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九回

《地产圈有多乱?》系列为小说创作,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本文的最终解释权,归地产天机所有。

文章被和谐得有点多,约20篇,尽力调整。最无奈的是,被和谐了还不能申诉的那种。

阅读有难度的,可以看一看之前写的这篇文章地产圈有多乱?前序: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修订版),再来看本文,实在看不懂的,天机也没办法了。

今天讲的故事,发生在天机的世界,《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的好笑痛苦。

好笑痛苦,曾是十强房企,后来因缺钱很痛苦,遂引入了一个金主爸爸做二股东,故天机称之为:好笑痛苦。

好笑痛苦的产业发展集团副总裁G总。

2018年公司现金流断了,董事长对年终奖的总体原则是打对折。G总以N+1代替年终奖,实现所谓的降本增效。把级别高、应发奖金高的团队成员年终奖归零,拿出一小部分给了部分亲信,其他都揣入自己口袋(近600万)。

大数据系统采购贪腐问题。该系统花了一千万元,但实际上就是一个python数据收集、简单处理和展示Dashboard,和网页经常弹出的广告没有特别大的区别。比如,所谓生物医药产业招商信息更新,实际上就是爬取专利、临床的信息更新,这样就可以给招商人员更新,说这些企业最近有了新进展,去盯着。就是这样一个系统花了1000万,稍微有点IT基础的人都知道有大问题。

仅仅这一个系统,G总拿了690万的回扣。

简单两个操作,G轻松进账近1300万。

好笑痛苦产业发展集团的人力副总裁Y总。

Y总已经于2019年10月份离职。

 财无大小,皆雁过拔毛,贪腐大量招聘费用,连公司行政买给员工的下午茶水果,都要单独拿一份。

Y总手下负责招聘的人力,贪污了几百万猎头费被举报了,也没有任何审计通报,也没开除,只是让那人主动离职了事。

员工绩效申诉没有客观对待,而是勾结部门负责人恐吓威胁员工,逼人走,完成自己降本增效的考核指标。人力降本增效从来都是逼走底层员工,高薪的人不仅不走还继续招聘,也是有趣的降本。

2019年国庆节上班的操作,也是由产业发展集团人力先发起的,不敢书面微信短信通知,只口头告诉员工国庆节上班。

而Y总自身,通过关联的猎头公司捞财、向其他猎头公司索要回扣、把级别高、应发奖金高的团队成员年终奖归零等操作,将钱揣入自己口袋。

已查实捞财1030余万,另有170余万未查实。

好笑痛苦产业发展集团影视行业中心负责人L总。

加入公司之前,曾经在迪士尼和NBA中国工作过(也成为自己后来吹嘘的资本),两段工作都是因为睡上司,粗暴对待下属,被举报,然后被离职。

因为名声在文娱和体育圈太差,遂自己开公司创业,主业主要是从事带中国土豪前往美国参观的搭桥类生意。在某次机缘巧合下,被引荐给好笑痛苦的董事长,陪同其团队参观好莱坞。

2014年,董事长以100万美金的年薪将L总聘入公司(L女之前的最高年薪不足200万人民币),作为产业招商总,负责公司的文化创意产业招商。

作为招商总,权力并不大,但L总却很能捞财,频频向团队经费、招商奖金、年终奖等地方下手。

1、团队经费。整个招商团队的出差、宴请经费每个月大约有20万,但是这20万基本都花在了L总自己身上,团队成员招商宴请没有预算,便寄希望于客户入园区后的奖金。到了每月要报销的时候,运营要到处找发票填补。

2、招商奖金。公司产发集团的招商奖金,根据被招企业投资额的一定比例返还给招商人员。其他团队基本是20%交团队总,发给支持的运营、研发人员。L总直接截留50%,而且支持团队基本没见到钱。

3、 年终奖金。2018年公司现金流断了,董事长对年终奖的总体原则是打对折。L总见自己的年终奖受损失,于是,把级别高、应发奖金高的团队成员年终奖归零,拿出一小部分给了级别低的几个运营人员和常青藤,其他都揣入自己口袋(近400万)。

并和集团人力沆瀣一气,企图用这种方式,以N+1代替年终奖,实现所谓的降本增效。L总在团队里面的自己人,在离职后找前同事吃饭时,亲口承认当时受L总指使,黑了同事的奖金,然后拿了封口费走人。

此外,产发集团几个总经理、副总经理级的人员年终奖归零,然后就这样拿赔偿金代替年终奖走人。

此前几年,L总也是用这种方式,通过给人力钱的方式,克扣团队成员年终奖,放入自己的口袋。

4、园区招商贪腐。L总负责的大厂影视园,里面办公楼六成以上空置。几个值钱的影棚也低价出租给几个业内没什么名气的导演公司。很多租出去空间的免租期长达五年,一句对方条件我谈不下来就完事了。

L总仗着自己是董事长高薪挖来的,公司的审计不怎么敢使劲查她。但是L总下面的园区管理团队,因为收受园区企业的贿赂,被审计查出来,开除。L总以一句管理不善撇干净关联和责任。

L总,每年在公司捞得近千万,果然是高管好笑、员工痛苦的房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