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涉贪腐案,问题频出,这家房企30强梦碎

简单写了篇东原地产的部分贪腐问题,有人特别不服气,因此安排来这号,这里热闹些。

刚好从最近东原地产几份涉及多位中基层管理人员的监察通报说起。这些监察通报涉及的管理人员,多数是被供应商举报才查出来的。

且出问题后,东原集团在(2021)35号文件中,让让各城市公司营销、客关、行政条线自行统计已发生的采购类违规问题,上报集团。

这莫不是,让老鼠抓老鼠?

NO. 1|壹

首先,是东原集团关于对上海项目营销副总监王艳菊违纪问题的处理通报。

内容是:东原集团风险管理中心审计发现,上海公司浒墅关项目营销负责人、项目营销副总监王艳菊,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分销公司回扣违规加价销售,收取客户好处费;将自然到访客户向分销公司甩单,套取公司分销佣金。

涉及金额较大,东原集团给予王艳菊解除劳动合同处分,并要求其配合审计调查、向公司退还全部非法所得,公司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审计报告显示,分销渠道的销售占比高达9成,在苏州,这种项目、这个渠道占比,王总真敢上报,东原真敢发佣。

根据行业普遍现象和规则,分销回扣一般是佣金部分的10-20%,具体要参照房企分销项目给的佣金点数高低、分销商是否独家等情况。

加价销售,即在公司审批通过的销售价格上,再加价销售。按行业普遍规律,能加价销售的项目,一般都不愁销售问题,不担心去化率。

而该项目既然能加价销售,分销渠道的销售占比却高达9成……

甩单,即挂单,挂单到分销公司,分销佣金往往比案场的自然来访佣金要高好几倍,也是营销线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

王身边的同事说,王艳菊平时行事比较高调,上个月刚换了一部玛莎拉蒂。

据悉,王艳菊突然提离职,公司才做了离任审计。出事是由于负责的前一个项目费用爆了,如今负责的项目,项目费用也爆了。

如今接手的两位项目营销负责人,想必相当头痛。

NO. 2|贰

以下,将东原集发(2021)19号和35号文件凑一起写,内容比较多。

首先,文件中称,东原集团杭州公司营销负责人、城市助理总经理许星星,多次收受供方回扣及好处费,金额较大,仅被解除劳动合同处分,并向公司退还全部非法所得。

内部调侃,退款金额是歌手伍佰的兄弟六佰,城市营销负责人,一般掌管城市公司所有的项目营销工作。

能收受回扣和好处费的,大多涉及项目广告、活动、策划等费用,如今的项目大多非大盘,营销费用根据货值来定。

融信在杭州重仓,项目多,营销费1.03,连佣金都不太够发,自从之前被天机曝了一通营销线的问题后,融信对这方面的管控,是越来越严格了。

东原的营销费比融信高了一大截,自然有比较充裕的费用可以挥霍。只不过,为了业绩,钱是舍得花,但花在哪里,怎么花的,还是要弄明白。

其次,文件中称,杭州公司营销管理部品牌策划专业经理孙梦璇,人为操纵招标,向供应商借款且审计发现时尚未归还,被解除劳动合同处分。

借款这个,天机此前曾说过,在采招和工程领域比较流行,是较常用的受贿方式,拿到钱,写张借条证明是借款,至于还不还,全看有没有被查,被查的话,就拿借条说是借款。

这和收取现金一样,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规避审计监察的老方法。

NO. 3|叁

再看文件,还是杭州公司。

营销管理部品牌策划副总监严国康,通过多个营销策划合同套现、多次收受供方回扣及好处费;被解除劳动合同,退还非法所得;专员曹某,通过四个营销合同套现。

按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来看,品牌的回扣和好处费一般集中在投放软文广告等方面,比如底价5万,上报10万,差价5万做回扣或好处费。

而虚假合同这类,一般是虚增,或在自己关联的公众号等自媒体上投放,花一两百元刷上万阅读,套取公司几万、十几万费用。

部分龙头房企的品牌部人员经常这么干,部分人都有自己私下做的公众号,专门用于套取公司费用。

至于专员曹某也涉及,只能说,管理制度有问题,散漫、有漏洞,连专员等都有漏洞可以钻,大部分房企普通基层员工有这可能?

还有,继续看,杭州公司客户关系部客户关系专业副经理章某、客户关系部项目客户关系专业高级经理任某、人力资源行政部负责人冯某、人力资源行政部高级行政经理陈某等人,对违规招标事项负主要责任和管理责任,被通报批评和扣发工资等处罚。

再来看上海公司,营销管理部品牌策划专业副经理傅祺麟,利用职权,收受供方回扣及好处费,金额较大,被解除劳动合同,退还非法所得;

此外,还通报批评了一大票策划、采招的人,几乎全是专员,小鱼一箩筐,大鱼没见着,呵呵…….

以前上班要买根录音笔,现在上班要买个铁锅,上班背着,下班了就地做饭,996的时代,锅是个好东西。

至于管理层,杭州城市总经理韩鹏;原华东区域营销部负责人、现集团总部营销管理中心营销管理助理总经理刘依;集团总部营销管理中心、助理总裁朱桂华;华东区域公司总经理宋斌等,因负管理责任,被通报批评并扣罚部分当月工资。

据悉,宋斌前天提了离职,具体原因未明;朱桂华嘛,行业都知道,朱总,有故事的人才呀,东原真有眼光多人涉贪腐案,问题频出,这家房企30强梦碎

最骚的是,35号文件中,让各城市公司营销、客关、行政条线自行统计已发生的采购类违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串通招投标、合同违规套现、收受供方好处费、向供方借款等。于4月10日前,将统计结果汇总形成书面文件,上报集团。

对此,玄机表示,有一种让老鼠去抓老鼠的既视感。

NO. 4|肆

接触过一些东原的离职员工表示:东原地产管理较散漫。从以上的案例,观微知著,此言不虚。

2018年8月,东原地产董事长罗韶颖在中国房企百强峰会上表示,东原2020年的销售目标是跨入千亿,“保50争30”,即保50强,争取进入前30强。

2019年,东原地产不仅没有保住前50,还掉出50强,行业排名第62位;到了2020年,东原地产全口径金额602.1亿元,行业排行64位;权益金额324.8亿元,行业排行74位。

天机认为,30强的夙愿是难以完成了,重返50强也是很困难的。玄机却认为,每年多给卖榜机构3000万,这个目标在排行榜上还是可以实现的。

东原地产的上市主体迪马股份,2020年的管理费用从7.91亿元上升到10.39亿元,同比上升约31%,管理费用大增,销售费用同比增加5.25%。

但业绩和排名却不怎么见涨,不知道是管理者能力问题,还是管理体制有问题?

融资成本为8.69%,相比2018年和2019年,进一步上升;此外,东原还不惜高价拿地,云南昆明144%溢价率地块、杭州183%溢价率地块、苏州284%溢价率地块……

过高的营业成本和财务费用,侵蚀了利润,东原的房地产业务和物业服务毛利率进一步下滑至20%

营业利润方面,2018年85.09%、2019年57.31%的高速增长,到了2020年遭遇“滑铁卢”,同比减少5.7%

2017年,迪马股份的大股东东银控股出事,2020年11月25日,东银控股直接持有迪马股份的D3000万股、885737591股在债权人申请轮候冻结后,26日885737591股原有冻结到期重新续冻结,冻结期限3年。

有意思的是,2020年,迪马股份第四季度的营收178.74亿元,占全年营收212.71亿元的69.9%;第四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占全年的81.85%

房企在年底突击冲业绩或粉饰财报在行业内是普遍现象,但这么集中在第四季度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还真是行业内罕见。

起码,咱是第一回看到。而迪马股份的十大股东中,两大股东在2020年明显减持,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在一近期赴美IPO的问题交流平台上,东原的管培生(校招生)曾抱怨,东原只有管,没有培,成长全看自己。

东原引以为傲的特色社群运营,旗下有”童梦童享“和”原聚场“两大社群品牌,在东原地产产品口碑崩坏和大房企们越来越重视社群运营的当下,竞争力已经日渐减弱。

东原地产在全国各地,饱受业主质量维权困扰,维权之声此起彼伏,如今连大本营重庆都沦陷了,在自家门口被揭短,丑事闹得沸沸扬扬,典型项目案例:东原晴天。

如今,协信没落,东原下坡,华宇温吞,还是龙湖和金科更能打些。什么”渝派的五朵金花“、”渝中三杰“…..还是”渝派双雄“、”渝派双星“更合适。

或许,东原地产应该梳理一下内部存在的问题,蓄蓄力,再出发,有时问题从内部爆发更致命。

问题频发不解决,朝霞可曾从西来?只怕,迎来的,是夕阳西下的晚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