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 VS 新型肺炎

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我们回想起2003年的非典疫情,而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这次病毒可能就是SARS病毒的一个变种:研究显示新冠病毒(世卫组织命名为2019-nCoV)与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同源性达85%以上,患者症状也有相似之处,两者的区别在于新冠病毒的传播力似乎强于非典,致死率低于非典。

2003年的非典对我们的生产生活都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这次又会如何?我们需要直观清晰的方法来对比两次疫情。

下面通过确诊患者数、死亡数以及死亡率来对比两次疫情。

由于SARS疫情已是过去式,我找到SARS疫情数据和这次疫情的数据,分别以2003年3月21日(对应SARS)和2020年1月10日(对应2019-nCoV,即新冠肺炎)作为各自爆发的起点。

通过下图不难看出,这次疫情的传播速度远快于非典,目前全球累计确诊数已经达到了非典的两倍还多(非典累计确诊8096例,新冠目前累计确诊17389),当时非典达到8096这个数字用了半年,而这一次只用了大约一个月就达到非典的两倍多。

非典 VS 新型肺炎

全球确诊人数对比

由于这次疫情的死亡率远低于非典(目前根据官方数据看来是这样),所以死亡数(362例)仍然没有到非典的程度(774例),但对于疫情爆发20天出头的同一发展阶段来说,这次疫情的死亡数是非典的三倍,因此我们不能因为它死亡率低就放松警惕,重视而不恐慌是应有的态度。

非典 VS 新型肺炎

全球死亡人数对比

数据告诉我们的一个好消息是:这次疫情的死亡率正在不断降低,目前已经降至2.5%以下。但和SARS不同的地方在于,SARS的死亡率伴随疫情的发展而不断上升,但2019-nCoV的波动却很大,或许我们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看到稳定和趋势明显的死亡率数据。

非典 VS 新型肺炎

死亡率对比

这一次的病毒可以说是实现了成功进化,病毒以尽可能多地复制自己为目标,势必应该增加传播能力并降低致死率,同时加入较长的潜伏期,而这恰恰就是新冠病毒与SARS的最重要区别,可见它就是SARS的全面升级。但如果我们不招惹它,它是不会影响人类的,因为这个病毒原本在蝙蝠体内并且不会有什么症状,人类强行把蝙蝠这些奇怪动物作为食物,也把病毒引入了人类世界,来希望不要再出现这种典型的作死行为了。

非典 VS 新型肺炎

部分SARS数据

非典 VS 新型肺炎

死亡率计算

很多人对官方数据有一定质疑,我能理解这些质疑。那么有没有其他方法来估算这次疫情?答案是有的,那就是其他国家公民从武汉撤侨后的身体情况,这个数据虽然有样本量较小、身体素质存在差异、年龄不具代表性等多方面的局限性,但仍有很高的参考价值,正是因为这些人数量不多,其他国家才有充足的医疗资源对他们进行全面检测,不会漏掉任何一个确诊患者。

目前若干个国家撤侨后的确诊数据已经陆续出来了:

日本累计撤侨 565人,确诊8人,比例1.42%; 

韩国撤侨 368人,确诊5人,比例1.36%; 

新加坡撤侨92人,确诊1人,比例1.08%; 

德国撤侨124人,确诊2人,比例1.61%。

在确诊患者外,撤侨人群中还有一部分人出现了发热、咳嗽等疑似症状,因此这个数据未来几天也会有进一步的更新。

无论是官方数据还是撤侨推演,都可以看出本次疫情的影响已明显超过SARS。

这里让人回想起来十天前网民对香港大学教授管轶的各种人身攻击,当时管轶表示自己有心无力,他认为这次疫情的传播链不清晰,并预言疫情影响会大于非典(甚至说出了10倍的悲观预言),现在看来,疫情的发展正在向他所说的方向靠近,但我还是希望他不要说中。

正所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我们应该学会对事不对人,凡事不要别给人扣帽子,比如说他是不是香港人?是不是本次专家组成员?学术上有没有私心?拿这些并不相关的东西来对一个人进行拍板定义全是恶意的主观揣测,我们只需在意他说的对不对就可以了。

抗击疫情的战斗仍在攻坚克难的阶段,我们应该做到重视疫情的同时不失冷静,避免情绪和立场扰乱我们的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