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二十一回

本文的最终解释权,归地产天机所有。

今天讲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广州区域的副总裁M总。

鸟厂广州区域副总裁M总,原为一颗的广州增城片区总,人生三大爱好:喝酒、马拉松、夜总会;

在广州任片区总期间,常与片区的项目经理和工程经理发生争执,在片区难得人心,天机问到的十几个人,几乎都是骂他的,这类比较少见。因为一颗的员工离职,大多和和气气的,顶多一时愤慨,骂骂咧咧两句。

M总与乙方单位深度合作,收取百万好处费用,却没怎么询问项目具体情况,致使片区的项目质量管控一塌糊涂,最终被公司扫地出门,也被其区域领导标签为“除了会跑步,其他什么都不会”;

但M总素来善于包装自己,并在背调时,有效地隐瞒了自己在此期间的劣迹。

鸟厂广州区域三年前年才刚成立,从领导到基层,都是通过社招向广州地区的各大地产公司挖角。

M总,于此时入职,任鸟厂广州区域副总裁,原来管辖广州区域的北部片区。当时北片区仅有两个项目,一个是XX城项目,另一个则是西XXX小镇。

两个项目管控均可谓是一塌糊涂,一个是进度款超付严重,最终快到交付里程碑,居然还有20%的进度没完成。

M总个人创收的机会也在此时最大化,所有代工单位,以超高的单价,由M总指定施工。最终的里程碑节点赶工完成,虽然造成多次群诉,但那时的M总,已是区域大运营组长,所有问题被他只手遮天。

另一个项目西XXX小镇,更是质量问题数不胜数。都由M总指定的某工程公司议标加固。

2019年年初,原广州区域的副总裁兼大运营组长跳槽,去了同为华南五虎的房企总部当运营总,大运营组长因此空缺。

鸟厂广州区域总裁,任用素日里常献殷勤的M总当大运营组长。从此广州区域的血雨腥风拉开序幕。

一开始,M总只管运营,运营有一半人离职(和M总的为人、性格有很大关系,不点评,看前文中前同事们的评价)。M总的管理,颇有道家“无为而治”之风,整个运营部门无章程、无计划、无总结,将剩余的人员下放至项目管理工程。

后来,M总开始对前公司的现同事、区域的助理总裁开刀。毕竟,老同事都知道自己的底细,没法混),多次打小报告要求撤换该同事。并同时针对其余的前同事,龙门某项目的项目总。过程中,手段多样,助理总裁最终走人。

就这样,M总顺利接管了助理总裁所有工程管理工作,和管运营一样的作风。新增了一项:开会就骂人。

并将个人爱好:跑步、喝酒,按月度指定目标强加给运营和工程部,工程部也由原来10个老员工,离职到只剩两个人,其中一人还是广州某局的专家成员。

广州区域的东部城市公司,也是M总清理的目标。

东部城市公司,既有竞争对手,另一位副总裁;又有对他知根知底的前老同事。

M总借龙门某项目的质量问题,一边不断打东部城市公司的小报告,另一边继续安插自己关联的施工队伍插手龙门某项目。

典型的是三个阿拉伯数字的项目,该项目H区的加固和防水,均由M总指定的某工程公司施工(与前文的工程公司是同一家),该区域的加固,4000平方的区域,加固费用超过550万。

防水施工更是神奇操作,将废标后再议标并增加300万费用让该公司施工。此两项费用超过850万工程款。

这些费用都发生在一个仅有4000平方的小区域。

值得一提的是,那家关联施工单位,平均约两个月,就会有一笔资金,经4个账户,最终固定汇入一个个人账户。至今共14笔转账记录,1590余万资金。

去年,鸟厂所有区域都在大裁员,今年,裁员继续,何不杀个鸟粪祭天?

杀一鸟粪,可活数百员工,可获数百人心。毕竟,这类所谓副总裁,其意大概是:副作用、总该被裁。下期文章,日迟,往后推迟一期,抱歉各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