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四十回

今天的故事,要从天机榜的一家房企说起,太穷。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位富二代小伙子进入了金融系统工作,不久,与行长的女儿结为夫妻。
 
几年后,富二代通知父亲,自己要创业了,并且表示,父亲财富自己分文不要,可以全部传给自己的妹妹,因为自己未来的财富,肯定会超过父亲。心气非常高,当然,后来也实现了。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公司借壳上市,并发展得越来越大,虽然也经历几次资金危机,但都顺利挺过来了。富二代也成了董事长。
 
结婚十几年后的董事长,在原配的基础上,有了另一位公开的夫人。太穷内部的人以“北京老板娘”和“福州老板娘”来区分。
 
一位夫人自然是行长的女儿,在几年前,和董事长离婚,带着儿子定居加拿大。
 
另一位夫人,从基层做起,一直到营销总,然后遇到了老板。董事长在父亲的追悼会上公开并给了她名分。行业的评价,这位老板娘特别善良,很多太穷的很多老员工对她的为人评价甚高。如今,和女儿一块,定居香港。
 
 

最近四年,是太穷乱象的开端,在乱局之中,人才流失凋零。
 
在太穷最近四年的企业史,有四位是天机个人认可的才俊。第一位是跟了董事长十几年的肱骨之臣副总裁S总,堪称公司的压舱石,后来去了粤系房企凤暗;
 
第二位是融资高手,任CFO的L总,行业中顶尖的融资高手,能力拔尖,骨子里也有傲气,作风干净。后来,因为坚持要降杠杠,与董事长意见不合,不久后从太穷离职。
 
外界的传闻多少有失偏颇,说L总不被董事长所喜,其实不然,虽然意见相左,但L总决定离职时,董事长挽留过。只不过千里马去意已决,心意难改。据悉,导火索是一笔融资款的利率。
 
第三位,是长腿帅哥欧巴副总裁Z总,出身于成都一颗,才华和能力突出,在后来(贪腐现象严重)污水横流的太穷,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实为难得。离职后去了一家老板爱放空炮的小房企做合伙人,如今,在房企银天任高级副总裁。
 
第四位,是出身于凤泊的亮仔,太穷副总裁,个人能力强(但在看人和用人方面,需提高水平),年轻,如今去了苏系房企摒月。
 
 


在太穷的离职高管中,有一位去了广东的国企实亏,后来升职任副总裁。
 
这位高管,原是太穷集团副总裁兼上海区域总裁L总,这家伙,巨贪,在太穷通过土地收并购等方式,捞财近十个小目标。
 
后来金陵城的城市总替他进去了,而L总顺利脱身。这些内容之前的文章已详细写过。
 
今年,太穷因为穷而找投资方的时候,董事长想让这位已经去了实亏任副总裁的L总搭线,把南京那几个问题地块盘走,毕竟是L总任期内搞出来的。
 
于是,想把L总弄进去喝喝茶,只是唬唬他,但不动他。后来也没能如愿,在抓L总和不抓之间,反复摇摆。不久后,连审计监察部门的大部分人员都裁了。
 
值得一提的是,董事长喜欢高管们陪着吹牛,牛吹得越大,越受重用,以至于后来,没人敢和董事长说实话,因为说实话的人会被干掉。
 
太穷在这种风气下,内部出现了一种词,被调侃为“太语”,发明者就是上海区域总裁L总。大概是:我们这个月的目标是30亿,完成了3亿,主要是我的问题……下个月的目标是50亿,保证完成任务,完不成任务,我提头来见!
 
听着很提气,董事长很喜欢听L总汇报,然后一些高管有样学样,于是,太穷的屋子内充满了欢乐的气息。在一次又一次的“提头来见”中,上海区域的头没了,因为区域总裁L总吹牛吹不下去,跳槽了。
 
 

太穷盛产巨贪,特别是上海区域。

太穷集团营销部副总经理、上海区域营销副总经理E总,在太穷捞了数千万,离职的第一时间,被太穷的审计进行营销审计(不是离职审计),最后太穷的审计们因为种种原因,只公布了五百多万金额。

离职后的E总,去了苏系房企摒月,任营销中心总经理,并带了一些亲信加入摒月。

摒月这家企业,客观来说,发展壮大的速度很快,存在的问题也有,但发现问题并补漏的反应速度更快更积极。且人力部门在对入职的人员进行背调尽调和风控,做得相当不错,挡住了不少天机档案库中的问题人员,未让他们入职。

但企业处于急速发展阶段,终究不能面面俱到,所以,就需要强有力的审计监察部发挥作用了。

摒月的审计监察负责人,做事风格雷厉风行。摒月的审计监察风格,在行业内,属于激进型,属于一撸到底的类型,让人很是赞赏。当然了,这类处事作风,极其容易得罪人。

客观来说,如果太穷的审计水平属于青铜级,那摒月的无疑是王者级,这是天机个人的看法。此前,曾多次搞多方联合审计,撸下了不少贪腐分子,比如X总(日迟无锡贪腐案的女主角S总的丈夫)及他的三位下属等人。

E总在摒月任职2年,和他带来的亲信收敛,太高调。E总的亲信,买了豪表豪车,弄得集团人尽皆知,行业人士风闻不少。

去年底,摒月的老板和审计总发现一个反常现象:公司上半年的销售额,居然比下半年高,与行业基本情况大相背离。并且,营销费用过高。

于是,年初,E总被摒月审计,与太穷联手审计,查知E总,在太穷和摒月两家公司任职期间,捞了一个多小目标(一亿多)。后来,E总吐了一亿归还俩公司,脱身了。

至于E总脱身的原因,其实大致能猜到,摒月是一家新的上市公司,特别是今年特殊的市场环境,为了避免E总这类负面事件,影响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融资等,只能默默处理了。

如今的E总,在长三角区域混不下去了,去了广西,那里小房企多,或许可以找到一些机会。

最后,补充一句:客观来说,如今的太穷,走到四面危途,最核心的问题,是用人不当。用人不当带来的营销、融资、收并购等全面滑坡,问题百出。当然了,董事长自身也有问题。
 
但还有小部分职业经理人品行不错,孔孟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要辜负了自己一身才华。
 
凌晨三点,就此打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