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五回

几乎可以预见,今年的鸟厂优化(裁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所以写一写典型的北京区域吧。北京、陕西、广东等各地都比较多这类事件。明天写鸟厂北京区域总裁的问题。

今天讲的故事,是天机榜中的鸟厂,北京区域。

这里插一句,很多人问,鸟厂是哪家?天机给它画了个Logo,是一只鸟,画得不好,有点像野鸡,但总不能叫鸡厂吧?人,要有点志向,总得期待一下,俗话说,野鸡变凤凰。争取多学作画,把鸟画得好些。

2019年7月初,鸟厂的三个区域,北京区域、京南区域、京西区域合并,后两者并入北京区域。从此开始长达半年的区域大裁员。

区域人力打着“起立坐下”的旗号,表面上两次公开竞聘,能者上庸者下,实际上主要以排挤京南、京西两个区域成员为主。

在年终大会上,北京区域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在述职汇报中,以此作为自己的业绩,号称半年时间调整了400多人,为区域节省了一亿多的薪酬,并明确区域还有6500万的薪资缺口,2020年还将继续“起立坐下”3.0、4.0版本。

与此同时,在区域管理层会议中,提议2020年在取消所有员工补贴的同时,全体降薪20%,旨在继续裁人,填堵薪资缺口。

在上述“起立坐下”的过程中,人力资源部在负责人的带领下,使劲各种手段,也是鸟厂一向惯用的手段:

典型的,是以降职降薪逼迫员工,给员工两条路选。

1、是降职降薪。职位降到经理级以下,薪酬降到比鸟厂的应届毕业生还低;

2、是补偿N+1走人,年底绩效工资不给。鸟厂的经理级以上员工,薪资构成中有30%作为浮动绩效薪酬在年底发放。

由于在第一次“起立坐下”中,被优化的人员较多,离职时间接近,被优化的人员较为团结,其中不少人员采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最终人力妥协,将年底绩效工资按月折算发放。

这批人也成为北京区域最幸运的被优化员工。再往后的日子里,人力资源部采取各个突破战术优化员工,以集团制度为名,不再给被优化员工发放绩效,甚至直接甩话“要么同意,要么你就申请劳动仲裁”。

所有后来走的人都只拿到N+1的赔偿。

针对职位较高的职位(部门总经理、副总经理等),在“起立坐下”过程中不设该岗位,逼迫其离开。如:

设计管理部在竞聘中不设置部门总经理岗,逼迫设计管理部总经理离职(原为京西区域设计管理部总经理,合并后任命为北京区域设计管理部总经理)。

原京南区域成本部总经理,在合并后任命为部门副总,但在“起立坐下”2.0被降为高级经理,随后又欲将其降为高级主管,最终逼迫其离开。

同时,裁员过程中粗暴,不近人情,对孕妇、哺乳期女员工下手。

成本管理部某职员,原为京南区域员工,工作表现突出,属于高绩效员工。在区域合并前休产假,区域合并后产假结束回到工作岗位,但人力资源部同样以降职降薪的方式逼迫其接受优化,补偿N+1(按劳动法,至少应补偿2N)。

设计管理部员工某职员,目前处于孕期,人力资源部同样对其进行压迫,强行将其从经理降为高级主管,后来该职员将此事告到集团。

在即将过春节的时候,整个区域的年底绩效工资还没发。

北京区域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也不容易,在鸟厂后台不够硬,往往只能机械执行集团人力下发的目标

为了有更好的后台背景,人力资源部负责人曾跪舔过已离职的、原分管设计的助理总裁,因为该助理总裁曾在上一家公司中,与鸟厂北京区域总裁共事,是上下级关系。后来,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又欲攀上分管大运营的副总裁。

鸟厂的职员们,在优化过程中,被以各种手段强行辞退(让同事不得与被裁员工说话、强行撤办公位、将该员工从各类工作群移出等,各种冷暴力)、绩效和税务奖打折到只剩1-2折的的员工,不在少数。

而员工若申请行政仲裁,则会被鸟厂威胁:将其拉入地产行业黑名单(往后很难在行业内找工作)。各种威逼善诱,要员工放弃绩效、奖金等,补偿只同意N+1.

伴随“起立坐下”的过程,还有欺骗行为。

如投资拓展部,HRBP在与员工甲沟通时,会告诉员工,之前已经与其他同部门员工乙、丙都沟通一致,乙、丙均同意降职,但事后发现只有甲降职了。

甲知道受骗后,欲理论讨说法?不好意思,门都没有。

仔细想想,鸟厂给行业带来的,几乎都偏负面:楼塌塌、高周转、暴力裁员、广告吹上天(现实泪满腮边)、私刻萝卜章伪造公文(广西等区域)、坑了员工和业主的某理财……

差点忘了,还有个踏娘的新加坡旁(碧桂园的海外项目 马来西亚的森林城市)。

《地产圈有多乱?第十五回》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