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十八回

今天讲的故事主角,是天机榜中的太穷(泰和),一个文旅大盘的贪腐手法。

太穷之所以叫太穷,本质上是因为穷。今年资金链堪忧,所以,不出意外,会大力做广告,维护品牌。

太穷对应着网红三境界:2017年前,是冰冰类的网红;2017年-2018年6月,是肮脏了baby类的网红;2018年6月后,就成了凤姐类的网红。

去年的太穷旗下(如今股权卖了大半),有个旅居项目,某某湾。和鸟厂的项目在马来西亚打着新加坡旁的广告一样,这个四线城市的项目,打着二线城市的案名。

去年被天机爆了股权转让后,隔了近三个月,终于发公告了。

这是这家房企的营销线最赚钱、最乱的项目了。赚钱到了什么程度?不止操盘手,连部分校招生都能轻松赚百万(飞单,即内导外)。

该旅居项目,于2017年底启动。

因为闽南区域乱刷电商、项目引入自己的渠道公司,洗案场、洗其他渠道、内导外(飞单)等问题,2018年被集团把项目收归集团直管,由集团指派营销负责人操盘该项目(已离职,换了关系户上位,系太穷贪腐最严重的营销总)。

集团直管后,就是群魔乱舞的时代了,项目130余名销售,干净的人不足30人。原开发商自有渠道团队渠道总监,收受各大渠道分销公司回扣104.72万,内客外导违规赚取公司139.4万,利用分销包销刷电商(存抵)获利125万(后被连降三级)。

渠道总监和2018届校招生W,营销副总监和2018届校招生H,在漳州港港尾的某荣酒店、岛内的四家酒店等,留下了十余次记录(可以去调记录和监控)。

至于在房间里怎么两个人讨论工作事宜,不能妄言,只能感叹他们太敬业了,关门在房间里单独讨论工作一两个小时或一整夜。

营销经理,则和校招生W腻在一块了,从调取的记录来看,时间长度约9个月,大量的异地转账认购客户(占其成交比例近95%),非常异常,好歹比例做低点,不会这么明显。

而2018届的某校招生是该项目的销冠,从走账记录显示,内客外导获取的利益91.6万元,加上正规提成和工资,妥妥的百万收入。

内客外导、指定接待,拿了年度销冠,还上了集团光荣榜,人生赢家。值得一提的是,一家某策(现更名为某某岛)的公司,走账记录异常频繁和显眼。

或许是远离城市的缘故,人特别寂寞,项目的销售、物业的女孩子们都被带坏了,夜夜凌晨两三点在女生宿舍群问有没有人未眠,下楼帮忙开门。山里黑灯瞎火的,男男女女私下玩到两三点,原罪是寂寞,还是荷尔蒙……

去年9月,原集团指派的营销负责人离职。

9月14日,关系户,即太穷贪腐最严重的营销总X总,正式上任。

X总一上位,即带上自己原来的班底,马上到位,毕竟自己人,好办事。

推出员工自购政策,三四天变一次,每次都以开大会形式口头黑板讲,从不以书面形式留下证据。宣贯政策时强制要求不许拍照,宣贯的PPT只有几个字,内容全部用口述,生怕员工泄露出去。

刷电商(存4万抵8万)白捞4万还不够,另外每平米还收取3000元的价外款。上一个地块还在卖13000元-14000元的单价,新地块直接拉到18000元单价。每套房子签2份合同,装修款3000元每平,只有POS单没有任何收据。

至于差价等,打入X总自己的马甲公司:差价房款打入某居莱(交行开户),装修款打入某思美(中信开户)。

10年返租,前2年6%,后8年8%(太穷集团能不能活过这三年都要打大大的问号,还有资金支出?进驻总部监管的DF资产同意支出?或者是地方公司地方小金库支出?),现在有关部门不是不允许搞返租这种形式了吗?

员工自购在2020年2月前可以更名,部分单价以12000元计算。

X总在项目半年了,继原城市捞近4000千万后,成功在新城市的多项目捞钱3200多万(两个项目体量都很大,全部引入分销渠道、包销等),这也要分背后那位城市总经理50%

能给如今的太穷的,只剩两点建议:

1、努力卖房,狠抓回款(毕竟现在你家融资太难了);

2、重拳出击,狠抓贪腐(太穷在这板块,可以挤出数个小目标的利润,问题严重)。

太穷的董事长是个非常自信的人,只要你能给他带来更多的雁,就不会在乎你雁过拔毛。

虽说,有些雁过拔毛之人,能给你带来更多的雁。但古语说:终日打雁,反被雁啄。

这个时候,玩金融玩得再好,都不如内部整肃纲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