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副总裁的七宗罪

《地产圈有多乱?》系列为小说创作,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这是一份辅助阅读本文的工具《地产圈有多乱?——前序: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排名第42的太穷。

说一说太穷集团副总裁Z女,负责开发部门。

Z女作为公司主管开发工作的副总裁,在北京区域开发部门内部大量安排自己的亲属。包括之前体制内的同事、亲侄子。

其亲侄,在加入太穷之前,就职于北京某市属企业,对房地产开发工作没有任何经验。2017年底,以开发总监的职位入职。业务能力严重欠缺,工作业绩平平,却屡次获得公司奖励和晋升。

Z女在北京体制内就职时的下属、在某粤系房企就职时的下属、开发部门多人都与Z女非故即亲,北京区域的开发部门成为Z女一家之领地。

任人唯亲,此为罪一。

Z女及其团伙,在入职北京公司之前,开发部已有两位总经理助理,因为当时开发部编制已满,Z女为了给自己带来的人腾出位置,对俩总经理助理进行打压,剥夺二人工作职责,最后捏造借口将二人辞退。这件事在业内,也给太穷公司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不择手段,打压异己,此为罪二。

Z女团伙到北京公司之前,公司所有的开发工作推进顺畅,间接造就了2017年的辉煌业绩。

Z女不顾公司的现实,不顾员工的呼声,在北京区域的开发部门强行推行所谓的条线化改革,成立所谓四个开发条线,借此机会将自己的亲信们安排为各个条线的负责人,把持开发部所有工作。这些人业务能力低下,却对开发部门员工颐指气使,把所有业绩都揽在自己名下。

Z女等人试图将其假大空的条线化改革,制度化改革推广到全集团的开发部门,这种不切实际的改革,严重影响了北京区域和其他区域开发工作的开展,给各个城市开发部门造成极大的不必要的负担。

借改革之名,谋团伙私利,此为罪三。

作为集团开发副总裁,Z女私下与集团人力副总裁勾结,对北京区域的人事任命指手画脚,借此培养自己的私人势力,对北京区域其他管理层进行打压,俨然要把北京区域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曾放出狂言:太穷公司整个北京区域乃至其他区域开发条线都有她的私人势力,即使是董事长也不能把她怎样,否则太穷的开发工作就会瘫痪。

与公司人力高管勾结,培养私人势力范围,此为罪四。

在公司财务困难的大环境下,Z女及其团伙,却利用开发部门业务经费,经常出入高档会所、餐厅、洗浴中心等,借邀请、公关之名,行自身享乐挥霍之实。集团拨付北京区域的开发业务费用全被北京占用,其他城市公司少之又少,怨声载道。Z女及其团伙人员每季度的业务招待费近百万。

挥霍无度,贪图享乐,此为罪五。

Z女等人入职后,耍尽伎俩,不管简单容易,常规性的工作,总自董事长面前极力夸大其难度,完成以后借以邀功。不能完成,又捏造种种借口为自己开脱。试问如果真的能量过人,枫桥项目为何迟迟不能推动?通州某医院的土地为何由协议出让变为招拍挂出让?董事长一再强调的养老项目为何没有一处能落地?

蒙骗领导,虚报业绩,此为罪六。

利用自身关系私下为别人代理房屋登记工作,并借此机会收入大笔佣金,为了方便完成此项工作,Z女竟然要求北京开发部某职员放弃本职工作为其服务,并在事后威胁不得将此事说出。

在枫桥项目的收购过程中,Z女作为交易的中间人,收受出让方230万贿赂,协助对方抬高收购价格,使太穷遭受大笔损失。

公器私用,损公肥私,此为罪七。

背负七宗罪的副总裁,在太穷公司每年捞取非正常所得480万-650万不等,这种人才在太穷公司并非几个,而是十几个,甚至几十个。

如此这般,太穷公司不穷都难,不出问题都难。凭实力出问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