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三十六回

今天讲的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蓝天香港助理总裁兼营销管理部总经理、江苏公司总经理P哥。

作为蓝天香港总裁最信任的下属,P哥从西北事业部跟随总裁到蓝天香港,长期打着领导旗号进行疯狂敛财,且一直没有任何约束。

P哥通过实际控制的几家公司,每年获取3000万以上违规收入。

某道广告有限公司、某道形象策划有限公司、某某某度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某某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为P哥的亲戚朋友实际操作。

如某道广告,蓝天约有10个项目用它作为企划公司,每个项目的月费为12万元,一年144万,10个项目一年最少1400万以上收入。该公司水平业内知名的奇差无比。

如某某数字科技,每年最少做4个以上售楼处品牌馆及宣传片,一个售楼处做下来基本要400万以上,费用要高于市场价200%,年收入估算应在1600万以上。

续以上壹部分:
 

P哥通过分销公司、活动公司及其他广告公司拿高额回扣,辖区内三分之二的项目均做分销,分销公司基本由P哥决策。

另外,30万以上的大型活动基本由P哥的关系单位垄断,分销和活动及其它广告公司每年最少贡献800万以上回扣。

P哥也通过房价外收款敛财,如无锡某某树项目,每套加价约40万,费用收取2000万以上。事情败露后,让销售经理和销售员做了替罪羊,全部开除,然后换上其情人做项目总监,继续敛财。

P哥业务水平低下,为包装个人能力,长期做假业绩欺瞒公司。长期把持蓝天香港营销部,为满足个人敛财目的,长期瞒上欺下,每年做假销售业绩欺骗公司。每年员工购房、工程房和虚假资金缴纳2成首付的假业绩在100亿以上。

一年捞三四千万,83年的高管,真疯狂。

今天讲的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澳大利亚区域总裁(化名古月)。
 
这部分说来,就太狗血了,可以写电视剧了,详情可见上一篇文章。和初衷一样,地产圈有多乱完结后,会整合成书籍的。
古月,原是鸟厂主席秘书,在西南某区域当过项目总,随后被安排至海外当区域总裁。

当年古月嘴里挂着“天定我也”的口号;几年来从集团拿走了十几亿澳元买地。

来看看,鸟厂在墨尔本的2个项目:

在墨尔本拿下的第一个项目,当初买入价约合人民币18亿,约4个小目标澳币。后来,才知道其他竞争对手最多只出到了3个小目标澳币。

由于买入地价过高,至今卖一套亏一套,每年亏个300-400万澳币轻轻松松。

第二个项目,是一个小项目,买入价约人民币一个小目标。当初古月拍着胸脯说半年内清盘。结果卖了2年了,才卖了30%。项目现在也是卖一套亏一套。

这个项目还有奇怪的一点是,整个大地块有一部分被切了出去,由原地主保留,但是这块地周边的道路和其他配套设施,都由鸟厂负责建设,基本上来说就是鸟厂出钱,帮地主把所有前置工作做好,地主直接把这块地当成熟地卖出去。

据悉,古月占了这个地块49%的股份。

继以上叁部分:
 
如果说以上两个项目只是由于投资失误才导致现在亏钱,都还能让人接受。
 

结果后面调查才发现,项目亏钱完全是由于古月伙同区域某些“狐朋狗友”一起大发横财导致的:

由于项目都是分地项目(只卖地,地上的建筑由客户自理),古月把两个项目优质的地块均低价打包,卖给一个别墅施工方;别墅施工方垄断了这些优质土地后,客户想买这些地必须同时选择他们作为别墅承建商,以此赚钱。

古月则在每套别墅成功售出后抽取佣金,佣金大概在6万澳币一套。

据估算,截至本月,别墅施工方一共出售了约60余套别墅,古月收取回扣360-400万澳币左右。

这个数字是不是很眼熟?对!就是第一个项目亏损的数,亏的钱都进了古月的腰包,水不流外人田;

在第一个项目招标阶段,古月利用职务便利,得知标底后把标底提前透漏给了总包,以此获取了约40万澳币的回扣。

由于和总包建立了这种利益关系,在后续施工过程中,总包不停地申请变更费,且古月一直逼着区域成本通过。从大数来看,古月这40万回扣,至少让鸟厂多付出了100万澳币的建安成本。

别墅施工方在返给古月回扣时,首先会以销售中介费的方式,打给古月的中间账户(两家马甲公司,一家为某海外投资咨询公司),然后这两个马甲公司会把这些回扣再原封不动地付给一家信托基金,而这个信托基金的唯一受益人是古月的母亲,其母亲的笔签名记录不少。

古月对信托的规则和玩法研究得不够透彻,还需努力。


就说一说两家马甲公司之一的某海外投资咨询公司的几个数字,古月自己就知道了,单位都是澳币:302800、387000、54860、50650……
 
别以为是在海外,就能来忽悠天机,当天机吃素的?
 
这个区域,肯定是会深扒到底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