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一)

历时一个多月,这个名字的标题再三争取,终于可以继续用了,不容易。

这一个月多,有趣的事很多。有的龙头房企很有意思,一边请求协助,一边用公司账户恶意举报。比如,鸟厂。据说,现在的天机是鸟厂最想和谐的公号之一,另一个是兽爷的公号,不胜荣幸,诚惶诚恐。

有个鸟厂人说,天机是碧黑。其实不是,鸟厂自己还不够黑吗,哪需要别人来黑?虽然Logo头顶绿帽,下半身带黄,但一向是招黑体质。

要勇敢正视问题,不要逃避。

曾经的十强房企,以产业地产著称的好像幸福(如今找了个二股东金主爸爸,幸不幸福不知道,看着,好像幸福)。

好像幸福产业发展集团的人力副总裁Y(10月份已经离职),贪腐大量招聘费用,连公司行政买给员工的下午茶水果,都要单独拿一份。

Y手下负责招聘的人力,贪污了几百万猎头费被举报了,也没有任何审计通报,也没开除,只是让那人主动离职了事。

员工绩效申诉没有客观对待,而是勾结部门负责人恐吓威胁员工,逼人走,完成自己降本增效的考核指标。人力降本增效从来都是逼走底层员工,高薪的人不仅不走还继续招聘,也是有趣的降本。

好像幸福今年国庆节上班的操作,也是由产业发展集团人力先发起的,不敢书面微信短信通知,只口头告诉员工国庆节上班。

而Y自身,通过关联的猎头公司捞财、向其他猎头公司索要回扣、把级别高、应发奖金高的团队成员年终奖归零等操作,将钱揣入自己口袋。

捞财1030余万(查证部分,还有170余万未查证)。

十强房企,央企BL。

江苏公司营销总经理W,上任江苏营销总后,第一件事:排除异己,将之前营销部的管理层清理干净。与此同时,提拔亲信,将刚从代理公司入职的新员工SPF(以下简称S),提拔成事业部负责人。

S带着代理公司,与W一起,内部销控某和光xx项目的房号,销控某西江月项目的退房,倒卖、收费、收回扣等等。获利720余万。

W常与南京的供应商们吃饭,会所唱歌,找小姐,吃拿卡要,获利410余万。

南京媒体圈对W的口碑评价负面,因W经常索要媒体们的回扣。获利190余万。

今年3月初,组织了一场全公司的营销供应商大会,把主要的供应商一个个约过来面谈,供应商们也懂得表示意思。如W带来的一家广州的企划公司,QF广告,江苏的项目大多换成了这家企划公司。此一项,W的回扣170余万万。

南京大小媒体,活动定标,代理公司选谁,投谁不投谁,W说了算,每年创造近千万的收入。

W及家人十几套的房产,有点暴露了,不低调处理下?

龙头房企,粤系,高周转的典型代表的鸟厂。

说一对鸟厂的,先说男,后说女。

男粤东区域营销总G;女原广西区域一部区域营销负责人,现湖南区域三部营销总经理C。

粤东区域的几位高管大多是很有故事的人,比如区域总裁Y,早期是设计院的小院长,后来到了鸟厂,被老婆一路提携,自己也算争气,到了如今总裁岗。Y的老婆是最早一批跟着鸟厂的主席做事的人。不过如今的Y,一点都不让老婆省心,Y的老婆在集团,常常以巡盘项目的名义,下区域抓小三。

粤东的区域营销总G,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几乎在每个项目都有小女友陪睡,G也舍得为这些小女友们花钱,比如,上个月,带某个小女友吃顿饭,花了5万,账单落到了天机手里。然后有了后续的跟进,仅开房记录即打了9张A4纸,风流耗纸。

常年大手大脚的花费,自然要有雄厚的财力支持,也就扒出了G总和总包、关联活动公司的事,吃拿卡要等等,一年也进账1270余万。

风流不仅耗纸,还伤钱,难怪G这么捞财有道。

原广西区域一部区域营销负责人,现湖南区域三部营销总经理C,以前是粤东区域营销总G的下属,因区域总裁Y欣赏,调至揭阳做营销负责人,C也有能力,当天开盘即清盘,此后一路高升。

从记录上看,C是中专学历,刚开始在广州做销售,后来,买了本科学历。

C的丈夫也是鸟厂出来的,颜值尚可,就是风流成性,多小女友,开房记录也有好几页。

C与丈夫有2个儿子,但是户口却完全不一样,一查,C有2段婚史,第二段是一个老头,想必是为了给小儿子上户口所以领证的,并未有实质婚姻,毕竟这能节省18万-22万左右的罚款。

观微知著,也是个爱钱之人,和平日张扬多金的表现并不相符。

继续深扒,然后就到了广西区域,关联的活动公司、广告公司、供应商、总包、渠道等等,调了密密麻麻140多份资料和72个账户记录,C获利3694.58万。

之后,C调入湖南,任湖南区域三部营销总经理。刚好是天机在重点查的区域,这个区域非常乱,甚至官职都能买卖。所以先把C写了,以免和之后的湖南区域混淆。

粤东区域出人才,湖南区域和山东区域更出人才。


要说全国的房地产行业,在营销方面贪腐最严重的,应属海南区域,分销包销渠道盛行。

鸟厂在海南布局多个城市,几十个项目。

海南区域总裁Y,只用的自己人,即使不是专业人,也包装后塞到要职位置,营销总,区域办等 。

从陵水的千亩大盘、海口、临高等几十个项目,收并购的居间费、溢价分成、大量的分销包销公司给回扣等等,让Y的腰包猛然膨胀,已查证的就有2.29亿之多。

至于Y被纪检委带走调查,莫总捞人未果,鸟厂若查能查到什么程度,就看鸟厂集团审计监察们的水平了,后续再出详细版本。

夜深了,熬不动夜,就此停笔。

《地产圈有多乱?(一)》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