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四回

《地产圈有多乱?》系列为小说创作,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本文的最终解释权,归地产天机所有。

这是一份辅助阅读本文的工具《地产圈有多乱?——前序: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

今天讲的故事,发生在天机的世界,《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第6的蓝天。

东北事业部的发展史。

东北事业部的前总经理F总,2010年到2012年拓展拿下东三省诸多土地,风光一时受到集团董事长高看,最高职务为集团的副总裁,兼任东北事业部总经理。

东三省的经济、人口的外流问题,加之F总后期管理混乱,经营不善,导致众多项目停缓建,各种无证销售,无证建筑,无证交付,公司品牌在东三省口碑值直坠最底层。

2016年,事业一部总经理J总(已退休),带着10亿元和人事大权奔赴东北。过去的几年中,东北事业部让董事长坐立难安,除了事业一部一部的J总,实在没人愿意去接手烂摊子。J总自己也希望在退休前为公司做最后一点贡献。

到东北不久,J总就后悔了。

公司在山海关外,拿了不少惊为天人的地,甚至有块地在半山腰上,地方部门答应的配套更是没有影子,愚公看了都能气哭。

此外,烂尾楼的购房者天天上访,派去的员工遭到了各路社会闲散人员的骚扰,地方公司的人冷眼看笑话,查账等工作根本进行不下去。东北事业部的负责人F总,更是拒绝配合,就算是免职都不愿意回上海总部上班。

J总只能进行人事大换血,把自己的老部下W总,召唤到东北任职副总经理主持工作。16年下半年,W总联手几个上海系的东北老员工,不计成本的抢出来一批长春项目竣工交付,稳定合作方和购房者的情绪。

短时间内,在J总的财力与人事支持下, W总把一些优质的项目盘点优先复工。

借着2017年,2018年全国房市有所回升的东风,个别东北项目销售回款有了一些起色。东三省11个城市销售金额,(包括一供应商联合做一些大单定制的销售方式),2017年40多亿,2018年80多亿。

W总至常务副总经理主持工作。

J总于2018年12月底请辞,公司的很多人都颇为惋惜,这位老臣为公司打下来浙江和海南市场,培养了一批“少壮派”地方经理,也算不负公司。

但在东北,他看到了公司的另一面。J总把东北的盖子掀开看了一下,又赶紧合上了。

随着以前老东北事业部遗留下的稍微优质一点的项目开发殆尽,2019年至今,业绩全面倒退,东北事业部的总体销售不过20余亿。

J总的离开,导致到W总极度膨胀,再没有人管束了。

升职以后,每日流连各声色场所,长春某顶级夜总会的头号VIP客人,看中的人,豪掷五万,带走。常年都在这里,经常出这个场所买单人当然不可能是自己,内有长春公司总经理,哈尔滨公司总经理,沈阳公司、抚顺公司。

外围还有各自供应商,总包某建筑是W总的头号私人钱包,某建工、某建筑等等都是W总的关联公司,私人钱袋

内部女员工,W总一点没有荒废遗忘,事业部办公室内页,17年上手后,调到机要部门工程管理部担任运营主管,工资翻一翻(聊天记录实在露骨,天机都觉得太肉麻了)。

逢年过节,W总的宿舍,及时出现各色新行李箱,内涵单一,就是一沓沓现金(十几张照片,有人民币、美元、港币,行李箱装、纸箱装、礼包袋装)。

例如:长春某项目转让某公司,该公司老板去年应配合长春公安调查期间,W总退还给该老板成交答谢他的名人字画三幅(退回该老板的三幅字,是W总自己写的三幅字,典型的狸猫换太子),60万现金,让哈尔滨的总包箱指示其成本经理送,该老板的司机签收。

发包索回扣(哈尔滨某总包),微信截图显示,一个小分包索回扣100万,背后为合资,做长春某墅项目,住宅整体定制出让项目,均价11000的住宅市场卖13000,19年八月份拿的预售许可证,按均价14000销售。溢价部分利润可观。

东北事业部,不刮骨治疗,已经没救了。

房企内部贪腐方式及十大漂白手法大起底》这篇文章,值得细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