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一回

《地产圈有多乱?》系列为小说创作,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这是一份辅助阅读本文的工具《地产圈有多乱?——前序: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

今天讲的故事,发生在天机的世界,《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第1的鸟厂。

鸟厂粤东区域的几位高管大多是很有故事的人,比如区域总裁Y总,早年是设计院的小院长,后来到了鸟厂,被老婆一路提携,自己也算争气,到了如今总裁岗。Y总的老婆是最早一批跟着鸟厂主席做事的人。不过如今的Y总,一点都不让老婆省心,Y总的老婆在集团,常常以巡盘项目的名义,下区域抓小三。

粤东的区域营销总G先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几乎在每个项目都有小女友陪睡。

这就是情圣和单身狗的区别,情圣苦恼的是“今天晚上陪谁”,单身狗苦恼的是“今天晚上陪谁”,完全相同的字,却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G先生仅自身有记录的开房信息,即打了满满的9张A4纸,看来风流不仅耗钱,风流也耗纸。

故事的起因,出现在一张5万元的账单上,开的是鸟厂的发票,走公司账报销的,是风流耗纸G先生带小女友吃饭所消费的金额。

后来发现,风流耗纸G先生是一位情圣。大学的时候,天机有位同学天天念诗“后宫佳丽三千人,铁棒磨成绣花针”,现在想来,这诗没道理。

G先生已离异,但在已婚期间,就有众多的小女友,至今在区域已有24位有名有份的。有的女孩子,等了七八年,从单身到结婚,至今一直都是G先生的小女友,区域内营销部的,单身或已婚的,想嫁给G先生的,大有人在,有人等了很多年。这是天机非常佩服的,说实在话,不服不行,G先生定然有过人之处。

想了想,低俗点来说,过人之处无非两“头”,要么脖子上的头,聪明绝顶;要么两腿间的头,异于常人。罪过罪过,扯远了。粤东区域的男同胞们常说:做男人就要做风流耗纸G先生那样的人。

风流耗纸G先生爱足球,热衷锻炼,所以后宫的数量和两支足球队人数接近。友人说,G先生很厉害,同样是玩球,白天球场上玩一个足球,晚上卧榻上最少玩两个“半球”。

友人问,什么是“睡后收入”?

G先生的很多小女友都能和谐共处,有位Z女士,从2012年给G先生(彼时G先生尚未离异)做小女友开始,至今,睡后收入是2套房、2部车、大量的奢侈品。梅湾某项目的统筹、东湾某项目的行政统筹,都是后宫,和睦相处。

甚至,有一个项目上,三个小女友的,还不闹事。这点,不服不行。

G先生带小女友们吃饭等花销,都是走公司报销。

常年大手大脚的花费,自然要有雄厚的财力支持,也就扒出了G总和总包、关联活动公司的事,吃拿卡要等等,一年的非正常所得收入,也达2700余万,其中,前期查明的金额约1274万。

风流不仅耗纸,还伤钱,难怪G这么捞财有道。

鸟厂河北区域总裁,L总

把河北区域搞的乌烟瘴气,会送钱,会在投资及工程上抠钱的,成了心腹。

L先生在唐山有个情人,该女子有多个男友,L先生为“同道中人”之一,送给该女子目前不下300万。该女子多次给L先生的老婆打电话示威,只是为了多要钱。今年年初,两人曾经闹掰,L先生通过鸟厂的两个合作方W先生和S先生协助搞定,现在L先生想“通”了,于是又和好。

河北区域多个项目工程问题,某花园某郡第三方抢工费用2.4亿,合作方投诉、集团审计,均被摆平。邢台,邯郸,也均有项目抢工,都在8000万左右,集团审计视而不见。

工程招投标,与工程方勾结,采取低价中标,然后调高中标系数的方法;大部分项目采取虚增工程量方式,集团审计多次审出问题,均被摆平。

L先生去年在天津,以10万元每平的单价购入豪宅一处,其中有1300万以上,是从总包处直接要的。

河北区域,不出问题、不送钱的项目总、执行总,处处被排挤,项目出问题的反而每个都被提拔。像某花园抢工时的项目总G先生,先后被提拔到衡水及唐山任执行总裁,每到一处,该处即有问题。后来因为某花园合作方强力投诉,离开了鸟厂,先是去了津门房企,几个月后又去了银天(Jin地)石家庄区域。

L先生在河北区域任总裁,捞了1.26个小目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