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七回

今天讲的故事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北京区域总裁L总。

北京区域总裁L总,投资端拍地还收取劝退费,收完装入自己的腰包。不费吹灰之力,顺手顺了数百万。

对外以鸟厂的名义承接销售委托,用鸟厂的资源给别人打工,替自己赚钱。因为居间服务费等相关费用不进公司账户,进了个人指定的私人账户,7000多万的金额。

L总的个人生活同样丰富多彩,三个月前,携小女友在香港过境处,手拉手亲亲我我,不巧偶遇熟人,随后此事宣传开来,身边的朋友也都习以为常,惯犯了。

总裁夫人其实在此之前,已经到公司大闹多次,没什么效果。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区域总裁行事作风如此,一些属下们有样学样,同样没闲着。

执行总裁G总,平时常常与施工单位吹嘘攀谈、索要贵重礼品,一年敛财近2000万。并且在平时,也会有记录送礼名单和不送礼的名单,后期区别对待。

至于合作商和重要下属们,如不送礼,简直就是不合常理,不送礼都不正眼看你一眼,更别说还想有后续了。

夜总会等风月场所,是常年流连忘返之地。很自然的,每次结束后均由乙方单位结账买单。

而区域副总裁冬哥,仅过年期间,收受施工总包等单位的贿赂,价值就高达390余万,茅台成箱给,现金成捆拿,还有贵重奢侈品。

至于平日里,每个节日轻松收礼百万。不过副总裁言而有信,只要收了礼,都是给办事的,逢收必办。

两年前,副总裁冬哥曾经被人举报过,但是在区域总裁的保护下,最后平安无事,该事也不了了之,如今依然活得好好的。

执行总裁G总和副总裁冬哥等几位,分别各自与施工单位、供应商成立公司,入股或持干股,专门承接区域的工程。

至于搅拌厂等,参股的不在少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从鸟厂内掏了大量的费用出来,也赚了9000多万,变相掏空鸟厂的利润。

相比较,平时逢年过节施工单位上缴的几十万百万费用的小钱,不值一提。这些来钱更快更多的业务,显然让几位更有干劲。

当然,这些都要给区域总裁L总上供献金,利益输送。L总当区域总的几年,就已经在北京购置豪宅别墅一套,自己人住,且投资住宅多套,总市值估值超过1.5亿。

L总、G总、冬哥等人的桃色新闻也是满天飞,私人生活作风问题,不展开细说了。

这几年,北京区域整体全面亏损,效益极差,但这并不妨碍部分高管们敛财。

2019年,以“起立坐下”的名义,大批量裁员,赔付标准严重低于相关法律规定,年终奖也不发放,全部克扣。

今年,鸟厂还要继续优化。

此外,京西、京南区域合并至北京区域,也不仅仅是因为业绩差等问题,实际京西区域业绩还可以。

这两个被合并的区域,区域总也都是有问题的,有料的。

京西区域总,任职一年,即在北京购入多套房产,总价值超过7000万。

京南区域总,除了经济方面3000多万的问题,还骚扰女员工,还被反映到集团上,有趣的是,他老婆也在集团。

鸟厂北京五巨头,个个有来头,个个有绝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