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五)

粤系房企,有一家名曰澳元

沈阳公司总经理Z先生,在沈阳公司任职期间,贪污腐败,所有工程招标一手操控,利用职权,收取各分包单位的好处,在沈阳公司就相当于土皇帝,无法无天,无人敢管。

这两年所有的工程都是那几家公司在中标,不管是什么工程,也不管能不能做,有无经验,只要交钱,就可以搞。这几家公司几乎承包了城市公司所有大大小小的工程,所有工程都是他们自己在围标,拿公司当自己家的一样,这种明显的围标行为,疯狂且猖狂。

保温公司的小Z、防水公司的C、第三方维修公司和土方工程的W,甚至还包括从南方带过来的维修公司H,以及支护工程公司G。后两家公司,就是Z先生自己的公司。

比如,吃下B2区的园林景观目标成本600万后,工程质量极差,所用苗木都是山地苗最便宜的,根本不是合同定的苗圃的。现场一看,可以说是偷工减料,连面子上的活都不愿意干了,能赚多少是多少,这种质量的工程怎么可能过得了验收?

这几家分包公司所承接的所有工程都这样,基本都是最高价,有多少钱赚多少钱,拿公司当自己的赚钱工具,疯狂敛财,验收付款只要Z先生同意了,谁也不可以有意见,马上就会支付工程款,甚至会提前支付工程款。

Z先生到沈阳公司近2年时间里,经常开着某个施工单位的宝马7系,晚上经常同施工单位吃饭、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经常和施工单位老板们一起打牌,扑克、麻将等,施工单位在近2年时间里,几乎没有赢过Z先生。

某建筑公司仅今年,就已经给Z先生送了700多万现金了,Z先生还不去去银行存钱?都放在房子里发霉吗?该建筑中标的价格,上亿的工程,投标价竟然只差了几万块钱,神乎其神,神得可以去算卦了。

2017年沈阳市发文煤气施工费不得超过4700元每户,Z先生在发文下发后,签了两笔合同,单价在10000元以上,涉案金额过千万。

Z先生近2年时间,可统计的数额,捞财约3170余万。

集团的监察部竟然只Z先生查实4笔虚假合同,而且是没有施工,但是钱款已付的合同。煤气施工费没有问题?监察部的人该不会是被收买了吧?

这年头,被收买的审计、监察等败类不胜枚举。

西南房企薪吸旺

几年前,F先生在薪吸旺就职,先后任营销管理中心销售总监、成都公司副总。

F先生,贪财好色,在职期间,和多名女下属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常与女下属“深入探索”。

早捞财方面,造诣一流,除了引入自己和关联的公司,获取高额违规收入外,据多家合作单位的当事人反馈,F先生常常在星巴克、饭局上,拿合作单位的回扣。

合作单位的回扣,汇入合作方自己人的卡,再将卡交给F先生,F先生自身和家人以刷POS机和消费等形式,慢慢逐一将卡内的资金转移到自己人的账户上。将违规非法收入,初步漂白。

F在此期间,贪腐金额仅590余万,大头的,是在现岗位上。

离开了薪吸旺,F先生跳槽至钟国帖剑地产集团,任西南区域副总。

在西南区域任副总的F先生,有三位较固定的小女友。老一套的贪腐手法:大量用自身的活动公司和引入关联公司,并将自己人放在项目营销负责人的岗位上。有个很突兀的数据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今年尚未开盘项目的营销费用一年居然能花掉1700余万。多个项目的营销费用均不正常。

此外,就是和在薪吸旺一样的做法(这点审计监察同行们要特别注意)。

在现公司现任岗位上,初步统计,F先生捞财3700余万。

这几年的大贪,恬不知耻的真多。

粤系房企,鸟厂

天津区域总T先生学历造假,从2016年起对外宣称自己是清华博士,为其谋得多项利益:在鸟厂内部造假,获得“XX领袖”的相关待遇,有了后续的机会升任区域总;对外在品牌发布会等活动都挂着自己是博士,抬高自己身份。

实际上,T先生在2018年的时候,刚刚在职获得中央美院的硕士,硕士论文还是天津区域的博士生帮他写的,这个硕士论文可以在中国知网上查到,而知网上查不到T先生的博士论文。

在去天津区域北塘的项目巡盘的时候,T先生当众说要一套展示区的石质桌椅,后期由项目工程师向施工单位索要;某海的项目总C先生向某合作单位索贿,被合作单位告到鸟厂集团,犯如此重大错误,T先生仍力保住C先生,因为C先生是替T先生索贿;鸟厂天津区域有多个项目清退总包,都有利益输送。

鸟厂天津区域某某海项目,是鸟厂和另外几家公司合作的项目,在该项目展示区智能化工程中引入了鸟厂的子公司,在与子公司的合同中,总合同金额远远超过正常的合同金额,因为该合同金额涵盖了某昌、某府等其他鸟厂自有项目的智能化工程成本,也就是说鸟厂利用子公司配合,让合同方出钱为自己的项目买单。

鸟厂天津区域目前所有片区总及分管成本、设计等条线的区域平台高管都是T先生之前在北京区域的亲信,曾在饭桌上公开说Z先生是其在北京区域的唯一遗孤,目前,Z先生也被调入天津区域。

2019年底,天津区域多个项目亏损,业绩惨淡的情况下,为了保住高管的年终奖,裁掉了大量老员工。而高管还要在年后去新西兰旅游。

毕竟,这几年,T先生也捞了数千万了,哪懂得底层员工谋生的不容易。

《地产圈有多乱?(五)》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