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三十八回

今天讲的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佛肇区域,原南海片区营销总监Z总。
私下说说自个的看法,如果鸟厂连Z总都拿不下来,可以买块豆腐自绝了,简单说说。
因为Z总的作案手法,真的很简单粗鄙,三方面。首先,是引入广告公司、活动公司,前者回扣30%,后者回扣25%;其次内部销控房源,几乎零成本锁定房源,倒卖房号,更名;第三个,分销渠道的回扣,这个非常明显,不需要多说了。
这几个方面,捞了七八百万。有些人,离职了,要处理请抓紧。
近七个月来,我们有充分的证据和理由,高度怀疑鸟厂的一部分审计监察人员自甘堕落,被贪腐分子收买。已经在整理名单,从大陆到海外,多个区域的多名审计监察人员上榜。
没有最基本的原则底线和职业操守,就不要做审计监察。

今天讲的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日迟,华北区域原豫东公司总经理,现长春公司总经理(化名龙哥)

龙哥在华北区域长春公司,担任总经理职务期间,公然联合中介,内客外导,洗单飞单赚取佣金回扣;大胆直接向广告公司索要回扣。仅这两方面就捞了七八百万。

龙哥没有管理能力,没有经验,只知道开会叫任务,其他一概不会,管项目烂得长春的地产圈人尽皆知皆知,不多做评价了,大家自个去了解。

和日迟的高官们一样,龙哥也不例外,一样地喜欢夜场,往往都让工程方安排,贪财好色,吃相太难看,导致多次被举报。

在长春期间拿地能力没有,管理无能,只顾捞钱,装气派。

因审计查出问题,在去年8月左右,被公司调到豫东公司担任总经理,等风声过后,又被调回长春公司担任总经理。这操作,骚得不行。

南东莞、北长春,可能还是长春风土人情让龙哥更中意。

华北区域的职员,听到说东北话的同事或上司,都会小心谨慎些,毕竟东北爷当道。

这个区域最骚的样子,就是动不动给你律师函警告,华北区域的本土自媒体大号们,没收到它家律师函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V。

罗贯中所著《三国演义》中,刘玄德三顾茅庐时,卧龙先生吟诗: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天机严重怀疑卧龙先生飙车。

只是,卧龙先生,你选择的地址(窗外)和人物(堂春、迟迟),都不太合适吧?地产圈有多乱?第三十八回

今天讲的第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蓝天川南区域总助P总团伙。
 

P总的老部下,即企划负责人,负责所有供应商、活动公司、广告公司、制作单位的对接工作,回扣点数为15-30%返点。而宜宾项目每年数千万营销费用。

P总的业务负责人:从置业顾问瞬间提升到业务负责人,已婚有子,负责P总的生活起居,生理需求。

处理工抵房,将低于项目在售价格抵给合作单位后,让部分置业顾问将项目自然客户消化工抵房,每套收取2-10万不等费用,处理超过80套,获利数百万。

帮助领导炒房从中获利,领导预留数十套房源在市场高点时,让客户以现金方式缴纳,获利百万。

将前期数十套平账房源,与分销公司合作,每套加价销售5-10万,获利百万。

P总旗下有“两王”:大王,即大总资产经理:老部下,陪吃陪喝陪玩,主要帮P总处理大单方事宜。宜宾大单销售达十余亿,通过低价销售给资方收取数百万回扣。

并且与资方合作,以资方名义将项目商铺挂给资方进行销售,空手套白狼3000余万。

小王,即大宗资产主管,陪吃陪喝陪玩,拥有无数漂亮闺蜜,帮助领导猎奇。

今天讲的第肆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还是澳大利亚区域(以下简称袋鼠区域)总裁古月,最后的部分,关于发国难财的。
 

2月,疫情期间,鸟厂所属的基金会斥资一个亿,联合N方航空公司,袋鼠物流公司,以及一家“工会”组织,一同搞了个包机给武汉灾区送物资的活动。

在那期间,古月伙同他的团队成员,即人力总、财务总等人,积极地从“朋友”那里找寻货源,人力总积极地对接货源和下单,财务总积极地付款,其他小伙伴则卖力搬货。

该“工会”从澳洲各大城市号召了大量的华人、华侨捐赠物资。没想到的是,最后却把献爱心的机会“转卖“给了鸟厂。古月斥巨资(1000万人民币以上),以高于市场价5倍的价格将爱心物资贴上了鸟厂的名字。

那时候的澳洲,还没有爆发疫情,市面上没有和鸟厂竞争的大买家,突然冒出了一个“朋友”,有巨量(几十万套)的 供应,而且,古月团伙们,以22-35澳币不等的价格,买下了市场价只有6澳币的防护服。

2月期间,天机和一位企业主也在采购这些物品,捐赠给武汉(之前的文章说过了),有一小部分就是澳洲的朋友们帮忙采购的,所以很清楚价格,价格表至今还在。所以,对于此事,遂深入查探。

物资的第二大供应商,是古月的好朋友,一个Y姓个体户。虽然是个体户,和医药毫无关系,但是未雨绸缪,在鸟厂采购前囤积了大量物资,最终为鸟厂提供了上百万澳币的防护服。当然这些防护服市价也只有购买价的20-30%不到。

物资的第三大供应商,是一个能源公司。可谓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在澳洲能源公司也卖防护服,当然价格也是市价的5倍。

最终,在各方的积极配合下,古月凑齐了一飞机的物资,将满满的爱心送到了武汉。鸟厂的1亿爱心款,最终有3000万飞到了武汉,剩下的7000万,以上述“朋友”低价从市场收购,高价卖给鸟厂的方式,飞进了古月等人的荷包。

明明能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更多急需的物资,明明有机会保护更多医护人员宝贵的健康与生命,很可惜,这趟悉尼出发“驰援”武汉的专机,最终沦为了少部分人谋取个人不当利益,大发国难财的机会。

古月借购买抗疫物资大发国难财一事,不仅不收敛,反而大肆谈论,引发了区域不少人的反感和唾弃。最终有人将此事捅到了鸟厂的审计,希望鸟厂能彻查此类行为。

不出所料,鸟厂的审计一如过往一般辣鸡废物,在实锤证据摆在眼前的时候不仅不查,反而把有人举报的事告知了古月和他的同伙。

在举报发生后不久,古月和人力总就收到了消息,他们一边紧急销毁证据,一边全员开动脑筋想怎么应付总部,更在私下开始秘密追查举报人是谁。他们以为举报人是一个人,然而却忘了,是他们的行为引起了整个区域的公愤。

房企频频爆出贪腐事件,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每条光鲜亮丽的裙子背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不经意间被勾破的洞。

可怕的事情,永远不是这些洞,而是那些捅开的人。而更可怕的是,即使很多人清楚捅开的洞内,埋藏的是无尽的黑暗,却依然选择视而不见。

用一位大奸似忠、大伪若真的伪君子名言,作结尾 “黑暗湮灭不了光,光明终将战胜黑暗”。

《地产圈有多乱?第三十八回》有一个想法

  1. 喜欢这个风格大师讲了个故事:“一堆橘子里面有大的、也有小的。让你挑时,不要刻意去挑。你存心挑大的,那是贪利;你存心挑小的,那是贪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