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支不支持发国难财,是一个人基本素养的体现。

1 

这两天很多单位都复工了,而复工的条件就是有充足的口罩。

我一个朋友是做物资生意的,前几天接了个活,帮忙采购医疗物资。

这批货是20箱口罩,一箱里有3000只,一共6万只,是政府特批采购给企业好复工用的。

我那朋友拿着特批的文件,去已经被征用的口罩厂拿了货,然后找了他之前合作的物流帮忙拉货。

司机他也认识,之前合作过很多次,把货拉到义乌就OK,当地企业已经在那等着接货了。

本来路上挺顺利,我朋友一直跟司机保持联系,按预计时间,第二天货就该能送到了

结果这时候幺蛾子就来了,企业等到傍晚也没等到口罩。

没口罩就没法复工,大企业耽误一天就是几十上百万的成本。

我朋友赶紧打电话给司机,司机说:

老板实在抱歉,你的那批货在高速上被扣下了,我现在已经回来了。

???

我朋友当时就急了,谁扣的?为啥扣?扣货了开什么单子给你了?

结果司机支支吾吾说因为超重扣的,啥都没给他,空手回来了。

这可太离谱了朋友,货车,一共拉了20箱口罩,不超过两个成人的体重,就超重了?

而且谁扣货什么单子都不给开?

我朋友仔细想了一下,当时为了抢时间,去口罩厂拉货的时候是晚上,黑灯瞎火的,可能司机以为他这是自己在倒卖口罩,所以想黑吃黑?

所以他赶紧把zf的批文发给了司机,跟司机郑重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这个时候司机慌了,已经开始不敢接电话了。

到了晚上,司机终于开口了,说货被放回来了,他忽然身体不舒服开不了车了,所以让他朋友去帮忙送这趟货了。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这很有可能是他之前想转移货源啊!好在他终于松口了,给了第二个司机的电话。

我朋友马上联系第二个送货的司机,让他走到哪停到哪,在高速就停到最近的服务区,货不用他送了。

朋友自己开着车,深夜追“凶”,终于在快半夜的时候,在一个高速的服务区追上了这批口罩。

找到的时候外包装已经被拆掉了,所幸一查数量没有少。

第一个司机也终于认了怂,害怕被政府追究责任。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这6万只口罩后来终于有惊无险的送到了义乌,企业晚开工了一天,但迟到总好过没有。

那个司机现在正在瑟瑟发抖中。因为他知道,一旦这事不是黑吃黑,那就是抢劫,是发国难财。

2 

除了口罩,最近额温枪也成了紧俏货,因为这也是复工的刚需。

最近有篇热文就写了作者一天之内见识到的有关额温枪的各路骗局。

原本一台不到100块钱的额温枪,在各路庄家、倒爷、骗子的一路烘托下,不断的加价,炒热,价格一路飙升,甚至现在在北京想买现货的话,要花500+,甚至600+。

而且动辄都是一万个起卖,不接受散单。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在这个过程中,庄家垄断货源,倒爷各种拼缝加价倒单,更多的是啥都没有的骗子张嘴就让先交定金。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而且,庄家随时变倒爷,倒爷拼缝没拼起来随时变骗子。

但是说真的,这些一点都不稀奇啊,这不就是当初口罩空转的资金盘玩剩下的么?

比如这个2月初就开始倒腾,直言富贵险中求的: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还有那个选秀艺人小鲜肉,前脚发微博,用小学生水平的字手写武汉加油,获得60万点赞。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后脚就因为空卖口罩骗取定金28万,被警方从出租屋抓走,大花棉被大拖鞋的场景非常魔幻。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各路骗子的聪明才智都用到这上面了,几天时间就能形成一个上百亿的空转资金盘,大发国难财。

3 

同在一个国家,有人坚守一线奋不顾身,有人捐钱捐物自觉隔离,却也有人玩资金盘空转,大发国难财。

这些发国难财的人固然可恨,但是还有一些人竟然支持他们?

他们认为:“发国难财”是可取的,甚至还引用了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话,为“发国难财”的人辩护。

他们表示,“发国难财”是增加供给的最好办法,不但不该受罚,还应得到奖章。

因为这样就可以用价格手段刺激厂商多生产,有效增加供给;并且减少需求,让人们少出门。完美。

完美个屁。

这么想的人,真的是没受过现实的毒打。

如果再有人跟你鼓吹半吊子经济学,大谈供需,你就问问他:

  • 供应受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的限制,就这么多,怎么靠价格提高?

  • 需求是人人都有的,在这种国难的背景下如果按价格分配,是不是富人就该活,穷人就该死?

要知道,推动这个世界的运转的,不只有经济学。

  • 有的资源是靠权力来配置,比如财政资金

  • 有的资源靠先到先得,比如排队

  • 有的资源靠竞赛,比如考大学

  • 有的资源靠抽签,比如打新股摇号,上车牌摇号

  • 如果视野继续放大,人类历史上最有决定性的资源配置,靠战争来决定。

另外别总拿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说事了,他老人家还写了一本《道德情操论》,论述人类行为应该遵循的一般道德准则。

真要论起来:

  • 前线的医务工作者面临生死考验还坚守阵地,他们是理性人吗?

  • 无数人义务工作在全球寻找医疗资源,他们是理性人吗?

  • 全国各界捐款捐物上百亿,他们又是理性人吗?

4 

作为金融圈吴彦祖,我同时还是个野生经济学家。

在前一阵的热点事件中,我也发出了自己微弱的小声音。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然后没过多久捐赠流程就优化了: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当各地宣布医务人员子女中考加分的时候,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也是没多久中央就宣布了:

发国难财?复工在即,我朋友的6万个口罩却差点被黑!

这并不是我吹自己预测的有多准,我也不是动辄指点江山的野生国师。

这些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有基本学术素养的人都能思考出的答案。

社会很复杂,只要有利益驱使,发国难财的人恐怕就会一直存在下去。

但总要我们形成有良知的共识,才能让这种破事越来越少。

可怕的不是有恶人,而是做了恶却有人认为他们在行善。

行行好,别总拿经济学说事了。

查理芒格说,当你只有一把锤子的时候,就看什么都像钉子。

我才知道他是一个人开着车,带着一把小锤子,半夜在高速路上追口罩。

我希望那些鼓吹发国难财的人,也能够拿起他们认知里仅有的小锤子,体验一次这种感觉。

这,才是现实世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