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三回

今天的是三个故事,都是鸟厂出品,篇幅原因,浓缩着写。浙江、江苏、深圳,三连击。明天讲鸟厂北京区域。

今天讲的第一个故事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浙江区域的副总裁C总。

C总,是鸟厂女掌门老公的亲叔叔。

鸟厂的骄兵悍将、元老勋贵们,一向习惯拉帮结派搞小团体,C总也不例外,拉着物业总经理Y、采购部经理L等人,共同致富。一来,排除异己,安插亲信,培植自己的势力;二来,利益共同体。

比如,C总牵线自己的父亲,也就是鸟厂女掌门的公公,在鸟厂深蓝XX项目,低价购入大量酒店式公寓,之后大量转卖,小部分持有。

简单的一次操作,净赚数个小目标。直接利用关系和规则赚钱,鸟厂集团的审计监察们啃不动,毕竟皇亲国戚啊。

今天讲的第二个故事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江苏区域人力总(区域助理总裁)S女。

S女之前因为和城市总的地下情关系,被天机顺带着曝过一次,结果,她居然推说是其另一个S姓的女下属。

简单说说S女的问题:

对外,收受猎头红包、找培训公司开发票变相套现,金额174万多。这部分很好查,鸟厂的审计要是查不出来,天机可免费寄一块豆腐过去。

对内,收取区域下属城市公司的各种高端礼物,以职务之便收受不义之财,金额约91万多。如:找城市总报销团队旅游费、过年红包(万元起)、发个朋友圈吐槽身体不舒服索要礼物慰问费(燕窝、虫草等等),这部分有的线索还在,看到文章赶紧去朋友圈截图,晚了就没了。

对下,明里暗里让下属送礼物,有下属送lammer获取其信任;和鸟厂湖南区域一样,部分管理层岗位可买卖;私吞部门奖金包未分配下属;自己给自己调薪,调薪签字混在一叠文件里趁区域总繁忙时签字等等。这部分金额没法统计,有数据的部分,约290余万。

S女在江苏区域内臭名昭著,多区域人力总贪腐成惯性。

集团浑然不知,还表彰了S女等人。不愧为五星级的瞎。

今天讲的第三个故事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深圳区域。

鸟厂这几年为了打开一线城市,真是下了血本,只不过效果非常差。举个栗子,深圳区域,当时鸟厂为了开打深圳市场,拿下深圳区域,投进去开拓深圳市场的钱,高达100多亿。

然后,看看,现在鸟厂手头上深圳的项目,都是些什么鸟不拉稀的项目?

鸟厂深圳区域区域总裁H总,早先是鸟厂CEO的秘书。25岁时,一级区域副总裁;28岁时,深圳负责人。

H总是鸟厂CEO的白手套,放在深圳看场子;CEO有位原某建某局的拜把子兄弟,这位拜把子兄弟的老婆,安置在鸟厂深圳区域合约部;深圳区域某局项目全是这兄弟夫妇的总包大劳务。

H总上有CEO撑腰,底下有帮他捞钱的四大金刚。

香港区域成立时,在深圳区域业绩惨不忍睹,在这样的情况下,H总顺利兼任香港区域总,香港的业务花费和深圳区域一样,高的离谱。

这几年,深圳区域和香港区域业绩烂大街,但每年稳定可以给CEO、H总产生数个小目标的收入。

在H总底下,鸟厂集团投策中心的W总和深圳区域的投资S总,也捞得盆满钵满。W总的3套深圳豪宅,S总在深圳前海的那套大平层豪宅,都是数千万的总价,都怎么来的?嘿嘿。

收并购这事,能做手脚和捞油水的机会,多了去了,来来回回无非是那三板斧。只不过投拓贪腐的案例和机会,大多集中在高层,要么不暴富,一暴富就富得流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