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二回

今天讲的故事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太穷,上海区域。

2019年7月,网红房企太穷,外招来了一位上海区域人力总Z先生,年薪300万+。

Z先生入职太穷之前,就职于某财富,担任人力总。该公司在2018年收购了一家酒业,任命Z先生担任该酒业总经理。此期间的Z先生,不仅贪猎头费,向多家猎头公司索贿受贿,而且在收购该酒业的过程中贪污,贪污赃款1047万。

此外,还在该酒业的市场营销费用及渠道费用等进行贪腐。各项累计,约2820万(走账记录2816万,现金交易无法取证)。

董事长对Z先生的所作所为十分不满与气愤,因取证困难,便先开除了Z(给了Z三个月的时间找工作),及时止损。

之后,太穷的集团招聘负责人、集团总裁助理,把Z先生招到公司,担任上海区域人力总,招聘过程中没有背调。

Z先生的贪污劣迹在该财富公司及上海的猎头圈几乎人人皆知。

其提供给到太穷这家公司的简历中,并没有在某财富的这段工作经历。而太穷的集团招聘负责人、集团总裁助理是知道此事的,结果招了,顺利入职。

今天讲的第二个故事,还是天机榜中的太穷,北京区域。

2019年初,太穷因为太穷了,所以发动了一个抢收行动,项目不仅降价出售,还启动分销,给出高额的佣金,中介卖一套房子,佣金几十万。

利润都被渠道中介赚走了吗?不是的,利润被贪腐的,更多。

比如某院子项目二期,操盘手L先生,和女销售主管搞在了一起,也不是白睡的,要带着一起赚钱的。

L先生等人引入了某电商公司(电商公司也是自己人开的,该电商公司在多个项目都存在),所有客户买房,都要刷电商。

电商是什么?通俗点来说,就是存抵。

比如,存15万,抵30万。原来房子总价表价1000万,不算任何折扣的前提下,客户买也只要1000万。有了存15万抵30万的电商存抵活动后,客户看到的房子总价表价就会由原1000万,变成1030万,不计其他折扣的前提下,客户实际掏钱1000万(房款)+15万(电商),买了原来1000万的房子。

15万进入电商公司,等于是客户多付的款项。这部分,被吃掉了,三七分,L先生一方的人,分得7成,电商公司3成。如此,捞得数千万电商款。

第二个,是关系户。

在降价阶段,L先生和女销售主管等人,统一的口径是没房卖。客户要想买到房子,哪怕是渠道带来的客户,都要缴茶水费。

每人50万-80万不等,最低的一个客户,也缴了30万。如此一来,又是一笔数千万的茶水费款项,也被L先生等人吃了。

第三个,渠道的回扣,约700万,另外,内导外的佣金,约800万,总计约1500万。

从获取的数据来看,L先生的背后那两位,从这三笔总计约6500万的款项中,分走了4500万,L先生分得1500万,女销售主管分得500万。

而该抢收行动涉及的项目,并不仅仅只有这一个。此事涉及的人员和资金走向,足够挖掘很久了。北京真是个好地方。

一场春季抢收,受益最大的,并不是公司,不是中介。这样高杠杆、高周转、高息融资的公司,反腐又无作为,在今年的市场中,很危险。

太穷的品质在2017年之前排名靠前,这几年不太行,还是希望这家曾经的品质房企能在这波市场中存活下去,痛定思痛,不瞎折腾,多注重品质和运营。

今年的形势,房企要勤练内功,一是提高成本管控能力(典型代表中海);二是狠抓回款,注重现金流(典型代表恒大);三是内部挖潜,多反腐(典型代表万达);四是注重提升服务能力(龙湖物业这方面做的不错),再拆分物业独立上市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