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三十九回

今天讲的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原蓝天事业二部副总、原落日集团副总裁、现凶死集团副总裁(化名嘉哥)。
 
嘉哥,是地产圈中最典型的、“野”的代表人物。因房企蓝天、落日两家房企的两段履历,而声名鹊起、闻名地产圈。
 
在就职蓝天事业二部副总经理之前,曾经有过多个房企和代理商履职经历。后来,机缘巧合下,加入了蓝天的大本营上海,任事业二部副总经理。
 
事业二部当年辉煌一时,一度成为公司最大的事业部。
 
嘉哥很野,不仅工作作风狂野,不拘一格,心和欲望也很野。在事业二部期间,各个项目的广告公司、活动公司、营销费用、内部房源销控赚差价等,都有嘉哥的身影,也培植了一批捞钱的代理人。
 
事业二部,项目众多。仅启东的一个超级大盘,嘉哥就获利2060余万,那个超级大盘,仅营销方面,在渠道上,每年的支出都以小目标为计算单位。
 
在事业二部期间,同行恭送名号:亿嘉。据悉,该名号,首先起源于蓝天的供应商圈子,因嘉哥捞财以亿元计,故而有此名号。

四年半之前,嘉哥从蓝天离职,去了房企落日,任集团副总裁。
 
与嘉哥前后同往落日的,有其亲信成员,比如后来的庆王爷(女,已离职)。
在落日不到两年,彼时,正是房地产行业蒸蒸日上、烈火烹油的时节,或许是过于膨胀,又或者是错把行情当能力,嘉哥渐渐居功自傲,在2016年某次庆功宴上,和公司的另一派系(落日在那时以两派最为显著,一派系是蓝天派,另一派系为一颗)大打出手。
起因是另一派系的头领,向嘉哥敬酒的时候,嘉哥不接,反口讥讽、蔑视对方,并有泼酒行为。于是,两派人员大打出手。随后,落日的两位老板随后到场,并亲自加入战场,天机的好友当时与落日的两位老板同行,故而也在场,并拍了些视频,场面很火爆。
这场大战后不久,一颗派系的成员大部分离职。嘉哥由此愈发骄纵,此时的嘉哥,培植的多位捞钱代理人,都落到了各个重要岗位上,以营销线为主,因为在投拓这些领域,嘉哥没机会插手,根源在公司制度上。
落日这家房企,中介起家,两位老板一贯的作风,是身先士卒带头冲业绩,很牛掰(老板过于厉害,所以导致职业经理人看起来就没那么牛了)。
 
多位捞钱代理人,比如西安、安徽等地,庆王爷等人,继承了嘉哥路子和作风野的特征,收差价(现金、刷POS机到个人账户等)、茶水费、销控房源倒卖、广告公司活动公司回扣等,多的捞了2400多万,少的也捞了七八百万,一般上供按老惯例,是5成。
 
嘉哥在落日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发了一笔小财(数千万)。
后来,落日的掌权人也有所察觉,有所提防,嘉哥不甘、离开,从蓝天带到落日的亲信部众,也散去大半。
这是乌烟瘴气的一年多时间,若不是掌权人坐镇大局,落日要遭大殃。

离开落日后,大约过了9个月时间,嘉哥加入了一家新的房企,凶死。
凶死这家房企,这两年内,从歪耻、离疑这两家房企跳槽而来的职业经理人甚众,其中也是鱼龙混杂。这里举例说明一二。
如浙东,区域总裁(原离疑老板的助理,后任某区域总裁,能力一般)带来的自己人,任区域副总裁,主管设计和运营,原是离疑的城市总,风流公子哥,在另一家房企离球任职期间,曾因贪腐被发红头文件。
这位风流公子哥,为人仗义,有点情怀,做朋友是个好选择,业务能力差了点。自称最爱扎哈的设计,从未有设计运营等履历的区域副总裁,管设计运营,所以,同事和下属找他做决策的时候,他总是找挡箭牌,这点,凶死的职员应该是深有体会。
整体上,从歪耻来的职业经理人,占据上风,联合离疑来的职业经理人,处心积虑地清洗老员工。
至于歪耻、离疑这两家房企跳槽到凶死的职业经理人,为何能联合到一块,原因很简单:都是闽系的,还分别是亲兄弟办,虽然这两位亲兄弟如今势同水火,但职业经理人的圈子小,彼此熟识。
加入凶死这家房企两年,嘉哥从一开始的风头尽出,到如今的平静蛰伏,属于他的江湖传说渐渐平息。如今的嘉哥,看起来,似乎开始学着低调,连捞钱都是可有可无不强求一般。
有趣的是,一个供应商在某次酒后失言,大骂嘉哥,因为公司的七成利润,都进贡给了嘉哥。原来,嘉哥还是那个嘉哥,并没有变,只不过是作案方式,更为老辣和隐蔽罢了。
另一件事,也从侧面验证了这个观点。嘉哥,今年有望晋升为驸马爷。
因为,集团千金的肚子,大了。
众所周知,最近天机似乎偷懒,疲倦期调整,同时也在准备新系列。原本打算写日迟的一些事,先赊着,一周内结清。房企吹牛系列,本周会上架第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