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贪不知耻的人力总经理

《地产圈有多乱?》系列为小说创作,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这是一份辅助阅读本文的工具《地产圈有多乱?——前序: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

今天说的是,在《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的房企:鸟厂

在昨天的文章中,说了鸟厂海南区域总裁的问题,还预告了海南区域人力总,他老人家昨天看到了,说很期待。

 

那今天就聊一聊,鸟厂海南区域助理总裁兼人力资部负责人W总的问题。

常言道:近猪者赤,近墨者黑。在本文中,“近猪者赤”,意思是说,经常守着肥猪的人,会忍不住烧起火,把猪烤得金脆焦黄香喷喷,以满足个人贪婪的食欲,一个“赤”总结生火烧烤的全过程;“近墨者黑”,意思是说,经常和浑身黑乎乎的黑心人呆一起,也会变得心黑无比。

 

在鸟厂海南区域,本文的主人公直属上司,是昨天文章的主角,都守着海南区域这肥猪,满足个人私欲。上司都如此,作为下属兼亲信的W总,自然有样学样。

2017年,鸟厂海南区域发生了一件事,人力部内部被薪酬经理诈骗207万。

有一名女员工,负责薪酬绩效,刚招进鸟厂的时候,岗位是薪酬绩效主管,后来升任经理岗。

女员工海南本地人,以鸟厂海南区域内部一向歧视本地人的性子,一般不招。但这位女员工,在山东上大学,又在北京工作过,履历看起来很“职业上进”,所以得以入职。

招该女员工进鸟厂的,正是鸟厂海南区域的人力部门负责人W总。

这位女员工进鸟厂之后,非常得W总的赏识,因为精通人事做账方面的技能。不久,这位女员工的业务,也延伸到了给区域各个部门的大佬工资做避。各部门大佬也挺开心的,仅在区域办公室主任那碰了一鼻子灰。

然后就发生了该女员工,以她男友在投资做项目的名义,在区域部门内部募集资金的事。7位员工,1位被骗6万、1位被骗25万、3位被骗30万、1位被骗36万、1位被骗50万。

东窗事发后,女员工把事都推到男友身上,W总非常努力护着这名女员工,还想让她继续在区域工作。并且一个劲压制7位受害者,将受害者们打散,离职的离职,调职的调职。

之后,W总还给了6万多补偿,让那位女员工,即薪酬经理安全离职,并且扬言,女员工能骗到7位受害者的钱,也是女员工的本事和能力。

最后女员工没事,这个钱也没有赔,也没有进去坐牢,在海口本地做创业得非常潇洒。

就这三观,“不知耻”三个字知道怎么写吗?

2019年底,鸟厂海南区域采购部,又出这么一事。采购专员用同样的名义,诈骗了一群人,如出一辙,因果关系,值得深思。

 

更要命的是,W总还以为自己做的那点破事员工们都不知道,自我感觉良好,拼命装廉洁正直,那么,继续下面这段。

想知道,W总在2017年海口某酒店的几段监控视频中,多次和女员工同进一个酒店房间是怎么回事?在风口浪尖上,和女员工在酒店房间聊工作吗?

除了工作上帮忙避税、赏识外,安慰女员工惶恐的心灵?不得而知。

鸟厂海南区域总裁和区域办也知道女员工诈骗这事,都在压制。或许W总被委于重任,先去压这位诈骗的女员工了。

事情的最后,诈骗事件的几位受害者,有的人最终彻底离开房地产行业,背负负债回到老家;有的人连取媳妇买房子的钱都搭进去了;有的人因为这事得了抑郁症,离职了……

后来只要在W总面前提到这事的人,都没善终。

此外,每年的年底W总都会带自己人,分人力部门的费用。往每个人账户打几万,然后取出来,以现金的形式交给W总。这是W总的一部分收入,知道的人不多。

一些本属于鸟厂海南区域员工们该得的经济利益,也经常被W总以巧妙的形式吃掉。

至于猎头费、安插人员挂虚职挂高薪捞油水、之类的,不多,但蚊子腿也是肉……

还好没像鸟厂湖南区域一样买卖官职,不然W总就发财了。但就算如此,W总一年,也是数千万级别的收入,有工资,有跟投的收益,有非正常所得收入……仅非正常所得部分,也达到了700余万。

有一次,W总到了广州,随手全款买了套400多万的院子,就像鸟厂的基层员工买个五毛钱的馒头那么简单随意,信手拈来。

天机想,这一刻的W总,嘴里哼着的歌曲《鸟厂的富翁》,歌词是不是:我们是鸟厂的富翁,阳光下尽情唱着歌,看我们幸福的生活,像花儿五彩的颜色……

嗯,你们是鸟厂的鸟粪。鲜花插在…..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