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三十五回

今天讲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阴暗城,原上海区域总裁。

S总,阴暗城原上海区域总裁。

阴暗城,在上海的项目不赚钱,但S总很赚钱,连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也捞得盆满钵满。项目收购、工程、营销、供应商回扣、土方单位等等,到处都是捞油水的好地方。

S总在上海区域期间,公司净利润还没他和几个兄弟捞得多,2个小目标。

以海吉某某某公馆项目为例,此项目为农批项目,项目原业主(合作方)和S总、区域总工M哥,原都是出身房企“大洋”,S总与原业主还是同学。

原业主项目做不下去,想卖掉。这类项目在市场上很难卖。但在S总的运作下,阴暗城不仅吃下了这个项目,还溢价收!为了收购顺利达成,故意把成本做低,配套面积做成0.

项目分为农产品批发市场+住宅板块,市场由房企垫资代建后移交给相关部门,住宅为操盘销售完成后按照股份分成。因为成本做低,阴暗城收下该项目后,迟迟无法过公司会。

而S总和M哥,在这个项目中,就各自获得了4500万和1500万的好处(项目溢价收购分成+好处费);

片区总H哥,是区域总裁M哥的同学,项目总包指定给了一家公司,该公司老板送了H哥和项目总J哥各一台豪车。

J哥贪得无厌,对外特别怂,对内嚣张跋扈,工程中10万元的一个小标都要找特别单位,要好处要回扣。J时常对身亲信说,所有要回来的好处,有上交一半给H总。

项目实际操盘过程中处处被小股东(原业主)牵着鼻子走,片区几个部门负责人先后离职,财务负责人离职时还曾专门写了一封信投诉J哥,最后也不了了之。

后来,区域总裁S总等几个人分别离职。

今天讲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劣兆爷。

内业皆知,劣兆爷的执行总裁W,好女色。喜不喜欢老汉推车不知道,但经常开会完,拉上在外头等候的女销售,去深入探索物种起源一番。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有一年,集团在深圳开高管年会,高管们集中住在某酒店的一层,数十个房间。在开高管年会期间的某一个晚上,有人招来了一位外围,后来,又陆续来了两位。来了就没有走,流窜于多个房间,一直到天亮。

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清一色的炮兵。

后来有人说,该房企值得加入,因为高管们都有战友情谊,绝不藏私独享。

第二件事,是劣兆爷苏南公司,原管营销的副总、原设计总监、原开发经理三人勾结,一起以施工单位的工程款,收购自家公司的商铺,然后高价卖出,套取现金、赚取差价。自己一分钱不出,没有任何风险。

此外,三人在营销、设计等领域,总计也小捞近200万,加上商铺等操作所得,近千万。

后来,三个人被区域总裁举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今天讲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北京区域。

北京区域暴力裁员,且还在持续。

上次(二十四回)天机爆料后,鸟厂北京区域几位凤泊派,紧急开会商量对策:

1、逐个分析可能爆料人员并已有花名册;

2、通知自己控制的施工单位要注意暂时低调,并做好准备如何应对集团监察;

3、通知核心人员,近期多事之秋,大家保持警惕,做事注意方式方法;

4、要再拉拢一些关键岗位人员,想办法补发部分人去年欠的绩效工资,控制舆情;

5、花名册上在职的人要想办法稳妥的解决掉;

6、离职的M副总裁对北京区域的事被天机爆料非常生气,直言L总裁管控能力太差。

有些人说副总裁冬哥他没有奔驰大G,再次核实后是奔驰GLE顶配,京牌,约百万。有些人说他根本不喝酒,他这两年确实因患过病不喝酒。但现在谁说茅台是用来喝的?

另冬哥东南亚房产,具体说,东南亚泰国有两套海景房,另增北京通州区房产一套,秦皇岛城市海边复式海景房一套。

鸟厂北京区域经营不善,为了保住自己和少部分高管的工资和奖金,强制裁员一年内启动四次裁员方案,人力称之为1.0~4.0版优化方案。从2019年初的1500人,一年内优化到现在的300人。

大面积裁员,很多员工拿不到应有的补偿,优化前在公司垫了很多费用都报不出来,区域没有不垫钱的员工,普通员工几百块,有些项目总十几万的垫,离职后说好的很快就给,有些已经离职一年了还没给。

强行把员工编制放在施工单位他们的社保如何保证?疫情之下员工怎么生活?如何找工作?普通员工要为公司的经营不善买单吗?高管却事事都先保全自己的利益。

第叁部分继:
 

经营不善蓟县某项目因投资问题被查(二十四回已描述过),项目负责人刚到公司没多久就无端替凤泊派背锅,被迫离职后,个人垫的数万元费用至今没给,员工讨要,巨贪的冬哥反而说他违纪侵占了公司的钱。

廊坊燕郊某项目总为项目推进项目垫资数十万,区域确不给一分钱额度,说没有达成业绩就没有费用,无奈离职也没谈妥,估计只能打水漂。

而凤泊派成员,经常在北京丰台科技园附近某定点的五星粤菜酒店,一顿饭数万至十余万,茅台只是标配。

常去北京金长安大厦附近某知名夜场,每次花费数十万。

实际这些项目的费用,早就通过各种手段进了L总裁、冬哥和人力总辰哥口袋。

要不,把年底扣发那么多员工的30%工资,先发给人家?

2018年底,凤泊派因违规报销私人花费数额巨大,被某财务人员质问,结果被以各种理由要求离职,但该财务人员早就留有一手,复印了很多相关违规证据,凤泊派无奈给了大额离职封口费。北京某水项目财务人员。

凤泊派成员,各个都违反公司规定配专职司机数名,家里配保姆数名,费用全部是集团公司出,因为太方便了。区域总裁L总裁的夫人在北京区域物业公司掌管财务大权。

普通员工劳动争议,员工却投诉无门,偌大的集团没有一个部门处理正常的劳动争议,集团内部论坛之前说都对外开放言论自由,现在论坛都被各区域品牌部门接管,一些投诉和举报都被第一时间筛选掉,而且投诉举报后无论是否属实都被无情打击。

副总裁冬哥最近生子,小赚一笔,总共收满月红包金额估计在120万。二十四回提到的河北某建筑公司老板在一微信群里咨询冬哥孩子满月送多少钱合适。

意见是最少也是10万。某项目总为巴结冬哥,拉群咨询送多少钱合适,最后定每个项目负责人出五万,费用从总包单位要,变相贿赂。

凤泊派在北京这短短四年,个个发了家,实现了财务自由。

但是普通员工呢,辛辛苦苦赚点工资还被克扣,为了几千块的工资不得不走漫长的法律途径,实属无奈之举。

有些管理者为了利益,丧失了基本良知和底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