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六回

今天讲的故事主人公,是《地产圈有多乱?第十四回》中,长三角“地产炮兵方阵”风尘四侠中的一炮手,也就是大侠F(以下简称大侠),离疑房企,原上海区域(事业部)营销负责人。

 这家公司的审计监察水平,属于行业垫底的存在。简单粗暴,没有作为,时常抓小放大,几百万几千万的贪腐案查不了,总是抓基层普通员工罚款数万来邀功(例如抓员工没有及时汇款至公司账户,放在个人余额宝上吃利息一两天),行业一大笑柄。

2019年,8月下旬,大侠获知,有集团相关人员向事业部新总裁(事业部新总裁由该房企老板的亲儿子担任,2019年中旬上任)反馈一些情况。

 决未等情况明了,先辞职为敬,准备追随原事业部总裁去新公司履职(原事业部总裁已前往有“写字楼大王”的平庸,任华东区域总裁。)。

2018年初,上海楼市寒意渐显,该房企在上还有一别墅项目,近百套库存,某湾。

 该项目已近3年未面市,因为限价等原因,与老板的销售价格预期相去甚远,于是,定下了“一手房二手卖”的策略。即由售楼部对外销售,客户签约后,公司先办产证,再将房屋以二手房的形式过户到客户名下。引入分销,分销佣金约2%-2.5%

大侠,于二月的某天,星期五下午4点20分左右,向老板取得底价(老板书面签字,没有流程),预售证批的价格单价约3.5万-3.8万+溢价,达成了老板的预期价,即底价约单价4.7万左右,即价上加价。

由大侠牵头谈好的总代公司(独代)来签约该项目,对外分销佣金2%-2.5%全放,销售价在老板预期底价4.7万的基础上,继续加价卖。

溢价部分资金进入总代公司和案场销售经理(即小侠、四炮手W)等人名下账户,事后由大侠与总代私下分成。

大侠将亲信(即小侠、四炮手)放案场,全程把控,其他边缘人物一律放外围渠道。

所以无论该房企的审计怎么查(查了几次案场销售经理,即小侠W),都查不出问题。

因为关键时刻,小侠总可以把老板抬出来当挡箭牌:“我是帮老板收了一些溢价款,钱是经我账户没错”。

这还怎么查?查自家老板不成?这没法查,也不要继续查了,白费力气,除非老板亲自授权。这不现实的,老板自己批准的表外加价卖,已是违规。被大侠等人操纵,价上加价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之后,南京、青岛等城市的项目陆续引入渠道分销公司,并私下谈好回扣,并有刷电商等行为(电商款可用于快速结佣)。

在顺利捞得1500多万后,大侠辞职,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并成功推荐二侠(二炮手L)接任其职位的,二侠是大侠的同门、哥们、同伙、师弟。

辞职后的大侠,准备原计划去下家(“写字楼大王”平庸)投奔以往的领导(原事业部总裁),被天机发文章曝了。文章发出后,大侠又改了前往平庸报到的日期,再后来,又被曝了一次,所以未能入职平庸。而约好一起同行的南京城市总经理,则顺利入职,在平庸工作半年了。

 在去年九月初第一次被曝后,大侠恼羞成怒,伙同一些同样被曝光贪腐行为的、一些收钱洗地的网络水军等,在各类微信群、自媒体,疯狂黑天机,意图为自己洗白。黑吧,能洗白算你们赢。

大侠生性谨慎,贪财好色,捞钱有方,常流连于声色场所,风流公子。

例如,曾于某段时间内同时交女4人,1人在同一家公司集团,2人业内同行,1人为网红(昨天的文章中提到的已嫁给娱乐明星的那位)。身边的女友几乎每个季度,甚至每个月,都是新面孔。

平日里,开销巨大,其正常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其数百万的开销,因此被发现了贪腐事件。

三十二岁的人了,悠着点,别再花天酒地了,该养生了,要不容易肾虚。

 这不,门外,传来了马蓉的声音:大侠,起来喝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