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一回

本文的描述的三件事之前写过,2019年8月底至12月之间,如今整理重发。

今天讲的故事,发生在天机的世界,《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老王家的一落。

有一家曾发展速度万马腾达的房企,这几年经历四面楚歌、一落千丈的困境,近期渐渐走出困境的——一落

原合肥某项目的项目总,后来任公司商管集团北区副总裁,现任商管集团中区副总裁的P总。

P总在任合肥某城项目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内部销控房源,用亲朋好友的名字,以交定金的方式截留房源近57套,后来让销售人员帮他转让出售,共获利1180余万。

P总通过炒房号,索要茶水费等,获利275万元。

P总因某城项目开得出彩,又恰逢公司改革,去地产化,被任命为公司商业集团北区副总裁。

在任职期间生活腐败,超额接待,曾因喜欢吃陕西某面馆的面,让地方公司空运至北京。

P总现在已经不需要自己出面捞钱,底下那些地方公司的人,定期会拿出一份商管小金库里的钱,孝敬给P总,林林总总,一年也能收1000多万原来自下属们孝敬的献金。

同样是一落。

现任首席信息官Z总,2010年入职。

多年来把持和操纵重大项目招投标,典型的比如某广场客流计数系统,就是能做到同等技术规格产品集采价高于市场价40%甚至更多。

不仅如此,还让自己可控的供应商几乎独家承接,而公司每年仅此一项的集采金额都上亿。

有供应商不服向审计举报,结果不但举报未果,自己反倒被拉进黑名单,众供应商顿时都明白了,一落的客流技术系统是不能染指的。

Z首席的手腕高明之处在于,事后把当初自己手下经办项目知道内情的人慢慢都开掉,事后想查也无对证。如法炮制,之后又操作了某广场WIFI部署等项目,同样,每年集采金额都是数千万。

Z首席也不吃独食,百万级别项目对下属就睁一眼闭一眼。

如现任研发二部总经理L总,不光爱钱,更爱女人,利用职权睡供应商女销售,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2019年6月,跟供应商女销售在北京古北水镇开房连住四晚,虽被其他供应商举报至审计,但由于未查实受贿,还是被Z总暂时保了下来。

随着集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董事长指示人力开始新一轮裁员瘦身,Z首席第一时间舍弃集团副总裁的职位,为自己活动出一个商管集团副总裁的职位,同时还兼管信息中心,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说个真实事件,本段曾于2019年8月底发文,以史为鉴吧。

商业地产,或销售,或运营招商等,可操作空间巨大。万达广场商业模式的成功,使得万达出身的商业人才倍受行业欢迎。

万达商管集团原总裁助理兼华南运营中心总经理、武汉区域原招商营运副总经理、黄冈万达广场原总经理,孝感万达广场原招商营运副总经理4人因贪腐金额数亿元(一说3亿元,一说2.3亿元,具体金额未对外公布),被移送司法。

万达管集原总裁助理兼华南运营中心总经理任武汉期间,贪腐技术方式简单粗暴,连造假都懒得做像样些。入股多达9家出租商户,调任后仍然长期收受中标单位的贿赂;连同地方单店,操纵投标。商管线的腐败,向来不足为奇,经常有项目管理人员向商户收贿,截留公司收入形成小金库。但像这类从地方单店到区域管理层,形成利益输送链条和庞大的腐败案,并不多见。

近些年的一落集团,反腐力度不断升级,2015年的重灾区福建区域,2018年的北京总部,都先后有多位高管落马。

也祝有心反腐、经历风浪搏击的公司,能越走越好,行稳走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