔幻,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1

毒王大妈及其邪教的感人事迹被我删掉了,一直没过审。咱们聊点干货。
咱们国家有宗教信仰的人口占比很低,可能不太好想象韩国是个什么氛围,我们看统计数据:
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1995年、2005年以及2015年度韩国各类宗教人口数量(单位:千名)(来源:韩国统计厅)
根据统计数据,到2015年,韩国的无宗教信仰人口才刚刚过半。
这什么概念?就是你出门碰到某教教徒的概率,基本等于碰到异性的概率。
说明一下,为了写这个文章足够理性,我专门学习了全套的世界宗教学。
正规的宗教,在现代社会依然是最强大的“意义生产机制”,通过和“超余”的关系,让人能够克服有限,解释世界,促进合作。
但是在思密达国的这些教派里面,大部分是类似新天地的野鸡教派,拿着山寨教义和“血疗”这样的大胆创新就开始招收信徒。
韩国在世界宗教圈都鼎鼎大名,人送绰号:世界宗教博物馆。
但是这是圈里人没好意思说狠话,这个绰号的另外一个说法叫作:邪教博物馆。
这都是因为韩国宪法规定,一切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他们一定爱死这自由了。
邪教高层个个富可敌国、妻妾成群,打入了韩国上流社会。
并且手握信众的选票,和政要们挂上了钩,甚至有的教主就是政要。
再想想朴槿惠和永世教的关系,说宗教掌握着大韩民国的命脉,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查一下“世越号沉船”、朴槿惠入狱等等前因后果,颠覆三观。咱这个号不是八卦号,就不展开了。)
除了邪教林立,算命也是韩国的一大产业。
咱们国家也有不少人爱算命,但跟韩国比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据《经济学人》报道,韩国的算命行业的规模达到4兆亿韩元(约37亿美金)。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韩国电影产业一向是他们引以为傲的产业,《寄生虫》刚刚奥斯卡封神。
但是电影票房只有大概15亿美元,被算命行业吊起来打。
根据韩国“易术人”协会统计,全国5000多万人口中,就有约 30多万个算命师傅。
要知道韩国海军陆战队人数才约3万。要跟算命先生干起来,也得被吊起来打。
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走在韩国街头碰到算命摊、哲学馆的概率,大概就是咱们看到沙县小吃、兰州拉面和煎饼摊的概率。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信仰问题了,这是产业,是经济,是白花花的银子。
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对邪教来说,招收到一个信徒,就是多了一个行走的赚钱机器。
上面的人为了利益,敢于教唆下面的人去做任何事情。比如首尔市sz朴元淳到场劝告集会者应为自身和他人的安全考虑,并要求他们解散离开,却遭现场抗议辱骂。
2 

韩国很魔幻,并不代表咱们身边就清净了。

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而且除了邪教,我们身边类似的魔幻事情其实也不少。

咱们大部分人都没有宗教信仰,但我们有另外一个信仰——赚钱

作为投资人,我见过太多金融传销骗局导致投资者家破人亡的故事。

各种金融传销的路数,其实跟邪教也是如出一辙:

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谋财,害命,一样不落。

我也见过前两年的区块链空气币、ICO,把想发财的老百姓忽悠的倾家荡产。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骗人的伎俩,缺的是理性思考的能力。

千万不要觉得咱们身边人都是人精不会被忽悠。

远的不说,就说前一阵子有多少人在朋友圈发了立扫把的照片?我那天翻了下朋友圈吓一跳,还以为笤帚成精了。

韩国现“毒王”、集会围攻市长:这个世界的魔幻,离你并不远

有人是因为好玩凑热闹,有的人还真就信了什么引力最小的鬼话。

说真的,现在的小学生都不屑于玩这个了。

世界为什么会一直这么魔幻?因为有人是真的傻,有人是真的坏。

3 

SARS过后17年,我们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应对大型疫情的准备,结果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在我们迅速调整积极应对的时候,日本韩国近距离抄作业,结果又抄了个不及格。

所以黑格尔会悲哀的说:

历史给人的唯一教训,就是人们从未在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

但我觉得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对于还想对这个魔幻世界做点什么的我们来说,更应该记住的是加缪在《鼠疫》里写的那句话:

一个人能在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所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