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兰城岚山过江客,败于谗佞阴雨船!

昨天是个比较特殊的日子,但就在无数人反思那十年动荡,关键词,迫害,退后,黑暗满天飞的日子里,相声界知名大咖侯某华发了一则意味深长的微博。疑似要试图打着伟光正的旗号,搞死某个业内颇为知名的相声演员。

在开始说侯某华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两个中西的历史故事:

1. 宋朝名将檀道,其人威猛 ,随刘裕征战沙场多年,又为宋文帝开疆拓土,坐保江南。其人用兵稳健,又不失诡诈,譬如历史上著名的“唱筹量沙”便是出自他之手。

与韩信一样,因其功高震主,加上属下参将谗言,宋廷甚疑惧,于是宋文帝决定下诏将其杀之,并灭其族。

檀道死后,对手北魏得知,皆弹冠相庆,云曰:”道济已死,吴子辈不足道也”。从此南朝也走入危势,次年胡马长驱直入抵金陵城下,饮马长江,宋文帝目睹胡马,悔言 :”若使吾有道济在,安使胡马济此哉”?

檀道的悲剧在正史上记录甚少,一句功高震主粗略而过。

早年笔者曾有幸在檀道的老家济南某地县志上偶然看到过一个小记,上面说,檀道之所以被灭其族,导火索是某次家中举办酒宴,丫鬟拿黄布为三岁的儿子拭嘴。就这么一个小的细节,便被手下一位一直想取而代之的曾姓参将无限放大,利用宦官吹风宋文帝,扣上了意图谋反的帽子!

2. 1613年,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被宗教法庭列为禁书,同时伽利略也受到警告,要他放弃哥白尼学说。但伽利略没有接受警告,继续写作,1632年他的《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出版,且成功激怒了教会。宗教法庭把伽利略传到法庭,并宣判他有罪,责令其忏悔,放弃自己证明了的学说,禁止《对话》流传。

1633年,伽利略被判处终生监禁。

这个故事在西方史上都有记载,但在国内的教材上看不到的是,伽利略之所以在被禁言时隔一年后又被判处终身监禁,是因为同行学者的举报。而这位在世界上享誉盛名的学者之所以举报他,是因为嫉妒,正面竞争又玩不过。

所以,学者为了彻底打倒伽利略,便利用自己的舆论影响,给他扣了一个“反动”的大帽子。

一个国内,一个国外,看似不同性质的两个历史典故,其实所折射的现实是才华,嫉妒,竞争,以及小人也!

小人常戚戚,但小人在现实社会中却如过江之鲫。

当下也有很多。就好比写手圈,成都事件后,一些真小人便利用调查结果的反差肆意给发声的写手扣上“颜色革命”的帽子。其中令笔者最为不齿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李某满,这个货曾经也是个批判性写手,但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的管制,他为了活下来开始昧着良心说话了!一篇文章恨不得把所有批判性写手全部送进监狱!

成都事件带节奏的写手固然可恨,但本着初心的发生者,无罪!

说完李某满,就轮到了侯某华,相声界最近出了点事,他便急吼吼的露出了小人的一面。

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看看他说的,伟光正,痛批三俗,打着ZZ旗号,把别人说成反动分子,几句话便想着将对方一下锤死。这跟将军界想上位的参将,学术界嫉妒才华的学者,写手圈想搞死发声者的李某满,真的是一丘之貉!

侯某华的阴毒,在于他微博中那个曲协的倡议书。在德云社天津分社开业的那天,曲协颁发了倡议书,再说白点,这就是一则“打压”书。内容很多,其核心主旨只有一个,那就是痛批某德纲的大火,其实是三俗作祟,是违背当下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不仅打乱了相声界的平衡,还涉嫌反动!

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但意外的是,这个倡议书出来后,某德纲没被骂,作为曲协主席的姜昆却被骂成了狗。因为理性的人都认为,曲协这是在羡慕嫉妒恨。更有很多人直接说,就算打倒了郭德纲,你姜昆的相声也没有人看。

写到这里,笔者为了不冤枉曲协,也省得有人骂我屁股歪,我说三点:

一. 曲协爱国是对的,但爱国不是可以随意打着爱国的旗号,无随意构陷他人。如果找到他们屁股歪,切实的反党反ZF言论,那请罗列出翔实的证据,我跟着你们一块批斗他;

二. 道德高尚的这个帽子切记不要随意给别人扣,人与人之间的高尚标准是不同的,尤其是演绎的展示。小仲马的《茶花女》主角演绎的虽然是妓女,但相比高尚的伯爵们,妓女玛格丽特的人格魅力,正直道德却集于一身。所以在观众的眼睛内,玛格丽特就是正义高尚的。

三. 曲协,乃至侯某华都认为,当下的“一些”人是愚昧无知的,被利用了。但笔者知道,这只是你们的保守言辞。因为某德纲的粉丝太多了,看相声的几乎全被圈粉。那么,很显然,在你们的认知里,看某德纲都是愚昧无知的。

孟德斯鸠曾说过:“只有无知透顶的人,才会把整个群体的人视为无知!”

这句话借来送给你们。

观点讲完,说回主题:

一. 从人性伦理的角度来分析,侯某华此时此刻发这个看似立场明确,却用心歹毒的扣帽子微博,看似是在爱国,实则是在祸害社会,祸害了国人最基本的那份家国情怀。

我们都知道,郭德纲师从侯耀文,而侯耀华是侯耀文的哥哥。算起来,郭侯算是师门关系。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虽然在侯耀文遗产风波上,两人有了点过节,但正所谓家事归家事,作为骨子里流淌着“家和万事兴”的传统观念的国人,在家事与外事上,稍微正常点,稍微有定点原则的人,都不会拆自家的台!

所以,侯某华昨天蹦出来映射纲子,给国人做了一个非常坏,非常可耻的案例。而作为一个有着影响力的人,他的行为不仅是祸害了社会,更给国人心中最朴实的家国情带来的阴影。

当然,如果自家的人真是个大奸大恶之人,那么可以。还是那句话,如果某德纲是反动分子,那么请明确的指出证据。

理性一点的都知道,德云社的相声年年入围春晚,而论讲Z治正确,我相信春晚这个舞台,应该是审核最严格的地方。

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

二. 讲完人性伦理,我们再来说一下这个俗。曲协的倡议书一再提到反三俗,是为了维护相声行业的发展。其实这就有点可笑。茶花女的案例已经说了,在这里不做赘述。

理性一点,审时度势一下,好好的思考分析一下,如果当年相声行业不是出了个郭德纲,相声在国内现在难道不早就成了“历史文化遗产”?

而郭德纲之所以能让相声在国内风靡一时,再说白了点,活下来,其核心不是他这张脸,而是民间化,通俗化,再说白了点,人性化。而大仲马之所以前期的文学造诣如此之高,后期写不出经典来,其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发了,早已不是那个渔村的少年。脱离了群众,便失去了情的共鸣。

而某德纲的相声,德云社的岳云鹏是端盘子的农民出身,而试问,国人有几个三代以上不是底层出身的,而这份被演绎出来底层的同理心说成俗,你们够可以的!

讲到俗,何为俗?

个人觉得,侯某华抱着自己女徒弟黑丝袜拍照的姿势,这才叫俗,俗不可耐!

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搂着另一个女徒弟,毫无一点正人君子的外相,这伸出的三个手指头,不正是所谓的“三俗”!”

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俗,固然令人恶心,却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嫉妒之心作祟而引发的小人之心也。相比俗,小人更可怕!

而最毒辣的小人心,又莫过于给人肆意的扣上“ZZ反动”的帽子。利用ZZ 的舆论将对手抹杀,甚至灭族。

动辄扣Z治帽子的侯某华,真小人也!

也是这两天,前首富号称要存活300年的某畔大学正式寿终正寝,很多人都因为这是前首富说错话的缘故,但其实不然,重点打压的几个理财产品目前都活了下来,但为何这个大学没有被保住(大学政策要求改名的)。

而究其原因,只是因为坊间有人将某畔大学与DL党说到了一起…….

历史是最好的一面镜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